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99章 尋你

第1299章 尋你

    “你說什麼!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孫聖一個激動站了起來,盯著妙欲菩薩,他真懷疑自己听錯了,妙菩薩怎麼可能死了呢?她明明活著回來了,而且成功渡過了大聖劫。m..com 樂文移動網

    “這是她自己告訴我的。”妙欲菩薩說道︰“而且那次她回來,我感覺不到任何的生命氣機,她的身上,有的只是冰冷,後來妙然臨走前告訴我……她其實早已經死掉了,這次前往戰場,她也……回不來了。”

    “這……”

    孫聖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內心當中震撼,更是無法理解。

    “我也無法理解,妙然只告訴了我這麼多,但是即便我如何不相信,那一次,我確實從妙然身上感受到了那種尸體的絕望氣息。”妙欲菩薩說道,望著遠處的神聖山崖,站起身來,道︰“走吧,去看看她給你的留言,也許你會有別的發現呢。”

    說著,妙欲菩薩朝著那座神聖的山崖飛去,那里是妙然菩薩渡劫的地方。

    孫聖跟了上去,內心當中根本無法平靜。

    終于,他們來到了那座神聖的山崖下,這座山崖保存的十分完好,並未因為當初妙菩薩的渡劫而損壞。

    “她于你留下的話,就在這里,看看吧。”妙欲菩薩帶著孫聖登上了這座神聖的山崖。

    孫聖上前去,在這座神聖的山崖上,在這金黃色的岩石上,刻下了一段話,那是當初妙菩薩臨走前留下的。

    “重修三世身,難渡一世情。”

    “情絲斬不盡,空鑄妙佛身。”

    “他日入凡塵,攜君歸山林。”

    “天不遂人願,命喪在昆侖。”

    “昆侖難葬身,我命由我心。”

    “悟透真如相,眾生皆浮塵。”

    “非花非草非眾生,吾亦絕非世上人。”

    “今生何苦再相見,願留美好心上人。”

    這是幾句詩詞,但卻講述了妙菩薩的經歷,貌似真如妙欲菩薩所說,妙菩薩已經死了,而且她自己也知道,只是不知為何她還能行走在世間。

    這幾句詩詞,孫聖完全可以領會其中的含義,前幾句,應該是表達了妙菩薩當時的內心,她無法割舍的情懷,中間幾句,應該是她那兩年的經歷,重傷之下,她竟然找到了傳說中的昆侖山,應該是昆侖的主山,真正神話中的聖地,但事與願違,她在昆侖上丟掉了性命,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但也因此,妙菩薩得知了世間的真相。

    又是真相!

    那是這片天地的真相嗎?

    難道說不到大聖境,無法領悟其中的含義?真相一直在蒙蔽世人,即便是有人得到了真相,也不願講出來。

    至于最後幾句,妙菩薩闡述了自己的情況,她說出了自己已非“世上人”的話,證明她已經知道自己死了嗎?所以,她不願意在和孫聖相見了,只願留下最後美好的一面給他。

    此時此刻,孫聖沒有說話,我靜靜的看著地上的幾句詩詞,陷入了沉思當中

    不願再相見,真的能不見嗎?

    妙菩薩的身心,遭受了巨大的打擊,所以才做出了這種決定吧。

    妙欲菩薩站在原地,看著了一眼孫聖,嘆了口氣,什麼都沒說,她不知道當孫聖了解了這些事後,心里會作何打算。

    最終,孫聖背後劍光一閃,聖道王劍出現在手中,在妙菩薩留下的詩句後面,再提一筆。

    “上天追你凌霄殿,入海尋你水晶宮。”

    “天地難囚我心志,願得佳人共此生。”

    “天若攔我,斬天!”

    “道若阻我,逆道!”

    “縱使卿本如是鬼,踏破輪回來相逢。”

    “今以此劍鳴誓言,去他m的真如相!”

    “鏘!”

    最後,孫聖將聖道王劍插回體內,銀黑色的長發舞動,他的眼神堅定,沒有迷茫,轉過身來,道︰“我們回去吧。”

    “孫聖,你……”妙欲菩薩有些呆滯。

    “我的誓言,依然奏效,不入聖者,絕不其戰場尋覓她,但是……遲早有一日,我要把妙然帶回來。”孫聖說道,騰空而起,飛回了小西天的方向。

    妙欲菩薩獨立在神聖的山崖上,望著孫聖留在山崖上的一段話,又朝著孫聖的背影看了一眼,幽幽嘆了口氣︰“妙然,這個男人真的很不錯,可惜被你先尋到了,也許……他能打破你說的真相……”

