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49章尿罐子里的禁忌

第1349章尿罐子里的禁忌

    現場一片寂靜,誰也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劍布衣氣勢如虹的一擊,全力擊殺孫聖,簡直就是蓋世一擊啊,毀天滅地,乾坤盡碎,讓同輩中人為之顫栗。

    相比較之下,孫聖則是雲淡風輕,一副不以為然之色,完全是一副托大的表現。

    所有人都覺得,孫聖注定要為自己的狂傲付出代價,因為他所面對的不是同輩中人,那是在九天之上最起碼修行了十年的人。

    然而,結局卻出乎人們的預料……

    劍布衣遭受重創,手中的大魔劍崩斷,他被孫聖一矛洞穿了,雖然這一擊不足以要掉劍布衣的命,但足以傷到其本源。

    “怎麼回事!”

    戰艦上,一群人發呆,覺得不可思議,在他們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孫聖持矛而立,將劍布衣挑在半空中,鮮血滴答滴答,觸目驚心。

    “你……”劍布衣睜大了眼楮,連他自己都惶恐。

    就在剛才,他那蓋世一劍劈下來,孫聖只是手持戰矛刺了上來,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擊,卻撕裂了重重劍光,讓劍布衣想躲都躲不開,仿佛被大氣機鎖定了一樣。

    就這樣,他被一擊刺穿,傷到了本源,道基都被刺破了。

    “我早說過,你不行,一擊都擋不住。”孫聖冷笑道。

    並非劍布衣太弱,他確實很強,所以才值得孫聖以聖體法全力攻伐,刺出了驚天一擊。

    “不……不可能這樣!”劍布衣很不甘心,他豈能敗成這樣。

    本來想要洗刷自己的恥辱,但沒想到這次敗的更加徹底,遇到這個少年,他注定蒙受大辱。

    孫聖一抖手中的戰矛,將劍布衣甩飛出去,讓他胸口噴血,口中也在吐血,遭遇了重創。

    “劍布衣,是你大意了嗎!”戰艦上,那頭頂寶瓶的少年不甘的叫道,他不相信劍布衣會這麼慘敗。

    但是,說出這句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剛才劍布衣積蓄了最強一劍,不可能是大意。

    如果劍布衣此刻真的敢說是他輕敵了,這真是有夠不要臉了。

    “滾回去吧,苟延殘喘,你連被我擊殺的資格都沒有。”孫聖坐回了青牛上,淡然說道。

    “你……”劍布衣吐血,想要說話。

    “滾!”

    但奈何,孫聖一聲大喝,讓劍布衣郁悶的想要吐血而亡。

    大恥辱,實在是大恥辱啊,這一次敗的竟然如此徹底。

    他在九天之上修行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卻不如外界的一個少年天驕,這是為什麼?

    戰艦上的一眾年青強者也很受打擊,在他們眼中,明明這樣的外界天驕猶如凡夫俗子,可這個少年怎麼會這麼強。

    “誰打第二炮?”孫聖坐在青牛上,戰矛指向戰艦上的一眾人,狂放的挑戰。

    “老哥,注意你的措辭,這麼說感覺你想被人輪了一樣。”帝小曼在後方說道。

    “玩兒去。”孫聖瞪了帝小曼一眼說道。

    此時此刻,戰艦上一眾人臉色凝重,包括那位如魔神一般的青年,也是眉頭緊皺。

    “他應該懂得什麼瞬間提升戰力的秘法,不然不可能一擊重創劍布衣,相信我,那秘法不能持續使用。”一位美麗的女子說道。

    這名女子不但本身實力強大,而且熟悉各種秘術,故此做出了這種判斷,而且她的判斷很有權威性。

    “不要給他喘息的機會,墨瞳,你去下場迎戰吧,不要留手,逼他把所有的神通使用出來。”那如魔神一般的青年說道。

    “好!”

    那位頭頂寶瓶的少年咬著牙說道,眼中有興奮,有凝重之色,不像剛才那麼輕敵了。

    “墨瞳,我來助你!”就在這時,一名老者說道,這老者長嘯一聲,化作了一頭黑色的狻猊。

    這是一頭強大的生靈,是純種的狻猊,而且掌握了某種暗黑因素,變得更加強大,這是一尊成聖的存在。

    墨瞳長嘯一聲,沖下了戰艦,坐在了這頭黑暗狻猊之上,手中一晃,出現一桿長武器,那是一口長柄戰斧,是一件古老的兵器。

    墨瞳的戰力絲毫不弱于劍布衣,此刻又有一頭成聖的坐騎助戰,可以說是所向無敵。

    “吼!”

    黑暗狻猊大吼一聲,驚天動地,成聖的力量,令天地顫抖。

    “哞!”

    另一邊,青牛也一聲長嘯,牛吟震天,聖威釋放,同樣的驚天動地。

    最終,狻猊和青牛全都沖了上去,兩尊成聖的生靈要來上一場終極踫撞,天地當場塌陷,乾坤難以抵擋。

    這頭狻猊,同樣進入過九天之上修行,是至強的存在,在聖者行列當中,能與之匹敵的人很少。

    銀黑色聖紋飛出,籠罩住了青牛,瞬間,這些聖紋凝聚成了甲冑,覆蓋在了青牛的身體表面,為他穿上了一層盔甲,銀光錚錚,充滿了金屬的質感。

    “殺!”

