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52章毆打聖女

第1352章毆打聖女

    “哈哈哈哈,他不行了,他堅持不住了。[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樂&文&小說{lw}{0}”

    “我就說嘛,他怎麼可能強到這種程度,八成是不久前燃燒自己的潛能才被賦予了那種力量,現在潛能被燒干淨,他已經堅持不住了。”

    “終究還是要死的,看他之前的狂妄姿態,還以為真的有資格叫板道盟的最強後人呢,原來只是虛張聲勢。”

    “哼,我就知道他沒有那樣的實力。”

    後方,一些人說道,王家、雲家以及其他家族的一些人,此刻都忍不住冷嘲熱諷,他們樂得看到這樣的局面。

    “不對!”

    但就在這時,有一位老者開口。

    “有什麼不對,難道說他還能刻意的保留實力嗎?他有那本事?”有人冷笑道,不願意相信。

    “孫聖好像一直在躲閃,觀摩君邪的攻擊手段。”那名老者說道。

    帝九能看得出來,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得出來。

    那座黃金戰艦上,老嫗也看出來了,出口提醒︰“君邪,他在觀摩你的法,想要模仿。”

    戰場,君邪化成人形,此刻冷笑道︰“我所修的乃是古法,年代久遠,後經我道盟領袖的指點,豈是他能模仿得來的?”

    他很自信,正如其所說,他的古法神秘而強大,連道盟的最高領袖都曾指點過他,是別人盜取不了的。

    如果真的被看上幾眼就能盜取,那也不配稱之為古法了,而且世間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奇才。

    “可笑之人,竟做一些可笑之事,你沒有本事戰敗我,想要盜取我的法來自保,你覺得可能嗎?”君邪冷笑道,再次化作了一口大鼎沉落下來。

    鼎,在所有的兵器中都是最神秘的,有諸天氣機,光是其形態,卻充滿了天地至理。

    “轟隆!”

    這是君邪的一大殺招,大鼎沉落,毀壞諸天,即便是成聖的強者,都不敢硬接這一招。

    孫聖一只手向上拍去,鼓動出強大的聖體之法,“咚”的一聲,拍的大鼎震動,其力道恐怖,簡直是嚇人,這口沉重的大鼎險些被拍的騰空而起。

    但是,鼎中卻傳來一股浩瀚的力量,大天地的力量濃縮在其中,繼續鎮壓下來。

    “咚咚咚咚!”

    孫聖連續拍掌,其恐怖的力道,與大鼎踫撞在一起,抗衡君邪的殺招。

    這一刻,人們不得不驚嘆,就算很多人認為孫聖必死無疑,不可能是道盟兩大年輕後人的對手,但這種實力,也足以讓很多人望塵莫及,至少同輩中人做不到。

    “也許大道統之下,年青一輩中只有他最強了。”有人不甘的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雖然很多人不願意接受,但卻不得不承認。

    “那又如何?都是要死的人了。”一位年輕人憤憤不平的說道,嫉妒無比。

    “咚!”

    大鼎沉落,被孫聖連連擊掌,擊在鼎身上,讓他無法鎮壓下來。

    與此同時,琴聲激昂,充滿了殺氣,一道道琴音蘊含著凜冽的殺機,斬向了孫聖。

    常瑤在不遠處冷笑,干擾孫聖出手,讓他防不勝防。

    孫聖咬牙,這個女人,他很想先除掉,她十分危險,不但實力強大,而且觀察力敏銳,往往在最關鍵的時候下黑手,讓孫聖功虧一簣。

    不遠處,帝小曼也在咬牙,如果不是孫聖吩咐她不要動手,她早就忍不住對這個女人下手了。

    “不要心急,他活不了,你也活不了。”常瑤看出了帝小曼的打算,故此冷冷的說道。

    “真的是這樣嗎?”不遠處,孫聖冷笑一聲,一掌拍飛了那口凶鼎,轉身就朝著常瑤撲殺過來。

    這個女人太可惡,總在背後下黑手,讓孫聖不得不先除掉她。

    “你行嗎?”常瑤則是十分冷靜,刷的一聲,兩口古琴出現,雙琴齊奏,殺機更加凜冽。

    孫聖撲殺上來,但後方,那口凶鼎卻窮追不舍,里面傳來君邪的聲音︰“你想去哪?你覺得能逃得掉嗎?”話音落下,凶鼎狠狠地轟向了孫聖的背後。

    “哼!”

    孫聖冷哼一聲,猛地一轉身,一掌向前抓去,手掌之上纏繞著聖體紋絡。

    “砰!”

    結果,這口凶鼎鎮壓下來,竟然被孫聖一掌擒住了其中一根鼎足,而後孫聖大喝一聲,聖紋爆發,鋪天蓋地,這口大鼎被孫聖生猛的掄動起來。

    要知道,這口凶兵乃是君邪的肉身所化,肉身化凶兵,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兵器,所以攻伐全在君邪一念之間。

    但此刻,孫聖卻以聖體法生生撼動了對方,倫動這口大鼎,生猛的朝著常瑤轟了過去,以君邪的力量,對常瑤進行轟擊。

    “什麼!”

