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8章一劍風采

第1348章一劍風采

    孫聖的這般表現,在眾人的眼中可以說是極度猖狂,質問至高無上的大道統,這本身就是一種死罪。[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罰牢模佬。浪

    而他現在,竟然還敢嘲弄兩大道統。

    戰艦上,那些道盟的年輕強者全都恨得咬牙切齒,道盟的威嚴受到了侵犯,如同他們自己的尊嚴被侵犯一樣。

    戰艦上,那位魔神一般的青年說道︰“你以為你是什麼身份?少年至尊?絕世天才?未來的大聖?不,你只是一個罪無可恕的人,你已經死罪難逃,還敢質問至高的道統。”

    “你們只敢躲在上面跟我說話嗎?”孫聖則是斜睨那些人一眼說道。

    “你想一戰嗎?”魔神一般的青年也很自負,而且很自信。

    “君邪,不要沖動,別中了他的激將法。”旁邊那位美麗女子說道。

    青牛上,孫聖冷笑,獨對兩大道統的人,說道︰“別鬧了,你們只是想要拿到那件東西,這子虛烏有的罪名,恕我難以承受。”

    “你攜帶了那件東西,將來遲早有一天會犯下大罪過,相信我,你一定會做出那樣的選擇,道祖當年也是。”青銅戰艦上的聲音說道,是準提真君在說話。

    “那麼……毀了它如何?”孫聖笑道。

    “你敢!!”黃金戰艦上的真君冷喝道,一聲大吼,天地變色,仿佛連大道都在隆隆作響。

    “哈哈哈哈哈哈,暴漏了吧?”孫聖諷刺的笑道︰“你們就是想要得到它,佔為己有,什麼背棄世人,別搞笑了你們。”

    “該死,不可饒恕!”戰艦上,一些年青人都在蠢蠢欲動,目光中露出慘烈的殺意。

    “堂堂道盟,至高無上,何人敢在‘天道神盟’四個字面前如此的猖獗,真君,讓我等出手吧。”有人已經按耐不住,想要動手。

    那是一個少年,鋒芒畢露,紫金戰衣碩碩放光,他的頭頂之上,有一口寶瓶浮動,那不是規則顯化,而是真正的武器。

    “天道神盟這四個字,只是在用來庇護一些廢人的嗎?”孫聖冷笑道。

    他就是要激發這些人的戰意,這些年青人雖然都很強,但是從他們這里尋找突破口,遠比三位真君那里更加輕松。

    “可惡!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人了。”那頭頂寶瓶的少年說道,身上強烈的氣息涌動。

    “你們這些大道統不是自名為高高在上嗎?同代爭鋒的勇氣都沒有嗎?讓人笑話。”帝小曼說道。

    “那個女人,你是罪人的妹妹,沒資格插嘴。”戰艦上,那位美麗的女子說道。

    “敢下來一戰嗎?不要多說廢話。”帝小曼則是輕哼一聲說道。

    戰艦上的一眾人全都咬牙切齒,恨意凜然,連他們都在經受這種挑釁,這傳出去實在是大笑話。

    “少年人,你要知道,即便你和我道盟的年輕高手開戰,你突圍的幾率也微乎其微,還是奉上那件東西,束手就擒吧,接受至高道統的審判。”戰艦上的老嫗說道。

    “審判我?就憑你們?”孫聖冷笑。

    “自大也要有個限度,你真自以為同代無敵嗎?不入九天修行,即便是在外界再強,也是凡流,在我等面前,也是不入流。”黃金戰艦內的真君說道。

    他這句話,顯然已經同意了讓道盟的年青強者與孫聖開戰。

    道盟至高無上,不管在什麼時候,他們的優越感和榮譽都不準許侵犯。

    而孫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雖然他們也知道孫聖別有目的,但這個節骨眼兒上,他們都要為了道盟的榮譽而戰,不能讓道盟至高的榮耀受到侵犯。

    “劍布衣,你還等什麼,剛才說你要打第一戰的。”那如魔神一般的青年說道。

    “什麼?為什麼不是我,我已經忍不住要鎮壓這個狂徒了。”那頭頂寶瓶的少年說道,很不甘心,很想對孫聖下手。

    “無妨,先讓劍布衣去熱熱身吧。”魔神一般的男子說道。

    “哼,他出手,我還有機會嗎?”那少年十分不滿意。

    “我已經摸清楚了他的戰斗套術,還是我去吧,盡快解決戰斗,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不希望這種人活下去。”劍布衣說道,十分干脆,直接下場了。

    “鏘!”

    一口黑金劍出現在劍布衣的手中,綻放出烏光,像是一口大魔劍,魔光纏繞,暗無天日。

    “你來?確定嗎?換個能打的來吧。”孫聖冷笑道。

    劍布衣神態冷冽,眼中寒光逼人,諷刺的笑道︰“之前不過是被你打中了一拳,就讓你這麼驕傲嗎?”

