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55章真君怒

第1355章真君怒

    戰艦上的人一個個咬牙切齒,這是多麼大的羞辱啊,至高尊貴的他們,都是上蒼驕子。[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樂-文-小-說---

    往日里,這都是他們對待別人的態度,視外界眾生為草芥,看不起外界的天才,將他們比如與凡夫俗子,甚至是螻蟻。

    但如今,卻有這麼一個少年,以同樣的姿態俯瞰他們,他們這才知道被人欺辱是多麼不好受的滋味兒,以前從來沒有嘗到過。

    “我受不了了,讓我下去與他一戰!”

    “大道統高高在上,豈能任由他羞辱,我要下去跟他打!”

    “此人實在是太猖狂了,當我們是什麼,竟敢如此出言不遜!”

    “真君,讓我們出戰吧!”

    一些脾氣火爆的人當場忍受不住了,想要出戰,但是,戰艦都被真君的秩序守護著,沒有真君放行,他們根本下不去。

    “全都住口!”一艘黃金戰艦上,其中一位真君喝道。

    他們不可能放任這些年輕人下去,一開始他們不了解孫聖的實力,但經過這一戰,即便是他們這些高高在上,掌握眾生的真君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的確強的有些邪乎了。

    他未入九天之上修行,卻同樣掌握有大禁忌的力量。

    “說!你是不是已經得到了那股力量!”那名老嫗再次喝道。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孫聖依然是這般態度。

    “要老身我挑明嗎?好!我問你,你是否修行了《長生經》,你在天道禁域當中是否動用了《長生經》的力量?哼,我們真是算錯了一步,原來《長生經》一直在你手中,而不在這頭牛身上,不然短時間內,你不可能將此法修出這般成就。”那名老嫗喝道。

    此刻,他們已經不介意公開這個秘密了。

    之前之所以不說,是因為《長生經》的力量被大道統渴望,想要秘密掌握。

    可是現在,這個少年已經先一步掌握了《長生經》的力量。

    “長生經?那是什麼?”有一些年輕人問道。

    包括後方的一些人,全都納悶兒,這東西即便是老輩人物都不曾听說過。

    只有極個別的一些老人,听到“長生經”三個字之後忍不住色變,道︰“真的有這部經書嗎?那可是傳說中的東西。”

    “到底是什麼?一部經書嗎?”有年輕人問道。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種力量,一種天道神盟和古天庭都想掌握的一種力量。”一位輩分很高的老人說道,臉上忍不住震驚。

    “這……”

    很多人震撼到無語,在他們心中,大道統高高在上,沒有他們辦不成的事情,連這樣的至高道統都想獲得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不要問這麼多,具體的我們這些老家伙也不知道,很可能連大道統的大神官都不清楚。”那位輩分極高的老人說道。

    “孫聖他……竟然掌握有連兩大至高道統都眼熱的力量,那到底是什麼!”沒有人不震驚,因為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火爆了。

    難怪這個少年這麼強,出道以來橫擊四方,蓋世無敵,幾乎可以說是沒有敗績,連道盟之下最強的後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沒想到掌握有這種力量。

    “如此推測,當年的一切估計能說清楚,道祖當年,疑似找到了這種力量,所以……才遭遇了不測。”有人這般推測道。

    這頓時讓很多人心中動蕩,如此看來,道祖當年隕落,很有可能是兩大道統為了得到這股力量而進行剿滅,所謂的罪名……很多人心中都已經清楚了。

    “你們不想活了嗎?”王家的那位老者喝道︰“公然懷疑大道統的權威嗎?”

    當即,沒有人再敢說話了,沒有誰敢公然質疑兩大至高的道統,即便是心知肚明,也不敢說。

    而此刻,黃金戰艦上,那老嫗再次喝問道︰“不說話,你就是承認了是嗎?”

    “都說了我完全不清楚。”孫聖依然輕描淡寫的說道。

    “呵呵呵呵,少年人……你在故意拖延時間是吧。”這時候,另一艘黃金戰艦上的真君冷笑道︰“無用的,就算你打敗了所有的同輩,就算你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不一樣要死?”