    這一次,常瑤臉色大變,迅速的後退,仙衣展動,仙子無暇,連九天玄女都比不上她的容顏,像是世間最聖潔的聖女一般。

    但是此,常瑤卻稍顯狼狽,迅速後退,結果那口大鼎“轟”的一聲鎮壓在這個地方,當場將這里的虛空擊穿了一個大窟窿。

    “你……敢爾!”常瑤怒喝道。

    “敢你nn個嘴兒!”孫聖大喝一聲,聖紋爆發,再次倫動大鼎朝著常瑤拍了過來。

    常瑤臉上色變,再次躲閃,但結果其中一口古琴被擊中,當場損壞,報廢了。

    “君邪!”常瑤大聲喝道。

    “我知道……”君邪也很郁悶,沒想到孫聖竟然用這種方式作戰,用他的力量來對付常瑤。

    “嗡!”

    當即,那口黑色大鼎再變,化作了一桿魔槍,想要脫離孫聖的控制。

    結果聖紋爆發,孫聖緊緊地攥住了君邪化作的凶兵,死不撒手,朝著常瑤洞殺過去。

    常瑤可以說是郁悶到了極點,君邪所化的凶兵,可以說是生人勿進,結果孫聖竟然將他控制了,這讓她無法相信。

    接下來,君邪一連變化出了好幾件兵器,想要脫離孫聖的控制,但都沒有成功。

    而此刻,其他人則是震撼,怎麼這樣,沒想到就在他們所有人都以為孫聖不行的時候,他卻突然反撲。

    “這人戰斗意識極為厲害,他觀摩了君邪的手段,加以控制,不過他怎麼可能控制得住君邪的力量,怎麼會這樣……”

    “聖體法,是聖體法在干擾君邪。”黃金戰艦上的一位老神官說道。

    “ 嚓!”

    常瑤手中的另一口古琴也被擊碎,讓她狠狠地狼狽了一把,一截長發都被斬落,險些讓她毀容。

    常瑤擅長遠距離攻殺,近身之下,別說是她了,即便是成聖的人都不敢和孫聖近身作戰。

    “轟!”

    常瑤迅速的激活了身上的一件仙衣,那是一件半成品的仙器,防御力驚人,化作仙道秩序籠罩住了她。

    同時,常瑤凌空而起,口喝道︰“你找死,今日就算你翻出天大的浪花來,也是死路一條!”

    “砰!”

    孫聖沒有說話,追上去,一把攥住了常瑤白皙的腳踝,將她拉扯下來,“轟”的一聲摔在了虛空中,將虛空震裂。

    “我看找死的是你!”孫聖冷哼道,一手攥著君邪化作了的凶兵,一手攥著常瑤白皙的腳踝,聖紋爆發,以強大的聖體法,將他們全都控制住。

    此刻,君邪化作了一口巨大的狼牙棒,不過這反倒是成全了孫聖,倫動這口大號的狼牙棒,朝著常瑤的身上狠狠地砸去。

    “轟!”

    但可惜,常瑤身上有仙衣守護,仙道秩序彌漫,將她防御在內。

    “恩……”

    可即便如此,常瑤依然被震得嘴角溢血,悶哼連連,她想要掙脫,奈何孫聖的手掌像是老虎鉗子一樣,死死的攥住了常瑤的腳踝。

    “轟!”

    又是一擊落下,巨大的狼牙棒本就蘊含著凶殘的力量,而且再加上聖體之力,別說是常瑤了,就算是聖者都扛不住。

    即便是有仙衣守護,但也被震得渾身劇震,骨頭像是全部斷開了一樣。

    君邪變化,化作了一口斬月刀,想要橫斬孫聖的手腕。

    但結果依然無用,那口斬月刀非但沒有斬到孫聖,反而被孫聖加以利用,崩碎了常瑤身上的幾條仙道秩序。

    君邪又變成了一個黑色大葫蘆,大葫蘆狠狠一震,想要把孫聖鎮壓在地上。

    聖紋鋪天蓋地,籠罩住了這口黑色大葫蘆,孫聖攥住了葫蘆嘴兒,將其掄動起來,朝著常瑤身上砸。

    “啊!!”

    常瑤這一次慘叫起來,口中噴血,仙道秩序快要崩塌了,她被震得骨斷筋折,在虛空中爬,雙臂胡亂的掙扎著,想要逃走。

    “想跑?我同意了嗎?”孫聖攥住常瑤的一條腿,大葫蘆狠狠地的朝著常瑤身上砸去,每一擊,都“轟隆隆”作響,震懾蒼穹,將虛空擊穿了大窟窿。

    若非是常瑤身上有仙道秩序守護,此刻她都要被砸成肉泥了。

    “砰!”

    “砰!”

    “砰!”

    “砰!”

    常瑤感覺每一次都像是被太古神山鎮壓一樣,爬都爬不起來,讓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被人欺壓的滋味。

    遠處,眾人看的瞠目結舌、目瞪口呆,這樣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他們的驚訝。

    局勢逆轉,誰也沒想到,孫聖突然發狂,一下子反制住了君邪和常瑤兩個。

    尤其是常瑤,此刻淒慘無比,被孫聖攥住一條腿,逃都逃不了,被人打的趴在地上,披頭散發,本來猶如一位天外聖女的她,此刻狼狽如死狗,身為道盟最強的後人,何曾這麼淒慘過?

    “殺!”

    君邪在大喝,化作了一桿大錘頭,想要橫擊孫聖的天靈蓋,將其擊殺。

    “臥槽!”常瑤已經爆粗口了。

    因為她知道,這大錘頭如果橫擊孫聖不成,最後肯定會落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