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94章 隔空宣戰

第1294章 隔空宣戰

    東皇天心被刺穿,挑在了半空中,鮮血滴答滴答的流淌,她體內的生機正在被斬滅,但並沒有立刻死掉,而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自己的胸口。=樂=文=小說

    她沒想到,自己已經傳送出去了上萬里了,結果讓被追殺,從虛無之中釘殺出來,強行打斷了他的傳送。

    一時間,在場的人們都忍不住驚呼,東皇天心是天殿的領袖,難道就這麼被擊殺了嗎?天殿失敗了,小天王建下的道統,如今被一個從星空中歸來的少年覆滅。

    天殿中人,已經心灰意冷,早在剛才東皇天心逃走的那一刻,他們就知道天殿玩完了。

    現在,東皇天心更是被從虛空中釘殺出來,更是讓他們絕望,除非現在有真君出手,亦或者是小天王歸來。

    不然,誰也無法扭轉這種劣汰!

    而相比較之下,新聖教這邊,則是人人心血沸騰,不光是甦菲等人,那些加入新聖教的人也都激動無比。

    本來這一次天殿廣邀強者來對付他們,讓他們心灰意冷,沒想到,關鍵時刻,他們的正牌領袖駕到,從星空中歸來,一個人力挽狂瀾,殺退了所有天殿的能力者。

    孫聖手持定定海神珍,立在虛空中,挑著東皇天心,嘴角噙著冷笑道︰“你覺得我能放你離開?太天真了!”

    東皇天心臉如死灰,她知道自己逃不了了,此刻森冷的笑道︰“孫聖,你殺了我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宿命,等著被討伐吧,就算你僥幸活下來,小天王也會擊殺你。”

    “你就這麼自信?”孫聖冷笑。

    “兩大道統都不會放過你,因為你就是道祖!”東皇天心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這一刻,整個磐城的人都听到了這句話,不禁驚嘩,他不是道祖傳人嗎?怎麼又成了道祖了?

    “哈哈哈哈,孫聖,你就是道祖的涅新生,這已經不是秘密了,兩大至高道統都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古地將沒有你的容身之處!”東皇天心近乎猙獰的笑道。

    “如何?即便我承認了又怎麼樣?道祖是道祖,我是我,不會被任何人取代。”孫聖說道,手中的神珍一震,當場,東皇天心的肉身炸開,慘死當場。

    其實孫聖有些後悔沒有早動手,沒想到東皇天心臨死前釋放出了這樣一段訊息,讓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身份。

    但是,這也無所謂,按照她所說,兩大至高的道統已經得到了這個消息,這已經不是秘密了,就算她不說,自己同樣會被討伐。

    而此刻,磐城上下已經轟動了。

    這個消息簡直太讓人震撼了,所謂的道祖傳人,實際上竟然是道祖的涅盤新生,這則消息太轟動了,超越了所有人的理解。

    “他……他就是道祖!所謂的罪人!”

    “原來道祖傳人,就是道祖的涅盤新生,這怎麼可能,當年的道祖不是都已經死透了嗎?”

    “不,誰也不確定道祖當年是否真的死了,這少年是道祖的涅盤新生,但同樣的,他也不是真正的道祖,道祖已經成為過去時了。”

    “這麼說來,他是道祖生命的延續,只不過是一條新的生命而已。”

    “可以這麼理解,但是,即便是這樣,兩大至高的道統也不會放過他,東皇天心說的不錯,他被討伐是肯定的。”

    “哼!罪人的生命延續,被討伐也是正常的,當年背棄了世人的罪人,怎能原諒他。”

    “話說,道祖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說他背棄世人了。”

    “誰知道,這是兩大至高道統掌握的秘密,但是古天庭和天道神盟都說他有罪,那他就一定有罪!”

    在古地當中,天道神盟和古天庭是最高的主宰,他們甚至能對眾生有生殺大權,他們說的話,是最高的話語權,世人都要遵從。

    因此,當初兩大道統給道祖定了罪,世人只有相信他是罪人,如若不然,便是對兩大道統的不敬,誰敢如此?

