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十三章 日常及規劃

第十三章 日常及規劃

    “嗶咕嗶咕…”燕塵迷茫的踏在前往市民會館的路上,此時依稀還能听見不遠處警車的聲音以及閃爍著紅藍光輝的警燈。

    “聖杯戰爭啊…”燕塵有些迷茫又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有些迷蒙。說到底他來到這個世界上不過一天,或者說一夜。

    可是僅僅只是這一夜就比他以前經歷的一生都要精彩,從他加入聖杯戰爭的一刻起危機無時無刻不在伴隨著他。如同刀尖上跳舞一般,讓他既感覺到激動又有些害怕,更多的卻是感到迷茫,不知該何去何從。

    “呵,矯(情q ng)了啊…這都瞎想些什麼呢…先拿到最後色勝利活下去再說吧…”燕塵輕輕一笑似是想通了些什麼一般。

    ——分割——分割——分割——分割——

    “白天還真是悠閑的(日r )子啊…”燕塵坐在市民會館的院子里感嘆道,“嘩啦…”驀然,大量的碎石向燕塵襲來,使燕塵變的灰頭土臉了起來。

    “###…”燕塵緊緊的攥著拳頭,腦袋上不斷的浮現出一個又一個井字,“嘩啦…”燕塵再次被沙塵揚了一臉。

    “夠了啊,你們要打給我出去打啊,這里可是我們的陣地啊…”燕塵憤怒的沖著院子里打成一團的幾名Servant喊道。

    “嘛…嘛…嘛,只是切磋而已,別太在意嗎,master…”Lancer將手中魔槍扛起滿不在意的說道。

    “切磋?”燕塵看著院子里如同被犁了一遍的地面沉默了一會,“切磋是吧…很好以令咒之名,給我把這里打掃干淨Lancer…”

    “哎,雖然你現在令咒很多,但也別把令咒浪費在這種地方啊,master,喂master?”

    “你就好好用掃把來展現你的槍法吧Lancer…”燕塵看著苦著臉用掃把打掃院子的某條大狗笑著說道。

    “干的不錯嘛,master…”莫德雷德解除了(身sh n)上的鎧甲幸災樂禍的笑道頭盔。

    “莫德雷德,被聖杯召喚出來,一般都會有著自己的願望吧,你的願望是什麼?“燕塵看著眼前(嬌ji o)小可(愛 i)的少女問道。

    “嘛,真是的一上來就問這麼討厭的問題,不過我和你還算投緣姑且就告訴你好了…你因該知道我的故事吧…”

    “叛逆的騎士莫德雷德?”燕塵有些不置可否的說道。

    “啊啊,正是。如你所言我確實叛逆了。我很不爽啊,那個王到最後都沒有承認我的實力。不論是劍術水平還是政治手段,我都能和王平起平坐…不,我明明已經超越了她。但是,那個魂淡王竟然因為我的出(身sh n)而拒絕讓我即位。”莫德雷德的聲音逐漸冰冷了起來,但那絕不是因為壓抑住了沖動,倒不如說正好相反。令她全(身sh n)顫抖不已的憤怒和憎惡,正寄宿在她的體內。

    “所以我背叛了他,然後送她上路了。我要讓那個王知道,她的統治沒有任何意義。”莫德雷德飽含著憎恨的說道。

    “那麼也就是說,saber。你的願望是想成為王麼?”燕塵斟酌了一下問道。

    “不,錯了。我不想用聖杯的力量成為王。就算我登上王位,父王也絕不會認同。我的願望啊,master,就是能讓自己向選定之劍挑戰,讓那個混蛋知道自己是錯的就夠了,僅此而已…”

    燕塵點了點頭表示明了,確實如果莫德雷德拔出了那把劍,她足以稱王的資格確實能夠得到承認。

    “不過啊,小莫,其實有一個更簡單的方法你要听嗎…”燕塵笑著說道,他笑的如同一只偷吃到雞的狐狸一般。

    “哦?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master?”莫德雷德疑惑的問道。

    “根據我的(情q ng)報,亞瑟王,也就是你的父親——也參加了這場聖杯戰爭哦…”

    “什麼!父王她…”

    “既然她本人來了,那麼你不如打敗她讓她本人來親自承認你更簡潔些吧…”燕塵蠱惑道。

    “是…我一定要打敗父王,讓她來承認我!master,我們不能在悠閑下去了,敵人在哪還請下令!”莫德雷德嚴陣以待的說道。

    “現在還是白天,根據我的(情q ng)報,你的父王會在今夜到達冬木市,去外邊巡視並做好準備吧,saber!”

    “是master!”莫德雷德瞬間披上鎧甲離開的市民會館,前往冬木市的市區巡視。

    “master,您將令咒作為魔術刻印的預想已經有成果了…”(身sh n)披兜帽的美狄亞走出了魔術陣地說道。

    “哦?真的?”燕塵滿臉喜色的說道。

    “是的,根據我對令咒發現它是浮現在(身sh n)體上的魔術結晶,里面蘊含著大量的無屬(性x ng)魔力,它與魔術刻印的本質差距並不大,相差的也只是魔術師家族代代相傳的魔術而已,不過令咒的特(性x ng)決定了它只是一種用完就扔的消耗品,就算能夠將魔術刻印進去又有什麼意義呢?”美狄亞有些不解的說道。

    “如果對于別人來說的話當然毫無意義?不過對我來說當然是不同的,你只管將魔術刻錄進去就好…”燕塵神秘莫測的笑道。

    “嘖,這是個會使喚人的小master…”美狄亞伸了個懶腰,燕塵看著對方傲人的曲線不由得吞了幾下口水。

    “人小鬼大…”美狄亞不在意的拍了拍燕塵的腦袋再次走進了魔術工坊。

    “有心無力啊…”燕塵看著自己不過六歲左右的(身sh n)體不得無奈的苦笑。

    “不過肯尼斯的魔術禮裝,和他(身sh n)上延續了九代的阿其波盧德家的魔術刻印卻是值得謀劃一下啊…”燕塵把玩著自己的發鬢暗暗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