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2章釣到禁忌

第1342章釣到禁忌

    “咚!”

    這口銅棺被釣了上來,放在了岸邊,讓河對岸的孫聖看的目瞪口呆。[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小說ウ

    那白衣男子,竟然從里面釣出來了一口銅棺,而且看他的樣子,這口銅棺正是他想要的。

    “咚咚!”

    白衣男子很霸氣,拿腳踢了踢這口銅棺,估計發出沉悶的響聲,只可惜孫聖听不到,只能自己想象一下。

    這口銅棺一看就十分不凡,可能是某位大人物的棺槨。但白衣男子竟然拿腳踢了踢,一點也沒有尊重的意思。

    接下來,吳天便看到白衣男子圍著銅棺轉了一圈,然後猛地一腳踹在了棺蓋上,將這口棺蓋給踹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片混沌地帶,這口棺槨就這麼輕松的被打開了。

    孫聖伸長了脖子,但奈何,他根本看不到銅棺里面到底有什麼。

    最後,他看到那白衣男子把手伸進了銅棺里面,從里面摸出來了一件東西,那好像是一部經書,封面為神物鑄造而成的,上面有幾個古老的大字,但是孫聖不認得,而且隔得太遠,也看的不是特別清楚。

    白衣男子將那部經書取了出來,嘴角露出了笑意,而後伸手一抓,將銅棺的棺蓋凌空抓了過來,扣在了銅棺上。

    “咚!”

    最後,白衣男子再次一腳踢上去,將這口銅棺踢進了時間長河當中。

    孫聖看的直瞪眼,這位白衣男子,費了這麼大一番功夫,就是為了釣那部經書嗎?那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書,值得這位白衣男子如此大費周章。

    “恩?”

    而就在這時,孫聖發現,自己這邊也有東西上鉤了。

    終于上鉤了!

    孫聖臉色一喜,而後使勁的拉拽魚竿,他不怕魚線崩斷,那是他的仙力凝聚的,即便是斷了也能瞬間連接上。

    “嘩啦啦!”

    時間長河內,水花劇烈的翻騰起來,里面的河水匯聚成一道巨大的漩渦。

    “轟隆!”

    緊接著,水浪滔天,時光碎片飛舞,一只長滿黑毛的大手從里面伸了出來,巨大的魔爪,魔氣滔天,上擊蒼穹,像是能把這片混沌地帶戳破,震落天上的群星,從里面鑽了出來。

    “靠!曰了土豆了,這是什麼!”孫聖嚇了一跳,一瞬間感覺毛骨悚然,像是有一尊禁忌大魔頭從里面鑽出來了一樣。

    自己竟然釣上來了一頭禁忌大魔!

    這只黑色的大手,長滿黑色的毛發,魔爪擎天,仿佛有一尊龐然大物要從里面鑽出來一般。

    孫聖嚇得連連後退,也不敢扯線了,他知道自己一定釣上來了一頭了不得的東西,這股氣息太驚人了,讓孫聖頭皮發麻,生不出絲毫反抗之心。

    而就在這時,河對岸,那位白衣男子動了……

    他凌空而起,飛向了時間長河的中央,而後一腳踩在了那巨大的魔爪之上,白衣飄飄,他的身上仙光蕩漾,說不出的飄逸出塵。

    “現在還不是你出世的時候。”白衣男子說話了,這一刻,他的聲音傳遞到了孫聖的耳朵中,讓他也听見了。

    緊接著,那位白衣男子憑空一抓,一座仙橋出現在上方,這位白衣男子沉喝一聲,將這座仙橋狠狠地壓落了下來。

    “轟!”

    仙橋壓落,仙光蕩漾,像是具有蓋世無匹的力量一般,上面的飛仙圖案和花鳥魚蟲的圖騰全部都亮了起來,有一股至高的力量鎮壓下來。

    那條黑色的手臂,當場被壓回了時間長河當中,而那座仙橋,也坐落在了時間長河之上,橫跨河兩岸。

    白衣男子落在了仙橋上,朝著孫聖看了一眼,道︰“上來吧。”

    “哦。”

    孫聖點點頭,踏步走了上去。

    這白衣男子幫過自己,故此孫聖信任他。

    孫聖走上了仙橋,而龍尸也跟在後面,同樣走上了這座仙橋。

    來到那白衣男子的面前,孫聖笑了笑,道︰“前輩,好久不見了。”

    白衣男子也笑了笑,道︰“是啊,好久不見。”說著,他看了一眼跟著孫聖一起走上仙橋的龍尸,道︰“貓?”

    “是龍。”孫聖解釋道。

    “龍貓?”白衣男子說道。

    孫聖臉色 黑,趕緊轉移話題,道︰“前輩,我剛才釣上來的是什麼東西?”

