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數據修仙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功法對路

第九百二十七章 功法對路

    馮君看到雲布瑤是蛻凡三層的時候,他真的以為自己修煉很久了。

    正經是米芸珊晉階,他沒覺得有什麼意外——剛剛練完瑜伽,她晉階很正常。

    跟她資質差不多的古佳蕙,可也是蛻凡三層了,隨時能進入蛻凡四層。

    小丫頭不但修煉得比米芸珊時間短,也沒有被靈液點化過,也要蛻凡中階了。

    不過雲布瑤也直接蹦到了蛻凡三層,這是讓馮君徹底地吃了一驚——這樣的晉階速度,比張采歆還要快很多。

    不過這個時候,他有再多詫異也得忍著,所以只是微微點點頭,“果然是後生可畏啊。”

    但是虞長卿就完全無法忍受了,她對米芸珊的嫉妒尚可以壓制,不過對這個女孩兒,她是真的不服氣,“馮上人,我想請教一句……這女孩子什麼體質?”

    馮君想了一想,還是回答了她,“先天純金體質,跟你差不多。”

    這差很多的好不好?虞長卿可不是修煉小白,要說她也是先天木屬性,但是木屬性和純木能一樣嗎?更別說木屬性和純木之間,還有甲木和乙木的區別。

    但就算是體質不如對方,虞長卿也不願意只得到這麼一個答案……你這完全是敷衍了事嘛,“純五行資質,我無憂台也不少,還從沒有听說過進境如此之快的。”

    她的資質在凡俗界很厲害了,能被接引到修仙界,可見其不俗。

    但是無憂台是五台之一,哪里會少了資質優秀的弟子?可以想像得到,像張采歆一般的先天純水,雲布瑤一般的先天純金,只能說稀少,絕對不會沒有。

    “這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馮君一攤雙手,天地良心,他真的很懵懂,還琢磨著要不要回頭跑一跑小程序呢。

    虞長卿的眼珠轉一轉,“先天純金……她練的是什麼功法?”

    馮君呲牙一笑,“價值十萬靈石的功法,也不是很高級。”

    按說他跟虞長卿很慣熟了,說出“斷青羅”三個字,也不會有什麼。

    但是這個位面,知識無價,他不吝嗇分享知識,可是當初,虞長卿也是試探過他的,他為什麼要說出自己的秘密呢?哪怕這個秘密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十萬靈石……”虞長卿倒吸一口涼氣,愣了好一陣,她才略帶一點擔憂地發問,“你不會買了誰家的根本功法吧?”

    听到這個價格,她甚至連嫉妒的心都生不出來了,反而是生出了一些擔心。

    “不是,”馮君笑著搖搖頭,他雖然不明白斷青羅的根腳,但是能擺在甦老頭的店里,公然外賣的功法,應該不存在這些問題。

    小店里公開售賣的功法,也就是這點好處,貴是貴了一些,但是很少會有後賬,正經是天通那種大商家,有些功法反而是來路不明——馮君就從皇甫無瑕手上買過魂印功法。

    听他說得這麼肯定,虞長卿放下心來,但是好奇心又起來了,“那是什麼功法?”

    馮君一開始不說,也只是逗一逗她,知道他得了斷青羅的人太多了,根本瞞不住。

    見她居然知道先替自己擔心,馮君笑著發問,“秋辰坊市里,有一家喚作滄海的功法商店,你听說過沒有?”

    虞長卿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原來是斷青羅,不過……你不會真的花了十萬吧?”

    馮君听得卻是有點好奇,“你居然也知道斷青羅?這功法真有那麼出名嗎?”

    虞長卿笑一笑回答,“我也會在秋辰坊市逛的呀,甦家的商店,取名意為‘滄海一粟’,他家壓箱底的功法,我怎麼會不知道。”

    馮君怪怪地看她一眼,心說看來女性逛商店的愛好,是位面通性,並不是地球界獨有的,“我還以為你沒多少靈石呢。”

    虞長卿的臉微微一紅,“沒靈石就不能逛商店了嗎?我又不是要買什麼。”

    “呵呵,”馮君笑一笑,覺得現在的她就生動了許多,不過緊接著,他還是輕咳一聲,“咳,怎麼跟上人說話呢?”

