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無敵之大唐 > 第924章朱雀門前

第924章朱雀門前

    女帝大發雌威,以鐵血手段告誡朝臣中心懷不軌者,虎老雄心在,若是有不怕死的以試法,朕不介意殺個血染朝堂。狂沙文學網

    “明巳時初,于朱雀門前檢閱神武軍,此事著兵部左侍郎杜平、左羽林衛大將軍武攸宜、右羽林衛大將軍張昌宗全權處置!”

    女帝直接扔下一番話,對明檢閱神武軍一事做了安排,然後,在二張的攙扶下,朝後宮而去。

    她根本就沒打算和朝臣商議,且將宰相們給撇開,交給武攸宜、張昌宗和杜平負責。

    三人中,張昌宗是她的心肝寶貝,讓他介入此事也是對他的撫慰和補償,畢竟人家今在朝堂上受了委屈,不哄哄怎麼行?

    至于武攸宜是她娘家佷兒,且是最忠心和听話的一個,眼里只有她這個姑母,從來不與朝臣結黨,也不介于武承嗣和武三思之爭。

    雖然辦事的能力有些欠缺,可對于帝王來說,相對于能力,忠心永遠是第一位。

    而杜平是兵部左侍郎,在房遺則死後,女帝故意將兵部尚書一職空缺,這樣一來,杜平就成了兵部真正的話事人。

    神武軍份特殊,一直是女帝親自過問,兵部也就是按時撥付錢糧補給,就連一個郎將的任免權都沒有。

    可不管怎麼說,神武軍名義上也是歸兵部管的,那麼檢閱一事就繞不開兵部,于是讓杜平參與也就順理成章了。

    可杜平心中有數,他可不敢干涉檢閱的事,也就是跑跑腿,替神武軍安排住處和飲食,余者可不敢過問。

    不說武攸宜和張昌宗這兩位女帝跟前的紅人,就是神武軍的那位安王爺,人家頭上還有一個“檢校兵部尚書”的頭餃,要是較真起來,還是他杜平的直接上司呢!

    其實,對神武軍進長安接受檢閱一事早就開始了,靠近朱雀門不遠的地方有一座左衛的大營,由于兵源不足有大片空著的營房,容納一千神武軍將士還是綽綽有余的。

    這里離朱雀門也就隔著三個坊市,軍營里現有軍士四千余人,也可起到監視神武軍的作用。

    另外,將神武軍安排在左衛大營,想來安王爺也不會抗拒。想他安王爺是從朔方崛起的,那時候朔方駐軍正是左衛,有這份香火之在,該不會挑三揀四找他們的麻煩吧?

    而且,最近兩任左衛大將軍都是安王爺的老熟人,一位是他老丈人輔國大將軍宋國公秦懷玉,另一位則是定王武攸暨,而他安王爺貌似也有一個“檢校左衛大將軍”的頭餃,此番入住左衛大營,差不多可以說是回家了。

    至于一千神武軍將士的人馬嚼用,由兵部造冊、政事堂批復、戶部撥付,全都是按最高標準來的,就連張柬之也沒有嘰嘰歪歪。

    一來此番檢閱是女帝提出,對于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沒多少子好活了,又何必壞了她老人家的興致?

    另外,安王爺可是凶名在外,手上沾染了數百萬人的血,張柬之等人對他是又恨又怕,能不得罪還是不要得罪。

    此番,女帝做出新的安排,將宰相們撇開,杜平更加輕松了。他只要做好後勤就好,至于宮里頭的防衛,有左右羽林衛大將軍在,哪里輪到他cao)心。

    趙無敵隨同一千神武軍一起進城,在兵部一位郎中和左衛一員將軍陪同下,來到了左衛大營,四處轉悠了一番,隨即囑咐別將郭破和中郎將安之山好生約束士卒,便回府了!

    翌,安王爺化趙大將軍,全副披掛,騎上大紅馬,在數十名同樣全副披掛的親衛簇擁下,朝朱雀門奔去。

    七殺全都在安王府中,並沒有一人隨行。這是他的底牌,是最精銳的戰力,每一個人可以抵一團人馬,豈可過早暴露在朝堂之上。

    朱雀門前有一片開闊地,長寬各有二百多丈,足可容納上萬人馬一千神武軍將士甲冑鮮明,長槊指天,散發寒芒,濃郁的殺氣,讓飛鳥不敢靠近。

    在開闊地外側,相鄰的長街上,人頭涌動,密密麻麻,都是早起的長安居民,攜家帶口,呼朋喚友,蜂擁而至,搶佔有利地形,好一覽堪比神話的神武軍風采。

    人太多了,擠滿了橫街,就連大樹上、屋脊上都扒滿了手靈活的人,其中,有些人連朝食都沒有用,為了神武軍也算是豁出去了!

    這麼多的人,萬一發生亂,可不是好玩的事,一個不好,將引發震動,危及江山社稷。

    對此,武攸宜等人早有對策,在人群外面有大批的金吾衛、左右衛江山刀劍如林,劃定警戒線。他們得到的命令是,若有異動者,殺無赦!

    朱雀門前檢閱神武軍,可朱雀門卻閉著,沒有打開的跡象。這是對神武軍的提防,畢竟將在城樓上檢閱的是女帝,還有太子諸王、滿朝文武中的大佬,可謂是整個大周的權利中心,做些必要的防範,也無可厚非。

    杜平接了個苦差事,沒有資格列席城樓上,只能在朱雀門前伺候一千神武軍大爺。

    寬達五十丈的朱雀大街沿途也有軍和武侯維持秩序,將行人靠兩邊驅趕,沿著坊牆前行,而將中間給空出來。

    趙大將軍一行就縱馬飛奔在朱雀大街上,事實上,從安王爺大門前開始,就有武侯給他清道,以至于一路之上暢通無阻,沒花多大工夫就到了朱雀門前。

    杜平上前見禮,趙大將軍端坐馬上,也就是略拱拱手,就將他給打發了。

    若是換在平時,他少不得要和杜平客一番,畢竟杜平和秦懷玉是通家之好,算是他的長輩。可今是女帝檢閱神武軍的大子,他是神武軍的上將軍,是大周的親王,在官爵上碾壓杜平,無須過分客氣。

    他提馬來到神武軍將士面前,目光如炬,掃視眾人。

    別將郭破、中郎將安之山越眾而出,在馬上對他躬行禮,大吼道︰“末將郭破、安之山覲見大帥,神武軍麾下將士一千人整,听候大帥號令!”

    眾目睽睽之下,趙大將軍少不得要吼幾句豪言壯語,並大大地對女帝表示一番忠心,末了勉勵將士們好好發揮,將神武軍的神威展現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