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5章大軍來犯

第1345章大軍來犯

    “哞!”

    牛吟震天,青牛出手了,揚起四蹄朝著這些人沖撞了過來,四蹄之上,像是有熊熊的紫色神火,鋪天蓋地,神牛趟火而來,大地粉碎,毀滅四方,簡直就像是絕世大凶出關一樣。

    孫聖坐在青牛背上,根本就不需要他出手了,青牛一個人就能擺平這些道盟高手。

    “轟!”

    牛蹄子落下,恐怖的能量如同一場風暴一般,紫色火焰鋪天蓋地,當場將兩位仙王給吞噬了進去。

    慘叫聲連連,這兩位仙王級別的修士當場化為飛灰,根本抵擋不住這股可怕的力量。

    與此同時,青牛張口一吐,一件兵器飛了出來,那是一根大鐵棍子,上面銘刻著古老的花紋,此刻綻放出光彩。

    這件兵器,正是青牛的專屬武器,誅炔!

    曾經孫聖在下界的時候使用過,不過當時的誅炔是處于封印的狀態,現在全面解封,這是一件強大的武器,飛出來之後,當場將兩位仙王擊殺。

    仙王級別的實力,根本不能抗衡青牛的攻擊,誅炔一個照面之下便將他們擊成肉泥。

    這根本不是大戰,而是一種殘忍的殺戮,青牛沖撞過來,便已經將這些所謂的仙王高手統統踐踏而死,只剩下那位聖者,但也不敢作戰,轉身就跑。

    “砰!”

    結果,誅炔狠狠地飛落下來,砸在了這位聖者的後背上,當場將其砸吐血,狼狽的趴在了地上。

    青牛走上來,一蹄子踩在了這位聖者的身上,冷聲道︰“只是普通的聖者嗎?沒有去九天之上修行過,連神官都算不上,不然你怎麼會這麼弱?”

    這位聖者吐出一口鮮血,冷笑著看著孫聖和青牛,道︰“殺死我又怎麼樣?你們逃不出去了,外界道盟和古天庭已經部署了大量的高手,出了葬龍山,就是你們的死期,我已經把消息送出去了。”

    “哞!!”

    青牛一聲怒吼,牛蹄子落下,踩碎了這位聖者的腦袋,將其元神踏碎,讓這位聖者一命嗚呼。

    “看樣子不管是道盟,還是古天庭,他們都很不希望我與你相見。”孫聖說道。

    “因為他們懷疑神荒骨在我的手中,而你的身份現在已經暴漏了,你我相遇,他們就會覺得神荒骨會再次回到你的手里。”青牛解釋道。

    他已經听孫聖詳細的講述了他這段時間的經歷,知道兩大至高的道統已經洞悉了孫聖的真正身份。

    孫聖冷笑,他們不希望自己拿到神荒骨,卻不知道神荒骨一直都在他的體內,《長生經》他也已經修行到一定的地步了。

    “看樣子,長生經的力量注定要面世了。”孫聖寒聲說道。

    這個秘密隨著事態的發展,已經越來越隱藏不住了,孫聖有種預感,這次出去,他將會面臨兩大至高道統的全力追殺。

    到時候,可不僅僅是同級別的交鋒了,會有兩大道統的大人物盯上他。

    “哼,早晚都要干一場大的,我不介意。”孫聖說道。

    接下來,他們離開了這座秘境,回到了葬龍山,王魔他們實在沒有找到,不得不放棄了。

    而且這一路上,孫聖踫到了好幾撥人馬,不是道盟的人,就是古天庭的人,看來他和青牛相遇的消息真的被捅出去了,現在兩大至高道統的人都無法平靜了。

    現在出去,可能會有一場血戰。

    青牛和帝九,都有著聖者級別的實力,但卻不能和真君抗衡,如果這一次真的有真君出手的話,那將會是十分麻煩的結果。

    半個月,足足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孫聖他們乘坐著鯤鵬戰艦離開這片未知區域,而且這一次,孫聖又遇到了上次的那位鯤鵬老人。

    “原來你就是孫聖。”鯤鵬老人出現在戰艦上,看著孫聖說道。

    孫聖沒有說話,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這位老人也是一位聖者,但如果他真在這里動手的話,絕對不能青牛和帝九的對手。

