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403章 復活

第1403章 復活

    小天王出現了,消失了數年,去九天之上養傷。=樂=文=小說

    現在他回來了,風采依舊,超凡脫俗,顯然,小天王的傷勢已經徹底痊愈了。

    但可惜,他的天道之眼回不來了,與孫聖那一戰當中,被孫聖最後一擊刺破了天道之眼,徹底廢掉了那只無上的眼楮。

    但是,即便是沒有天道之眼的小天王,依然是強大的。

    此刻,小天王出現,走向了那座青銅仙山,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是為他這個“年輕的王”來的。

    “你就是這個時代‘年輕的王’?”青銅仙山上,那戰車內的生靈說道,不見其人,只聞其聲。

    而且他說的話,是一種十分古老的預言,只能通過精神意志來了解。

    “我是!”小天王傲然的說道。

    “小天王,你舍得露面了?”

    而就在這時,遠空中,出現了兩個人,那是兩位婀娜的佳人,一個成熟豐腴,曲線完美。一個嬌俏可人,曼妙多姿。這二人,當稱得上是絕世動人,有著不一樣的美。

    而她們,赫然是劍璇璣和帝小曼,曾經和那個“少年大聖”關系密切的人。

    “是你們。”小天王看向她們,不動聲色。

    “年輕的王,你氣場可真大啊,兩位大聖親自來護送你。”帝小曼冷笑道,但話語中卻充滿了諷刺性。

    而青銅仙山上,那戰車之內,似是有一雙眼楮在看著她們,沉默片刻後,道︰“你們二人,都很不錯,有成為王的潛力,如何?你們願不願意做‘年輕的王’的伴生者,未來的天地,將會有你們一席之地。”

    “不需要了。”

    劍璇璣和帝小曼幾乎是同時說道。

    “哦?要知道,多少人都夢寐以求的想要這個機會,你們竟然拒絕。”青銅仙山上,那戰車內的生靈說道。

    “就算要追隨,我們也是追隨真正的王,而不是偽王。”帝小曼說道。

    遠處,還有一些人,他們都听得出來這話中的含義,一時間唏噓,但卻沒有多言。

    小天王不悲不怒,只是淡淡的說道︰“我為王,這是不爭的事實,那個人已經死了。”

    “是哦,慢慢的做你的王吧,當真正的王回來,你這個偽王,注定隕落。”帝小曼冷笑道。

    “我們走吧,偽王的加冕,不看也罷。”劍璇璣說道,化作一輪銀月遠去。

    帝小曼也微微冷笑,同樣跟著遠去……

    青銅仙山上,小天王登臨,站在了那尊古老的戰車前,而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年輕的王,跟我宣讀一段誓言……”戰車內,那尊神秘的生靈說道,接下來,他開始誦讀一種古老的預言︰“卡伊穆拉德庫哈,希瓦那他三波羅……”

    說來也奇怪,明明是一種听也听不懂的語言,但是,小天王卻很順利的跟著念了出來,擲地有聲,甚至飽含感*彩。

    最後,這段古老的語言結束,古老的戰車內,飛出了一道神光,這神光,直接融入到了小天王的眉宇間。

    下一刻,在小天王的眉宇間,出現了一枚烙印,金光閃閃,那是王的烙印,只屬于“年輕的王”。

    “轟隆!”

    下一刻,天地為之轟鳴,發生了難以想象的波動,這片大天地,在迎合小天王,他的眉心中,王之烙印碩碩放光,那是榮耀的象征,一個時代獨一無二的輝煌。

    現在,小天王已經正式加冕了,成為了真正的“年輕的王”。

    “現在我要做什麼?跟你們走嗎?”小天王問道。

    因為他知道,每個時代“年輕的王”都會被雪藏起來,留在關鍵的時間段兒發揮巨大的作用,從此跳出這個時代,不管這個時代是落幕,還是輝煌,都和他沒有關系了,他將會在關鍵的時刻出世。

    “九界只剩最後一界,而這一界,也即將走向終點,這是最後一個時代,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時代,你無需跟我走,留在這里吧,其他的王,也該出世了。”青銅戰車內,那神秘的生靈說道。

    此言一出,這片天地的人都很震驚,小天王無需被雪藏,那戰車中的生靈,吐露出了一則重要的訊息。

    這是最後一個時代,也就是說,傳說中“最重要的時刻”已經到來了,小天王不僅不需要被雪藏,其他的王,也將出世了是嗎!

