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二指禪”

第六百二十五章 “二指禪”

    約莫半刻鐘後,只听“噗”的一聲輕響。

    整片紫竹林微微一震,表面的淡紫色華光開始從樓頂上方消退,緊接著如退潮一般從四面八方一路退到了地面之下,隨即消失不見。

    蟹道人這才將法決一收,睜開了雙眼。

    “上去看看吧。”

    韓立說著,便與蟹道人一起沿著竹樓廊前的台階拾級而上,抬手一推,就將兩扇竹門打了開來。

    一進竹樓內,一股清涼愜意的感覺立即從四周涌了過來,令人精神微微一振,四肢百骸都倍感舒適。

    “此樓竟能借助那湖中的紫金蓮,將周圍天地靈氣匯集了過來,令此處變作了一個靈氣更為濃郁的小小福地,倒真是不得不令人佩服這建造之人的奇思之巧妙了。”蟹道人忽然開口,贊嘆了一聲道。

    “此樓雖能夠做到聚集靈氣,但卻不會困住靈氣,所以這洞天之內的天地靈氣運行流動不會受到干擾。並且從此處逸散出去的靈氣又會反哺周圍這邊竹林,使得這里成為整個洞天靈氣最為濃郁的區域,若是開發成一片靈藥園,倒是剛剛合適。”韓立點了點頭,也開口說道。

    蟹道人听罷,沒有說話,只是默然點了點頭。

    紫竹樓一層的陳設十分簡單,進門的正堂處掛著一幅古舊畫卷,上面以濃重筆墨寫了一個大大的“禪”字,筆跡歪歪扭扭,不似寫字,倒好像作畫一般,隱約間勾勒出了一個身著長袍,手持法杖,坦胸露乳的肥碩之人側影。

    畫卷下方則擺著一個粗麻編制的蒲團,似乎經常被使用,上面破損有些嚴重。

    正堂左側有一間側屋,里面擺著一張紫竹長榻,榻上則擺著一張方形小桌,上面放著一盞熄滅的油燈,和一對黑色的茶壺茶杯。

    與之相對的右側,則有一架折形的樓梯,通往了閣樓二層。

    在閣樓二層,韓立二人找到了三只儲物櫃,上面皆以秘法封禁了起來。

    兩人將之一一破解之後,頓時覺得驚喜不已。

    其中第一只儲物櫃之中,盛放了大量的靈藥和靈材,其中不乏一些藥齡在數十萬年以上的火紋靈芝和玉髓黃精,另外還有大量的天河星沙、冰魄寒晶和九陽燧石。

    這些還都只是韓立能夠辨認出來的,更多的材料則是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想來應該是煉制某些高階丹藥和法寶所需的材料。

    韓立也不客氣,將這些材料席卷一空,全都收入了自己的儲物鐲中。

    在第二只儲物櫃中,他們發現了十數本功法秘籍,其中只有少數是適合人族修士修煉的高階功法,而絕大多數則是給妖族和其他異族修煉的功法。

    韓立粗略翻看過後,就沒有再仔細去查看了,他如今修煉那幾本時間功法和煉神術,就已經足夠他忙碌的了,也實在無暇再去琢磨別的功法。

    蟹道人倒是從其中挑選出了一本名為雷部正法的功法,請求韓立送給了他,對此韓立自然不會拒絕。

    將這些功法也都收好之後,韓立繼續打開了第三只儲物櫃,不出所料,這里面盛放的都是些法寶仙器,看起來靈氣四溢,只是或多或少有些損傷。

    當中有一柄雪亮長劍,其本身的材質極佳,應該曾是一件威能不俗的後天仙器,但有一道狹長裂痕從劍身中段一致延伸到了劍尖,才令其價值大大折扣,看得韓立直說“可惜,可惜”