    白衣男子神秘一笑,道︰“在這里垂釣,釣上來的都是歲月當中的有緣之物,那東西與你有緣,他一直都在等你。”

    “他是誰?”孫聖不禁問道,一直在等他?這讓孫聖完全鬧不明白。

    “你將來會知道的,這個給你。”白衣男子沒有回答孫聖的問題,而是將他從銅棺里面取出來的那部經書送到了孫聖的面前。

    孫聖沒想到,這白衣男子廢了這麼大的勁從時間長河里釣出來的一部經書,竟然就這麼送給自己了。

    “這本來就是為你釣的。”白衣男子說道。

    孫聖接過了這本經書,之前離遠看,未能看清楚經書上的幾個大字,現在近距離觀看……同樣看不懂,那是古老的文字,古老到孫聖從來都沒見過。

    但是,經書上卻有一種古老的意志散發出來,讓他能夠讀懂。

    “《時空經》!這……”孫聖一下子呆住了,這部經書……竟然是《時空經》。

    《時空經》中,蘊含著掌握時空的力量,時空之力是最為復雜的一種力量,據說掌握了它,能夠穿梭在各個時空當中,不受約束,玄而又玄。

    但是古往今來,要說能夠全部掌握時空的人,根本沒有,但是卻也曾有人摸索到了時空秩序的邊緣,那個人便是有著時空大聖之稱的人,是歷史上的一位古之大聖。

    當年,那位時空大聖,便粗通時空之力,能從遙遠的年代召喚力量為自己加持。

    但要說在時空中來去自如,那根本不可能,即便是那位古之大聖都做不到。

    時空大聖……

    孫聖不禁想到了在來葬龍山的時候,經過的那片特殊的區域,陰陽逆轉,男女互換。

    據說那里是時空大聖化道的地方,故此秩序顯得特別混亂。

    “剛才那具銅棺……”孫聖納悶兒。

    “是時空大聖的棺槨。”白衣男子說道。

    “這……不可能吧!時空大聖不是化道于天地間了嗎?我還曾去過那個地方。”孫聖表示不相信。

    白衣男子笑道︰“那里……只不過是當年時空大聖化法的地方,他當年散掉了一身的道,想要走出第二條路來,尋求超脫,但最後卻在超脫的過程中失敗了,將自我埋葬。”

    聞言,孫聖的心中震驚不止一點點。

    超脫……

    又是超脫!

    當初時空大聖散掉了一身的道法,想要重修,只為能超脫出去。這是何其大的勇氣啊,都已經成為古之大聖了,已經走上了人生巔峰,卻心甘情願的化掉了自己的法,想要再尋一條路,難道說“時空法”也不能超脫嗎?

    剛才那口銅棺,才是真正的時空大聖的棺槨,不過這白衣男子竟然沒有絲毫的敬畏,更沒有尊敬,竟然就這麼一腳給踢了下去。

    那可是古之大聖啊,即便是只剩下了尸身,哪怕是殘肢斷臂,都要受人禮敬。

    但這白衣男子,竟根本沒那意思,我行我素,狂猛霸氣,讓孫聖十分無語。

    “收好它,你修行到《長生經》重要的階段,需要《時空經》來輔助。”白衣男子說道。

    孫聖不禁一個機靈,對方竟然還知道自己修行《長生經》。不過孫聖沒解釋什麼,他覺得這白衣男子很神秘,深不可測,自己修行《長生經》的事兒知道的人極少,他是如何知道的?

    “好像你什麼都知道。”孫聖不禁錯愕道。

    “呵呵呵呵,沒有什麼能瞞過我這雙眼楮。”白衣男子倒是十分自信的說道。

    “哦,那您說這是龍還是貓啊。”孫聖指向了一旁的龍尸。

    白衣男子翻了翻白眼,說道︰“好了,沒功夫跟你胡鬧,你有一位朋友等你多時了。”說著,白衣男子手掌一揮,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浮現出來,這是一個縮小的牢籠,里面臥著一頭青牛。

    “老牛!”

    孫聖驚呼一聲,沒想到青牛竟然被白衣男子給囚禁起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白衣男子說道︰“這頭生靈不久前闖入了這里,擾亂了我垂釣,我本想讓他留在這里,因為我知道你會來找他,可惜這頭瘋牛不听,非要出去,于是我只能將他囚禁了。”

    一時間,孫聖不禁驚愕,原來青牛是餌,是白衣男子想要把自己吸引到這里來的誘餌。

    “這麼說,給我父親穿行的實際上是你?”孫聖道。

    “沒錯,掌握時間的規則送出去消息,這頭牛還沒這麼大的本事,我只不過借了他的影子來完成這些而已。”白衣男子說道。

    “引我到這里來做什麼?只為了把《時空經》送給我嗎?”孫聖不禁納悶兒,既然如此,他完全可以離開這里去找他啊。

    這白衣男子神通廣大,貌似天底下就沒有他去不得的地方。

    “這只是其中一個目的,還有一個目的,需要你在這里垂釣,一直釣到那件對你來說很重的東西。“白衣男子神秘兮兮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