    “可這個少年,只是道祖的新生,是嶄新的生命個體,不管道祖當年做過什麼,也不能怪罪到他的身上,兩大道統為何要討伐他?”這其中,自然也有理性者,此刻說道。

    “哼!這話你對兩大道統說去啊。”但很快的,就有人不以為然的反駁。

    磐城上下,混亂不堪,都被這一則消息給轟動了。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東皇天心被崩碎的血肉開始發光,最後,所有的碎肉都綻放出明亮的光澤,有法則從里面流淌出來,凝聚到了虛空當中。

    這時候,虛空當中出現了一副畫面,而這幅畫面,映照出來的是一片星空。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是一驚,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第三章十點以後。

    孫聖冷哼一聲,他知道,這是有人在東皇天心身上布置了手段,在她死亡的時候,這些法則便會出現,被遠在千萬里甚至億萬里之外的人察覺到,借助這些法則來觀察這邊的情況,能在第一時間觀看這里的畫面。

    而且,孫聖也已經猜到,給東皇天心布置下這種手段的人到底是誰了。

    虛空中,浮現出來一幅畫面,那是一片星空,而此刻,出現了一條星空路,正有一人盤坐在那里。

    這是一位風采超凡的白衣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幾歲的樣子,一頭長發,根根發絲晶瑩,仙衣無暇,展動著明亮的光澤。這是一位豐神如玉的男子,雖然閉著雙眼,但依然感覺到其不俗的風采,眉心當中,有一枚道印浮現。

    此刻,這位風采超俗的男子盤坐在那里,但卻感覺那片星空的所有星光都匯聚在他的身上,像是一位聖人一般。

    下一刻,他睜開了雙眼,一雙眼楮,清澈,神聖,又有莫大的威嚴流動,像是星空之下的主宰。

    “小天王!是小天王!”

    很多人都在驚呼,因為畫面中出現的人,赫然是小天王。

    他置身在一片星空當中,此時的小天王,正在進行星空遠行,並不在古地當中。

    “據說,小天王為了磨礪自己,去星空中旅行了,看來是真的。”有人這般說道。

    此刻,小天王的畫面出現在虛空當中,他隔著一片星空,洞悉了這里發生的事情。

    “這就是小天王……”孫聖望著虛空中那發光的身影,平淡的眸子中,閃過一抹肅穆。

    而畫面中,小天王睜開了眼楮,那像是一對主宰之眼一般,毫無感*彩,但卻有一種莫名的威嚴,簡直就像是天道威嚴。

    “沒想到,你回來了。”小天王開口說道,很明顯,是在對孫聖說話。

    “如何?你很不爽嗎?”孫聖說道。

    眾人無言,這一次,他是直接當面對小天王叫板啊。

    “你殺了天心?不知道她是我的人嗎?”小天王眸子無情的說道,完全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態。

    孫聖冷笑道︰“那還真不好意思,她確實死在了我的手中,死的只剩下渣子了,你需要回來收尸嗎?”

    “呵呵呵呵,我回去?代價會很大的,怕你承擔不起,畢竟現在的你,太弱了,連做我對手的資格都沒有。”小天王冰冷無情的說道。

    這不是猖狂,而是自信,一種無敵的自信。

    雖然很多人都展露過這種態度,但是此刻在小天王身上發生,一起都是那麼順理成章,毫無違和感,仿佛他就應該是這般姿態。

    “哼哼,回來之後,你就會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資格了。”孫聖笑道。

    “好啊,如果你能活到我回來,我不介意指點指點你。”小天王繼續說道。

    顯然,小天王也已經知道了孫聖的真實身份,知道他即將面對至高道統的討伐,故此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這是一次歷史性的踫撞,這些年來,很多人都在拿小天王和孫聖對比,這一刻,他們終于會面了,雖然隔著星空,而且只是很簡單的幾句話,但完全可以听得出來他們雙方的殺意。

    “很好,那我等你,說完了嗎?那就滾蛋吧!”

    孫聖喝道,而後倫動手中的神珍鐵,橫掃蒼穹,這幅來自星空中的畫面當場被轟的支離破碎,煙消雲散。

    這絕對是公然的挑釁,兩個人雖然是隔著一片星空,但戰火已經燃起來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尤其是孫聖現在一棍子輪上去,注定讓兩個人不能善了,這是一種宣戰的姿態。

    這位“少年大聖”,這次從星空中回來,終于開始向小天王宣戰了。

    “新聖教的人何在?”孫聖手持定海神針鐵,立在虛空中說道。

    “在。”

    甦菲等人全都飛了過來,新聖教的核心人物這一刻基本上全都到齊了。

    “天道行宮內,一個人不留,統統殺光!”孫聖歸來之後,下達了第一條命令。

    “呵呵呵呵,好說!”

    “就該如此!”

    新聖教的幾位核心人物,此刻全都露出了冰冷的笑容,朝著天道行宮內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些隱藏在磐城各個方向的九世山的一批強者也殺了過來,涌入了天道行宮當中。

    一時間,整個天道行宮內,喊殺聲震天,殺伐一片,新聖教的一眾高手,再加上九世山的一眾鐵血戰士,現在的天殿,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了。

    其中倒是有幾個仙王級別的高手,但也耐不住大軍的沖殺,很快他們憤怒的咆哮聲便化作了求饒的聲音,甚至說願意歸降。

    但孫聖的主意,只有一個字,殺!

    他不需要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