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3章釣前世

第1343章釣前世

    白衣男子的話,說的十分神秘,讓孫聖听得一愣一愣的,釣到那件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以你自己的道法來釣。”白衣男子再次補充了一句,而後將囚禁青牛的牢籠交給了孫聖,最後,他凌空而起,帶著孫聖和龍尸來到了岸邊。

    “我還是不明白,能不能給我解釋清楚,我到底要釣什麼?”孫聖說道。

    白衣男子笑了笑,道︰“釣你的前世。”

    “這……”

    此言一出,孫聖徹底的蒙圈了,釣自己的前世?自己的前世也能釣出來嗎?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的前世,是道祖,他是道祖的新生,難道說自己現在需要把道祖釣上來嗎?

    白衣男子似是看穿了孫聖心中的想法,說道︰“所謂的前世,並非是你的上一世。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歷經三世磨難,才能鑄就今生完美的輝煌,你要釣的……是你的第一世。”

    此時此刻,孫聖內心當中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第一世……

    在道祖之上,自己還有一世嗎?

    這不禁讓孫聖想到了當初在三界碑的面前,他看到了一幅陌生的畫面,當時他看到了星空深淵,里面有一頭黑暗中的生靈,難道說那個就是自己的第一世嗎?

    “釣吧,這只貓我帶走了。”白衣男子說道。

    “啊?”孫聖不禁一愣,道︰“你要帶喵去哪兒?”

    “換個頭,順便給他安排到一個合適的時間位置。”白衣男子說道,一伸手,一條黃金繩索飛了出來,拴在了龍尸的脖子上,拉著他朝著時間長河的盡頭走去。

    孫聖沒有阻止,不過心里卻很震驚。

    安排到一個合適的時間位置,難道說這白衣男子也懂得時空之法嗎?

    最後,龍貓……龍尸被白衣男子帶走了。

    孫聖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只看見白衣男子牽著龍尸,走向了時間長河的盡頭方向,很快的便消失在一片混沌地帶當中。

    孫聖暫時沒有把青牛放出來,想等到安全出去之後再解放青牛。

    他蹲在時間長河的邊上,沉默了半晌,最終,按照那白衣男子的指點,孫聖以仙力凝聚成一桿,然後以自己的道法凝聚成一根魚線,伸入到了時間長河之中。

    他的道法,乃是虛之力生成,也不知道這一次自己會釣到什麼。

    第一次,他釣出來了一頭禁忌大魔,但結果卻被白衣男子壓制回了時間長河內。

    這一次,又會釣到什麼呢?

    垂釣的過程,總是漫長的。

    孫聖沒有像那白衣男子一樣釣上來很多東西,魚線伸入到了湍急的河流當中,深不見底。

    這個過程中,孫聖無聊的打著哈欠,他感覺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了,感覺像是一個百年都過去了,那白衣男子沒有再出現,只有孫聖自己盤坐在這個地方,默默地垂釣。

    最後,仿佛又是一個百年……

    孫聖依然一無所獲,這讓他都有點想要放棄了。

    這里是時間長河,也許這里過去了百年的時間,但是外界可能只有一天的時間而已,根本就不在一個時間點上。

    這不禁讓孫聖想到了那名白衣男子,他之前一直在這里垂釣,打算釣上來《時空經》。

    按照他所說,當初青牛闖入這里的時候,他還在垂釣,那個時候,自己在哪里?

    是在神域各族那一界?還是說已經進入古地了?

    如果照這樣算的話,那位白衣男子在這里垂釣了多久,萬年?還是說好幾個萬年?

    垂釣了這麼長時間,只為在這里釣出《時空經》嗎?來成全孫聖。這不禁讓孫聖很不明白,白衣男子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幫自己,到底是在圖謀什麼?

    而且看他的樣子,必然也懂得時空之法,真要是想傳給自己時空之法的話,完全可以直接傳授,干嘛還要再把《時空經》釣出來才給他?

    種種跡象表明,這白衣男子肯定有什麼目的,也許他和小魔女以及酆都大帝的想法是一樣的,輔助自己成長,只是為了將來能借助自己的力量。

    “第一世……我的第一世到底是什麼?”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時光匆匆,在這里沒有時間定義。

    孫聖感覺自己在這里垂釣了好幾百年,甚至感覺上千年都過去了。

    終于,時間長河內,起了波瀾,一大片黑暗的影子在時間長河里面浮動。

    上鉤了!

    孫聖一個機靈站了起來,用力拉扯魚竿,時間長河內,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緊接著,無數的黑暗之力從里面涌了出來,沖破了時間長河,像是一口巨大的深淵出現在時間長河下面一般。

    “咚!”

    “咚!”

    “咚!”

    “咚!”