    墨瞳騎乘著黑暗狻猊沖撞了過來,所過之處,乾坤難當,化為灰燼,一口戰斧劈開虛空,直奔孫聖的頭顱而來。

    “哞!”

    牛吟響徹,得到聖體之法相助的青牛更加凶猛,不顧一起的沖撞了上去,一對牛角碩碩放光,撞向了黑暗狻猊。

    與此同時,牛背上的孫聖也舞動戰矛,力劈下來,這一擊,看似簡單,卻仿佛蒼天墜落,大氣機當場被墨瞳給籠罩在了其中。

    “該死!”墨瞳吃驚,僅僅是一個照面,他就清楚的感受到了孫聖的強大,即便是他們這些自認無敵的人,此刻也忍不住靈魂被沖擊到。

    但是,現在只能戰,不能後退!

    “轟隆!”

    至強的一擊踫撞,墨瞳手中的戰斧和孫聖手中的戰矛踫撞在一起,此刻,墨瞳直覺的一股顛覆的力量傳來,這股力量,大的驚人,當場讓他整個人都麻木了。

    與此同時,坐下黑暗狻猊被青牛的一個野蠻沖撞給撞到,當即慘叫一聲,黑暗狻猊血肉崩碎,雖然他也很強,曾去過九天修行,但青牛也蛻變的十分驚人,而且得到了聖體法相助,如虎添翼。

    “吼!”

    黑暗狻猊慘叫,半邊身子都被撞碎了,飛了出去,成聖也沒用。

    墨瞳更是被這股力量給掀飛出去,飛到了半空中,雙臂險些崩解。

    “哞!”

    青牛勢如破竹一般沖上來,一蹄子落下,一下子將這頭黑暗狻猊給踩住,張口咬住了黑暗狻猊的脖子,撕下來一大塊血肉,就這麼直接吞噬這頭狻猊。

    這一幕,讓人震撼,那可是一位聖者啊,成聖的狻猊,最巔峰的時刻,竟然被這麼殘忍的給吞噬。

    “啊!”

    那頭黑暗狻猊在慘叫,體內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聖者秩序交織,想要輸死反撲。

    “砰!”

    結果,青牛的牛蹄子狠狠地踩落下來,聖體法加持在他的身上,讓本來就肉身無敵的青牛力量更加凶殘,直接一腳踩爆了黑暗狻猊的頭顱,腦漿子噴的到處都是。

    被徹底吞噬,只是時間問題。

    而此刻,孫聖則是朝著墨瞳沖殺過去,沒有什麼 碌姆匣埃 種械惱矯 罌 蠛希 錐 ﹫矗 釤  λ剖嵌家 槐攬 耍 蚯芭薄br />
    墨瞳咬牙,他的身上有一種神秘的秩序糾纏,那是來自于九天之上的力量。

    “鐺!”

    “鐺!”

    “鐺!”

    “鐺!”

    結果,墨瞳只是防御下來了孫聖五六個回合的攻擊而已,便嘴角溢血,孫聖的力量太大了,每承受一次攻擊,他都會受到莫大的震動,幾次攻伐下來,墨瞳感覺自己的肉身像是要爆開了一樣。

    “只有這樣?”孫聖冷笑。

    墨瞳咬牙,抽身而後退,下一刻,他頭頂之上的那口寶瓶一樣的武器終于動了。

    寶瓶之中,流動出一股可怕的氣息,這股力量,讓孫聖都在微微皺眉,從一開始他就覺得墨瞳頭頂上的寶瓶不簡單,那不僅僅是一件武器,貌似里面封存著什麼可怕的力量。

    “畏懼吧,這是我在九天之上修行的禁忌力量,不是你們這些凡人可以抵擋的。”墨瞳說道,托舉著寶瓶,里面有一種恐怖的力量醞釀。

    孫聖感覺得到,那是不屬于古地的力量,是一種禁忌。

    “我很不甘心,終究是要動用禁忌之力才能將你擊殺。”墨瞳說道。

    雖然被孫聖的重擊壓制的苦不堪言,但這一刻墨瞳十分自信,因為他堅信這股禁忌之力可以轟殺孫聖。

    “你那尿罐子是殺不死我的。”孫聖冷笑道。

    “是嗎?那你試試看!”墨瞳大喝一聲,全力催動那口寶瓶。

    霎時間,這口寶瓶口內,光芒浮動,那是一種極盡盛放的光芒,比千萬顆星辰凝聚在一起都要璀璨,即便是天生神目都無法直視。

    “讓我轟殺的你片甲不留!”墨瞳咬著牙說道,正面交鋒他不是孫聖的對手,讓他感覺十分惱火,如今動用禁忌之力,他自信十足。

    然而,就在這一刻,孫聖沖天而起,戰矛發光,直接刺向了那口寶瓶。

    極字卷的速度,讓墨瞳來不及躲閃,戰矛刺入了寶瓶內,在這一刻,聖體法全力爆發。

    孫聖猛地一抖手中的戰矛,“轟”的一聲巨響,寶瓶炸碎,里面那股可怕的力量當場消散,化作一道神秘的秩序,沖向了高天。

    那是不屬于古地的力量,屬于九天之上,如今寶瓶崩碎之後,它們失去了控制,回歸九天。

    “啊!!”

    墨瞳慘叫,被全力爆發的聖體法沖擊到了,肉身被洞穿的千瘡百孔,整個人向後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