    那巨鼠真靈憑借肉身之強,足以硬撼仙器,故而多半是不屑使用法寶仙器的,這儲物櫃中所藏的應該都是它的戰利品吧。

    在儲物櫃的底部,韓立還發現了一個灰色的儲物袋,煉化過後一打開,發現里面裝著數十枚通透晶石,其中蘊含著精純無比的仙靈力,竟赫然是數十枚中品仙元石。

    “居然有這麼多中品仙元石,這東西可稀缺的緊,在北寒仙域那麼多年也沒能見過幾次。”韓立有些的驚喜說道。

    “中品仙元石的凝練難度遠非普通仙元石能比,自然也就不是尋常修士能夠擁有的。北寒仙域太乙玉仙只怕都沒幾個,自然難以見到了。”蟹道人如此說道。

    “別說北寒仙域,恐怕就是這黑山仙域也只有一些大型宗門才能擁有一些,也都像是寶貝一樣藏著,輕易不會拿出來使用的。”韓立點頭說道。

    之後,韓立又將整個竹樓上上下下查看了一遍,發覺再無任何遺漏後,便帶著蟹道人重新來到了紫竹林外。

    其手掌一揮,一片朦朦青光閃過,十數具巨猿傀儡身形浮現而出。

    在韓立的指揮之下,這些傀儡有的去林間砍取紫竹,有的去林中砍伐樹木,有的則在地上刨取石塊,不多時就平整出了一大片空地。

    待這些傀儡用砍伐來的樹木和紫竹,制作成圍欄籬笆將整片空地都圍了起來,韓立便開始著手在籬笆四周布置禁制法陣。

    他布置的是一座將紫竹閣樓附近逸散靈氣朝這邊吸納的簡單法陣,所以很快就完成了。

    之後,他又揮手取出兩大桶之前調配好,卻一直沒來得及使用的靈液,交給了兩頭巨猿傀儡,讓它們逐步將靈液澆灌在開闢好的藥園之內。

    “土地要吸收靈液轉為適合草藥生長的靈田,還需要個百十年時間,我們就不在這里耗著了,還是先出去吧。”韓立看了一眼在靈藥園內忙碌的傀儡,說道。

    說罷,他心念一動,抬手掐了一個法訣。

    之前懸浮在樹林之外的那道銀色光門,竟是在瞬息之間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作為兩處空間的連接點,在主人身處洞天法寶之內時,是無法關閉的,韓立之前在跟隨景陽上人進入“魚枝”洞天時沒有留心,此番自己進入“花枝”洞天時才注意到。

    並且這光門位置,只要他願意就可以隨意開在洞天之內任何一處。

    而後,他與蟹道人先後跨入光門,一起返回了洞府之中。

    站在密室之內,韓立手中重新握住了那截玉骨,回頭看去時,銀色光門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這件名為“花枝”的洞天之寶,眉頭微微一挑,隨即露出一絲喜色。

    “那卷雷部正法我很感興趣,就先回去參詳一二了。”蟹道人在一旁看著這一幕,面色如常,開口說道。

    “也好。”韓立點頭說道。

    待蟹道人回到自己那間偏室,韓立也走回了自己的密室,盤膝坐了下來。

    他手里捧著那截玉骨,輕輕摩挲著,腦海里卻在想著一部他已經很久沒有修煉過的功法︰百脈煉寶決。

    那截化作巨鼠尾骨的玉骨,體積稍顯大了一些,不管是制成吊墜還是項鏈,攜帶起來都多有不便,而因其內部蘊含巨大空間,韓立也不敢貿然將其放入儲物鐲中。

    略一思量之下,他忽然腦中靈光一閃。

    既然那只巨鼠能將此物煉化為自己的一截尾骨,那麼他也一樣能夠做到,他此前修煉的百脈煉寶決不也是出自于百造山,這巨鼠或許也是用的類似手法吧。

    心中計定後,韓立就不再有絲毫猶豫,當即閉關修煉起百脈煉寶決來。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三十余年光景。

    浮雲山脈北麓,一片無人山林之中,一道刺目劍光從天而降,周圍籠罩著一層層金色電光,恍若雷電金龍狂暴突襲一般,俯沖入了山林。

    “轟隆”一聲巨響!

    大片金色電光驟然爆炸開來,化作一片金色雷海朝著四面八方擴張開來。

    電絲蔓延經過的區域,所有樹木頓時炸裂,化作焦黑齏粉,消散在了天地之間,方圓數十里的區域化作一片黑色焦土。

    在那焦土正中央處,卻有一棵蒼翠古樹完好無損,依舊佇立在地面上,而在那棵古樹頂端,正有一個青衫男子長身而立,右手將食指與中指並起,直指向高空。

    這模樣,就好似凡俗間修煉的武道“二指禪”一般。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韓立。

    只見其兩指晶瑩如玉,上面隱約有一道銀色花朵圖案閃動,兩指之間正穩穩地夾著一柄青色長劍的鋒銳劍尖,上面猶有絲絲縷縷的金色電絲,不斷彈射著發出陣陣滋啦之聲。

    “沒想到這洞天之寶煉入手指之中,居然還能有如此威能,連青竹蜂雲劍這等程度的攻擊都能輕易擋下,怪不得連金童當時都無法咬穿吞噬。”韓立將長劍收起,看了一眼自己右手的兩根手指,微笑著說道。

    說罷,他身上青光一閃,身影瞬間遠遁消失。

    回到野鶴谷洞府密室之內,韓立心念忽的一動,右手兩根手指上花朵圖案光芒一閃,一道銀光從中迸射而出,化作那道銀色光門佇立在了身前。

    韓立沒有停留,當即邁步跨入了光門之內,進入了“花枝”洞天。

    他沒有直接飛掠而走,而是沿著那條白骨小徑一路向內走去。

    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在閉關修煉百脈煉寶決,以此來將那截玉骨融入自己的指骨之中,所以一直都沒有再進過這洞天之內。

    這一次進來,他就發現之前放置在靈藥園那邊的巨猿傀儡,在完成靈液澆灌的任務之後,居然分散到了這山林之中,養護起了原本生長在這里的靈藥。

    韓立略一沉吟過後,便指揮著它們,將之前在林間小徑旁發現的那些靈藥全都采集了下來,帶著一起去往了靈藥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