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首戰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首戰

    韓立站定身形後,目光掃過,就發現一些先前周顯揚就提及需要注意的人,基本上都出現在了台上。

    這其中就包括了青悔林的駱元山和天幽湖的紫洛仙子等人,自然也少不了不顧掌門身份親自參選的司空建。

    台下觀眾對于此人這般行徑,頗有些不以為然,甚至覺得有些不恥,廣場周圍一時間噓聲四起。

    司空建見狀,卻是面帶笑意,“啪”的一下打開折扇,自顧自的輕搖起來,一副神色自若巋然不動的樣子。

    不過眾人腹誹歸腹誹,心底卻是有些佩服此人的厚顏無恥,畢竟一旦成功取得菩提令,帶來的收益之大,也足以令人眼熱。

    從這一點上來說,司空建賭上這一把,並不算失智。

    “周宗主,若是貴宗的常道友,能夠抽中司空建這廝,可一定要將他擊敗,這麼一來孤陽峰的聲望威名可就跌到了谷底,正好能報了你們的經年宿怨。”趙元來笑道。

    “抽簽決斷,哪有那麼巧的事情?”周顯揚笑著點了點頭,心里卻在冷笑,期盼著趙伯勞能夠遇上司空建。

    事實上,司空建能作為一宗之主,實力已然擺在了那里,況且他早已有陰險名頭擺在外面,其余人自然都是希望能夠不與他交手的。

    “我這里有九十六枚標記號丸,一會兒你們各自選取一個,其上記錄的數字便是你們的選號。之後,通過選號配對,一號對戰九十六號,二號對戰九十五號……以此類推,可都清楚?”主持長老徐徐說道。

    “清楚。”參選眾人齊聲應道。

    “開始選號。”主持長老一語說罷,隨手一拋。

    只見九十六枚閃爍著耀眼光芒的圓珠飛入高空,如群星羅布,懸在眾人頭頂。

    參選眾人隨即抬手一招,便有一枚圓珠如流星劃落,飛入他們手中。

    韓立抬手攝來一枚圓珠,將一縷仙靈力渡入其中,圓珠頓時光芒一暗,上面浮現出一個數字來。

    “九十一號……”韓立喃喃自語道。

    周圍眾人也都手握圓珠,看到了自己的號碼。

    司空建手中的號碼自然成了大多數人關注的熱點,于是紛紛將目光投向了他那邊。

    他見眾人朝自己看來,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舉起了手中的圓珠,上面寫著兩個數字“玖零”,他的號碼正是九十號。

    “怎麼會……”這時,人群中傳來一聲哀嘆。

    眾人扭頭望去,就看到一個頭生尖角,雙頰外鼓的青膚男子,正手抓著一個圓珠,滿臉絕望地看向司空建。

    其余人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心里也暗暗同情起這個倒霉的家伙來。

    “呵,真是個倒霉蛋,常道友,你是多少號啊?”這時,趙伯勞忽然來到韓立身邊,笑著問道。

    韓立舉起手中的圓珠,給他看了看。

    後者看清上面的號碼後,臉色頓時一僵,也舉起了自己的圓珠。

    韓立皺眉望去,就見那圓珠上正寫著“陸”號,正是與九十一號對應的數字。

    “這還真是……緣分吶……”趙伯勞苦笑一聲,說道。

    他看著神情苦澀,滿是遺憾,嘴角卻壓抑不住地顫抖了兩下,顯然有些難掩真正的笑意。

    之前與趙元來傳音之時,他們兩人就已經認定“常戚”是個不中看也不中用的草包,此刻讓他撿到了這個大便宜,自然是欣喜難耐啊。

    “這個……還請伯勞兄手下留情啊。”韓立的演技倒是在他之上,遺憾中帶著些許不安,故意壓低聲音說道。

    “常道友,彼此彼此啊……”趙伯勞一听此言,信心更是暴漲,嘴上卻仍是客氣道。

    “諸位號丸已經選好,就請號碼前十二號,與末十二號的道友,登上十二座地支演武台開始比試,其余人等候場準備。”這時,主持長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韓立與趙伯勞正好屬于第一批進行交戰的參選修士,按照十二地支的劃分,他們被安排在了第六座演武台,也就是巳字台上。

    而司空建所處的午字台就在他們邊上,與他們的演武台相隔不過百丈。

    在圍觀眾人的歡呼聲中,最先參戰的二十四人分別登上了演武台。

    周顯揚和趙元來還來不及慶幸韓立兩人沒有抽中司空建,就看到他們兩人出現在了同一座演武台上。

    “這還真是巧了……”幾乎同時,趙元來與周顯揚異口同聲道。

    兩個人的語氣里都有幾分意外,也都有些幸災樂禍。

    “周宗主,咱們兩家宗門一向走得近,今日不管戰果如何,可一定不要傷了和氣。”趙元來扭頭看向周顯揚,笑呵呵說道。

    趙元來自然是以為勝券在握,為趙伯勞擊敗韓立時鋪好台階。

    “那是自然。”周顯揚也隨之笑道。

    莫說是韓立假冒自己師弟出手,就是真的常戚與之對戰,他也對自己的師弟有信心。

    環形石台上,坐于正中央的幾人,對于演武台上的爭斗並不是很關心,只是彼此相互交談著,在他們四周自然隔絕出了一片小天地,即便比鄰而坐的其他人,也無法听到他們交談的內容,當然其他人也不敢擅自窺探。

