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是仙凡 > 550 死道友不死貧道

550 死道友不死貧道

    半個月後。

    “颼!”

    一道年青的青袍修士身影,出現在海底火山底下的一座巨大的熔岩池畔。

    這座曾經熱鬧的地火洞窟,在經歷火蛤妖祖之亂後,曾經被天闕城的眾老祖們仔細搜查過,但眼下再度恢復了空曠和死寂。

    這個地方沒有人會來,正適合他“煉化”三尊妖祖。

    他從寬袍衣袖內取出一口綻放著青色光輝,寶氣十足的招妖葫蘆,將這口招妖葫蘆往半空中一拋,飛到濃烈火焰彌漫的岩漿池上方。

    招妖葫蘆口打開,噴出陣陣青光。

    “出來!”

    甦塵輕喝。

    “嘩啦~!”

    火蛤妖祖最先從招妖葫蘆里滾出來,“噗通”落在熔岩池中,濺起數丈浪花。

    它那副巨大干癟的蛤蟆妖軀,遍體是各種鞭撻、火燒、冰凍留下的傷痕,短短半個月下來幾乎把它給折磨的半死不活。

    “真舒服啊!”

    火蛤妖祖回到自己的老巢,漂浮在熔漿池中,感受到周圍無所不在,濃郁火熱的靈氣,無比的愜意。

    它是火系妖祖。

    滾燙炙熱的熔岩液非但沒有燒傷它的妖軀,反而為它提供了極為珍貴的火靈氣,讓它得以喘上一口氣,從極度的妖力匱乏中汲取外來的火靈氣補給,少許恢復一下。

    但是要完全恢復實力,養好傷的話,至少要長達數月之久才行。

    隨後,赤煉蛇妖祖長達數十余丈的妖蛇軀,以及飛天鼠妖祖那副破敗的妖軀,盡數落在這座熔岩池內。

    它們兩妖並非火系妖獸,可受不了這熔岩池滾燙的熔漿液。在岩漿池中,妖軀被燒的皮開肉綻,肉都快烤熟了,骨頭都露出來,都是“哇哇”痛叫。

    甦塵將它們三尊妖祖丟在冒著汩汩氣泡的炙熱岩漿池中泡著。

    這大半個月以來,他用招妖葫蘆帶著三尊野妖祖,去了天闕城周邊百萬里內能夠找到的各處險地,取天地間陰寒之水、熾烈之火、奇毒、甚至天雷等等,“折磨”了三尊妖祖許久。

    它們為了抵抗各種打擊,早就耗盡了絕大部分的妖力和體力,被折磨了一個半死不活,幾乎連手指頭都快動彈不得。

    甦塵如今將它們從招妖葫蘆里放出來,丟在熔漿池中,它們也早就沒有力氣逃走。哪怕它們三大妖祖合力,此刻也打不過他一根手指頭。

    甦塵看著在熔岩池的三尊妖祖,心中尋思著,怎樣才能將它們三尊妖祖屈服,成為效忠于他的三尊妖祖級妖奴。

    他已經費了不少的功夫對它們進行“煉化”,但是看上去效果似乎並不好。

    火蛤、飛天鼠兩妖祖每次都還沒有怎麼動用酷刑,就不停的叫嚷,請求立刻歸順、投降,讓它們往東,它們絕不往西。

    這兩妖祖主動歸順的太快了,以至于無法分辨真偽,它們究竟是真願意投降,還是假意投降?

    哪怕是金丹妖將,也通常需要數年之久的煉化。

    更何況是元嬰妖祖。

    這才“煉”了它們三妖半個月而已,他自然不敢輕易相信它們是真正的屈服。

    只有赤煉蛇妖祖還是那老副樣子,嘴硬無比,叫囂著生剁活剮只管朝它來,想要讓它歸順沒門。

    甦塵站在熔岩池邊,看著火蛤妖祖一副滿足的享受,赤煉蛇妖祖和飛天鼠祖則在熔岩池中苦苦掙扎。

    “‘恩威並施’的手法,效果不明顯。難道,自己真的需要去找來元嬰級的馭獸術,才能煉化這三尊妖祖?”

    甦塵有些懷疑。

    他倒是在一些高階馭獸典籍中,看到過某些記載中據說有一種名為《抽魂》的高階馭獸術,可以幾乎絕對的控制妖奴。

    此術的原理是,任何元神都分為三魂。

    這門馭獸術可以通過將一枚完整的“妖修元嬰”剝離,抽取出三魂中的一縷靈慧陰魂出來,放在身邊囚禁著,從而控制妖奴。

    若是妖奴背叛,毀了這一縷陰魂,妖祖立刻就成傻子,喪失靈智。

    此法絕對好使,除非妖奴不要命了,否則幾乎不會冒著成為傻子的風險,背叛主人。

    《抽魂》的施展難度極高,成本高昂,只適合對付元嬰級以上的妖祖。

    這門《抽魂》曾經是對付那些高等妖族,最管用的馭獸手段之一。

    這一切本來是沒問題的。

    但問題是,此抽魂術對一切元神都有效,並非只針對妖祖。這也意味著,它不僅對妖祖的妖嬰有用,也能用在人族老祖的元嬰身上。

    正因為如此,出了一場大亂子。

    在數萬年以前,北溟大陸曾有一些修仙者肆無忌憚的濫用此術,將原本用來控制妖將的抽魂術,用于囚禁和奴役人族修士,甚至有邪修用來脅迫其他元嬰老祖一起造反,試圖取代通天皇朝。

