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1章歲月河畔垂釣

第1341章歲月河畔垂釣

    一座仙橋,出現在黑暗當中,晶瑩放光,白皙無暇,橋上有飛仙圖案,也有花鳥魚蟲的圖騰,釋放出明亮的仙光,在黑暗之中格外耀眼。[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那是一座完整的仙橋……

    孫聖驚愕,又在這里見到了這座仙橋!

    這是一座完好無缺的仙橋,不是小魔女當初奪來的半座仙橋,它靜靜的懸浮在黑暗當中,釋放著光明。

    “難道是……這是要接引我進入時間長河的嗎?”孫聖暗道,大踏步的向前。

    最後,他登上了這座仙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上來,故此沒什麼可擔心的,當初孫聖還曾盤坐在這座仙橋上修煉過呢。

    再次登上了仙橋,孫聖邁步向前,他有種感覺,在這座仙橋上,自己每一步踏出,都像是可以穿越萬古一般,周圍的一切都在後退。

    不管是時間、法則,像是都在極速的後退一樣,伴隨著他邁步向前,像是在穿越。

    孫聖走到了仙橋的中央,驟然間,他听到了“轟隆隆”的聲音,那是……水流的聲音。

    隱約之中,在前方的黑暗當中,模模糊糊的出現了一條大河,水流湍急,難以想象,雖然隔著很遠,但已經听到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那個難道就是……時間長河?”孫聖驚呼道,沒想到真的進來了,真的看到了這條神秘的大河。

    “吼!”

    而就在這時,後方的黑暗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熟悉的吼叫,不多時,那條龍尸出現了,頂著一顆碩大的貓頭,來到了這里。

    “喵?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和外面的大聖投影大戰嗎?”孫聖意外道,難道說這麼快他就把那尊大聖投影給擊殺了?

    龍尸登上了仙橋,走了上來,頂著貓頭,走到了孫聖的身邊,目視著仙橋另一端,那條隱藏在黑暗中的河流。

    看樣子,龍尸的目的也在于這里,想要進入時間長河,尋找禁忌的力量。

    “額……你能看得見嗎?”孫聖伸手在貓頭面前比劃了一下。

    按道理說龍尸是沒有眼楮的才對。

    “走吧!”

    最終,孫聖不再顧忌那麼多,邁步走下了仙橋。

    一旁邊,龍尸也跟著走了下去,每一步邁出,都像是在穿越時間規則,穿越空間秩序一般。

    終于,孫聖和龍尸一起走下了仙橋,就在這一刻,周圍的黑暗一下子消失了,此刻出現在孫聖面前的,是一片混沌地帶,周圍都是白茫茫的混沌區域。

    “轟隆隆!”

    一條大河,在這片混沌地帶奔流,水流湍急,奔騰的水流,比千軍萬馬還要壯觀,而在這條河流之中,時光碎片飛舞,到處都是,每一片水花,都帶起了大量的時光碎片。

    “終于進來了,這就是那條河?”孫聖說道,再回頭,發現身後那座仙橋消失不見了,那片黑暗也沒了,只有一片混沌地帶。

    孫聖邁步向前走去,來到了這條大河的岸邊,他朝著河水中觀望……

    這條河,怎麼看都像是一條普通的大河,河水很清,但卻很湍急,不知道有多深。

    但是,在那些河水中奔流的時光碎片,卻倒影出來一幅幅畫面,這些畫面各有不同,有人有事,有花鳥魚蟲,有飛沙走石,每一片時光碎片,都像是在記敘著不同的年月所發生的事情一樣。

    “老牛!!”

    孫聖在這里呼喚,希望能找到青牛。

    但是,回答他的,只是湍急的水流之聲,“轟隆隆”作響。

    “到上面去看看?還是說去下游看看?”孫聖想著。

    既然這里是時間之河,那麼不同的方向,肯定代表著過去與未來,只是不知道哪邊是過去,那邊是未來……

    最終,孫聖下定決心,朝著下游走去,如果他推測的沒錯的話,下游應該是未來,上游是過去,水流過的地方,應該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了,是過去歲月,下游才決定了未來。

    孫聖邁步往前走,他所走過的地方有時光碎片飛舞。

    與此同時,龍尸也在邁步,和孫聖一起往前走,他貌似知道,跟在孫聖身邊,能更快的發掘出來什麼。

    但是,這條時間長河不知道有多長,孫聖一路走下去了大概有上百公里,卻一無所獲,感覺像是在原地踏步一樣,這里這里的景色一致,根本沒什麼參照物。

    他時而去觀摩河水中的時光碎片,看到一些人和事,但都十分的陌生,捕捉不到和自己有關的。

    畢竟時光碎片實在是太多了。

    終于,又走出了去了一段距離,孫聖突然停住了步伐,他的眼中充斥著驚訝之色。

    只見在遠處,河的對岸有一個人,是一位白衣男子,超凡脫俗,道骨仙風,長發齊腰,他相貌英俊,飄逸不凡,此刻盤坐在時間長河的對岸,以法力凝聚出一條魚竿和魚線,正坐在那里垂釣。

    “是他!”

