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15章神龍游絲

第1315章神龍游絲

    刀劍神域涌動,無數的刀光劍氣飛舞,形成了一片無敵的地帶。樂—文

    這是紫衣神王最完美的法,也是他最杰出的力量,立身在領域當中,將領域的力量修行到極致,可攻可守,無人可以打破,最起碼目前和紫衣神王交手的人中,還從未有人打破過這刀劍神域。

    而且,也沒有人在刀劍神域之下堅持過十個回合的。

    領域之力,很多人都覺得雞肋,甚至是沒有必要,認為那只能塑造出一種戰場而已,還是自身的戰力最為重要。

    但是,紫衣神王卻將其修煉到了如此強大的地步,而且展現出了無敵的風采,足以可見,這是一個絕世之才,難怪如此的心高氣傲。

    “吼!!”

    孫聖手持大魔兵,一次刺了上來,漆黑如墨的兵器,沒有任何強大的氣息流動,看似就像是普通的一擊一般。

    紫衣神王自信無比,神彩超然,領域當中無數的刀光劍氣洶涌,像是化作了驚天神浪一般,朝著孫聖蜂擁而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孫聖猛地大吼,他的真龍法瘋狂的爆發,氣勢如虹,一往無前,大魔兵斬落下來了,無數的刀光劍氣粉碎,這所謂的強大的刀劍神域,在瞬間崩潰掉,號稱無人能擊破的領域,此刻土崩瓦解。

    “什麼!”紫衣神王大驚失色。

    但是現在,容不得他有絲毫的機會,大魔兵破掉刀劍神域後,改劈為刺,黑暗神鏜“噗”的一聲刺穿了紫衣神王的胸口,杵著他飛了出去。

    “怎麼回事!”

    “什麼,刀劍神域被破了!”

    另外兩位道盟的年輕強者同樣驚訝,他們了解紫衣神王的實力,號稱不敗的刀劍神域,至今無人打破,今日竟然一個照面之下便土崩瓦解。

    “啊!!”

    紫衣神王慘叫,當場吐血,黑暗神鏜洞穿了他的胸膛,帶著他飛了出去,撞在了一座山峰上,瞬間讓這座山峰粉碎,化為灰燼,若非是紫衣神王的神體堅固,他的肉身也會和這座山峰一樣,飛灰湮滅。

    “這……”紫衣神王驚恐,他望著面前的孫聖,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孫聖神態冷冽,眉宇間辦事瘋狂和猙獰之色,烏黑色的瞳孔中,不蘊含絲毫的感情,並且喉嚨間發出低沉的龍吼。

    “這是……什麼怪物!”紫衣神王驚怒無比,狂傲如他,如今竟然被人釘穿,毫無反抗之力,他引以為傲的刀劍神域更是被破了。

    早知如此,自己就應該一出手就全力催動刀劍神域,不然也不會落得這個現場。

    “怪物!去死!殺!!”紫衣神王大喝,雖然重創,但他畢竟不是非凡之人,此刻體內依然神光涌動,刀光劍氣沸騰,想要再次把刀劍神域凝聚出來。

    “吼!”

    結果,孫聖一聲暴喝,大魔兵瘋狂的轉動起來,無數的黑暗法則從里面飛出來,讓紫衣神王慘叫,肉身瞬間被洞穿的千瘡百孔。

    而那剛剛凝聚出來的刀劍神域,也“ 嚓 嚓”的碎掉,像是玻璃碎片一樣,漫天凋零。

    “殺!!”

    孫聖暴吼一聲,黑暗神鏜抽了出來,而後再次朝著紫衣神王的脖子斬了上去。

    “噗!”

    沒有什麼懸念,紫衣神王的頭顱被斬了下來,鮮血淋灕的頭顱飛了出去,落在地上,滾了十幾圈,這顆頭顱已經了無生機,元神被誅殺了。

    這是一位道盟的年輕高手,已經生出了道光,成為聖者是早晚的事情,如今卻就這麼被斬殺了,死在了葬龍山。

    “這個白痴,輕敵而戰,被他搞砸了!!”另外一位道盟的年輕高手說道,眼中閃爍著厭惡之色,不過同時,他也出手了,雙手交織,漫天的銀絲在舞動。

    “不要大意,這少年的狀態很不對,疑似被一種什麼力量附體了。”這時候,遠處的那位中年神官說道,眉頭一直緊鎖著,看出來了什麼。

    銀絲滔天,每一縷銀絲,都比鋒銳的劍氣還要可怕,而且飛出之後,竟然可以融入到虛空之中,化為無形。

    這時候,另外一邊,第三位道盟年輕高手也出手了,他一伸手,無數的虛空神則飛出,像是有擾亂時空的力量一般。

    他的法,有吞天獸的法則,也有其他的*融入在其中,能掌控虛空,將整個虛空都化為自己的戰場。

    此刻,兩位道盟的年輕高手同時出手了,不想給孫聖機會,要全力拿下。

    “吼吼吼!”