    通天皇朝深受其害,在一場大動亂之後,便將此類秘術列為禁忌之術,不允許任何馭獸修士使用。

    一旦用此術,便歸入邪修之列,可誅殺之。

    在經歷了數萬年的銷毀抽魂典籍,和捕殺邪修之下,掌握此抽魂術的馭獸師完全銷聲匿跡,在北溟大陸再也沒有見過。如今幾乎沒有修士掌握此術,只剩下極少數的馭獸典籍中,寥寥幾筆提及過此術。

    這也是甦塵並未在天闕城典籍商閣找到這門法術的原因。

    “甦老祖,主人,我飛天鼠願意歸降~!快讓我出去,再煮下去就要死了。”

    飛天鼠在熔漿中撲騰掙扎著,身上的肉都快煮熟了,不由淒厲尖叫著。

    三尊妖祖之中,它的實力最弱,也最快扛不住。它是真的意志快要崩潰了,只要能放過它,它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

    “我我也願意歸降!”

    火蛤舒服的呻吟著。

    雖然回到了熔岩池,但它身上的傷勢,至少要數月之久才能恢復過來。在此之前,根本斗不贏甦老祖。

    它已經放棄了逃命的念頭。

    甦塵當然是希望它們能早一點歸順自己,但前提是必須有足夠的忠誠度才行,否則反而會深受其害。

    他搖了頭,“我抓你們,目的當然是希望你們三妖能成為我的妖將,為我盡忠效力。可是你們口中說是願意歸順,但缺乏行動上的誠意,我沒辦法信你們!”

    “主人,哪要怎樣表示歸順的誠意?”

    飛天鼠苦苦道。

    “不必問我。你們自己想想,該做點怎麼,才能表示你們是真心歸順效忠于我!做得好,我就信。”

    甦塵笑道。

    反正他也不急,有充裕的時間來煉它們。它們要是無法表現自己的忠誠,那就繼續“煉化”下去,直到它們意志徹底崩潰。

    飛天鼠和火蛤妖祖都懵了,面面相覷。

    它們要自己證明自己的忠誠,甦塵才會收下它們?

    這是要它們拿出效忠的投名狀來他才肯相信!

    甦塵淡淡道,“若是你們無法證明自己是誠意歸順,那我只能動用最後的手段。我曾看過一門高階馭獸術《抽魂術》,將你們的一縷陰魂從妖嬰內抽取出來,封印在招妖葫蘆中,以確保你們的忠誠。那時候,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這”

    “這抽魂術也太狠了吧!”

    飛天鼠和火蛤聞言,頓時臉色大變,不寒而栗。

    它們心中多多少少存了一些伺機逃跑的心思。

    但甦塵要是從它們的妖嬰內抽出一縷陰魂的話!

    這樣一來,它們豈不是一生為奴,連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

    更別說陰奉陽違,對抗主人了!

    赤煉蛇突然哼聲道“兩位妖弟,你們別听他嚇唬!本祖見多識廣,知道一些皇朝的大律,這門抽魂術早就被通天皇朝給禁用了。

    他要是敢用,那就是公然違抗皇朝禁令,會遭到人族老祖的追殺。到時候,被其他老祖知道,根本不需要我們動手,北溟大陸都容不下他。”

    甦塵不由目光一冷,看了赤煉蛇妖祖一眼。

    這條小妖蛇還真敢跟他對著干,居然敢揭穿他,夠硬氣,看來是還沒有“煉”夠。再多煉它幾個月。

    火蛤和飛天鼠卻是同時松了一口氣。

    原來甦老祖是是嚇唬它們,多半不會真的抽它們的陰魂出來。

    但就算甦塵不用此術,它們也還是要想法子證明自己的忠誠,才能從招妖葫蘆里出來。

    否則,日夜受這煉化之苦,它們遲早還是熬不下去。

    飛天鼠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連忙急切道,“主人,我可以用行動向你表示我的絕對忠心!當初我們是六妖祖一起去天闕城,想要找你的麻煩。赤火蠍、灰鴉、禿鷲三名妖祖逃走了,我知道它們的去向,帶你去抓這三妖!這可算是忠心耿耿?”

    火蛤妖祖不由一呆,懊悔無比。

    它怎麼沒有想到,還有這個法子可用!出賣妖族兄弟雖然不仗義,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死道友不死貧道。

    赤煉蛇妖祖更是難以置信這飛天鼠妖祖居然要出賣另外三妖,不會是真屈服了,打算給甦塵當妖奴賣命吧?

    甦塵心頭一動,略一尋思,不由露出滿意的笑意,“好!飛天鼠,你的此舉的確誠意十足。只要你帶本祖抓住其它三妖祖,我便信你是真心歸順,不再煉化你!”

    哪怕飛天鼠此番是假意投降,日後找機會溜走。但只要抓住那三名妖祖,那也絕對是以一賺三的好買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