    孫聖立刻驚呼,這個人,他曾見過,是那座仙橋上的男子,曾經不止一次的出現過了。

    這是一位神秘的男子,實力不詳,不知道在什麼境界,每一次出現,都神秘莫測。

    孫聖早就該想到了,既然那座完整的仙橋出現在這里,把他接引到這個地方來,那麼這位白衣男子在這里到也不足為奇。

    對于他的身份,孫聖很好奇,他曾經負責接引過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剛剛破印而出的時候,正是這名男子駕馭著仙橋而來,將她接走的。

    此刻,在時間長河的對岸,孫聖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孫聖,抬頭笑了笑。

    “你在做什麼?”孫聖問道。

    但很快的,他發現,自己的聲音根本傳遞不過去,河對岸看似不遠,實際上隔著漫長的時間呢,那位白衣男子和孫聖根本不在一個時間點上,所以無論孫聖說什麼,都無法傳遞過去。

    河對岸,白衣男子笑了笑,他抬手指了指孫聖,然後又指了指手里的魚竿,最後示意孫聖坐下來,好像是在告訴孫聖,讓孫聖和自己一樣,坐在這里垂釣。

    在時間長河中垂釣,會釣上來什麼呢?

    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的河,釣魚是不可能的。

    孫聖猶豫了一下,最終選擇了相信這名白衣男子,坐在地上,同樣以自己的仙力化作了魚竿和魚線,探入了時間長河之中。

    垂釣,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對面,白衣男子一直就這麼靜靜的坐著,他沒有再看孫聖一眼,只是安安靜靜的盯著水面。

    孫聖不禁皺眉,他來這里是為了找到青牛,莫名其妙的坐下來垂釣,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而且這里是時間長河啊,不是普通的河,在這里究竟可以釣到什麼?

    孫聖沉默,同樣盯著水面,這般垂釣,根本不需要魚漂,畢竟魚線是以自己的仙力化成的,只要有東西咬勾,他會在第一時間感應得到。

    龍尸則是站在一邊,安靜的站著,一時間沒了目的。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河對岸的白衣男子有了動靜,他開始收線,真的釣上來東西了。

    孫聖目不轉楮的盯著,想看看白衣男子到底釣上來了什麼。

    “嘩啦!”

    出現了,一件物體從時間長河中被釣了上來,孫聖定楮一看,那是一口青銅瓶,袑騑陷部A差不多有一尺高,上面的花紋早已經模糊了,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產物。

    這是從歲月中釣出來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是兵器?還是什麼廢掉的寶具?

    這名白衣男子將青銅瓶托在手中,看了又看,最終又丟回了時間長河之中,顯然,這不是他要釣的東西。

    不久之後,白衣男子再次釣到了東西,釣上來之後,是一口銅戟,這是一件兵器,不過這同樣不是他要的東西,再次被丟了回去。

    接下來的時間,白衣男子陸陸續續的上鉤了好幾件東西……

    有一口烏黑色的斷劍、一尊破舊的銅鐘、一雙陳舊的靴子、一柄木劍……

    不過這些東西,全都不是他想要的,又被重新丟回了時間長河當中。

    “我曰了,這麼叼?我竟然一個也釣不上來。”孫聖不禁無語道,他感覺自己坐在這里最起碼好幾天的時間了,卻什麼都釣不上來。

    最後,白衣男子那邊又有東西上鉤了,而且這一次釣到的東西,肯定不凡,連從容淡定的白衣男子都在皺眉,使勁的拉扯魚線,貌似釣到的東西很難拉上來。

    “嘩啦!”

    水花翻騰,那東西在水中露出了一角,那貌似是一口銅棺,雖然只露出來了一角,但孫聖卻看的特別清楚。

    最後,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那口銅棺被釣上來了,似是有時間法則在約束那口銅棺,不讓它被釣上來,但這些都難不住那位白衣男子,他一用力,這口銅棺被拉了上來。

    “這……”

    孫聖呆住了,這太不可思議了,他竟然……從時間長河當中釣出來了一具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