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滅族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滅族

    此時的葉素素反倒是越發不慌了,任憑東方白這般看著自己卻絲毫不懼,與之坦然對視。

    她腦海里回憶著那日韓立離別時說的那些話,心中不禁大感佩服,只覺得今日所有狀況,似乎都在那人的預料之中,自己只要照著做就行了。

    就在這時,伴隨著破空聲傳來,高空之中一道遁光飛射而至,朝著院中墜落而下。

    遁光一斂去,從中現出一名長鼻灰發的削瘦老者。

    “呂長老,如何?”東方白目光移向老者,語氣平靜的問道。

    “回稟宮主,在此處以北數千余里外的一座山峰上,發現了些許殘留的氣息。那韓立似乎是在那里稍作停留,並換乘了靈舟飛車一類仙器。之後再往北去數萬里,快到金源山脈邊緣的地方,也陸陸續續有一些氣息殘留,不過都很淡薄了,應該是采取了某種手段故意遮掩行跡。屬下急著回來稟報,便只在那做了標記,沒有繼續再追索下去了。”灰發老者走上前來,躬身施禮道。

    “你做的很好。”東方白點了點頭,說道。

    “這麼說來,他們倒是沒有撒謊……此人還真是狡猾!”陶基思索片刻,恨恨自語道。

    “走吧。”東方白又回首看了葉素素一眼,面無表情說了一句後,身形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陶基等人見狀,也連忙身形一閃,飛身離去。

    小院之內,只剩下青狐一族眾人面面相覷,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葉素素手心里早已浸滿汗水,看了一眼身旁的母親後,仰頭朝著高空中密密麻麻的戰艦望去,心中越發疑惑,這位韓前輩究竟是怎樣的人,竟然能招來仙宮如此大陣仗對待?

    高空一艘戰艦的甲板上,陶基等人身形紛紛一閃而至,就看到東方白正站立在一側船舷旁,俯身望著下方的青狐城。

    等到幾人走到近前,他忽然開口說道︰

    “滅族。”

    “什麼?他們……”陶基聞言,神色一變,慌忙說道。

    他本想說青狐族並未包庇韓立,但話說了一半,就立即識相的閉嘴了。

    青狐族有沒有包庇韓立對于東方白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韓立的行蹤,絕對不能傳出去,否則引來其他人的注意,他還怎麼獨佔找回掌天瓶之功?

    “遵命!”黑刀二話不說,抱拳說道。

    “做干淨點,別留下什麼痕跡,否則仙獄那邊追查起來,麻煩。”東方白又補充道。

    “是。”黑刀應了一聲,轉身離去了。

    “陶長老,呂長老,帶著大軍速度太慢,目標也太大,你們二人隨我前去追擊。”東方白思量片刻後,吩咐道。

    “是。”呂雲同樣沒多說什麼,只是恭聲應道。

    陶基略一猶豫,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不過最終還是說道︰“是”。

    對于韓立實力的恐怖,他是有過直觀體驗的,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能帶更多人去,當然有東方白親自出手,自己應該也插不上什麼手,即便不能手刃仇敵,能親眼目睹也是好的。

