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398章 幽幽仙心

第1398章 幽幽仙心

    一片星空出現,此刻孫聖他們身處在陌生的星空當中,但很快的,又被其星空蟲洞給吞噬了進去,消失在這片星空當中[email protected]樂@文@小說

    就這樣,他們不知道穿越了多久,已經徹底的遠離了古地。

    “星空戰場!”

    酆都大帝說道,他們途徑了一片星空戰場,看到了好多的尸體懸在大宇宙當中,永恆不朽,不會腐爛,不會消失,寂靜的懸在這片戰場當中。

    在無垠的星空當中,這樣的戰場,有很多,有些地方,星空都已經被打崩了,戰場都已經被打廢了,最終被遺棄。

    酆都大帝跟在孫聖背後,大聖秩序守護著他,如若不然的話,孫聖根本不可能來到這個地方,這條路,貌似只有古之大聖可以走。

    而且,連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酆都大帝,都沒有來過這個地方。

    “近了……為何會感覺到一種,讓人絕望的氣息……”酆都大帝皺眉,她可是一位古之大聖啊,讓一位大聖都要絕望的氣息,看來這里所通往的地方,一定十分不簡單。

    終于,銀色面具飛進了一片陌生的天地當中,孫聖和酆都大帝都跟了進去。

    霎時間,一股可怕的力量涌來,天塌地陷,這股力量,連酆都大帝都變色了,大聖秩序竟然都在這股力量之下粉碎了。

    這是什麼力量?

    連酆都大帝都說不清楚,從來沒有見過,活過了久遠的歲月,卻沒有見識到如此可怕的力量。

    大聖秩序,在這股力量之下粉碎,不對,並不是粉碎,而是被化解了了。

    這種神秘的力量,像是能夠化解世間最強的法則,連大聖秩序都抵擋不住,被溶解了。一股絕望的氣息,迎面撲來,這是一種連大聖都感覺到絕望的氣息。

    而且這股力量,同樣只針對生靈,那件銀白色面具並沒有受到干擾。

    酆都大帝沖了,祭出了一件器具,那是一件仙器,守護住了己身。

    孫聖手中的定海神珍也在發光,古老的仙器再現出光芒,將他守護住了。

    “想要進入這里,需要一件完美的仙器守護才可以。”酆都大帝得出了結論。

    雖然孫聖手中的定海神珍是殘缺的,但靈性不滅,而且是最古老的仙器之一,故此也將他守住了,換做是其他的殘缺仙器,恐怕都不能抵擋這股力量。

    “轟!”

    最終,孫聖和酆都大帝闖進了一片天地當中,他們直接從星空之中,進入了這片天地,並沒有看到什麼生命古星,像是有一片陌生的世界融進了這片大宇宙當中一樣。

    這竟然是一座大山,山腳下是一汪大湖,此刻孫聖和酆都大帝從這一汪大湖當中沖了出來,這一汪大湖,連接著大宇宙與這片陌生的天地。

    芳草萋萋,這是一片碧綠色的草坪,草坪晶瑩燦爛,像是一塊無暇的美玉一樣,每一根草,都散發出神聖的光澤。草坪之上,盛開著仙葩,搖曳,芳香撲鼻,這些仙葩,看似如普通的植物,但卻散發出濃重的仙道氣機。

    每一朵仙葩,都感覺比絕世聖藥還要寶貴,若是能服用下一朵,能讓人立地飛升。

    而就在這片芳草坪的遠處,混混沌沌,仙霧繚繞,有一座大山,矗立在混沌當中,時而清楚,時而模糊,感覺近在眼前,卻又窺視不到,像是置身在虛幻當中一般。

    而這座大山,更是不知道有多大,只顯露出了一角而已。

    “啪嚓!”

    那塊銀色面具,掉在了草坪上,黯淡無光,里面的靈性,全部喪失干淨了。

    這塊銀色面具具有非凡的靈性,從古地當中,受到了感應,穿過了一條不為人知的道路,進行了一次星空旅程,來到了這個地方。

    到最後,銀白色面具靈性全部,里面的神能徹底揮發干淨了,成為了一枚普通的面具。

    “啪嚓!啪嚓!”

    最後,銀白色面具碎掉,成為了碎片。

    “吼吼!!”

    孫聖猛地大吼一聲,像是受到了什麼打擊一樣,撲了上去,捧起了地上的面具碎片,將它們捧在掌心中。

    他不甘心,想要把這些面具重新拼搜起來,一枚枚碎片拼湊在一起……

    “ 嚓!”

    但是,這張銀白色面具再次破碎,而且這次碎裂的更為徹底,竟然直接化為了齏粉。

    “吼!!”

    孫聖咆哮起來,不甘心的錘擊著地面,黑色的瞳孔中,流淌出淚水,但奈何,這張銀白色面具,根本不可能在重聚了,已經徹底的成為粉末。

    “不!”

