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十二章 概念摘出

第十二章 概念摘出

    代表災厄的光之箭雨從天而落,將遠阪家的廢墟再次覆蓋。

    燕塵目光冰冷的看著廢墟之中,Lancer和Assassin也虎視眈眈的看著廢墟。按理來說一個失去master的Servant完全不需要他們這麼嚴陣以待,但是那個Servant不同,他可以說是這場聖杯戰爭中最強的Servant,如果是面對他的話怎樣慎重都不嫌多。

    訴狀箭書是b級的對軍寶具再加上其(性x ng)別特攻的效果威力驚人,但是越強大的威力也就代表著耗魔越恐怖,如果不是燕塵召喚的Servant在改造下由靈脈提供魔力的話恐怕現在燕塵已經趴在地上動彈不得了吧。

    光之豪雨僅僅持續了幾分鐘就消散了,燕塵看向(身sh n)邊的Assassin,“那個Servant死了嗎…”。

    “……,沒…有,難以置信…一個失去master又重傷的Servant…居然在b級對軍寶具的轟炸下存活…”Assassin被驚訝的連說話都是斷斷續續的。

    “不愧是黃金三靶,沒辦法了那就只能正面…”燕塵的話還沒說完,金色的(身sh n)影從廢墟之中出現了…

    “雜種!居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本王要將你們碎尸萬段…”吉爾伽美什的面容已經氣的扭曲了,他紅色的眼眸如同實質(性x ng)的火焰不斷的跳動燃燒。

    “Lancer上,Assassin伺機使用寶具,Archer遠程援護…”燕塵在看到那道黃金色的(身sh n)影後下令道。

    “您的意志,魔術師閣下…”Assassin化作一道黑影游走于戰場之中伺機而動。

    Archer沒有說話只是將手中的天穹之弓拉滿,帶著強烈破風聲的飛箭呼嘯而去。

    “知道master…”連最不正經的Lancer以嚴肅了起來,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危險(性x ng)。

    “雜種們給我乖乖受死…”吉爾伽美什背後出現數不清的金色漣漪一個個人類史或傳說故事里赫赫有名的武器從中爆(射sh )而出。

    “迦勒底制服——緊急回避,目標——庫丘林,接下來以令咒之名盡(情q ng)沖鋒吧庫丘林…”燕塵抬起右手,一道在閃爍了一下紅光後消失不見。

    “哈哈哈,看來踫到了一個和我胃口的master啊…那麼遵命…”Lancer感覺到(身sh n)上的加持完全舍去了防御向吉爾伽美什盡(情q ng)的揮槍攻擊。

    “雜碎…”吉爾伽美什苦苦的招架著,此時他的狀態並不好,(身sh n)上的黃金鎧甲盡數破碎,(身sh n)上滿是傷痕,但這都不是最要命的,他的魔力不夠了…

    Servant再失去master的魔力供給後,很快就會消散死亡,雖然吉爾伽美什倚靠著強大單獨行動力暫時不會消散,但是只要魔力用盡他也一樣會消失。

    “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個雜種…”吉爾伽美什苦惱的看著眼前不斷揮槍的庫丘林,不知為何他發(射sh )出去的寶具剛剛接近對方就會詭異的偏離軌跡而墜落,這迫使他不得不放棄王之寶庫轉而近戰。

    “嘖…你這家伙真的是Archer嗎,近戰居然這麼強…”Lancer苦惱的說道,開什麼玩笑一個弓兵居然在和他近(身sh n)搏斗中不落下風。

    “雜種…”吉爾伽美什不屑的說道,對于他來說和這樣的雜碎近(身sh n)戰斗簡直是一種恥辱。

    “鏗…鏗…鏗…”兵器交加,火花四濺,鋼鐵交擊的聲音響徹了夜空。

    “雜碎…”吉爾伽美什低下頭勉勵躲開Archer的箭矢後更加憤怒了,開什麼玩笑,一群雜碎居然在戰斗中讓最古之王低頭了。

    “Lancer、Archer、Assassin以纏斗為主,看看他的魔力還能撐多久…”燕塵眼見一時之間拿不下吉爾伽美什,戰術再次一變。不得不說這拿捏到了吉爾伽美什的要害,魔力不足這是他目前最大的弱點。

    “雜碎…”憑借著Archer職介出色的視力,吉爾伽美什清晰的看到不遠處下令的矮小(身sh n)影,如果不是被纏住無法出手,他一定要讓那個卑鄙的魔術師好看。

    “雜碎…我記住你了…”吉爾伽美什不甘的看著不遠處的燕塵,終于倒在了地上。

    “恭喜宿主殺死模塊攜帶者,成功回收fgo模塊1%,當前fgo模塊恢復20%,開啟新功能——概念摘出——禮裝制成。”彌喀的提示音在耳邊響起。

    “概念摘出?有什麼用?”燕塵疑惑不解的問道。

    “宿主可對眼前場景使用這樣您就明白了…”彌喀說道。

    “概念摘出…”燕塵帶著疑惑念道。

    隨後一張閃爍著金光的卡片出現在了燕塵面前,燕塵疑惑的接了過來。

    卡面上金色的花紋映襯著五顆金色的星星,上面的圖案是倒在地上的吉爾伽美什和圍在周圍的三個Servant與燕塵。

    描述禮裝名稱︰卑劣的智慧

    介紹︰在智慧面前無論是怎樣的強者都會倒下吧?踏在最古之王的尸體上那個人得意的想道。要運用頭腦而不是武力,高奏著凱歌那個人帶著自己的Servant離開了。

    高山上的遠阪家,王者的憤怒與怨恨至今在盤旋…,我記住你了,雜碎…坐在英靈(殿di n)的王者憤怒的睜開了雙眼…此話絕非虛言,一定要小心。

    效果︰裝配後獲得Servant——吉爾伽美什的部分力量,副作用︰獲得吉爾伽美什的怨恨。

    “啊咧?就是制作fgo中的概念禮裝咯?”燕塵似是明白了些什麼的說道。

    “是的宿主,不過擁有一定限制,想要制作禮裝必須是完成某些豐功偉業或者目睹某些奇特的風景才能夠摘取出它的概念來制成禮裝,而且同樣的事跡只能夠制成一次禮裝…”彌喀說道。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以後我在殺吉爾伽美什一次,也無法制成這張禮裝了嗎?”燕塵繼續問道。

    “只是同樣的方法不行,如果下一次宿主不用Servant自己殺死吉爾伽美什,或者用其他方法殺死吉爾伽美什還是可以制作禮裝的…”彌喀繼續解說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禮裝可以裝配幾張?”燕塵繼續問道。

    “一個人(單位)最多可裝配三張…”

    “這樣啊,給我裝配——卑劣的智慧…”燕塵打了個響指說道。

    “已裝配…”

    燕塵能夠感覺到某種奇特的力量在自己的(身sh n)體里流動,(身sh n)體里的魔術回路和某種奇特的東西鏈接,靈魂也仿佛沉入了大海之中…

    “好舒服…”燕塵喃喃自語道。

    “雜種,居然敢竊取本王的力量!”恍惚間燕塵仿佛看見了一雙紅蓮般閃爍著怒火的眼瞳滿含殺意的盯著自己。

    “啊…”燕塵驚叫出聲,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怎麼了魔術師閣下…”Assassin浮現在燕塵(身sh n)邊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該走了天快亮了,而且警察也快來了…”燕塵平緩了一下心(情q ng)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