    說完,妙欲菩薩也凌空而起,飛回了小西天。

    不久之後,孫聖和妙欲菩薩回到了小西天,甦菲和蕾兒在此等候,看到他們出來,甦菲忙走了上來,問他都發現了什麼。

    孫聖則是一兩句話敷衍過去了,妙菩薩的離開,和真相有關系,這個暫時不能說。

    而且,孫聖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妙菩薩的事情。

    “我去和母親道別,我們該回去了。”孫聖說道。

    接下來,孫聖再次回到了山谷,和白靈道了別,準備立刻回返磐城,而且臨走前孫聖囑托白靈,盡可能的不要離開小西天。

    因為他現在即將被兩大至高的道統討伐,不想這件事波及到自己的母親,還是讓母親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小西天要好的多。

    當下,孫聖和甦菲離開了小西天……

    看著孫聖他們離開的背影,妙欲菩薩微微一笑,道︰“蕾兒,替我準備一下,我也要去戰場了。”

    “什麼?師傅也要離開,為什麼,你們到底在大西天中看到了妙佛留下的什麼訊息?”蕾兒驚呼道。

    “別問了,現在你還不是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妙欲菩薩說道。

    “可是……小西天怎麼辦?”蕾兒不禁問道。

    “比起小西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妙欲菩薩說道。

    ……

    回返磐城的途中,孫聖一句話都沒說,甦菲也不知道孫聖究竟在大西天看到了什麼,也沒有多問。

    “小師傅,你進入大西天的時候,帝清前輩發來信息,說她要回到帝族去探望一下,叫你勿念。”甦菲說道。

    “恩,我知道了。”孫聖嘆了口氣。

    他對帝族,始終沒有太大的歸宿感,但帝清不同,帝族是生她養她的地方,如果帝族有難,帝清會在第一時間出手。

    而且,以帝清現在的實力,即便是回返神域各族那一界,也無人能傷的了她。

    現在古地和神域各族那一界差不多已經徹底貫通,仙王可以順利的出入。

    只是,古地人都心高氣傲,他們很少屈尊真身降臨那樣的一片天地。而且神域各族那一界也不是誰先進來就能進來的,欲進古地,必須要通過艱難的考驗,而且只有真仙和天神可以進入。

    不久之後,孫聖和甦菲回返了磐城,進入了天道行宮。

    可就在孫聖剛進入天道行宮門口的時候,釋如來跑了過來,道︰“老孫,你總算回來了,古天庭的一位真君來了。”

    “哦?”孫聖不禁眉頭一皺,自己才剛剛回到古地,古天庭這麼快就按耐不住了嗎?準備要對自己討伐了嗎?

    “哪位真君?”孫聖問道。

    “是……劍星河的長輩。”釋如來嘆了口氣說道。

    孫聖不禁心中一動,果然,這位真君率先找上門來了。

    三年前他和劍星河一起被送進了星空當中,但是三年之後,只有他們回來了,劍星河卻失蹤,不管怎麼樣,這件事都要有一個交代的。

    “除此之外,還有小劍神的一位兄長,在古天庭身居要職,也一起來了,要帶走小劍神。”釋如來說道。

    “恩?小劍神的兄長?不應該在天道神盟嗎?怎麼跑到古天庭去了。”孫聖不禁納悶道。

    “誰知道,不過看他的態度,貌似不要回小劍神誓不罷休的樣子,給他嗎?”釋如來問道。

    “給他個卵,小劍神被金木朗押著呢,在金木朗沒有足以抗衡真君的實力前,小劍神都是他的護身符。”孫聖說道,邁步朝著星空別院走去。

    古天庭應該還沒有開始討伐自己,但是這位真君卻找上門來了,他應該只是為了劍星河,畢竟劍星河是那位真君最得寵的後輩,只是孫聖不知道該如何去交代,畢竟劍星河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也不會被卷入到了星空深處,墜入到了星空深淵當中。

    很快的,在通往星空別院的途中,孫聖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擋在了星空別院的入口,是一名高大的青年,比孫聖都要高出去一頭,一頭銀發,身著烏黑色的仙金甲冑,抱著一口奪目的神劍。

    “你就是孫聖是嗎?”這名銀發青年冷冰冰的說道,目光斜睨過來,那是一種十分輕蔑的眼神。

    “怎麼稱呼?”孫聖問道。

    “我是小劍神的兄長,非要稱呼的話,劍尊。”銀發青年說道。

    孫聖無語,道︰“我說的是名字,誰在乎你外號叫什麼。”

    “呵呵呵呵,名字麼?你覺得一個罪人配知道我的名字?”劍尊青年冷漠的笑道,鄙夷之色絲毫不加掩飾。

    “小z,挺狂啊你。”釋如來冷哼道。

    “我在與他談話,無關緊要的人,閃到一邊去。”劍尊說道,雖然看上去年紀輕輕,但修為卻深不可測,而且享有“劍尊”的稱號,劍中之尊,這是無上的榮譽,甚至比小劍神這個名字的榮譽還要高。

    “呵呵呵,東荒劍神的後代都排劍字輩嗎?劍尊不太適合你,改名叫賤人吧。”孫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