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章 不會善罷甘休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章 不會善罷甘休

    “如果不出意外,臣能讓大周皇上將董貴妃送入冷宮。”得知了自己可以對甦錦繡動手,曲境澤心底多了幾分底氣。

    “這個結果,恰好,也是我想要的。”阿蠻慢悠悠的說話,不急不躁,臉上卻已經泛起了笑意。

    “曲大人先回去休息吧,養足精神,天亮了進宮。”

    “公主您也好好休息,明天臣勢必為您討回公道。”曲境澤說完大步離開,阿蠻看著他的背影,心底漫生出陣陣慌亂,只是想到,此時在宮中的那人肯定也為明天早朝忙碌,心,莫名就安定了下來。

    心安了,人便容易困倦,阿蠻素來不會委屈自己,讓人服侍著洗完澡就盡快睡覺,明天,她還等著看好戲呢。

    真是阿蠻低估了自己的疲憊,等她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曲境澤已經帶著幾個副使去了皇宮。

    現在已經日上三竿,估計一大早慕容崢就會下旨宣他們進宮安撫,曲境澤她倒是不擔憂,只是……

    “慕容愷送東西來了沒?”阿蠻更關心的是證據,只有證據在手,曲境澤才會戰無不勝。

    “一大早三皇子就讓人來找曲大人了,說了會兒話那人就走了。”

    “那人有沒有說三皇子的腿……?”放下心來之後,阿蠻突然就擔心起來,只是剛開口就意識到,慕容愷派來的人來去匆匆,想來是不會告知他們慕容愷的情況。

    “曲大人臨走的時候和奴婢說了,大周三皇子的腿太醫已經給看過了,以後一百天之內不能亂動,不然……”

    “嗯。”這個結果,阿蠻料到了,只是被人這樣說出來,她總是忍不住心頭的歉意,如果不是自己昨天送那封信,他可能會很快就好起來……

    當然,這只是假設,如果她沒送那封信,此刻的自己,怕已經和閻王踫頭了。

    “回頭讓曲大人送點補品什麼的過去,算是本宮謝他的救命之恩。”

    “曲大人臨走的時候已經讓人送過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阿蠻輕聲說著,心卻早已經飄進了大周的皇宮。

    而此時阿蠻心底惦念的地方,一片冰寒。

    北安使臣曲境澤跪在朝堂中,雙目含淚,雙手高舉著一個玉釵。

    朝臣無一人敢說話,連頭都不敢抬,而坐在龍椅上的君王,看著曲境澤,心思莫名,眸光冷厲。

    “不管是外臣還是我北安驕陽公主,錦繡公主,在大周境內,行事從未逾矩,不知道為何,招來大周如此的嫉恨,竟要處之而後快。”

    “曲大人言重了,北安與我大周兩國,世代交好,我大周君臣對貴國來使更是奉若上賓,絕不可能害北安公主和大人的性命,曲大人可能是誤會了。”

    終于有臣子站出來,緩聲相勸。

    事關兩國和平,可不能因為一場大火,就讓友邦成為仇敵。

    “誤會?這玉簪也能誤會?還是大周百姓都可以隨意用這鳳凰玉簪?”

    鳳凰,從來都是皇室的女人專用,高高在上,睥睨蒼生,怎麼可能是尋常百姓家敢用的?

    “臣雖是外臣,卻也知道,這是辰光十年,皇上送給董貴妃的生辰禮。”曲境澤看向依然不動聲色的慕容崢,高喊道。

    “當時皇上曾下令將這玉簪圖形傳告天下,不許任何人效仿,連中宮皇後都不行。”

    就因為當年這道聖旨,大周朝堂紛爭不息,眾臣離心,即使慕容崢最後迫于形勢收回了聖旨,朝中卻依然為此事爭論不休,最後還是皇後出面勸和,大臣們才停止了參奏皇上不修私德。

    這是慕容崢執政大周以來最難堪的黑歷史,如今,卻被曲境澤高聲喊出。

    慕容崢變了臉色,而朝臣們也都意識到了,這一次,北安怕不會善罷甘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