    “鳳天仙使,听聞近來真仙界各處都有動亂,不僅輪回殿不安生,就連灰界也跟著鬧騰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純鈞真人問道。

    “北寒仙域,青莽仙域以及黑山仙域,多處都出現了灰界生物活動的蹤跡,不過都是些小打小鬧,不成氣候。”鳳天仙使聞言,哂笑道。

    純鈞真人聞言,眉頭微皺,天庭若是都秉持此種態度,那本身就很是問題了。

    “之前天庭不是也在灰界有所安排麼,難道是灰界中出了什麼變故?”純鈞真人問道。

    “灰界之中的確生了變化,原本一直中立的黑繩域開始和輪回域聯手,九幽域也在壓迫之下,轉而斷了和我們天庭的聯系,總之從目前來看,他們似乎已經統一了意見,才會大舉入侵仙界。”鳳天仙使聞言,面上浮現一抹猶豫之色,隨後才傳音說道。

    純鈞真人雖然早已經得到了些消息,可真正從鳳天仙使口中听到時,還是有些驚訝。

    早在許多年前,老祖就曾分析過未來仙域形勢,現在看起來已經逐步在應驗了。

    兩人正交談之際,廣場上響起一陣熱烈歡呼,原來是主持長老見十二座地支演武台上已經都站上了對戰修士,隨即宣布了對戰開始。

    “得罪了,伯勞兄。”巳字台上,韓立看向趙伯勞,拱手施了一禮,說道。

    “常道友只管出手。”趙伯勞回了一禮,笑道。

    說罷,他手掌一揮,一片雪白光幕憑空生出,擴張開來,將整個演武台包裹了起來。

    光幕之上,晶光閃動,表面隱約浮現出一枚枚六瓣雪花紋路,密密麻麻,煞是好看。

    “伯勞兄的冰屬性法則之力當真渾厚,在下長了見識了。”韓立笑道。

    “听聞常道友擅長玄修煉體,今日便正好討教一番。”趙伯勞嘴上很是客氣,出手卻絲毫不含糊。

    只見其雙手一揮,四周地面便有絲絲藍色寒氣冒出,虛空中也響起陣陣“  ”地冰凍之聲,一層藍色冰晶瞬間蔓延開來,將整個演武台覆蓋。

    韓立抬腳重重一跺地,腳下一陣白色罡氣擴張開來,那層洶涌而至的藍色冰晶瞬間被一股強大勁力沖擊,直接崩碎成了齏粉。

    趙伯勞見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雙手一招,地面之上寒氣再次大盛,一根根寒冰尖錐從地面層層冒起,如同長矛突刺一般刺向高空。

    韓立見此,周身數百玄竅接連亮起,身形一縱,瞬間躍至高空。

    而緊跟著,他身後便人影一花,趙伯勞緊跟著追了上來。

    其手中握著一桿藍色長槍,一個突刺,直奔韓立後心捅了過來。

    以韓立的速度,想要躲避開來自然十分容易,只是他如今是以常戚的身份參戰,若是真展現出不同一般的速度,只會徒惹來懷疑目光。

    于是,他只是把肩一沉,身形向下一墜,雙足站立在了兩道冰錐尖端上,任由肩膀被那桿藍色長槍戳中。

    趙伯勞見韓立躲避開了要害,心中微微有些遺憾,雙手之上仙靈力頓時狂涌而出。

    藍色長槍尖端出符紋頓時一亮,一股極寒氣息滲透而出,槍尖頓時藍光暴漲,從中涌出一片藍色冰焰,將韓立半個肩膀和整條手臂凍結了進去。

    “常道友,對不住了。”趙伯勞壓抑不住臉上笑意,說道。

    其手中長槍一抖,一股強大勁力滲透而入,頓時將那剛剛凍結的冰晶震散開來。

    韓立只覺得手臂一陣酥麻,包裹其上的藍色冰晶便已經化為了一片淡藍色地齏粉,直接消散在了虛空中。

    “怎麼可能?”

    趙伯勞在看清韓立手臂,並未隨著冰晶消失的瞬間,神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起來。

    “伯勞兄,可能不太懂我們玄修,體魄乃是根本,這點極寒之力,實在有些不夠看,你還是不要留手的好。”韓立面帶溫和笑意,說道。

    說罷,其手臂之上玄竅紛紛亮起,一拳朝著趙伯勞砸了過來。

    他模仿著常戚的功法特點,力從骨出,手臂之上白光籠罩,仿佛沐浴在一片星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