    而且這位鯤鵬老人沒什麼惡意。

    “這次出去,你很難活命,不要怪老夫說的難听。”鯤鵬老人說道。

    他告訴孫聖,外界已經集結了大量的人馬,都是高手,他們來自兩大至高的道統,就等著孫聖自己出去呢。

    ……

    而事實上,確實如此。

    此刻在這片未被開發的區域外,確實聚集了大量的人馬,有三艘巨大的戰艦橫亙在這個地方。

    這三艘戰艦,其中兩艘,上面飄蕩著“道盟”的旗幟,上面四個古老的大字,釋放出莫大的威嚴,天道神盟。

    僅僅是這四個字,便足以讓世人為之顫栗,它們代表了至高無上,代表了最強的道統,統治古地,不管是洪荒世家,還是超然的大族,見到這四個字無不惶恐,都要保持尊敬。

    而另外一邊,則是停靠著一艘青銅戰艦,那是屬于古天庭的。

    這三個字,同樣代表了一切,古老、至高、神聖和不可侵犯。

    三艘磅礡的戰艦,停靠在這個地方,像是世間最高的銅牆鐵壁一樣,無人可以逾越,就算是聖者,也不可能跨越過去。

    “大手筆啊,至高道統一出,誰與爭鋒啊。”

    而此時此刻,在遠處,同樣有一群人,這些人都是聞訊而來的古地修士,有洪荒世家的人,也有其他勢力的人。

    他們都是不久前听到了消息,得知兩大道統的高手這次決定把孫聖圍殺在這個地方,將他和與之同流合污的罪人徹底正法在這個地方。

    這是一次大事件,很多人都趕過來觀摩,尤其是那些曾經和孫聖敵對過的人和勢力,都巴不得看到孫聖被就地正法的畫面,樂此不疲的趕到了這里。

    “看到了嗎?這三艘戰艦當中,分別有一位真君坐鎮,這次孫聖就算是插翅也難逃了。”

    “其罪人,早就該死了,像是個螞蚱一樣蹦了這麼久,我早就看不順眼了。”

    “小小少年,黃口小兒,就憑他區區一個人,就敢說出挑戰兩大至高道統的話,這般的狂妄,注定要早滅。”

    “听說了嗎?這一次孫聖在葬龍山得到了一件重要的東西,正是這件東西,才讓兩大道統按耐不住,想要盡快的將之除掉的。”

    “听說這件東西和當年道祖叛變世人有關系,現在這件東西被孫聖得到,莫非他要再一次判出天地,背棄世人嗎?”

    “那還用說嘛?既然是罪人的新生,不管是相隔多少年,品性都不會變的,他都會同樣背棄世人的。”

    這幾人,全部都是來自洪荒世家,他們對孫聖充滿了仇恨和嫉妒,此刻在這里煽風點火,其實真正的原因,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胡亂的往孫聖腦袋上扣押罪名而已。

    “背棄世人?如何背棄?”有人提出了這樣的疑問,對那些來自洪荒世家的人發問。

    “這……”

    一時間,那些煽風點火的洪荒世家的人都語塞,說不上話來,其實他們懂個屁啊,一點真相都不了解,之所以這麼說,只不過是看孫聖不順眼,亂扣帽子而已。

    “連道祖當年做過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里大放厥詞,你們懂得什麼叫背棄世人嗎?”一位老者冷哼道。

    其實這位老者和孫聖根本就不認識,但卻很識大體,看不慣這些人的所為。

    “說白了,道祖當年犯的罪,也只是古天庭和天道神盟的一面之詞而已。”那名老者說道。

    “兩大至高的道統定的罪,豈能有錯?”有人不服氣,冷哼道,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

    “愚昧!”那名老者沒有再說什麼,懶得去解釋,畢竟這種事情,單靠一個人的解釋根本沒用,兩大至高道統發話才行。

    “究竟是我們愚昧還是你愚昧?一個死期將至的人,還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來?你能為一個死人辯解什麼?”一些人冷嘲熱諷的說道,都是洪荒世家的人。

    而這時,從未知領域的方向,一葉扁舟飛來,那是一座小型的飛行法器,卻能穿越未知領域,和那艘鯤鵬戰艦的作用是一樣的。

    只不過,這樣的一葉扁舟,只能乘坐一個人而已。

    “報~我們的一個小分隊被對方剿滅,他們一行四人,已經快要離開葬龍山了。”

    那一葉扁舟上的人說道。

    “探!”

    其中一座金碧輝煌的戰艦上,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那是一位真君再開口。

    那人駕馭著一葉扁舟,繼續進入到了未知領域當中。

    很快的,另一人從里面飛了出來,同樣駕馭著一件寶具,是一口劍器,說道︰“報,對方已經離開了葬龍山,乘坐上了鯤鵬戰艦,不日將會來到這里。”

    “封鎖五百萬里的地平線,將所有的進出此地的入口封鎖,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那艘黃金戰艦上,威嚴的聲音再次傳來。

    一時間,後方的眾人沸騰,他們知道,好戲即將上演了,孫聖將要從里面出來,到時候他要面對的,便是兩大道統的主力人馬,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呵呵呵呵,我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王家的人來了,一位老者帶著一些王家的年輕子弟出現在這里。

    他們完全把此行當成了一場盛會,準備觀看孫聖是如何被兩大至高的道統正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