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50章道盟最強後人

第1350章道盟最強後人

    又是一位道盟的年輕高手敗下陣來了,墨瞳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吐血。

    他所謂的禁忌之力,還沒有發揮出來,便被孫聖一矛擊破,震碎了那口寶瓶,將里面的禁忌力量瓦解。

    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尤其是對戰艦上的那些人。

    他們都去九天之上修行過,在那里修行出了禁忌的力量,所謂的禁忌力量,自然是超脫天地的一股力量,古地不曾有。

    這是他們強大的底蘊,之所以將自己自命的高高在上,看不起外界的同輩人,正是因為這股力量的存在。

    但現在,他們所為的仰仗,卻絲毫奈何不了孫聖,被孫聖擊破,這對戰艦上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打擊。

    “轟!”

    孫聖凌空一腳踩落下來,碾壓天地,讓墨瞳慘叫,肉身幾乎要被這一腳踩爆了,骨斷筋折,本來就重創的他,承受了這一腳之後,更是離死不遠了。

    “你不是很強嗎?看不起大道統之下的人,現在還不是被我踩在腳下。”孫聖奚落道。

    話音落下,他的腳掌用力,被踩在腳下的墨瞳慘叫的更加厲害,肉身綻放出光明。

    但是這種光明,不是希望,而是絕望。

    墨瞳要炸開了,體內的道源難以承受這股力量,要被踩爆。

    所謂的道源,是一個人的道之精華,存在于道基當中,一旦炸開,就意味著修為盡失,道基崩塌。

    這一刻,很多人都在喧嘩,覺得無法相信。

    在他們眼中,道盟培養的這批年輕人可以說是當今天下最強大的一批天驕了,沒有之一,連那些獨霸一方的洪荒世家的人都不得不承認,當今天下,年輕一輩當中,沒有人可以和他們比肩。

    但正是這樣的一批人,號稱是最強之才,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孫聖虐,讓他們覺得太不真實。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怎麼會有這種力量!”

    “明明是一個遭大道排斥的人,是當今天下的罪人,他憑什麼可以這麼強!”

    “啊!!我不甘心!這種人不應該有這樣的實力啊!”

    那些曾經和孫聖敵對的同輩中人,則是心中吶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個少年已經將他們甩得這麼遠了,連一點追趕他的念頭都提不起來了。

    “放心,他不會活太久,必須死!”而老輩中人則是陰狠的說道。

    “不!!”

    此刻,墨瞳絕望的大叫,根本沒有之前的自信與驕傲,他終于體會到了劍布衣的絕望,而且是更絕望。

    “砰砰砰砰!”

    墨瞳的道基崩碎,炸開,強大如他,此刻被碾壓得體無完膚。

    而此刻,劍布衣托著傷殘之軀,回到了戰艦上,看到墨瞳的下場,不禁有些同情。

    他雖然敗下陣來,但卻沒有墨瞳這麼慘,被人踩在腳下羞辱,不知為何,看到此情此景,劍布衣的心里倒是好受了一些。

    “怎麼會這樣!九天之上的力量,也對付不了他?我不服!”戰艦上,有人冷冰冰的說道。

    他們高人一等,如今被孫聖這般打壓,心理都過意不去。

    “這人很狡猾,他沒有等到墨瞳把寶瓶中的力量釋放出來就動手了,所以墨瞳才慘敗,被反噬了,只能說這個少年戰斗意識很強。”那位美麗的女子說道,往往能一語地中。

    “絕對不能留下去,他沒有進入九天修行,就已經這麼麻煩了,將來若是找到進入九天修行的辦法,我們都對付不了。”那如魔神一般的青年第一次鄭重的說道。

    “進入九天修行?不可能吧,道統之外的人,誰能進去?”有人不以為然道。

    “也許有別的辦法能夠進入九天。”那位美麗的女子說道。

    “什麼?”

    此言一出,戰艦上很多人都驚愕,這個說法他們從來沒有听說過。

    “看來你也知道?”如魔神一般的青年看了她一眼說道。

    “恩。”那美麗的女子點點頭,道︰“我在九天之上修行的時候听到過這段秘聞,疑似存在著隱秘的古路,通往九天,古往今來,倒是也有大道統之外的人進去過。”

