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410.第1410章 王的特權

1410.第1410章 王的特權

    虛空中,有人傳話,雖然不知道是誰,但話語卻十分不客氣,而且,對方刻意的隱藏了行蹤,肯定身懷至寶,只能听到聲音,卻感受到不具體在哪個位置。

    感覺像是不在這片天地中一般。

    “哼!”

    青銅仙山上,冷哼之聲傳來,孫聖直接出手,隨手劈出一道斬境刀,橫跨天地,雪亮刀芒,像是天地間最極盡的光輝一般。

    “啊!!“

    虛空之中,傳來慘叫之聲。

    那藏匿在虛空中的人,本以為萬無一失,但卻被孫聖一擊致命。

    虛空裂開,這顯然是一位大神官,身穿甲冑,而且身上有天道神盟的烙印,這是一位老子天道神盟的大神官。

    而且,在這位大神官的額頭上,有一道印記,與小天王頭上的王之印記十分相似,但又不一樣,沒有那麼神聖。

    王侍!

    人們驚呼道,這是“年輕的王”的侍衛,簡稱王侍。

    一個時代年輕的王,不可能是孤身一人的,他有權利任命任何人成為自己的王侍,為自己效力,並且賦予他們某種力量,讓他們更加強大。

    從此追隨一個大時代的王,這是榮耀的象征。

    甚至有傳言,以前的時代中,但凡是年輕的王出世,還會有一些伴生者,輔佐年輕的王,他們的實力只在王之下,同樣是榮耀的象征,將會和年輕的王共生共存。

    此刻,被孫聖擊殺在虛空中的人,便是一位王侍,是小天王選出來的侍從,為自己效命的人,結果去被孫聖以抬手給擊殺了。

    “我不管什麼王與王之間的戰斗,我只要小天王滾出來一戰,他不來,我就殺到他出現。”孫聖立在青銅仙山上說道。

    腳下尸骨如山,那是血染的風采,讓人心悸,無法平靜。

    此刻,眾人全都唏噓,小天王真的不來應戰嗎?難道說他真的達到了更高的層次,不願意和現在的孫聖交手了嗎?

    這時候,遠空中,竟然有一艘琉璃戰艦駛來,這艘戰艦,晶瑩剔透,像是一座移動的水晶宮一般,美輪美奐,閃爍著夢幻般的光彩。

    且,這艘琉璃戰艦明顯比別的戰艦小了好幾號,晶瑩剔透,但卻更加不凡。

    此刻,在琉璃戰艦上,站著一位紫發佳人,正是有著妖神稱號的蒼如月,同時也是古天庭的聖女。

    蒼如月真的很美麗,魅惑眾生,即便是用了以前妖神的肉身,但本身的氣質,也足以顛倒眾生了,一個眼神,勾魂奪魄,曼妙的酮體,更是美妙動人。

    但是,卻沒有人敢對她褻瀆,很多人都知道,蒼如月極有可能是下一任天庭領袖的繼承人。

    至于小天王,他是這個時代的“王”,不屬于任何勢力,甚至可以借助任何勢力的力量,這是“王”的特權。

    “我們又見面了。”蒼如月說道,魅惑眾生,看著青銅仙山上的孫聖。

    “怎麼?听你的語氣,似是不希望我活著是嗎?”孫聖冷笑道,他和蒼如月有過一夜之情,不過後來進入新天地之後,便形同陌路了。

    “你別等了,小天王不會來的。”蒼如月說道,十分冷靜,但卻天生媚骨,讓人無法自拔。

    “他不敢來戰?”孫聖冷笑道。

    “激將法是沒有用的,小天王現在專心籌備未來與其他王的戰斗,而孫聖你……的確很強,但你過錯了太多,不能實至名歸,終將被淘汰了。”蒼如月說道,古井無波,看不出什麼表情。

    “哈哈哈哈,我就笑了。”帝小曼冷笑道︰“當年同樣有人不看好我老哥,認為他不是小天王的對手,但最後,也不知道是打了誰的臉。”

    “沒錯,若不是最後靠卑鄙的手段,這年輕的王,非孫聖莫屬。”軒轅太子也在一旁說道。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蒼如月則是搖了搖頭,道︰“王位選擇了小天王,這是不爭的事實,現在說什麼都是無用的。”

    青銅仙山上,孫聖冷笑一聲,道︰“我對什麼王不王的沒有興趣,將來,若是有年輕的王威脅到我,大不了斬了。”

    這是多麼狂放的語言,讓人听得耳朵一震。

    年輕的王,每一個時代都是最強者,但孫聖竟然用一種不把他們看在眼中的態度對待,著實狂妄到了極點。

    “你還不懂王的可怕,我見識了那種力量,無法超越。”蒼如月嘆了口氣說道。

    孫聖冷笑一聲,道︰“我不想與你們廢話了,去給小天王傳話,能贏我,《長生經》就是他的。”

    此言一出,世人驚顫,就連聖庭中的眾人都露出了訝異之色,孫聖竟然把《長生經》拋了出來做誘餌,這也太大手筆了。

    同時,人們意識到,現在孫聖會來了,就意味著《長生經》重新面世了,天底下,恐怕只有這個少年一人修行了傳說中的經書。

    面對如此燙手之物,小天王真的會放棄嗎?