    “你……上人?”虞長卿無語地翻一翻眼皮,兩人接觸太久了,她知道他不是那種擺架子的人,心里也沒有多少對上人的恐懼。

    她反而是想起一件事情來,“我初見你的時候,你才只是個武師呀,現在就是出塵上人了……你的真實修為到底是多少?提前說了,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虞長卿是絕對不相信,對方能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從武師晉階到出塵初階的。

    馮君笑一笑,卻是沒有回答她,而是走向了雲布瑤,“小家伙也該歇一歇了。”

    正好,他走到距離她三十米左右的時候,她緩緩地睜開了眼楮。

    見到馮君走過來,她就要站起身,只不過她盤坐得太久了,起身的時候身子栽歪了一下,動作有點不協調。

    “好了,慢慢地收功,”馮君笑呵呵地發話,“總算是入門了,進境也算不差……”

    虞長卿在不遠處听到這話,嘴角忍不住抽動一下︰這只算是“進境不差”嗎?

    雲布瑤卻是跳下了石墩,跪在地上,畢恭畢敬地發話,“多謝上人賜我功法和丹藥,小女今生今世,必唯上人的馬首是瞻。”

    “現在說這些還早,”馮君笑眯眯地一擺手,“專心修煉就是了,你若是三年之內入了煉氣,我自會收你為徒……現在你已經修煉很久了,先去吃喝一點東西吧。”

    此處距離小院有十余里,不過有飛行法器,就無所謂了,馮君才要帶她離開,結果虞長卿和季平安走了過來,“捎上一起走吧。”

    季平安已經在此處修煉了五天,免費三天自費兩天,因為是熟人,這里的收費比秋辰方式低,梁中玉、周靈海和梁易思甚至現在還在修煉。

    但是他等不及了,等來到院子里,趁著旁人做飯的時候,季平安吞吞吐吐地發問,“馮上人……那些貨,大概什麼時候才能到呀?方便給個準信兒嗎?”

    “快了,”馮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這麼便宜的修煉場地,你居然不知道好好珍惜。”

    “嘿嘿,”季平安賠著笑臉發話,“其實是馮上人你仁義,故意讓我們佔便宜的……那幾個儲物袋里的靈石,您若是不打算分給我們,我們還敢搶不成?”

    “那是你們的戰利品,”馮君笑一笑,他做了人情,當然喜歡別人心存感激,但是他也要指出一點,“打贏了自然分靈石,不過以後若是打輸了,也別找我抱怨。”

    季平安笑著點點頭,“那是自然,既然是戰斗,哪里有穩贏的道理?”

    馮君原本還想再拖一拖,見季平安都有點急了,于是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退出位面。

    地球界這邊,他還是在長安,正好摸出手機來,給董曾鴻打個電話,“曾鴻想好沒有,聚靈陣放在哪里?再想不出來,我就要回了……納物符我已經到手了。”

    董曾鴻猶豫一下,才試探著發問,“貴莊園里,我能租一小片地嗎?”

    “這不合適,”馮君正色回答,“我也只是五十年的使用權,關鍵是……曾鴻,你進我的莊園沒問題,可是你有了聚靈陣,總之要考慮發展和壯大鬼谷傳承吧?”

    董曾鴻剛想說,鬼谷傳承從來不靠人多取勝,就听得對方又說,“就算你不想多收徒弟,也肯定有些同道的朋友,人家若是想見識一下聚靈陣,你也帶不進來人呀。”

    這倒確實是個問題!董曾鴻承認這一點,事實上,他自己進出莊園,也不想受到約束,是以他一開始,只是想在莊園“割據”一個角落。

    遲疑一下,他沉聲發話,“郭道友倒是約我去武當山,但是我跟武當有些不對付。”

    他們跟郭長老來往,其實大部分的因果是茅山和委羽洞天,跟武當不怎麼搭界。

    馮君覺得他這話有點奇怪,“你跟武當不對付,那就不要去呀,跟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鬼谷子的傳人果然是擅長謀略,下一刻,董曾鴻就干笑一聲,“這個……這個,我其實跟青城的張洞遠,還是有點交情的,就是考慮你好像不怎麼待見那家伙。”

    我說我跟武當關系不好,你說這是我的事,那我說我跟青城關系還可以呢?

    這家伙!馮君笑了起來,“我是對青城有點看法,不過你能考慮我的情緒,我很開心,還是那句話,聚靈陣是我友情贊助你的,算你的東西了,想怎麼用,那是你的事……”

    他這話其實還是有點不盡不實,如果對方要跟昆侖或者龍鳳山合用的話,他會堅決反對。

    董曾鴻對此也心知肚明,“馮上人,我主要是想著……是不是能請您再提升一下地脈?”

    “這個嘛……”馮君沉吟一下回答,“這樣吧,青城得罪的不止是我,我去問一下,如果旁人願意原諒青城,我也犯不著做惡人,不過丑話說前面,青城的地脈未必能提升。”

    董曾鴻笑著回答,“那就麻煩馮上人了,實在不行……我就跟丹霞天合作了。”

    (中旬啦,有朋友看出新的月票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