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十五章 F/Z終曲(一)

第十五章 F/Z終曲(一)

    令人頭暈目眩的金色光輝照亮了整片夜空。

    “這…這…難道這些都是寶具?”Lancer不敢置信的說道。

    “不…不會吧…也許只是能夠分裂的寶具呢?”韋伯看著滿天的兵刃猶疑的說道。

    “只是分裂的寶具?”Rider苦笑一聲,他可不是韋伯那樣沒有眼界的家伙,從金色漣漪里探出的劍、還有槍,都裝飾得極為奪目閃亮,那上面的龐大魔力。絕不是尋常的武器能比,是寶具,也只能是寶具。

    “小master坐穩了…”不管那些是不是寶具既然已經開戰那就絕無退卻之理,Rider駕駛著帶著帶著雷霆的戰車沖向燕塵。

    “還敢沖鋒?勇氣倒是可嘉…”燕塵微微一笑,無盡的寶具之雨向著眾Servant爆(射sh )而去。

    轟鳴聲動搖了整片夜氣,爆炸與閃光不斷的向四處擴散而去,“轟…轟…轟…”大地被不斷的撕裂,這種威力令人無法想象居然只是把武器簡單的投擲了出去。

    “駕…”Rider一抖韁繩,駕馭雷霆的神牛發出響亮的哞叫聲,“滋…滋…滋…”神牛踏著蜘蛛網般的紫色的閃電漫步與虛空之中,“啊啊啊啊啦啦啦啦伊!!”伴隨著Rider的叫喊聲,兩頭神牛踢開擋在面前的一支支寶具,不過同樣伊斯坎達爾的沖鋒也就此止步。

    “風王鐵錘!”saber暴喝一聲,手中的黃金劍聚集著強大的魔力轟鳴而出,被極致壓縮的狂暴之風如同鐵錘一般向前砸去,數支寶具在這一擊之下被吹飛甚至擊毀。

    相比之下Lancer的抵擋就比較艱難了,由于他沒有大範圍的寶具,只能苦((逼b )b )的用雙槍將靠近的寶具撥開,不過就算這樣,他也被寶具落地的沖進波搞的狼狽不堪。

    “擋下了嗎?干的不錯嘛…”燕塵微微一笑,對面前的幾名Servant表示贊賞。

    “您難道打算一個人對我們三個人發起挑戰嗎?”雖然感到屈辱,但是想到某種可能Lancer還是對面前瘦小的(身sh n)影用上了敬語。

    “一個人?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人,這場聖杯戰爭也不是什麼七對Servant之間的戰爭,而是…14騎之間的大戰啊…”燕塵激動的咆哮道,一道道(身sh n)影從燕塵的(身sh n)後浮現了出來。

    “saber、Lancer、Archer、Caster、Assassin、Rider、Caster?”韋伯一一的念出這些(身sh n)影的職介,每念出一個職介,場上眾人的寒意就加重一分。

    “怎麼可能?一場聖杯戰爭怎麼可能有兩組Servant?”韋伯驚訝的叫道,“這不可能…”不知躲在哪里的肯尼斯也驚恐的叫道。

    “啪…”燕塵愉快的打了個響指,“很驚訝嗎,我來給你們解釋一下吧…”燕塵看著對面或驚訝或驚駭的表(情q ng)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此時此刻他終于明白了那些透露自己絕技的反派boss的感覺了,如果裝B的時候連一個懂的人都沒有那還有什麼意思,而且他又不是那些會被翻盤的蠢貨,這波這麼穩,怎麼輸?飛龍騎臉怎麼輸?

    “聖杯戰爭是被御三家制作出來的某種儀式,最初的用途是為了許願直達根源或者拯救世界,後來他們的制作者發現聖杯這東西只能實現一個人的願望,于是廝殺開始了………這都是過往的聖杯戰爭,我就不一一敘述了…接下來將本次聖杯戰爭…”吧啦吧啦,難以掩飾興奮的燕塵開始解說了起來,能夠了解敵人的機會saber等人自然不會錯過,所以在兩組Servant踫面後,氣氛詭異的平靜了起來。

    “按照常規來說,聖杯戰爭有七個職介,saber、Lancer……,這一組我們姑且把他們乘坐紅組,你們那撇的saber我們稱她為紅saber…接下來故事正式開始,因為一個混蛋殺人魔的((逼b )b )迫下為了自保,我召喚出來紅Caster…”說道這里燕塵指了指美狄亞。

    “可是Caster作為七個職介中較弱的職介,再加上我這個魔力極少的master又該怎麼才能取勝呢?于是我們將主意打到了聖杯上,通過接觸我們發現,聖杯有一個名為非常時機機制的功能…”說道這里燕塵頓了頓,而韋伯等人也豎起耳朵仔細的听了起來。

    “由于上一屆人的作死,這個功能開啟的條件滿足了,再加上神代魔術師——美狄亞的幫助下,我們成功的打開了這個功能,這個功能就是——一組備用靈基,通過備用靈基我們成功召喚出了另一組Servant,你們可以稱他們為黑組…”

    “你們這是作弊!”肯尼斯憤怒的聲音從某處角落傳來,“教會呢?他們是怎麼監督的?”

    “教會?已經被我滅了,說起來我還要感謝教會給我提供的令咒呢…”說著燕塵抬起了自己的右臂。看到燕塵的右臂,眾人感覺仿佛要窒息了一般,那是——一手臂的令咒,粗略的估算有不下二十條,難以想象這在本來就有著七名Servant的燕塵手里會發揮出何等威力。

    “不過教會也算是一塊硬骨頭,他們和遠阪家攪和在一起,我同時面對紅Assassin和紅Archer也折損了黑Berserke”燕塵嘆了一口氣似乎在惋惜一般。

    “砰…”一聲嘹亮的槍響聲震顫了整片夜空,“…嗖…”一發子彈帶著火光直襲向燕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