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51章人間凶器

第1351章人間凶器

    君邪出手了,凶煞之氣纏繞,即便是站在那里不動,便感覺可以斬開天地一般。[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你可準備好……伏誅了嗎?”君邪說道,瞬間動了,身子化作了一口大鍘刀,烏光繚繞,凶煞之氣驚天動地。

    只此一擊,天穹“轟”的一聲就被斬開了,君邪有著“人間凶器”的稱號,這里所指的“人間”,可不是凡間,下界的意思,而是天上地下。

    意思是天上地下最強的凶器!

    孫聖眯起了眼楮,果然不是蓋的,道盟最強的年輕人,連他都不得不慎重。

    “鏘!”

    聖道王劍出鞘,聖光照亮天地,銀黑色的符文漫天舞動,直接就朝著君邪所化作的大鍘刀劈了上去。

    “鐺!”

    一聲劇烈的聲響,刺破人的耳膜,火星堪比星辰隕石,擊穿蒼穹。

    孫聖和君邪後退,但只是退了一小段距離,而後再次沖殺上來。

    聖道王劍與大凶兵踫撞,激烈的搏殺在一起,打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一道道可怕的法則亂舞,撕開天地,形成了一番恐怖的畫面。

    君邪,自身化為凶兵,那是他的法,無敵的根本,不愧有著“人間凶器”的美稱。

    他所化的凶兵,竟然能抵擋得住聖劍之威,可以與聖體法的最強攻伐手段抗衡,可見多麼不凡。

    “叮叮咚咚!”

    而就在這時,琴聲響起,清脆悅耳,宛如世外仙音,但這飄渺的琴音當中,卻蘊含著絕世殺機。

    是常瑤,她取出了一口古琴,盤坐在虛空中撫琴,撫出了驚世絕倫的殺機,讓人發自靈魂的顫栗。

    孫聖手持聖劍,劈斬虛空,快速的舞動,將一道道驚世駭俗的殺機攔截下來,但是,卻依然有無形的殺機滲透進來,那是防不住的,沖擊著孫聖的靈魂。

    “這樣就不行了嗎?看來你也不過如此。”君邪冷聲道,這一次,他搖身一晃,化作了一口烏黑色的戰戟,斬向孫聖。

    不得不承認,不管是君邪,還是常瑤,都不是泛泛之輩,他們強的嚇人,可以讓同輩中人絕望。

    如果小天王不出,他們絕對稱得上是當世最強之才。

    只可惜,他們和小天王生在了同一個年代。

    “鐺!”

    孫聖揚起手中劍,與一瞬間和君邪化作的戰戟踫撞了上百次,他們二人在天空中縱橫激蕩,頻頻踫撞,這一刻,兩個人都像是化作了最強的凶器。

    “好強,這個君邪,真的是一件可怕的凶器!”有人贊嘆道。

    即便是戰艦上,那些同為道盟的人也說道︰“今天終于見識到君邪全力出手了,令我等望塵莫及。”

    “呵呵呵呵,這還不一定是君邪的全部實力呢。”一位老神官說道。

    “恩,沒有使出殺手 ,就已經這麼恐怖了,這樣的人,若非和小天王生在同一個年代,可當世無匹。”一人說道。

    這些年輕人都心高氣傲,但此刻對君邪卻由衷的佩服。

    “常瑤也很強,和古天庭的那位聖女究竟孰強孰弱?”有人提出了這樣的疑問,不禁把目光看向了青銅戰艦上的那位紫發佳人。

    當然,更震撼的還是後方那些來自古地各方的人,此刻他們已經駭然,見識到道盟最強的奇才出手,簡直是同輩絕望,老輩汗顏。

    “那女子手中的琴……莫非是蕩魔琴,失落的古神兵。”

    “好像真的是,那是……大聖兵器啊。”

    “真的是蕩魔琴,遙遠年代的一位古之大聖的,身份現在已經不詳,但這口蕩魔琴,卻留下了好幾則恐怖的傳說。”

    “不愧是大道統的最強之才,竟然掌握有這種兵器。”

    人們紛紛震撼,覺得不可思議。

    而此刻,孫聖和君邪激斗正酣,他們的戰斗,裂開天地,橫掃乾坤,讓諸天之力崩塌,簡直不像是仙王級別的大戰。

    君邪以身化作凶兵,已經化作了四五口絕世凶器,與孫聖抗衡。

    這種手段,讓孫聖看的十分眼熟,有點像饕餮小蘿莉的法,亦或者說,這就是一種古法,饕餮小蘿莉也在走這條路。

    只不過,君邪已經將其修到了大乘。

    孫聖此刻與之交戰,他沒有一上來就絕殺,而是在觀摩君邪的手段。

    他覺得這種法很適合自己,如果和聖體法融合,不知道會有多大的威力。

    “錚!”

    一聲劇烈的琴音,常瑤撫動蕩魔琴,一股絕殺之意襲來,籠罩孫聖。

    孫聖以聖劍防御,卻臉色一變,一股絕殺之意在沖擊他的靈魂。

    蕩魔琴的攻殺之術,直接針對一個人的靈魂,防不勝防。

    “真不知道你之前為何這麼狂妄,我簡直高看你了,你還能堅持多少個回合?”常瑤諷刺的笑道,充滿了蔑視。

    君邪本就很強大,再配合上她的蕩魔琴之力,別說是孫聖了,也許小天王都不能正面抗衡。

    “你的驕傲,在吾等眼中簡直就是笑話,罪孽深重之輩,安敢放肆。”君邪說道,化作黑色戰劍,斬落天地,蓋世一擊。

    這一擊,足以比美劍布衣的最強一擊,但卻是君邪隨意一擊,可見差距多麼明顯。

    “死魂歸,死魂祭,安有不渡之往生,吾魂難渡,黃泉之水難化,輪回橋上走一走,難滅吾魂,難葬吾志……”此刻,孫聖一邊大戰,一邊口誦經文。

    這經文十分奇妙,甚至充滿了一種不詳的感覺。

    可此經文一出,他的靈魂竟然防御住了蕩魔琴的攻殺之術。

    《死人經》!

    這是孫聖曾經掌握的一篇神秘的經文,針對靈魂,此刻恰巧是蕩魔琴的克星,讓它針對靈魂的攻擊無效,經文護住了神魂,不受任何的沖擊。

    “怎麼回事?”常瑤微微吃驚,這經文響起的同時,她感覺蕩魔琴的攻擊失效了。

    “哼,有保護神魂的秘術嗎?呵呵呵,不過也是苟延殘喘。”常瑤冷笑道,依然冷靜,蕩魔琴一收,再次取出了一口仙琴,彈奏出鋪天蓋地的可怕劍氣。

    常瑤的實力不在君邪之下,琴術冠絕天下,針對各種生靈的琴術和兵器都有。

    人們心驚,此女果然不凡,和君邪一樣,都是冠絕天下的最強之才。

    “轟隆!”

    此刻,君邪也發動了狠招,自身化作一口烏黑色的大鼎,沉落下來,毀滅諸天的力量爆發出來。

    孫聖後退,眼中神光彌漫,符道天眼催動到極限,觀摩君邪的手段。

    “老哥不敵了?”帝小曼訝異道,孫聖竟然在這一戰中畏首畏尾。

    “不,他好像……在觀摩這個人間凶器的法。”帝九則是說道。

    而此刻,不管是戰艦上的人,還是後方那些王家、雲家一列的人,此刻都激動起來,因為他們都覺得孫聖不敵,即將敗下陣來,現在已經畏首畏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