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是仙凡 > 191 小丹會,赴會

191 小丹會,赴會

    我是仙凡最新章節!

    王秋和張卓二人正急切的和甦塵說著,突然看到最後一間三階煉丹室開門,頓時嚇了一跳,沒想到金丹長老突然出關了。

    這位金丹修士正是蓬萊仙宗的三位煉丹宗師之一史天雷,在仙宗煉丹界的地位,僅次于孫真這位首席煉丹宗師。

    “弟子王秋、張卓,見過史師叔!”

    兩人急忙拱手施禮,不敢有絲毫怠慢。

    甦塵是頭一次見到這位金丹長老,也連忙跟著兩人一並施禮,好奇的打量了一位這位金丹長老。

    “你們幾個在這煉丹室門前吵吵嚷嚷,如婦人一般呱噪,成何體統呢!不知道這煉丹室,乃是清靜之地?!”

    史天雷臉色深沉,原本已經糟糕的心情更是不悅,沉聲朝二人喝斥。

    王秋、張卓兩人無故白白挨了一頓訓斥,卻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神色恭謙低垂著頭,不敢絲毫辯解。

    他們不用多看這位金丹長老陰沉的臉色,就知道肯定是煉丹失敗,這會正在氣頭上,逮著誰訓誰,誰敢頂嘴辯解!

    史長老瞥了一眼甦塵,沒有任何印象,估計是築基期新人,也不知為何出現在這三階煉丹室外,和王、張二人聊的熱火朝天。不過,他也沒興趣知道一名無名築基修士在這里干什麼。

    史天雷盯了他們三人一眼,冷哼了一聲,不再理會,離開銅爐山,御劍往遠方一座小靈山而去。

    王秋、張卓二人畢恭畢敬的躬身,目送史長老遠去,才松了一口氣。

    這位史長老脾氣暴躁,可不好伺候,幸好不是他的親傳弟子,否則每天都要兢兢戰戰度日。

    張卓見史長老走後,連忙來到那間三階煉丹室,嗅了嗅空氣中有些焦氣味,又發現煉丹爐有一些藥渣,里面有四階玲瓏草的成分,也不知是煉什麼靈丹妙藥。

    “四階玲瓏草,虧了少說有五千塊靈石。難怪史長老這副臉色這麼差,金丹修士雖然不差這些靈石,但也會肉痛的很!”

    張卓心里頗有些幸災樂禍,暗自慶幸自己之前在煉丹室內行事穩重,發現心神不寧,便立刻停下煉制三階玄冰丹。否則一旦丹毀,現在怕是比史長老還要氣急敗壞。

    王秋卻不管史長老煉失敗了丹,還是纏著甦塵,想詢問出一個究竟來。他是一個煉丹痴,遇到疑惑問題若是不解決,茶飯不思,恐怕大半個月都睡不著覺。

    甦塵無奈,不得不從須彌戒內取出一瓶二階聚靈丹讓王秋看看,自己真的是在三階煉丹室內煉制這些二階靈丹。

    這些是他為了煉制出築基丹,才拿這些聚靈丹來練一練手,熟悉一下許久未用的煉丹術。

    否則,還真不好解釋自己在三階煉丹室里干了些什麼。

    王秋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瓶二階聚靈丹,全是新鮮出爐的靈丹,溫度還很高,一股殘余的濃濃火氣逸散出來。

    他不由驚訝,這些是二階聚靈丹,而且品質相當不錯,沒有殘次品。

    但這只能證明甦塵是一名煉丹師。不能證明甦塵在三階煉丹室里干了些什麼,肯定還有其它什麼絕密之事,隱瞞著他們。

    張卓卻是眸光一轉,心中有了一個主意,笑道︰

    “甦師弟,你能煉制出這麼多的二階聚靈丹,已經確認無誤是煉丹師的水準了。以你這個的年齡晉升煉丹師,那可是少見。

    這是可喜可賀之事啊,我準備邀請蓬萊仙宗的眾位煉丹師,三位煉丹大師,舉辦一場‘小丹會’聚會。一來大家交流切磋一下煉丹術,順便交易各種靈藥和小極品的寶物。二來也算是賀喜甦師弟晉升煉丹師,如何?”

    在蓬萊仙宗,煉丹士們經常會舉辦這樣的小聚會,彼此交流切磋,並且交易各種煉丹靈藥和小寶物。

    自然,這也是一個炫耀眾煉丹士實力的聚會,亮出各種小極品的寶物爭奇斗艷,凸顯自己的實力和地位。

    既然甦塵不肯透露在三階煉丹室內的秘密,那他就用這小丹會,來試探一下甦塵的深淺,或許能發現一些什麼。

    在蓬萊仙宗,能夠達到煉丹師境界的修士,已經不多,僅僅五六十位而已。每隔幾年,才偶爾會有一位新晉的煉丹師出現。

    而煉丹大師更少,目前也就三位。

    絕大部分煉丹師都是熬到三四十歲成煉丹匠,到六七十歲以上才成為煉丹師。王秋這位煉丹大師更是一百多歲。

    像甦塵這樣年紀輕輕不足三十歲,便一躍成為煉丹師的,非常少見。

    “張師弟這主意不錯!這次小丹會,我也參加!”

