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美利堅大亨 > 第253章 舊人

第253章 舊人

    老爺子停下動作,好奇道︰“阿青,你現在每天都這麼早起來鍛煉(身sh n)體?”

    “是啊,難道爺爺不同意。”徐青嬉笑道。

    “這是好習慣,堅持下去,把(身sh n)體搞好,下一代也會更健康。”爺爺說道。

    徐青頓時蛋疼了,昨天晚上,爺爺(奶n i)(奶n i)就問了徐青什麼時候想要個孩子。

    他現在才20歲,根本不想這麼早就當爸爸,徐青只好用我太年輕,還沒有發育成熟的借口糊弄。

    但爺爺(奶n i)(奶n i)在曾孫子這個問題上是絕對不可能被糊弄的,他們要求徐青大學畢業後,就要生孩子。

    徐家的人丁實在太單薄了,爺爺只有一個兒子,徐青的老爸徐明章,然後徐明章也只有一個兒子徐青。

    對于現在資產越來越多的徐家來說,這麼少人,是很危險的事(情q ng)。

    徐青只能說看(情q ng)況,如果合適,一定會在大學畢業後立即生孩子。

    爺爺(奶n i)(奶n i)知道不能((逼b )b )徐青太緊,不過會時不時的把話題扯到生孩子上。

    這不,一個很正常的早起鍛煉,就被爺爺扯到生孩子上。

    徐青連忙保證會堅持鍛煉(身sh n)體,快步走進屋里。

    (奶n i)(奶n i)正在和家里的佣人做早餐,徐青不敢打擾,回去自己的臥室。

    索菲婭已經起(床chu ng)做瑜伽,無論在哪里住,索菲婭都會帶著她的瑜伽墊。

    按照索菲婭的話來說,好(身sh n)材是女人的命,如果不隨時保持好(身sh n)材,就相當于沒了半條命。

    徐青也沒有打擾索菲婭做瑜伽,抱著藍胖子來到二樓的陽台,邊擼邊看著遠處的風景,很是愜意。

    家里佣人上來叫徐青吃早餐,徐青放下藍胖子,藍胖子抖了抖(身sh n)體,用一個嫌棄的眼神看了下徐青。

    徐青氣急,剛才擼它的時候,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現在卻嫌棄他。

    忘恩負義的藍胖子。

    早餐很豐盛,面包,面條,粥,蛋撻,餃子都有。

    吃過早餐,徐青和索菲婭帶著寵物們去鎮上逛街,順便看看有什麼年貨可以買。

    卡尼農場所在的安博鎮是一個小鎮子,整個鎮的人口都很少,華人更是沒幾個,傳統年貨是不可能買到的,如果在舊金山,倒可以去唐人街買年貨。

    不過(奶n i)(奶n i)也沒有讓徐青買傳統年貨,而是買些索菲婭喜歡的吃喝用穿的東西。

    安博鎮中心距離卡尼農場有30分鐘的路程,因為安博鎮都是各種農場,管轄的面積很大。

    來到鎮上,人不是很多,除了安博鎮的人口本來就少的原因,天氣冷不想出門也是一個原因。

    如果在華夏,鎮子早就被買年華的人擠滿。

    但安博鎮的人是不過(春ch n)節的,甚至有人不知道(春ch n)節這個節(日r )。

    安博鎮中心的建築物,道路,公園都很漂亮,雖然安博鎮人少,卻很有錢。

    因為安博鎮有一大堆百萬,千萬富豪,億萬富豪也有幾個。

    安博鎮隨便一個農場至少要十幾萬美元,好一點的要幾十萬,上百萬美元。

    那些大型農場更不用說了,比如卡尼農場,價值數千萬美元。

    蒙大拿不收州稅,但安博鎮的農場主們,還是每年捐一些前給鎮政府。

    畢竟農場在安博鎮,就少不了和鎮政府打交道,搞好關系是必然的。

    徐青一行人的出現,引起了注意,徐青還住在卡尼農場的時候,他在安博鎮的名氣就不算小。

    一方面是因為徐家有錢,作為安博鎮僅有的幾個億萬富豪家庭之一,並且是華人,理所當然會受到關注。

    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徐青的調皮搗蛋是出了名的,那時的徐青經常和其他農場主的兒子混在一起,在各家農場搞惡作劇。

    那些農場主對徐青他們的惡作劇很無奈,打是不可能的,徐家是億萬富豪家庭,而且徐青是未成年人。

    罵?徐青他們當做沒听見,你罵你的,我搞我的惡作劇。

    向徐家告狀?但徐青是徐家的獨苗,老爺子他們也狠不下心管徐青。

    就這樣,徐青和他的一幫小伙伴們,成為了安博鎮各家農場頭疼的搗亂份子。

    後來,徐青去斯坦福上大學,這個以徐青為首的搗亂團隊也隨之解散。

    如果是以前的徐青出現在鎮中心,絕對是讓人頭疼的,躲避是最好的選擇。

    但現在的徐青,不一樣了,那些發現徐青的人,立即揮手打招呼。

    “嗨,徐青,好久不見。”一個穿著厚厚羽絨服的中年白人向徐青打招呼。

    徐青認真的看了看中年白人的面貌,好像是以前搗亂團隊的一個小伙伴的父親,不過徐青不確定,語氣飄忽道︰“特雷沃大叔?”

    中年白人走到徐青面前,爽朗笑道︰“看來你還記得我,我是馬丁的父親特雷沃。”

    徐青也笑道︰“我當然記得特雷沃大叔,以前你帶著我們去……”

    徐青的話還沒說話,就被特雷沃打斷︰“以前的事(情q ng)沒什麼好回憶的,這是你女朋友嗎?很漂亮的女士。”

    徐青看到特雷沃的樣子,心中暗笑,特雷沃是一個很(愛 i)玩的人。

    曾經帶著徐青的搗亂團隊去一家農場搗亂,把那家農場的牛,用油彩刷了sos的求救信號。

    本來只靠徐青他們是不可能完成這個搗亂的,但特雷沃用和那家農場談生意的名義,把農場主和管理牛舍的人引走。

    徐青他們則趁機進入牛舍,把所有的牛全部刷了sos。

    後來那家農場主得知被特雷沃和徐青他們耍了,十分生氣,他拿徐青他們沒辦法,就跑到特雷沃的別墅。

    讓特雷沃拿出珍藏多年的紅酒作為賠償,然後這兩個家伙就在別墅喝得醉醺醺。

    徐青給特雷沃和索菲婭互相介紹了一下,特雷沃問道︰“你是回來過(春ch n)節的嗎?”

    “嗯,1月31(日r )是華夏(春ch n)節,我回來過(春ch n)節。”徐青說道。

    “你爸爸媽媽回來了嗎?”特雷沃又問道。

    “今天下午回來。”特雷沃和徐青父母的關系不錯,以前父母在農場的時候,特雷沃會過來串門。

    特雷沃點點頭︰“明天我找你爸聊聊天,和他喝幾杯。”

    “馬丁最近怎麼樣?我很久沒和他聯系了。”徐青問起了兒時伙伴馬丁的(情q ng)況。

    “唉!”特雷沃原本高興的(情q ng)緒瞬間變得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