    一時間,沒有人不震驚,這片天地最後一個時代即將走到最後,也到了最重要的時刻,究竟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這不是世人可以洞悉的秘密,恐怕也只有到了古之大聖那樣的程度,才能了解吧。

    “兩位,這個時代的王,就交給你們了。”青銅戰車內,那神秘的生靈對遠處天地的兩尊古之大聖說道。

    那是天道神盟和古天庭的領袖,兩人站在兩片蒼穹之下,他們的目光望向了青銅仙山上的那輛戰車,有神秘的秩序在他們之間涌動。

    “他們在傳音,交談著什麼。”有人說道。

    任誰都看得出來,兩位大聖在和戰車中的生靈談話,但是他們的談話,被大聖秩序封鎖了,沒有任何人可以從中竊取信息。

    這兩位大人物,必定是在談論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只是暫時不能透漏出來,故此封鎖了信息。

    一時間,現場十分安靜,沒有任何人敢說話,不敢打斷古之大聖的交談。不過很快的,他們的談話結束了,青銅戰車騰空而起,那尊雙頭麒麟拉乘著戰車,來到了虛空之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兩位,那我就告辭了。”戰車內,那很迷的生靈說道,倒是很客氣,畢竟,和他談話的兩人,都是大聖。

    “不送。”

    “好走。”

    天道神盟的領袖和古天庭的完美女子紛紛說道,最後,這兩尊大聖退隱,消失在那片虛空之中,不見了。

    而此刻,青銅戰車也沖向了蒼穹,三位掌燈少女提起了青銅古燈,像是能照破看不見的黑暗,她們離開了,在虛空中行走,穿越虛空而行。

    而那座青銅仙山,再次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可怕,神聖的光芒熄滅了,斬道之力再現,無數的斬境刀飛舞,鋪天蓋地,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小天王出現在虛空中,額頭上的王之烙印碩碩放光,那是無上的榮耀,這個時代獨一無二的“王”。

    人們紛紛唏噓,這個時代,年青一輩當中他已經沒有對手了,封王儀式已經結束,簡單而直接。現如今這個時代都在和小天王共鳴,誰還能是他的對手?恐怕就算是當年那位“少年大聖”回來了,也終究是不敵現在的小天王。

    “我有種預感,史上最混亂的時代即將到了……”一位活化石一般的老怪物說道。

    ……

    時光如逝,而在這片天地之外的某個地方,時間像是流淌的更加緩慢。

    “轟隆隆!”

    湍急的河流,奔騰不息,不知道流向何處,歸于何方。

    一口棺材順水漂流,已經不知道在這條禁忌之河上漂泊了多少個年頭了。

    棺材中,那位少年安靜的躺在里面,肉身依然是光明的,縴塵不染。禁忌之河的恐怖力量,無法將他埋葬,像是要就這麼永無止境的漂流下去一般。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終于,千篇一律的禁忌之河上發生了變化,在這條河中,有來自外界時空的干擾,隆隆作響,擾亂了禁忌之河內的法則。

    “轟隆!”

    緊接著,一座門戶出現在禁忌之河上,那是一座時空之門,將禁忌之河的河水接引了出去,像是流淌進了另一個時空一般。

    然而,這口棺材,卻在時空之門前停了下來,停滯不前,像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阻隔這口棺材進入到時空之門,仿佛那時空之門的背後,不屬于他,根本進不去。

    而就在這時,時空之門內,飛出來一道人影,這同樣是一位少年的影子,與棺材中的少年生的一般無二,同樣的相貌,同樣的姿態,只是眼中帶著一種迷茫,和渾然不知。

    最終,這少年的影子,一下子飛進了棺材中,與棺材中躺著的少年融為一體了。

    下一刻,棺材內,那位少年猛地睜開了雙眼,神光彌漫,整具肉身都在綻放出無暇的光澤,一股可怕的力量轟然炸開,炸碎了棺材。緊接著,那棺材中的少年站了起來,立在了禁忌之河上方。

    這少年復活了,起死回生,站了起來,這一刻,他體內熄滅的神魂再生,而且形成了完美的神魂,不再有缺陷,那消失已久的靈覺,仿佛也會來了。

    “大夢初醒……”

    孫聖喃喃的念叨著,雙目開合,神光無盡,他望著面前的時空之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果不其然,一切就和他預料的一樣。

    他活過來了,在這條不為人知的禁忌長河當中,重新復生。

    此刻,孫聖立在禁忌之河上,聖靈戰衣舞動,長發飛揚,他望著時空之門的另一端,那里有一片時空,是另一個時空,甚至孫聖能看到那另一個時空的天地,在那個時空里,孫聖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他的目光在那片時空的天地中掃視,那里站著一些人,甚至有一位自己思念至極的人,但可惜,他無法踏出那一步,那是不屬于他的時空,而且存在著另一個自己,故此孫聖無法進去。

    最後,孫聖一轉身,沿著禁忌之河,逆流而上,口中喝道︰“我回來了,爾等來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