    王秋立刻道。

    他很少參加煉丹師之間的小聚會,不想浪費時間去攀比,在煉丹圈子里頗為孤傲。

    但是這次既然是祝賀甦塵晉升煉丹師,他不想看著甦塵這位頗有“煉丹天賦”的青年師弟,被張卓給拉攏過去,也決定參加這次聚會。

    “這...也罷!那便去吧!”

    甦塵苦笑,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王秋是煉丹大師,張卓也算是資深煉丹師。想要在蓬萊仙宗的煉丹圈立足,當然不能太孤立。

    他們兩位盛情邀請,不好不去。

    否則比王秋還不合群,在蓬萊仙宗煉丹圈怕是不好混。日後自己走煉丹這條路,遭到眾煉丹師的排擠,也會百般不順暢。

    而且,這樣的聚會,本身也有一些好處。

    他畢竟是一名新人,對靈物的積累尚淺。說不定,可以從其他年長煉丹師的手里,掏到一點極品小寶物。

    三人商量好日子和地點,決定三日之後在蓬萊仙宗的“問仙酒樓”,舉辦煉丹師們的小丹會,便各自離去。

    張卓先行離去,他交友甚廣,邀請眾煉丹師去了。

    王秋和甦塵則結伴而行,返回住處。

    甦塵有些好奇,這種小丹會能邀請一些什麼修士來參加,有沒有什麼比較厲害的人物?

    王秋搖頭,卻是一聲長嘆。

    “蓬萊仙宗乃是萬古傳承宗門,代代繁衍生息。各種小圈子,早就根深蒂固,外人很難進入。想要真正融入蓬萊仙宗的核心層,談何容易。

    本宗真正的核心是金丹修士圈子。獨佔一座小靈山,漫山遍野都是靈田、靈藥園和果園,源源不斷的大量修煉資源和財力。他們根本不需要分心去做任何事情,一心修煉便是。

    其次是核心外圍圈子,是金丹修士受寵的嫡系子嗣和親傳弟子。嫡系子嗣稍微從長輩手里分到一點好處,便足以修煉之用。親傳弟子們把持著宗門上下的權力,隨便都能得到大量的好處。

    像我們這些煉丹師圈子,其實是邊緣圈子。大多數也就是一些略有閑錢的築基修士而已,地位中等,唯有靠著辛苦專研煉丹術,掙點靈石來應付修煉的開銷。煉丹師之中,僥幸突破金丹期,才會繼續以煉丹為業。

    我們這些煉丹師最好的前途,莫過于拜師一位金丹期煉丹宗師為師,才能真正進入蓬萊仙宗的高層圈子。否則像我、張卓之輩,不過是為宗門效苦力而已。成金丹太艱難,這輩子估計也就是這樣了。”

    甦塵默然。

    蓬萊仙宗佔據東海之濱靈山主脈,方圓數萬里,靈山不下千座,宗門內的修煉物資數不勝數。

    煉氣期弟子何止十萬之眾,身為正式弟子的築基修士也超過數千名。

    金丹修士約上百位,獨佔一座小靈山。不成為一名金丹修士,自然是無緣蓬萊仙宗的核心。而不拜師金丹修士的話,核心圈子的邊都沾不上。

    不過,王秋雖說煉丹師圈子是仙宗的邊緣,但其實煉丹師這個小圈子也不好進。

    絕大部分的底層煉氣修士,甚至很多的築基修士,只能可望而不可即。因為煉丹這一行太燒錢了,沒有足夠的財力積累,想煉丹都沒這個本錢。

    身為修仙者,手里想要有“閑錢”來支持煉丹,那也是要有真本事才行。

    ...

    半道上,兩人道別。

    甦塵回到山峰自己的小別院,將以前的物品全都拿出來,精心挑選了一番。

    這小丹會,或許能從其他煉丹師、煉丹大師手里淘到一些小極品的寶物。

    但他自己也要準備足夠份量的東西,否則誰願意跟他換。

    甦塵翻找了一番,卻是苦笑。

    他手里一直也沒什麼好東西,也就青囊袋、符玉簡、低級靈珠、一柄低級飛劍法器等等,拿不出手。

    想在靈山種出一點什麼來,耗費時間要很久,也來不及。

    他手里真正有份量的,只有雲夢澤的地底溶洞得來高級靈藥材。一株千年玉髓芝煉丹用掉了,還有一株千年靈藥拿去換了築基丹的其它靈藥材。

    僅剩下三株千年珍稀無比的靈草藥,以及五株六七百年份的靈草藥。

    不過,這樣高年份的靈藥,對于其他的煉丹師來說,也是極有吸引力的奇寶了。超過五百年藥齡,哪怕金丹修士手里也罕有。只有蓬萊仙宗的宗門大藥園,才有如此高年份之靈物。

    三日一晃而過。

    準備妥當,甦塵這才赴會,御劍飛往蓬萊仙宗的一座山峰。

    這座山峰遍布瓊樓玉宇,有眾多的大型商鋪、樓閣、酒樓,專門售賣高檔貨物,不像弟子殿廣場那些擺攤的一樣,大多都是低端零散貨。

    甦塵落在山峰半山腰,他望見一座“問仙酒樓”的靈閣,門前正站著十多名貌美的侍女迎賓客。

    “甦老弟,可算來了!已經有幾十位煉丹師們到了!”

    卻見張卓笑迎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