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明王首輔 > 第420章 盼歸

第420章 盼歸

    大明正德十六年十月二十日,一股由西伯利亞南下的超級寒流,給明朝的北方大部分地區帶來今年入冬後的第一場降雪。一夜之間,京城積雪三尺,北風鬼哭狼嚎了一日一夜,陰冷的天氣更是持續了五六天才放晴。

    而這段時間,京城的官場發生了一件大事,吏部尚書王瓊被言官紛紛上書彈劾,所彈劾的內容都是些陳年往事。

    前文便提到過,王瓊此人極有才能,而且善于結交權貴,他通過討好錢寧、江彬等人,由此得到施展才干的機會,所以被大多數清流文官所不喜。

    王瓊這個人雖然有才能,但毛病缺點也不少,心胸狹窄氣量淺就是其中之一,在他還是兵部尚書的時候,由于妒忌彭澤剿滅河南流寇趙遂,風頭聲望蓋過了他,于是便勾結錢寧用重罪中傷彭澤,最終導致彭澤被削職為民,另外還牽連了數省巡撫獲罪下獄。

    小皇帝朱厚薪衲晁腦路蕕腔螅 丫 鋁畎沿記 徒 虺 疑蓖妨耍 衷謨訪前丫墑輪匭路 隼矗 呵榧ウ叩匾 蟀淹跚硐掠鬯饋br />
    其實滿朝文武都心知肚明,王瓊之所以被言官翻出舊事攻忤,只能怪他近來蹦得太厲害了,接二連三地和首輔楊閣老作對,楊閣老不修理他修理誰?

    由于御史們彈劾王瓊的事都有實錘(證據),所以小皇帝朱厚兄荒芟鋁畎彰飭送跚砝舨可惺櫚鬧拔瘢 還鈧樟裊慫惶跣悅 鞣諾剿緄魯渚Х恕br />
    王瓊乃六部之首的吏部尚書,被貶官流放對官場的震動不少。楊廷和以此來重新樹立起首輔的威信,也以此表明,如今的朝堂還是他楊閣老說了算。

    十月二十六日,天氣初晴,京城的積雪早已經化開,白天的陽光暖意融融。

    一輛掛有內官御用監標志的馬車咕轆咕轆地行駛在小時坊的街道上,馬車兩側還跟著幾十名執刀的大漢,街上的行人見到這陣仗都趕緊躲得遠遠的,猜測馬車中坐的應該是宮中某位大太監。

    馬車駛到一幢大宅門前停下,車簾掀起,一名小太監從里鑽了出來,約莫十四五歲的樣子,那張臉俊俏得連女孩子都要妒忌。小太監此時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整了整那頂太監帽便往宅子大門行去。

    此人不是別個,正是偷溜出宮的小皇帝朱厚校 硨蟺募甘 鶴佣際譴┬瘧闋暗慕躋攣饋br />
    眼前這幢宅子門面很土豪,左右立著一對威武的石獅子,銅皮紅漆大門,上方掛著一塊牌匾︰徐府。這兩個字寫得鐵劃銀鉤,力透紙背,顯然不是朱厚械氖直剩 率瞪險飭礁鱟質悄詬蟠胃 押晷吹摹br />
    話說眼前這座接近三千平的大宅原是安邊伯江彬的,不過自從江彬伏誅後,這座豪宅也被抄沒充公了。小皇帝朱厚性綾閿寫蛩憒鴕蛔笳 癰⊥窠憬閶ヶ  值P拇蟪擠且椋 們岸問奔湫旖蛄舜笫ツ蹋 』實郾闥呈瓢汛笳 喲透誦旖br />
    徐晉立了這麼大的功勞,皇上賜一座宅子並不過份,所以言官們也沒什麼好說的。

    話說這座豪宅是江彬前兩年新建的,今年三月份才完工,耗時兩年多,結果還沒來得及搬進去住,正德皇帝朱厚照就駕崩了,緊接著江彬也被抄了家,于是這幢新建的豪宅便便宜了徐晉。

    前些天謝小婉派人收拾了一遍宅子,又置了些新家私便搬進去住了,畢竟在明時坊那座宅子太窄,全家上下幾十口人太擁擠了。事實上徐晉在離京之前已經吩咐大寶物識一幢面積更大的宅子,大寶已經選好了幾座,就等著徐晉回京後拍板,結果現在連買宅子的錢都省了。

    要知道京城中的宅子就數內城中的最貴,而內城中最貴的房子又集中在小時坊和小時雍坊,這座位于小時坊,面積接近三千平的大宅價值更是不菲,按照市價估計得過萬兩之巨,這還只是地面價,如果算上江彬特意讓人移栽到院子中的各種名貴花木、假山玉石等,價值估計還要翻兩三倍。

    小皇帝朱厚惺切旄 某?土耍 」艽虯緄孟窀魴ˇ 啵  切旄 拿歐炕故且謊に銑隼矗 閫飯乜 湃昧私ュ  皇侵旌寫蚴質浦浦梗 食醵家 蛟詰厴線低妨恕br />
    自打進入十月中旬,各地捷報頻傳,河南、河北、山西的變亂均陸續被平定了,所以小皇帝朱厚薪吹男那楹懿淮恚 甦 藕蟊憬挪角崢斕贗笤悍較蛐腥ュ  謚性捍└壞澇鋁撩諾氖焙潁  奼愀幻倥 擦爍雎場br />
    “哎喲!”那名少女慘叫一聲,拿在手中的一卷畫紙也掉到地上了。