    此言一出,果不其然,連蒼如月都十分驚訝,她復雜的看了孫聖一眼,道︰“你連最後的籌碼都交出來了嗎?放棄了這個,你什麼都沒有了。”

    “《長生經》就在我身上,只要他能拿得走。”孫聖說道。

    琉璃戰艦上,蒼如月說道︰“孫聖,我奉勸你一句,我見識過王的力量,非你想想的那麼簡單,未來大時代到來,你的《長生經》,只會徒做嫁衣,即便是不成全小天王,也會成全其他的王。”

    這實在是打擊人的一番話,即便是孫聖強大到了這樣的程度,也不能和未來的王交手嗎?那他們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

    而且,連《長生經》都會徒做嫁衣,這話未免太打擊人了。

    “傳話即可,別的無需操心,這不是你這種人可以關心到的問題。”孫聖冷漠的說道。

    這句話,讓蒼如月臉色僵硬起來,在孫聖眼中,連她都看不上,即便是她這個未來古天庭的繼承人,都不會被他看在眼中?

    “好,我這就傳話。”蒼如月說道,不見她有什麼動作,但眉心中卻飛出一道光亮,遁入虛空。

    顯然,她已經把這個情報傳遞給小天王了。

    眾人都在期待著,孫聖已經拋出了《長生經》做誘餌,這一次,小天王不可能不動心,即便是他已經成為了王,但《長生經》的這種無上經卷,也不可能想要錯過。

    接下來,只有等待了……

    而這個等待,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不久之後,虛空之上,傳來劇烈的波動,虛空裂開,里面混沌纏繞,在那混沌的背後,仿佛有一個大世界一樣。

    九天!

    那是九天之上的領域,此刻虛空裂開,呈現出了那片讓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

    古地的多少人,都夢想著想要去九天之上修行,因為去了那里,可以得到更強大的力量,那里有更強的天地法則,至高無上,能鍛造出至強者。

    大道統的人為什麼人人那麼厲害?正是因為他們都去過九天修行。

    只是可惜,普通人上不去,因為前往九天的路徑,掌握在那些大道統的手中。

    “轟隆隆!”

    此刻,虛空之上,一條路降臨下來,竟然有人在那里開闢出來一條路。

    而在這條路的盡頭,則是站著一個人,風采超然,同樣是白衣如雪,那絕世風采,即便是隔著一片混沌,都能感覺的出來。

    小天王!

    此刻,小天王出現在那里,高高在上,他竟然可以自己從九天之上開闢出一條路來,這種手段,簡直是讓世人膜拜。

    “咚!咚!咚!咚!”

    小天王邁步走了下來,他的腳步聲音,像是天鼓在擂動一般,震動天地,從混沌之中走來。

    九天世界,其實就在古地的上方,從九天之上,可以洞悉古地,但古地卻看不到九天的世界。

    所以兩者之間看著不遠,只是隔了一片混沌地帶,但是,卻猶如一個次元一般。

    但現在,小天王卻可以無視,直接在九天之上開闢了一條路,走了下來。

    也就是說,小天王可以自由的出入九天世界嗎?

    這就是年輕的王的實力?他所掌握的手段,實在是讓人望塵莫及。

    很快的,小天王降臨了,走完了那條路,出現在這片天地間,傲立在虛空之上,冷冷的盯著孫聖。

    “你活下來了,很可惜,這個年代已經拋棄了你。”小天王冷漠無情的說道。

    時隔十年,這兩位驚艷萬古的奇才,再次踫面了,這一次,又將會迸發出怎樣激烈的火花呢?

    “呵呵呵,大時代的王,不知你現在有多強,我很想見識一下。”孫聖冷笑道。

    “你會見識到的,不過也要感謝你送來《長生經》,雖然遲到了十年,但它終歸是我的東西。”小天王說道,一揮手,霎時間,天地悸動,一股可怕的大天地力量壓落下來,雄偉恐怖。

    這感覺,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上蒼墜落了下來,毀滅眾生。

    小天王一上來,便動用了身為“王”的權利,調動大天地的力量,要給孫聖一個下馬威。

    青銅仙山上,孫聖冷冷一笑,他的右眼開啟,神秘秩序浮動。

    “轟隆隆!!”

    大天地的力量壓落下來,十分恐怖,但不知為何,在這股大天地的力量接觸到孫聖上方之後,卻不由自主的消失了,回歸天地間,不受小天王的控制。

    “怎麼回事?”

    眾人都是一驚,掌握大天地的力量,是王的特權,此刻小天王用來鎮壓孫聖,竟然完全無用,這股力量消失了,根本靠近不了。

    “呵呵呵,散!”孫聖微微一笑,抬手點指虛空。

    霎時間,所有的大天地之力,煙消雲散,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