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一章 沉默的朝臣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一章 沉默的朝臣

    曲境澤的話音落地,朝堂上愈發沉寂,慕容崢看向群臣,所有人都低著頭,不發一言。

    自當年自己將鳳凰玉簪送給董貴妃那件事後,凡是涉及到董貴妃的事情,朝臣們有志一同,集體裝聾作啞,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只是這一次,慕容崢卻覺得羞憤異常。

    因為曲境澤口口聲聲,幾乎都是指著他的鼻子罵他了。

    都說君辱臣死,不說要他們的性命,連表態的話語他們都不說一句,他們的反應,比曲境澤的話語更讓他覺得羞辱。

    “放肆。”惱怒的話語終究是忍不住從慕容崢嘴里溢出。

    他指的是曲境澤,更是他面前這些口口聲聲忠君愛國的臣子們。

    “外臣確實放肆,只是是誰給了外臣放肆的理由?臣也不想放肆,可是眼睜睜看著我北安兩個公主在火海中掙扎,一個毀容傷身,一個憂思難安,陛下易地而處,恐怕要比外臣更加放肆吧?”

    曲境澤的話語,擲地有聲,群臣們,依然裝聾作啞。

    “如果大周皇上能為我北安公主和外臣討回公道,外臣放肆,願意受大周皇上任何處罰。”

    說完後,曲境澤就附身叩拜,只是雙手依然擎著那鳳凰玉簪。

    曲境澤態度強勢堅決,慕容崢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心底,依然想護著那個人,可是想到要護她,心頭就涌出無限疲憊。

    “眾位臣工覺得這件事該如何處理?”在落針可聞的寂靜中,慕容崢突然開口。

    他話音剛落,滿朝文武仿佛商量好了一般,有志一同地跪在了地上,連道不敢。

    “你們”慕容崢本想著有人出來說和,卻沒想到眾臣竟然沒一個人願意給自己這個面子。

    面前這群人,昨天還為了朝政議論不休,前天還為了與他國關系與自己秉燭夜談,他認定了他們是自己的忠臣良將,可是在北安使臣逼迫自己的時候,他們全都退縮了,跪在地上,態度恭謙,卻讓他心頭的怒火越來越重。

    “張御使,這件事情,你怎麼看?”慕容崢看向跪在第二排的老臣,平素他最是維護君王顏面,自己喊他出來,他就不信他不站在自己一面。

    “陛下,當年您說的,後妃之間事都是您的家事,不讓外臣置喙。”已是老態龍鐘的張御使緩緩抬頭,說話的時候就盯著慕容崢,眼底的失望,怎麼都掩飾不了。

    “可是現在已經不是家事了,是國事。”慕容崢恨恨言道。

    “當年鳳凰玉簪之事,皇上親口對朝堂言明,董貴妃的事,是陛下家事。”

    張御使話語鏗鏘,面對慕容崢的怒火毫不怯懦,慕容崢看著他,終究沒再開口。

    僅僅是張御使的幾句話,他就已經清楚了,如果這件事按照國事來處理的話,董貴妃必然沒辦法保全。

    他本是想讓朝臣們和自己一起護住董貴妃,卻不想在董貴妃的事情上,面前這些口口聲聲忠君愛國的臣子,早已經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上。

    他們或許早已經迫不及待地等著這一天,等著自己護不住董貴妃,然後牆倒眾人推。

    “朕竟不知,你們和太皇太後,竟然是一樣的心思。”慕容崢輕嘲出聲,只是不知道這話語,是說給自己听,還是說給跪了一地的朝臣。

    “陛下,太皇太後對大周一片赤誠,如果不是她輔佐先帝,大周早已經”慕容崢話音剛落,一直沉默的徐閣老突然開口,他說話的聲音不大,只是話語間,那些埋頭跪地的臣子們都抬起頭來,眼底澄明,仿佛听人說起了他們的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