    最後,孫聖的口中甚至發出了人言,本為不滅意志化形,不可能吐出人言的,但此刻孫聖卻吼了出來,拳頭敲擊著地面“咚咚”作響。

    說起來,以孫聖的恐怖力量,一拳落下,足以毀滅山河,但是在這里,他的拳力卻變得十分普通,根本不能傷到這處草坪。

    並非是孫聖的力量變弱了,而是找個地方太不簡單,即便是肉身成聖的可怕力量,竟然也不能撼動。

    酆都大帝站在身後,黛眉微蹙,一抬手,一股至強的大聖秩序轟了上去,轟在了草坪上,竟然也是轟出了一個坑而已。

    連古之大聖的力量,在這里竟然也只是造成了這樣的破壞力,這地方到底是有多麼堅固?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被酆都大帝轟開的那個土坑,也在愈合著,重新恢復了平靜。

    “到底是什麼地方?”酆都大帝皺眉道。

    “吼吼吼!”

    而此刻,孫聖依然在咆哮著,手捧著銀色面具的粉末,他站起身來,但是身體卻搖搖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樣,而且身上的氣息,時強時弱,胸中像是有一團火焰,但卻快要熄滅了。

    “不滅的意志快要消失了……”酆都大帝說道,嘆了口氣︰“苦苦追尋,尋到了這個地方,可惜仍未見到想見的人……或許是絕望了吧,導致這不滅的意志將要消散……”

    “砰!”

    孫聖趴在了地上,氣息快要湮滅,最後的不滅意志即將消失了……

    “叮叮咚咚~~”

    但就在此時,遠處那座被混沌之氣籠罩的山中,傳來了悠揚的琴聲,琴聲清脆,宛如絕世仙音,在這片天地當中回蕩。

    “幽幽仙心,大道難成,獨坐蓮花池,翹首憶故鄉,人兒卻何在,豈知兩茫茫,願相忘,願不忘,兩難成雙,佛前一盞燈,燃不盡思量~~”

    伴隨著這清脆的琴聲,一曲美妙的歌聲傳來,像是一位絕代仙子在啼哭,委婉動人,說不出的哀傷。

    遠處的混沌當中,恍恍惚惚,露出了山中一角,有一位絕代仙子矗立在上面,彈奏一張豎琴,在幽幽歌唱。

    這聲音傳來,孫聖胸中的那團火焰,驟然燃燒起來,從地上爬了起來,沖著那山中一角咆哮。

    “吼!”

    這聲音,充滿了淒涼和悲愴,在呼喚著什麼,但是,雖然能看到山中一角,卻不知道相距有多遠,也許隔著一個紀元,不知這聲音能不能傳達到。

    酆都大帝也抬起了頭,望著山中一角,以及山崖上那位絕世獨立的仙子,喃喃道︰“果真是她!”

    突然,這歌聲戛然而止,那山中一角上的佳人,似是听到了孫聖的呼喚,朝著這個地方望來,隔著一片混沌,不知能否望穿。

    終于,那位絕世仙子動了,她白衣翩翩,絕世獨立,頭頂一片神聖的光芒,縴縴玉足,從山中一角走來,腳下出現了一條金光大道。

    “吼啊!!”孫聖咆哮著,不顧一切的向前沖。

    他的雙目雖然被毀,但現在他在被不滅的意志操控,這種狀態說不清,道不明,也許能夠看得見,也是只是憑借感覺而已。

    山中,白衣佳人走來,金光大道蔓延,落在了一片混沌當中,從里面走了出來。

    孫聖不顧一切的往前沖,想要與她見面,他胸中的火焰在燃燒……

    但可惜,這股不滅的意志,終將消散,那混沌中的白衣佳人即將走出來,但孫聖胸中的火焰,卻在一次釋放過後,徹底的熄滅,不滅意志消散了。

    “噗通!”

    最後,孫聖倒在了草坡上,再次閉上了眼楮……

    終究,未能見到一面。

    但是,混沌中,那位白衣佳人已經走了出來,出現在了這片草坪上,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人。

    “孫聖……”白衣佳人輕喚,古井無波的容顏上,突然臉色復雜起來。

    這位白衣佳人,赫然是消失許久的妙菩薩。

    此刻,妙菩薩身形一動,出現在了孫聖的面前,縴縴玉指勾動,孫聖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帶動,站了起來,但可惜,不滅意志已經消失了,這少年再次成了一具尸體。

    “傻子……竟然找到了這個地方來……”妙菩薩動容,美麗的眸子中,忍不住激動、哀怨、責怪,那是一種十分復雜的情愫。

    “他死了。”酆都大帝站在遠處,幽幽的開口說道。

    “不……他活著,死亡並不是結束,將來所有人都會死,只有他能活下來。”妙菩薩說道,對于孫聖現在的狀態,她沒有表示出任何的不適。

    “你的狀態……很不對,逾越了生死,但可惜,你選擇了一條不該選擇的道路。”酆都大帝看著妙菩薩,忍不住黛眉微蹙,瞳孔中有神秘的光浮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