    孫聖喉嚨間,發出低沉的吼叫之聲,他站在原地未動,但是漫天的銀絲已經絞殺過來,而且化為無形,根根鋒利,每一根都能斬開強大的煉體者。

    孫聖出手,舞動黑暗神鏜,那一根根絞殺過來的銀絲,全都被斬開,空氣中迸發出一連串的火星。

    與此同時,周圍的虛空也在發生變化,像是化為了沼澤一般,這片虛空,已經成了一片特殊的領域。

    最後,孫聖腳下的大地,竟然都成為了虛空。

    這一招,著實的能震撼很多人,甚至在很多人看來,這簡直就是神話般的手段啊。

    至少,巫祖兒和雷蠻子都是臉色驚恐,這種將大地都化為虛空的手段,顯然此人極其精通虛空法則,能改變任何物質,不管是在什麼樣的戰場當中,都能化為對自己有利的主戰場。

    “不錯,他們二人合力,一定能擒下這個少年!”其中一位道盟的中年神官說道,臉上漏出自信之色。

    道盟培養的這些年輕高手,連他們這些做神官的,都十分敬佩。

    “轟!”

    突然,孫聖發動了,抬腳一踏地面,腳下的虛空粉粉碎,他整個人凌空躍起,朝著那名操控銀絲的年輕人殺了過去。

    “哼!找死!”

    那位青年冷笑一聲,他的十指靈活的變幻,那些鋪天蓋地的銀絲,正是從他靈活的十指中飛出來的。

    霎時間,無數的銀絲從周圍的虛空中飛了出來,這些銀絲隱藏在虛空當中,與那掌握虛空的青年的法融合在一起,相輔相成。

    眨眼間,銀絲已經覆蓋了孫聖周圍的區域,成千上萬根銀絲纏繞上來,捆住了孫聖的四肢,將其勒住。

    “哼哼哼哼,斷你四肢,看你還如何猖狂!”那掌握銀絲的青年冷笑道。

    那些銀絲,比劍氣都要厲害,任何強大的煉體者,都能被這小小的一根銀絲給擊穿。即便是一些神兵利刃,都能被這些銀絲割斷。

    此刻,孫聖被這些銀絲纏繞住四肢,以及腰腹,這已經陷入了死局了。任何人被這樣控制住,只要對方心思一動,其肉身必將被割開,斷裂,慘不忍睹。

    “死!!”

    那掌握銀絲的強大青年怒喝一聲,無數銀絲發光,鋒銳難當,要割斷孫聖的肉身。

    但可惜,孫聖的肉身,現在已經比仙金還要堅固,一些神兵利刃都難以動他分毫。

    此刻,這些銀絲發光,想要割斷孫聖的肉身,但卻都動彈不了他分毫,銀絲切割孫聖的肉身,竟然火星四射,斬不斷他的血肉,別說是血肉了,連孫聖的皮膚都沒有裂開。

    “怎麼會……他的肉身已經堅固到這種程度了嗎?”那掌控銀絲的青年說道。

    這對他來說是個打擊,他的法,竟然傷不到對方一根汗毛,未免太諷刺了,他可是道盟培養的杰出者啊,道盟之下的人,即便是天驕,在他們眼中都如同凡夫俗子一樣。

    而現在,他竟然連一個人表皮都傷不到,更別說是斬殺了。

    “聖體法堅固不朽,這小子的聖體法已經蛻變到了一定的氣候,想要傷他,除非是你們成聖。”那位中年神官說道。

    “成聖嗎?呵呵呵呵,根本不需要,我現在就能殺他!”那掌控銀絲的青年說道,手指一牽,又有一根絲線飛了出來,不過這根絲線不是銀色的,還是黑色的。

    “錚錚錚!”

    這根黑色的絲線祭出,像是化作了一柄魔劍,直奔孫聖而來,其鋒銳程度,與那些銀絲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破!”

    掌控銀絲的青年大喝一聲,那根黑色絲線直接纏住了孫聖的脖子,想把他的頭顱割斷。

    而這時候,孫聖也出手了,單手扯住了那根黑色的絲線,金色龍甲護體,即便是這黑色絲線無比鋒銳,但依然胳膊不破。

    霎時間,一縷縷金色的絲線從龍甲中飛了出來,與那根黑色的絲線糾纏在一起,“鏘鏘鏘”幾聲,這根黑色絲線當場斷開。

    “什麼!”那掌控銀絲的青年驚異道︰“怎麼可能,此乃我用道法加百萬神魔精血祭煉百年之物,怎麼會……”

    “神龍游絲!”

    一位中年神官說道︰“這是太古真龍當年的一種手段,是秘法,他怎麼也會使用。”

    “看來,他真的是被那種瘋狂之力附體了,傳說太古真龍晚年瘋狂,我們尋找多年,就是想要解開太古真龍瘋狂的真相,可惜現在這個小子進入龍墓,率先找到了這股力量,而且被這股力量附體,太古真龍當年的秘法,他可能全都會使用。”另一位中年神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