    這名少女穿著一件粉紅色的襖裙,約莫十五六歲,生得眉嬌目俏,胸部微微鼓起,赫然正是費小玉這只小辣椒。

    費小玉估計是撞到鼻子了,左手捂著鼻子,眼淚汪汪的,右手毫不客氣地揪住朱厚械畝洌 鹺醯爻獾潰骸澳閬沽寺穡孔唄凡淮劬Γ 旄竟媚 狼福 裨蚨涓閂∠呂矗 br />
    費小玉用力顯然不輕,朱厚斜瘓鏡猛嶙拍源е窖降贗唇校 嘟諾模 鍆淹訓內潑男ˇ 嘈蝸蟆br />
    陸炳本來跟在的朱厚猩硨蟺模 盜肆矯氬歐從 矗 5陌緯魴宕旱逗鵲潰骸按蟺  旆趴 噬希 br />
    “費小玉,你……憑什麼讓朕給你道歉,哎喲,快放手!”

    “皇上?”費小玉這才認出眼前這小太監竟是朱厚校 ×扯偈北淞搜丈  硨蟺氖膛 燮甯敲嬪 野祝 送 毓蛟詰厴仙   丁br />
    費小玉雖然任性,但也知道眼前這小子再也不是當初可以任自己捏臉蛋的小奴兒了,吃吃地︰“皇上,你……你咋穿成這樣子,人家沒認出來,對不起,對不起!”

    朱厚脅喚銫U壞茫 嘧瘧瘓鏡梅 斕畝洌 諏稅謔執蠖鵲氐潰骸八懍耍 恢  蛔錚 還虜晃﹫ 獎 訓妒掌鵠矗 褳碇 虜豢傷黨鋈ャ!br />
    堂堂九五之尊被人揪耳朵,這事若傳出去絕對會鬧出不小的風波來,恐怕還會連累費宏,這不是朱厚性敢飪吹降摹br />
    陸炳答應了一聲,把繡春刀歸鞘,狠狠地瞪了費小玉一眼,後者後怕地吐了吐舌。

    “咦,這是什麼?”朱厚型湟﹤衿鸕厴夏薔  劍 呈執蚩 豢礎br />
    費小玉撫著額頭驚叫︰“哎呀,皇上不能看!”

    “咦,這畫的不是徐晉嗎,為什麼不能看,你畫的,畫得不錯嘛!”朱厚秀等壞氐饋br />
    只見宣紙上畫著一名騎在馬上的青年,青年渾身披著甲冑,腰掛長劍,手里還拿著一根火銃,看上去英武不凡,模樣分明與徐晉有五六分相似,用的正是素描畫法,而且畫紙上還題了兩句詩︰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費小玉沒心沒肺地訕笑道︰“是我四姐畫的!”

    費小玉剛說完,朱厚斜慵幻迫古 蛹奔蓖獗 芾矗 妹哪咳緇  ゼヂ窳  杖徽欠鴨宜墓媚鋟鴨 欏br />
    “五妹,我生氣啦,快還給我!”費吉祥神色羞惱,提著裙裾一路小跑,身後還跟著丫環侍書。

    費小玉連忙對著朱厚械潰骸盎噬希 惆鏤一垢慕憬惆桑 竟媚鏘茸 耍 彼低暌渙鋂膛芰恕br />
    朱厚鋅醋乓渙鋂膛 揮暗姆研∮瘢 械愫眯Φ氐潰骸罷庖把就罰 垢鄖耙謊印  br />
    費吉祥氣喘吁吁地跑到近前,遲疑了一下便認出了朱厚校 揮沙粵艘瘓   φ徑 A死竦潰骸胺鴨 椴渭噬希 br />
    朱厚心恿四幽怨希 喚獾氐潰骸凹 榻憬悖 忝欽饈悄值哪囊懷靄。 br />
    費吉祥神色有些忸怩,原來剛才她在後院曬太陽寫生,不知不覺就畫了這幅畫,結果恰好被費小玉看到了,奪了畫就揶揄取笑她,費吉祥欲搶回,費小玉拿著畫就往院外跑,于是和進門的厚凶擦爍雎場br />
    “沒……沒啥,五妹就是愛鬧著玩,皇上,能不能把畫還我!”費吉祥紅著臉赧然道。

    朱厚邪涯欠 蓴垢鴨 椋 笳囈庸A艘桓# 妥磐繁憧觳醬└鋁撩爬  br />
    朱厚腥粲興嫉嗇恿四油罰 棺〈優躍 氖淌槲實潰骸靶⊥窠憬閽諍笤郝穡俊br />
    侍書小心翼翼地答道︰“回皇上,永秀郡主和我們家三姑娘在後院春暖閣聊家常呢!”

    朱厚朽蘗艘簧 儼酵笤盒腥ャbr />
    後院的春暖閣中,火爐中炭火正旺,暖意融融的,謝小婉正坐在鋪了羊毛毯的椅子上,越發的珠圓玉潤了,一臉溫柔地撫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費如意聊著天兒。

    “如意姐姐,听說山東那邊的戰事也差不多平息了,不知相公趕不趕得及回京過年!”謝小婉撅著小嘴悶悶地道。

    “應該能吧,還有兩個月時間!”費如意自言自語般道,美眸中滿是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