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數據修仙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大宗采購的問題

第九百二十九章 大宗采購的問題

    董曾鴻還想挽留馮君,但是看一看正在聚集靈氣的聚靈陣,終究是舍不得離開,于是微微嘆一口氣,然後大聲發話,“上人教誨,我當牢記心上。”

    馮君離開長安之後,沒有任何的耽擱,直奔鄭陽而去——他大部分的物資,都放在洛華莊園,還是盡快解決止戈山的供貨問題吧。

    不知道為什麼,他雖然知道,手機位面那邊不走字,可還是忍不住想盡快解決問題。

    甚至他在路上的時候,就給好風景打了電話,讓她幫自己裝一下貨。

    現在的洛華莊園,已經不缺儲物袋了,馮君殺人奪寶不止一次了,就算不去坊市里買,也攢了幾個儲物袋,特意還在莊園里留了三個。

    不過那三個儲物袋,只有兩個是空的,還有一個裝滿了靈石等物,也算是修道的一道保險。

    梅老師居然又不在莊園里,不過她也說了,會馬上趕回去——她不止能越級使用儲物袋,更是洛華莊園里唯一去過手機位面的人,知道馮君在做跨位面生意。

    好風景倒是不嫉妒他跨位面賺錢,因為一直以來,她就是個小富即安的主兒,雖然也喜歡賺錢,但是也享受花錢,沒有太宏大的目標——夠用就行。

    在認識馮君、開始修煉之前,她最終的夢想,也不過是換一輛三叉戟標志的小車。

    但是她真的是酷愛旅行,多次想跟著馮君去那邊,盡情地周游各地。

    最妙的是,她旅行的時候,這邊不會走字兒——連上班都不耽誤啊。

    所以她听說馮君給那邊備貨,忍不住又問一句,“啥時候能再帶我過去呢?”

    馮君琢磨一下,小心謹慎地回答,“嗯,估摸還得過一段時間,要不這樣,等你……蛻凡六層之後?”

    現在她是蛻凡四層,等到蛻凡六層,估計起碼要一年之後吧?

    “我想早點過去,”好風景的聲音,听起來有點不高興,“我蛻凡六層,采歆得進入煉氣期了吧?”

    “她的資質是好一點,”馮君理直氣壯地回答,“這個你不要計較,計較不來的。”

    “你可以帶我過去修煉呀,”梅老師真的是太機智了,連這主意都想得出來,“我在那邊多修煉幾個月,也能有點面子……反正這邊不走字兒。”

    這才是……馮君無語凝噎,你想的不錯,無非是比別人多消耗幾個月的光陰,修為上來了,得到的面子也值這幾個月的生命,但是這麼一來,兩邊的季節又不能同步啦。

    “那邊危險挺大的,關鍵是你的口音也不對,回頭再說吧。”

    “唉,”好風景嘆口氣,幽幽地發話,“我真不是有意為難你,關鍵是……采歆又晉階了,蛻凡九層,這讓我們這些當姐姐的情何以堪?”

    馮君頓時愕然,“又……又晉階了?”

    其實張采歆的晉階早有預兆,去丹霞天的時候,馮君之所以帶著她,就是因為她已經蛻凡八層巔峰了,他帶著她四處走一走,就是為了讓她放松一下,能夠比較輕松地晉階。

    結果小菜心不但去了丹霞天,還進了小世界,經歷了實戰的演練。

    經歷的實戰的她,回到莊園的第二天,就晉階了蛻凡九層。

    馮君之所以沒有收到這個消息,只是因為張采歆輕描淡寫地表示,“蛻凡期就不是我的追求,煉氣期也不是,所以……就不要慶祝了吧?”

    這只是讓好風景感到不安的一個因素,另一個因素則是︰古佳蕙晉階蛻凡四層!

    這個消息真是當頭一棒,她和紅姐兩人,現在都是蛻凡四層,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小姑娘追了上來,而且是比她倆晚修煉了一年還多,她倆心情的復雜,可想而知。

    紅姐多少還好一點,雖然她在自己妹妹面前有點無地自容,但那是她的妹妹。

    梅老師就是真正的郁悶了,她甚至都沒辦法去跟紅姐商量,搞一個什麼“勇猛精進”的聯盟——其實平心而論,她倆平常經常是被精進的。

    古佳蕙還想搞個慶典,畢竟她進入蛻凡中階了,而且也不再是最後一名了——起碼是並列倒數第一。

    不過楊玉欣悄悄建議她,你不要這麼做了,要不然梅老師和張衛紅會很難受的。

    馮君回去,就卡了這麼一個點,莊園里的競爭氣氛有點微妙。

    但是他並沒有去調解,因為在他看來,一個小團體里有點無傷大雅的競爭,其實是好事,一團和氣的話,反而容易讓大家生出懈怠之心。

    接下來,他就是忙著操作物資的事情,最近一段時間里,紅姐又賣出去不少的玉石,所以他手頭多少寬松了一點,除了催促鍋駝機的生產,還訂購了大量的燈具和線材。

    要說起來,他把自己起家的地方定在鄭陽,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這里人口近千萬,周邊能輻射到的人口過億,所以他的大肆采買,才不會引起太大的關注。