    在這黑暗之中,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音,感覺有什麼生靈要從里面走出來了。

    “來了……”此刻,孫聖激動無比,他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的釣到了自己的第一世,只不過,這所謂的第一世,還是活著的生靈嗎?

    應該不可能了,就算這里是時間長河,但也不能違背常理,同一個時空,無法容納兩個一樣的靈魂,那他釣上來的究竟是什麼?

    “轟隆!”

    水浪滔天,黑暗中,真的有一尊生靈從里面走出來,那是一頭黑暗的影子,同樣是人身,但卻看不出來相貌,因為他只是一個黑暗的影子,只能看到他生有一頭長發,連五官都看不到。

    這黑暗的影子,站在時間長河當中,就這麼與孫聖對望,畫面十分的詭異。

    “這股波動是……”孫聖突然皺起了眉頭,感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黑虛!

    也被稱之為妖邪之力!

    這黑暗的影子,完全是黑虛構成的,內蘊黑虛的法則,此刻站在時間長河當中。

    “你是誰!”孫聖問道,想要確認一下。

    但是,時間長河內,那黑暗的影子根本就不會回答他,在孫聖問出這句話的同時,他竟然向前邁步,想要從時間長河中走出來。

    “嗡!”

    與此同時,在孫聖的體內,有一股力量在躁動,是“長生經”的力量。

    虛之力!

    它在躁動,此刻突然從孫聖體內飛了出來,化作一道白色的光,這道白色的光,具有龍的形態,應該是和孫聖融合了真龍法有關系。

    同樣是虛的力量,但是孫聖體內的是白虛之力,此刻飛向了時間長河。

    與此同時,那位從時間長河內走出來的黑暗影子則是在解體,成為了法則,最終化作了一頭黑色的麒麟。

    白虛化作了真龍!

    黑虛化作了麒麟!

    想來,那黑虛法則當中,應該有一部分麒麟法的力量,不然不會化作麒麟的形態。

    一黑一白,像是代表了一陰一陽一般,此刻糾纏在一起,真龍飛舞,麒麟騰躍,它們相互旋轉,相互糾纏,似是要融合在一起一般。

    “我懂了,我釣上來的不是自己的第一世,而是第一世的力量。”孫聖暗道,同時內心中激動無比,這一世的他,掌握了白虛的力量,而第一世的他,掌握的是黑虛的力量。

    這一黑一白兩種力量如果融為一體,那將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最終,一黑一白兩股力量,真的融合了,化作了一道陰陽圖,在孫聖的面前旋轉著,帶動一股可怕的力量,“轟隆隆”作響,周圍有黑白色的雷霆在纏繞。

    “來。”

    孫聖一身手,這陰陽圖,直接飛向了他,順著他的手掌,鑽進了孫聖的體內。

    下一刻,孫聖的肉身綻放出光明,他想也不想,當即在原地盤坐下來,進行感悟。

    此刻,在孫聖的背後,那道陰陽圖再次出現了,化作了陰陽圖騰,在他的身後轉動著,隱約之中,仿佛有一頭真龍和一尊麒麟在陰陽圖中奔走跳躍,帶出龐大的力量,黑色的閃電和白色的神光亂舞,異象紛呈。

    “完美的虛!”

    孫聖內心當中,激動到了極點,這才是完美的虛的力量,原來過去他所掌握的虛之力,只有一半,將黑虛融合之後,才再現出了虛真正的力量。

    “原來如此,那位白衣前輩讓我在此垂釣,釣的正是黑虛的法,助我成就了完美的虛之力。”孫聖睜開雙眼,很快的便消化了這股力量,像是與生俱來的一般。

    他了解了這股力量的恐怖,黑虛和白虛,曾為一體,是一種完美的力量。

    但是想要真的駕馭這種力量,真的是太難了,必須要滿足一個條件。

    《長生經》!

    只有修行了“長生經”,才能駕馭完美的虛之力,不然,這股力量入體,任你多麼強大的肉身,多麼強大的神通,都只會落個自爆而亡的下場。

    這一刻,孫聖不禁想到了龍吟雪,龍吟雪就是單方面的掌握了一部分黑虛的力量而已。

    “長生法,麒麟!”

    孫聖沉喝一聲,一拳向前打去,一頭黑暗麒麟顯化出來,漫天的黑色雷霆舞動,毀滅山河,席卷乾坤。

    “長生法,真龍!”

    孫聖再次一拳轟出,真龍與麒麟共舞,它們都是虛之力顯化出來的,恐怕比真正的真龍法和麒麟法都要強大很多,此刻融合在一起,像是能毀天滅地,崩碎諸天一樣,簡直有種無敵的氣概。

    “這種力量……不動則已,一動聲勢驚天,待到我真正以此法殺敵的時候,便是《長生經》真正問世的時候,那一天,我相信不會太遠了。”孫聖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