    一時間,很多人震驚,除了極個別的幾個人之外,都不知道有這麼一條隱秘的古路。

    “只不過听說走上那條古路很艱難,成功的幾率只有十分之一,可能還不到。”那位美麗的女子說道。

    “不管如何,將來如果被他走上那條古路,還是很危險的,我們出手吧,現在不是討論公平決戰的時候,而是要全力擊殺他。”魔神一般的青年說道。

    “恩,確實不能留他,我和你一起出手!”那位美麗的女子說道。

    此刻,戰艦上很多人都驚訝,因為這兩個人,是他們這一批當中的領頭人,他們的實力,算是他們當中的巔峰存在了,恐怕也只有小天王能打敗他們。

    男的叫君邪,女的叫常瑤,毫不過分的說,在道盟培養的這一批年輕強者當中,他們兩個是最強的代表。

    當然,小天王不算在內。

    小天王是個例外,雖然深得兩大道統的拉攏和培養,但是現在小天王究竟屬于哪一邊還不知道,而且小天王的師傅,是古天庭的最高主宰。

    也許小天王未來會成為古天庭的繼承人,也許他圖謀更大,介乎于兩大道統之間,成為特殊身份的存在。

    但是,排除出去小天王之外,君邪和常瑤,絕對稱得上是道盟最強的年輕一輩。

    現如今,他們二人竟然要合力對付孫聖。

    這不禁讓一些人咂舌,這個少年真的有這麼強?值得讓他們二人合力對付?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不,他們只是看出了這個少年日後對他們的威脅,所以打算聯手扼殺。”一位老輩神官說道,是道盟的聖者,此刻皺著眉頭。

    “不可思議,我們堂堂道盟,至高無上,哪一個不是天賦冠絕天下,如今竟然懼怕一個小小少年。”有人不平衡,冷嘲熱諷起來。

    沒有人說話,他們都很沉默,覺得君邪和常瑤有點小題大做,以他們的實力,隨便站出來一個,都有可能擊殺這個少年,但現在卻要聯手了。

    ……

    道盟之中的兩大年青強者走了出來,一個身材高大挺拔,如同魔神一般,長發披肩,充滿了不羈的風采,即便是手中無兵,但卻像是天底下最強的凶器一樣。

    而另一個,則是光芒璀璨,神聖無暇,常瑤疑似九天玄女一般,普天之下的光芒全都凝聚在她身上,超凡脫俗,縹緲空靈,像是仙子之首,比月里嫦姬都要美麗出塵。

    孫聖腳踩著墨瞳,冷眼盯著他們兩個,道︰“兩個一起來?早該如此了。”

    雖然這話說的輕描淡寫,但可以听出其諷刺的意味,打不過就兩個一起來,而且還是道盟最強的兩個人。

    “我們是在討伐罪孽之徒,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罪人就應該當誅。”常瑤說道。

    “哼,說得好听,不敢公平一戰就直說,這借口連我都不相信。”帝小曼在遠處說道。

    “宰了他,就輪到你了。”常瑤盯著帝小曼說道,美麗的眸子但卻冰冷無比。

    “好啊,我現在就試試你的手段。”帝小曼踏步向前,要和孫聖一起應戰。

    “不用,回去吧。”誰料孫聖卻拒絕了帝小曼參戰,冷笑道︰“天道神盟圈養的幾頭牲口而已,你老哥我降龍伏虎的本領都有,更何況是幾頭牲口。”

    此言一出,群眾嘩然,這未免太張狂了,大道統雪藏的天驕,悉心培養多年的年輕強者,他們可都是未來大道統的希望,是將來的真君亦或者是大神官。

    但到了孫聖的口中,成了“圈養的牲口”,這也太會寒顫人了。

    不光是君邪和常瑤的眼神陰沉,三座戰艦上,包括古天庭的那艘戰艦上,那些年青人全都殺意浮動,難以忍受。

    “找死,懶得听他廢話了。”君邪說道,按耐不住,直接出手了,大踏步逼來,手中沒有任何兵器,但他本身就是最強的凶兵。

    常瑤也逼了過來,神聖的光輝彌漫天地,宛如天外聖女降臨。

    “哞!”

    青牛向前,欲助孫聖一臂之力。

    “不用,我說了,對付幾頭圈養的牲口而已。”孫聖依然是這般姿態。

    在遠處,那些從古地各地趕來的人,已經震驚到無疑附加,像是王家、雲家等這樣的人,此刻全都在咬牙切齒,目光陰狠。

    “這小畜生,猖狂的讓老夫現在就忍不住擊殺他。”一位王家的聖者說道,修為不在當初的王鼎天之下。

    “這兩個人,听說是道盟最強的年輕人,實力只在小天王之下,他們一起出手,鎮殺孫聖幾乎是毫無懸念了吧。”雲家一位老太太冷森森的笑道。

    他們對孫聖的恨意,比那些大道統的人更甚。

    “轟隆隆!”

    虛空中,至強的氣勢在踫撞,讓天穹搖晃,不是說說而已,蒼穹真的在顫抖,像是要崩塌了一樣。

    眾人為之驚悍,這是多麼強大的氣勢踫撞啊,還未交手,僅僅是氣勢沖突,便撼天動地了,仙王級別當中,有這樣的存在嗎?

    人們不可想象,一些仙王級別的老輩更是唉聲嘆氣,這樣的年輕人,讓他們這些老家伙也只能仰望,望塵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