    這般狂傲的姿態,並不是刻意做出來的,而是骨子里的驕傲。

    劍布衣戰意高昂,勢要洗刷孫聖在他身上烙印的恥辱痕跡,唯有全力擊殺。

    孫聖搖了搖頭,道︰“你再去穿上幾件戰衣吧,不然你真的防御不住。”

    “哼!一招敗你足以。”劍布衣冷冷的說道。

    劍光沖霄,黑暗的魔光幾乎將這片天淹沒,明明這口大魔劍的劍光沒有擴散到天地間,而是濃縮在劍身上,但卻給人的感覺仿佛暗無天日一樣,仿佛這片世界要被毀滅了。

    “好強!”

    遠處的人,無不震撼。

    這就是至高道統的年輕高手嗎?太強大了,讓那些洪荒世家和大勢力的年輕人們絕望。

    今日,他們終于見識到至高道統的天驕,他們是那麼強,曾去最高的領域修行過,在那里經過了錘煉,已經和他們不在一個檔次了。

    相同的境界,但卻是不同的層次,感覺像是身在兩個次元一樣。

    “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光是站在這里感受,便體會到他們的強大。”一位年輕的天驕說道,自愧不如,發自心底的佩服。

    “他們,都曾去過九天之上修行,你們和他們比差的太遠了,這也是兩大道統為什麼古今無人可超越的原因,這種大道統所掌握的力量,遠遠不是我們能夠了解的。”這是一位老者的嘆息。

    眾人驚顫,怪不得那麼多人都想要前往大道統修行,不僅僅是傳承與修煉資源的問題。

    大道統所掌握的力量,超越他們的理解,比如說進入九天之上修行,那種地方常人去不得,沒有大道統指路,誰能進入那片領域?

    “哈哈哈哈哈,孫聖要和小天王宣戰,他想得太天真了,這樣的人已經那麼強了,而小天王是他們當中的領頭人,豈可抗衡?”

    “他等不到和小天王的決戰,馬上就會死在這個地方。”

    那些對孫聖敵對的人忍不住殘忍的笑道。

    虛空中,劍布衣手持大魔劍,魔光匯聚,他在凝聚至強的一擊。

    “轟隆隆!”

    大道在轟鳴,像是這片天地無法承受這股力量,其中有一種神秘的法則。

    這種神秘的法則,屬于九天之上,更高的存在,這片天地的乾坤根本壓制不住。

    “認真起來了嗎?”孫聖冷笑,手中一晃,銀黑色聖紋飛出,他以聖體法的精華,凝聚成了一口戰矛持在手中。

    “哞!!”

    牛吟震天,青牛也在配合孫聖,散發出強大的聖威。

    “劍布衣當心,他的坐騎已經成聖了!”戰艦上有人提醒道。

    “哼,借助成聖坐騎的力量,那算是自己的實力嗎?原來你的自信是來自于他人之力,這般姿態令人作嘔。”那位頭頂寶瓶的少年說道,進行譏諷。

    孫聖則是冷冷一笑,道︰“你們太看得起他了,對付這種雜碎,何須動用坐騎?”

    話音落下,孫聖凌空而起,長發飛揚,身居虛空之上,單手持著戰矛,一只手負在身後,道骨仙風,大有一派宗師的風範。

    “殺!”

    劍布衣大喝,集聚到巔峰的一劍,此刻驟然沖向了孫聖,像是魔星貫日一般,引發蓋世一擊。

    “轟隆隆!”

    這一刻,乾坤在崩碎,暗無天日,像是毀滅了諸天一般,一種神秘的秩序纏繞在劍布衣的身上,讓他化作了魔星貫日,沖向了孫聖,所過之處,碾壓一切。

    此刻,很多人都在膽寒,這一擊太強了,讓他們感覺到了窒息,一些年輕一輩的人,感覺到呼吸都有些難受了。

    差距竟然如此之大!明明是同輩中,卻感覺不在一個次元一樣。

    孫聖壓根兒沒有動,手持戰矛站在那里,平淡如初,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

    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是一種托大的表現。

    戰艦上很多人在冷笑,面對劍布衣,孫聖竟然敢如此托大,找死嗎?難道說把他們當成了外界那些無用之才嗎?

    “轟!”

    劍布衣十分狠辣,也很干脆,最強的一劍落下,劍光形成了雷爆一般,這片區域被烏黑色的劍光所淹沒,無數的秩序彌漫,讓人看得膽戰心驚,根本看不到具體的細節。

    “如何?”戰艦上的人以及後方那些洪荒世家的人都在緊張地關注著。

    很快的,天地寧靜,那漆黑如墨的劍光散去了,孫聖和劍布衣的身形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但是這幅畫面,卻讓所有人一驚,孫聖手中的戰矛刺出,洞穿了劍布衣的胸膛,將其挑在半空中。

    “ 嚓 嚓!”

    此刻,劍布衣手中,那口大魔劍崩斷,這件稀世神兵斷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