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69章 一擊屠聖

第1369章 一擊屠聖

    九天之上,孫聖騎著青牛朝著一個地方走去。看小說到網

    按照青牛的指引,在那里,有一條通往古地的路,這樣的路在九天之上有很多條,不過都只能從九天“下凡”使用,不能從那條路上來。

    其實,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孫聖真的不舍得就這麼離開。

    他覺得自己的天賦還有待開發,遠沒有耗盡,在九天之上修行依然會給他巨大的幫助。

    實際上,很多人都覺得,一個人天賦發揮到極限,便是黔驢技窮了,無法再深層次去挖掘。

    但孫聖不這麼認為,他覺得,每個人的天賦都是無限的,遇強則強,永無止境。

    道無止境,一個人的天賦也應該是沒有止境的。

    當天賦被發揮到極致時,只需要打破壁壘,沖破極限便可以。

    這也是為什麼孫聖一路走來,都要打破極限的原因,每一次沖破極限,他的天賦都會被開掘,在每一個境界都把天賦超脫極限。

    但是,現在孫聖不得不離開九天。

    因為現在他和大道統開戰,大道統的核心力量都在這里。

    “不好!”

    突然,青牛大叫一聲,身上散發出一股恐怖氣息。

    “嗡隆!”

    但是已經晚了,這片區域中,傳來一股浩瀚的能量,鎮壓下來,像是上蒼墜落,一下子朝著孫聖和青牛打壓過來。

    “靠!”

    孫聖怒喝一聲,有伏擊,但是符道天眼竟然沒有看出來。

    看來布置這場伏殺的,不是簡單角色,是可怕的強者,不然不會連符道天眼都看不出來的。

    “轟!”

    一股巨大的力量壓落下來,比開天闢地都要恐怖,這股力量,已經超越了大乾坤的力量,朝著孫聖和青牛狠狠的壓了下來。

    “不好,最起碼是聖者巔峰的力量!”孫聖驚怒,他和青牛立刻分開,沖向了兩邊。

    “轟!”

    一聲巨響,這片區域像是被打穿了一樣,這股力量落下,雖然沒有擊中孫聖和青牛,但也讓他們受到了莫大的震動,可怕的力量沖擊,將他們震飛出去,而且成功讓他們分開。

    “該死!”孫聖抬頭望去。

    虛空之上,一人站在那里,瘦骨嶙峋,是一位老嫗,這老嫗孫聖認識,正是當初駕馭著黃金戰艦,追殺過他的那名道盟的真君。

    她也來到了九天之上!

    “看你小子這次還能躲到哪去,沒想到真的被你走到了九天。”那老嫗說道,雖然瘦骨嶙峋,但氣息卻強大的嚇人。

    這是天道神盟的一位強大的真君!

    與此同時,在周圍的幾個方向,也有大人物到場,三位聖者,足足三位聖者出現在這個地方,每一個人身上都散發出驚人的氣息。

    絕境!絕境!

    目前對于孫聖來說,這種情況的確是絕境。

    而另一邊,也出現了一尊生靈,是當初孫聖見到的那頭獅子頭,美女身姿的生靈,她盯上了青牛。

    那同樣是一位強大的聖者,並且是聖者巔峰,青牛對上她,沒有任何的希望。

    “你真的很煩人。”孫聖冷冷的說道,盯著那名道盟的老嫗。

    “呵呵呵,這里不是古地,我們可以沒有任何忌諱的出手。”老嫗冷聲道。

    這是一句實話,這里不是古地。

    如果是在古地,這些大道統多多少少還會有一些顧忌。他們高高在上,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會用極端的方式來鎮壓孫聖,而且希望以同輩擊殺他,彰顯大道統的尊嚴。

    但可惜,這種做法在古地失敗了,道盟的年輕一輩差點被孫聖殺了個片甲不留,讓他們不得不凝重。

    現在,在九天之上,即便是大道統做的再過分,再極端,也不會有人知道,更不會有人說三道四。

    “小畜生,我看你還往哪里躲!!”三位聖者在逼近,修為高出孫聖一個檔次,此刻冷聲說道。

    與此同時,在某個方向,道盟的黃金戰艦停靠在那里,一群年輕人站在上面,都是道盟的年輕強者,很多都是孫聖熟悉的面孔。

    他們都是大批趕來,當然,不是為了擒拿孫聖,而是觀摩孫聖是如何被鎮壓的。

    十藏也在其中,此刻臉色冷峻,他閉關的這十幾年,發生了很多事情,讓他都不知道。

    這個強勢崛起的少年,鋒芒蓋代,同輩之中難逢敵手,他一出關,就遭到了這少年的無情鎮壓。

    但是可惜,即便是再怎麼強大,鋒芒再盛,今日也難逃被鎮壓的結局。

    “終于看到這個場面了,此人不死,永遠是我們心頭的一根刺。”

    “恩,他的確很強,但也強不過我大道統的真君,難逃被鎮壓的下場。”

    “這是個異類,必須除掉,不該出現在世間。”

    “道盟無敵,鏟除異類!”