    東方白隨手一揮,身前一片白光噴涌,一艘十丈來長的白色飛梭浮現而出,上面符紋密布,靈光熠熠,一看便知是入品仙器無疑,且品階不低。

    他當先飛身而起,輕飄飄的落在了飛梭之上,陶基二人不敢怠慢,也緊隨其後的飛身而上。

    在呂雲指了方向之後,飛梭之上頓時暴起一團驕陽白光,化為一道白光的爆射而出,沒入高空之後消失不見。

    而懸浮在青狐城上方的一艘艘金色戰艦,則是靈光大動,上面鐫刻的層層符紋開始紛紛亮起,緩緩朝著下方的城池傾軋而去。

    艦身上的一座座攻擊法陣全數打開,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勢籠罩了這片天地。

    事後據傳,這一日青狐城遭天災襲城,焚于大火。

    ……

    時間一晃,過去半年有余。

    金源仙域北部某處,有一條水系發達的龍江河,與沅江河以及水漾河三條河流匯集一處,在梳篦山下形成了一座面積足有數千里之廣的三江湖。

    相傳三江湖所處之地,原本有數百座峰巒疊嶂的山峰,與湖邊的梳篦山連同一氣,都屬于金源山脈向北延伸出來的一條分支,上面還曾建有一座規模不小的仙家宗門。

    只是在不知道多少萬年前,這里曾爆發了一場大戰,那座原本修建在此的仙家宗門被徹底滅門,這里的大半山峰也在交戰中被毀,整片大地沉入地下。

    之後經過漫長歲月的更迭演化,包括龍江河在內的三條河流陸續河床改道,匯集在了此處,將這剩余的那些斷嶺殘峰全都掩埋,盡數沒于了水下。

    雖然宗門已逝,但梳篦山上仍舊還有許多當年的建築遺跡殘留,其中大部分都被一座建宗不過數十萬年的“梳流宗”佔據了去,經過翻新修築之後,倒也有些迥然有異的全新氣象。

    只是歷經了不知多少萬年的時間洗刷,梳流宗得到的也不過是些殘垣斷壁,至于什麼遺留的仙家寶物自然也有,卻也都是些大浪淘沙剩下的殘品。

    據說,在那三江湖之下,倒是還有些遺留下來的破碎仙府,當中有的仍有法陣庇護,里面倒是有可能還有些未被人發現的仙家寶貝。

    梳流宗在此建宗之後,便順理成章的將三江湖也囊括進了自家勢力範圍,但由于自身實力不濟,卻也不敢真的封禁起來獨佔,反而是經過開發之後,將湖下一些殘留仙府修葺,建成了一座座供修士修煉的龍宮水府,用來租賃。

    修為高強的高等修士,自然看不上這水府中殘留的那點天地靈氣,不過許多真仙修士,特別是修煉水屬性功法,亦或是修煉水屬性法則之力的修士,倒是喜歡長居于此。

    靠著不多,卻是細水長流的租金,梳流宗倒也過得頗為怡然自得。

    這一日,梳篦山上的迎客的致風殿,來了一位身材高大,容貌頗為普通的青年修士,一進門便要找執事長老,說是要租住一座水府用來修煉。

    這青年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韓立。

    執事長老是一名身材微胖的圓臉老者,生得慈眉善目,見來人相貌平平,衣著普通,身上氣息也不如何強大,雖未有怠慢之舉,卻也暗暗起了輕視之心。

    “貴客,是要租住水府啊?那可來得正是時候,這三江湖中所剩空余水府也就僅剩三處了,我這就拿輿圖來給貴客挑選。”老者迎了上來,笑眯眯的說道。

    “不急,听聞這三江湖中還有十余處未開水府,我倒正想從這里面挑選一座。”韓立伸手攔住了老者,笑著說道。

    事實上,三江湖下的水府的確極多,但經過最近數萬年的開發整理,其中大多數已經都被開闢完成,只有少數被厲害的仙家禁制封禁,以梳流宗如今的能力尚無法打開。

    不過,梳流宗並未花費重金從外面聘請高人破陣,反而對外宣布,只要花費與其他水府一樣的價錢,就能獲得入住那些未開水府的資格。

    只是能不能真的入住進去,那就看租賃之人的本事了。

    至于水府中所得之物,只要不影響水府續存,便可盡歸租賃之人。

    在一開始的相當長一段時間里,經常有修士前來租賃這種未開水府,不過其中絕大多數人都以失敗告終,而當中寥寥無幾進入水府中的人,又有不少死于其中,能進而不能出。

    歷史上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能夠打開水府,滿載而歸,結果當中好幾個,都因為走漏了消息,被聞訊趕來的山野修士聯手圍殺,落得個尸骨無存的下場。

    通常只要出了梳流宗的勢力範圍,他們對這樣的事就不會多管,畢竟他們有言在先,對于想要進入那些未開水府之人,是生死自負的。

    當然,即便沒有入住成功,那些租金也是不會退分毫的,如此一來,梳流宗起初從這些未開水府上所獲的租金收益,反倒比已開水府要多上不少。

    畢竟在修仙界,從來不缺想要通過冒險,以小博大,以尋求機緣造化之人!

    不過這樣的時光並未持續太久。

    久而久之,大多數修士漸漸認清了事實,也就慢慢沒有了來此冒險的興致,像韓立這樣,趕來一開口就要租住未開水府的人,這位資歷頗深的執事長老也是許久未見了。

    “呵呵,好說,好說!貴客這邊落座稍待,就是要租住未開水府,也需要看看輿圖挑選一下吧?待我去取來。”圓臉老者引著韓立來到偏廳坐下,轉身去拿輿圖。

    臨轉身之時,他忽然問道︰“對了,還未請教,貴客如何稱呼?”

    “韓立。”韓立頭也不抬,隨意答道。

    “原來是韓道友,幸會,幸會。”老者隨意的點點頭,轉身離去。

    片刻之後,圓臉老者便再次回到了殿內,並將一張三江湖的水下輿圖鋪展在桌面上,給韓立粗略講了講各處水府的分布位置,以及目前的租住狀況。

    韓立一邊听著老者所述,目光一邊在圖上來回逡巡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