    “沒錯,既然知道了你修行此法,就斷然不會讓你活下去,免得日後背棄世人。”那位老嫗說道。

    “哼,你們虛偽的嘴臉,我早已看透了,連道祖當年所謂的罪名,都是你們玩弄的把戲,你認為還有多少人會相信你的話。”孫聖冷笑道。

    “相信我,掌握了那股力量,將來你注定做背棄世人的事。”老嫗鏗鏘有力的說道。

    “除非你現在貢獻出來《長生經》,並且親自廢掉你修行出來的力量,我們才會相信你。”另一位真君說道,給孫聖下了最後通牒。

    這是最霸道的獨裁,他們絕不準許任何人掌握那種力量,會威脅到他們至高的道統。

    “孫聖,如果你願意放棄《長生經》,師傅說了,準許你來古天庭,授以最高的職位。”就在這時,青銅戰艦上,蒼如月開口說道。

    這句話不禁讓很多人一驚,這是多大的誘惑啊,古天庭也是至高的道統,竟然許諾給孫聖這樣的條件。

    這可以說是多少人窮其一生都追求不到的。

    孫聖搖了搖頭,冷笑道︰“你們所謂的《長生經》,我真的不知道,我所用的力量,也不是《長生經》。”

    “事到如今,你還要隱瞞!”黃金戰艦上的真君怒吼道︰“真以為我們不敢就地正法了你嗎?”

    “一開始相信,但是現在不信了。”孫聖咧嘴一笑說道。

    “什麼?”

    “不好!”黃金戰艦上的老嫗突然說道。

    “老哥,準備妥了,我們走。”這時候,帝小曼傳音過來說道。

    此刻,在他們置身的那片虛空,突然扭曲起來,一片片神秘的規則顯化出來,溝通虛無,將他們籠罩在內。

    孫聖冷笑一聲,極速後退,施展極字卷的速度退了過去。

    這是一座傳送陣,而且不是一般的傳送陣,這是小魔女傳授給帝小曼的遁虛之術,遁入虛空治中,以她身上的虛空斗篷配合。

    這件斗篷是一件秘寶,神秘不詳,內蘊一種遁虛法陣,只不過催動起來,十分的消耗時間。

    故此,孫聖才會一上來就挑釁道盟的那些年輕強者,和他們交手,實際上就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給帝小曼完成遁虛之法的機會。

    這是他們從一開始就計劃好的。

    中途好幾次帝小曼都忍不住想要出手,都被孫聖攔下了,而實際上,帝小曼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不能讓對方起疑。

    此刻,遁虛之術完成了,孫聖迅速的後退,融入到虛空當中。

    “攔住他!”黃金戰艦上的那位真君喝道。

    “哪里走!”君邪出手了,千鈞一發之際,化作了一口大鼎,狠狠地轟向了那片虛空,想要打斷他們的傳送。

    “你來?那更好。”孫聖冷笑道,一伸手,龍形鎖鏈飛出,當場纏繞住了一根鼎足,將君邪化作的凶兵拽進了虛空當中。

    “不好,君邪!”戰艦上眾人驚呼道,萬沒想到最後關頭孫聖竟然牽制了君邪,將他一並帶走了。

    “轟!”

    黃金戰艦上,一位老嫗飛了出來,須發皆白,骨瘦如柴,看上去很普通,但她卻是天道神盟一位強大的真君。

    這位老嫗出手了,干枯的手掌凶猛的向前探去,恐怖的秩序崩裂乾坤,所過之處,虛空化為灰燼,想要把遁入虛空當中的孫聖他們給抓回來。

    孫聖他們已經遁入到了虛空當中,消失無蹤,但這只干枯的大手也鑽了進去,進入到了虛空深處。

    “轟隆!”

    一聲巨響,這片虛空發光,這片虛空當場炸碎成為灰燼。

    但可惜,此時的孫聖他們,已經遁入了虛無的深處,消失無蹤,即便是強大如真君,都沒有留下他們。

    “可惡!狡猾的小子!”這位老嫗惡狠狠的說道,憤怒到了極點。

    他們幾位真君聯袂而來,但結果還是讓這個少年給逃掉了,而且還是當著他們的面離開的,這讓他們的臉面往哪里擱。

    三位真君級別的人物在場,卻不能留下一個修道百年的少年,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那兩只靈明神猴呢,抓住他們,他們是一伙的!”另一位真君說道。

    但可惜,當他們再尋找赤魁和魔魈兩位將軍時,他們早已經消失無蹤了。

    之前孫聖已經暗中傳音給他們了,叫他們火速離開,不要耽擱。

    現在,再想去找孫聖的蹤跡,難上加難。

    此刻,人們忍不住喧嘩,兩大道統的強力人馬到來,但最後還是讓孫聖逃掉了,這個少年太滑溜了,比泥鰍還要滑溜,能在三位真君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而且,這個少年已經蛻變的越發強大,道盟最強的後人都戰不贏,難道說,同輩之中,真的只有小天王可以拿下他嗎?

    甚至,有人覺得,即便是小天王現在都未必能夠拿下他,這個少年掌握有兩大道統都眼熱的力量,可見非凡。

    “听說他有個根據地在磐極之地,朝那里進軍,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活捉他。”那位老嫗說道,眼中滿是凶狠之光。

    現在,孫聖真的成了他們的心腹大患了,已經不再是個簡單的少年,他掌握有兩大道統都無法掌握的力量,已經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