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二章 誰糊涂

禮親王番外第七十二章 誰糊涂

    “好個太皇太後,先帝在位時,她就插手政務,讓先帝苦不堪言,真以為她是有所悔悟,才在朕登基之後去了寒山,卻不想她人離開了,我這滿朝文武依然在她掌控之中,果真是好手段,你們以為有太皇太後撐腰,我就奈何不得你們是嗎?”

    長久以來壓抑在心底的怨念,讓慕容崢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他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將心底對太皇太後的不滿宣泄出來。

    當年,先帝多受龍太後掣肘,敢怒不敢言,即使是臨終之際,都因為她的威懾,囑咐自己以後要多听龍太後的話。可是他不是逆來順受的父皇,他竭力擺脫了她,讓她遠遁寒山,可是,卻依然有朝臣,不明真相,將龍太後奉為大周的功臣,民間甚至有人說的她是大周的守護神。

    他承認,龍太後曾有功于社稷,可是當天下安穩之後,她就應該還政于父皇,不該眷戀權柄。

    尤其是現在,如果不是龍太後掌控著百官,怎麼會出現今天這樣的場景。

    “皇上,您這話老臣不贊同,太皇太後遠遁寒山,為的就是讓皇上獨攬大權,不受她的掣肘,先帝對太皇太後言听計從,那也是因為太皇太後絕無私心,她要維護就是我大周的江山百姓。皇上有句話說錯了,不是太皇太後是我們的靠山,我們,和這大周的百姓,才是太皇太後的靠山,只要老臣活著,就不允許你說出這等忤逆不孝的言辭。”

    之前還含糊不肯為慕容崢說話的張御使,猛地抬頭,義正詞嚴地喊道。

    他說完話就跪在了地上,繼他跪地之後,一眾文臣都緊隨張御使跪到地上。

    “皇上,臣和內子的性命,都是太皇太後竭力救下,為的就是我們對大周的一片赤誠,您說出這樣的話,真是讓臣等寒心。”

    因為大周和北安和談從邊關趕回來的大將陳靖廷在說話的時候眼底都變了色,看向慕容崢的時候,眼底是從未有過的寒涼。

    他的話音剛落,朝中的武將都不約而同地跪在地上。

    “怎麼,你們這是要逼宮嗎?逼著朕將太皇太後從寒山上請回來,讓他做這大周的江山之主,讓我慕容氏的江山跟著太皇太後姓龍?”

    “皇上,如果太皇太後想將這天下改成龍姓,還用等到現在嗎?當年的擎天攝政王”一頭白發的徐閣老再次開口,說完話後臉上的白胡子都顫微微的,他的話語,似在回憶。

    慕容崢看著眼前有志一同的朝臣們,臉色愈發鐵青。

    太皇太後是嫁了擎天攝政王的,擎天皇叔祖當年掌握大周,太皇太後只需要和皇叔祖生個孩子,可是和皇叔祖情比金堅的太皇太後,無所不能的太皇太後,偏偏沒有孩子。

    “她在寒山,還讓你們為她和我堂堂帝王做對,也是其心可誅。”

    “臣等只是知道太皇太後為大周盡心盡力,未曾有半點邪念,所以才會為太皇太後仗義執言。”

    徐閣老顫微微站起來,坦然看向慕容崢。

    當年看著太皇太後被童家人算計嫁入宮中,看著她憑借一己之力為大周力挽狂瀾的人,已經不多了,他如果再不站出來,怕沒人再為她說公道話了。

    “徐閣老,你老糊涂了。”

    “皇上,老臣雖然老了,好壞還分得清,倒是皇上您,被帝王的權勢蒙了心,被女人蠱惑得連骨肉親情都不識了。”

    “你大膽。”

    如果說剛才,朝臣們只是悄無聲息地讓慕容崢難堪的話,徐閣老的這番話就是明晃晃地打臉了,尤其還是在北安使臣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