    換個城市,就真沒那麼容易了,事實上,換個小一點的國家,他的采購數量,都不是那麼容易被遮蓋得住的。

    馮君原本是有心思在國外買海島的,這不是吹牛,他是真有這個心思,國內做很多事情都太不方便了,之所以此前不買,最初是因為沒錢,後來有點錢了,又被相關部門盯上了。

    所以他後來的打算,就是“先緩一緩”,等條件合適了再操作。

    但是這一番大肆采購,他買島的興趣就降低了不少。

    別的不說,他采買一千萬的燈具,大多還是led燈,最普通的那種燈泡,單子是真不算大,他甚至都想直接交給竇家輝,但是就有省里副職的秘書打來電話了。

    秘書也沒打算強買強賣——事實上馮君就輪不到他們管,所以打電話的這位只是說,我是誰誰誰的秘書,領導覺得xx牌子的燈不錯,價格合適,售後服務也挺好。

    區區一千萬的業務,就招來這麼大的塊頭……不敢想像吧?

    不敢想象就對了,人家真沒想著一定能做成這單子……沒準就是打個電話,算是對老同學、老qing人之類的有個交代——招呼我已經打了,對方吃不吃這一套,跟我無關。

    這些意思,不光打招呼的人懂,被打招呼的人也懂——能照顧就照顧一下,不能照顧就算了。

    當然,這里面其實也有風險,不听招呼的話,萬一省里這位就扶正了呢?萬一就管上你了呢?這就祈禱人家別想起這件事吧。

    這些招呼,馮君肯定是不放在心上,我憑本事弄到的作弊器,為啥听你指揮?

    他感觸的只有一點︰原來這麼小的單子,居然能驚動那個級別。

    所以他覺得,想玩大宗采購,想源源不斷從手機位面吸血的話,就不能一頭扎到國外的島上,關起門來稱大王,國內的基業必須保留。

    這邊的鍋駝機、小百貨啥的,一批接一批地運到了手機位面。

    手機位面依舊是白雪皚皚,不過大路掃得很干淨,一點都不妨礙貨物的運輸。

    所以馮君到了這邊時候,也時常待上一半天,其實就本心來說,他也喜歡雪景。

    賞完雪景之後,再去地球位面待兩天,挺愜意的。

    不過他還是希望多在地球位面多待一段時間,這里還是深秋,季節有點不同步。

    好吧,真實的情況是,手機位面能跟他練瑜伽的人只有米芸珊,地球界就……資源比較豐富。

    事實上地球界的事情,也確實多了一些,這一天,葉清漪通知馮君,說是新的酒廠開始生產了,還說她托了二和尚,讓他為酒廠保駕護航。

    二和尚……那是馮君都懶得正眼看的主兒,不過怎麼說呢?洛華莊園的實力超群,卻沒有特別接地氣的打手,酒廠一個月給二和尚兩萬塊,對方攬下所有的事情,也算是劃算。

    是交保護費嗎?馮君不這麼看,最多也就是“垃圾清運費”,兩萬塊錢不算少,但是能保證酒廠不被垃圾困擾,花這點錢還是值得的。

    當然,他首先確定,二和尚敢不盡心盡力的話,他能讓二和尚翻倍把清運費吐出來。

    其實馮君覺得,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外包,更合適洛華莊園的發展,一來大家不用操那麼多心,二來就是……你自身發展了,得考慮讓別人享受到發展的紅利。

    只有分享,才能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

    “多多的”和“少少的”,這樣形容詞,絕對不是詞匯匱乏,而是非常精準和傳神。

    兩萬塊錢對二和尚來說,多嗎?不多!但是他不想掙嗎?特別想……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而是體現出了他的江湖地位——是三生酒業,請他清理垃圾啊!

    別人倒是想給三生酒業出力呢,可能嗎?你就沒這個機會!

    除了酒廠復工,任志祥——那個年輕的腦梗患者,听說馮君回了莊園,特來求見。

    馮君對這個人的印象不錯,本來想見他一面,但是他現在遇到了新的問題——楊玉欣活動的外圍土地,市里終于開了口子,覺得可以開發一下。

    但是遺憾的是,事情發展到現在,要走招拍掛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