    此刻,戰艦上很多年輕強者說道,他們對于孫聖,不會有絲毫的同情,有的只是嫉妒和憎恨。

    他們這一批強者,本來該強勢問世,但結果卻遭到了這個少年的打壓,驕傲如他們,不久前卻被孫聖打的不敢出頭,這在他們每個人眼中,都是巨大的恥辱。

    這樣的人,他們自然不希望他活下去,孫聖不死,他們都會寢食難安。

    “殺!殺死他!”

    “鎮壓他!讓他做大道統之下的瓦狗!!”

    黃金戰艦上,那群年輕強者大聲叫道,一個個激昂慷慨,趾高氣揚,發泄著心中的怨恨。

    “你听听,除掉你,眾望所歸。”道盟的老嫗冷笑道。

    “這群雜碎,代表不了天下蒼生。”孫聖冷漠的說道。

    “未來的天地,是他們的,他們都是未來天地的主人?”老嫗說道,氣定神閑,宛如在規劃諸天的主宰一般。

    “哈哈哈哈,我笑了,憑他們?”孫聖大笑起來。

    “該死的混蛋!”

    “死人一個,還敢這麼囂張,我恨不得他現在就死掉!”

    “給他一個痛快的死法都是恩賜,應該鎮壓之,將其慢慢折磨到絕望,看他還敢嘴硬!”

    黃金戰艦上,一眾人咬牙切齒的說道,不少人臉上帶著冰冷的嘲諷之色,盯著孫聖,在他們看來,即便是孫聖囂張,也只是暫時的而已,很快讓機會被無情的鎮壓。

    “轟!”

    另外一邊,青牛和獅頭女人身的生靈已經開戰了,進行了激烈的踫撞。

    幸虧這里是九天之上,不然這樣一次可怕的大踫撞,所造成的破壞力,足以崩塌廖宇。

    孫聖皺眉,雖然青牛蛻變到了一種驚人的程度,但他和那頭獅頭女人身的生靈還是有差距的,而且對方也常年在九天之上修行。

    “別廢話了,一擊鎮壓他!!”一位聖者大喝道,朝著孫聖沖殺過來,一伸手,便是蓋世大神通,要把孫聖鎮壓在這個地方。

    “轟!”

    而就在這一刻,孫聖也突然爆發,他剛才一直在蓄力,此刻突然爆發出絕世一擊,定海神針出現在手中,于一瞬間爆發出了巔峰的力量。

    “九變——第八變!”

    “嗡!”

    定海神珍發光,化作一道絕世神虹,像是一桿戰矛,又像是一桿標槍,被孫聖持在手中,施展出絕世一擊,朝著那位出手的聖者攻殺了過去。

    “恩?”

    這位出手的聖者陡然一驚,一股絕世殺機當場將他籠罩,即便是成聖,依然感覺到了死亡在逼近。

    他不敢想象,這是一位少年打出的一擊。

    按道理說,即便是他再強,在絕對的境界差距前,也不可能有還手之力的。但是此刻,孫聖爆發出來的巔峰一擊,確實讓他畏懼了。

    “轟!”

    這位聖者打出的神通直接被撕碎,定海神珍化作一道絕世虹光,狠狠的刺進了這位聖者的胸口中。

    “啊!!”

    慘叫聲響起,一位聖者當場被孫聖擊穿肉身,九變之力蘊含著滅絕生機的力量。

    這是孫聖的巔峰一擊,而且是第一次動用九變當中的第八變,積蓄了全部力量的一擊,即便是聖者,都無法擋住。

    這就是孫聖現在的力量。

    “噗!”

    這位聖者當場被洞穿,死于非命,臨死前都在不甘的瞪大了眼楮。

    他怎麼也不會相信,一個境界在他之下的少年,竟然一擊便將他擊殺了。

    他本想以強勢的姿態鎮壓孫聖,讓黃金戰艦上的一群年輕人看看,這少年其實並沒有多麼了不起的,給他們打氣。但結果,只此一擊,他便死在了一個少年的手中。

    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那艘黃金戰艦上變得安靜無比,那些齊聲吶喊的年輕天才全都閉嘴了,一個個眼神呆滯,震驚到無以復加。

    “他……竟然一擊擊殺了一位聖者,那是我道盟的大神官啊!”

    “怎麼會……難道他已經成聖了嗎!”

    “不可能!雖然多半年不見,修為有所精進,但也只不過是仙王巔峰,竟然跨境界擊殺了一位聖者。”

    “這家伙……在九天之上到底又得到了什麼造化!”

    戰艦上,那群年輕人憤憤不平,嫉妒的眼楮發紅。

    孫聖一擊擊殺了一位聖者,並沒有停留,再次沖向了兩位一人,定海神珍再變,如同一口神槍,直奔另外為聖者的眉心刺殺過去。

    “鐺……”

    但結果,這一擊卻被抵擋下來,這名聖者手持一口半仙器,與定海神珍踫撞,火星四射,擋住了這一擊。

    “原來如此,剛才只是蓄力已久的一擊,所以才具備這麼強的殺傷力,可惜你現在你已經沒有機會了!”高空之上,那道盟的老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