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十一章 深夜對決

第二十一章 深夜對決

    “呼嘯——”流星錘攜帶著強烈的破風聲向燕塵襲來,只見錘子還未到,席卷而來的狂風就吹散了燕塵的頭發。

    “迦勒底制服——緊急回避,目標——自身…”燕塵身上的衣服閃過一陣光輝,一股莫名的力量加持在了燕塵的身上。只見流星錘即將接觸燕塵的身體時詭異的偏離了方向。

    “很奇怪的力量,是加護嗎?客人。”蕾姆熟練的收回鎖鏈疑惑的問道。

    “不好意思啊,我曾經說過一定不會作死說出自己能力的秘密了啊…”燕塵歉意的笑了笑並未解答。

    “那可真是遺憾啊客人,現在不說的話你可能永遠就沒有…機會了…”話音未落蕾姆手上流星錘旋轉著再次飛卷而來。

    “是挺遺憾的…”燕塵嘴上說著,卻不甘示弱的撿起地上被打飛的長劍向蕾姆斬去。

    “吃我——龍神ソメ肖槨  彼淙蛔焐險餉春白牛 庵痔せ佳喑鏡比皇茄E煥吹模 導噬暇褪竅募C絲場br />
    “鏗…”蕾姆手中流星錘的鐵鏈微微一揚,輕松的接住了燕塵手中的長劍。

    “客人的劍術好像不怎麼樣啊…”蕾姆輕笑道,手中的流星錘以一個詭異的弧度向燕塵蕩去。

    錘子就要踫觸到燕塵的身體了,一旁的菜月昴仿佛以預見燕塵瘦弱的身體支離破碎的場景,不由得驚呼一聲不忍的閉上了眼楮。

    “ 嚓…”物體破碎的聲音傳來,但卻不是骨頭破碎的聲音。

    “客人還精通陰魔法的空間轉移嗎?看來是我小看你了…”蕾姆驚嘆道。

    “發生了什麼?”菜月昴听到後睜開眼楮迷茫的想到。原來就在剛剛錘子即將錘到燕塵時,燕塵暗暗發動了閃現。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現在數十米外,錘子則是敲在了走廊上。

    “蠢貨,你還要猶豫到什麼時候?一會兒詛咒徹底發動你就死了…”燕塵看著還在一旁猶豫的菜月昴恨鐵不成鋼的罵到。

    “你就…沒有正常點的…解咒…方法嗎…”菜月昴看著地上的匕首有氣無力的說道。

    “少廢話…再過一…言靈.守…”流星錘在次席卷而來,迫使燕塵不得不把剩下的半截話咽了回去。

    “砰…”沉悶的敲擊聲響起,明明只是一層薄薄的光罩,卻如同世界上最堅固的壁壘一樣將流星錘穩穩的擋了下來。

    “快點,言靈.守只有一分鐘的持續時間…”燕塵看著趴在地上的菜月昴說道。

    “捅…哪啊?”菜月昴用顫巍巍的手抓起地上的破解萬法之符。

    “菊花…”燕塵沒好氣的叫道。

    “不回吧…”菜月昴慘嚎一聲,隨後眼神一凝堅定的拿起閃電形狀的匕首,顫巍巍的朝某個不可描述的部位捅去。

    “尼瑪,捅哪都行…”燕塵看著真的打算捅某不可描述部位的菜月昴阻攔道,要知道那可是美狄亞的寶具啊。

    “呼…不早說…”菜月昴送了一口氣,手中的匕首劃向手腕,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明明是被匕首劃傷的手腕卻沒有流出鮮血,只而一股黑煙從傷口處盤旋而出,隨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蒸發消散。

    “霹靂 嚓…”在流星錘不斷的摧殘下,光罩化作如同星辰一般耀眼的碎片寸寸破碎。

    “遭了…”燕塵看著還癱軟在地的菜月昴焦急的說道。

    “沒辦法了…只能如此了…”說罷燕塵的眼瞳由黑色蛻變為如烈日般耀眼的金黃,一股奇異的氣息從燕塵的身上傳來。

    “嗯?”蕾姆疑惑的看著燕塵所處的位置,在她屬于亞人族(鬼)的感知中,燕塵身上有一股奇異的氣息不斷傳來,那氣息不屬于人類、亞人、魔獸、魔女,甚至不是她所見過、不是這世界上任何一種氣息。

    那是怪異,怪異即為異于常理、不同于眾、不容于俗…此時此刻燕塵即是怪異本身,世界上任何一種不屬于科學的力量都在他的身上顯現,他即是怪異的總合,他即是怪異的概念。

    “危險…”蕾姆的直覺一直這樣提示著她,“——埃爾修瑪!”隨著蕾姆的詠唱,空氣中的水分子迅速凝結成鋒利的冰凌,在魔力的操縱下,冰凌如同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牽引著襲向燕塵。這就是火之魔法——操縱溫度的力量。

    “嘿嘿嘿嘿…”燕塵低下頭詭譎的笑著,在陰暗的走廊中完全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倏…倏…倏…”冰凌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啼鳴。冰凌刺入了燕塵的身體中,卻並未發出刺入肉體的“噗嗤”聲。

    只見刺入燕塵身體的冰凌在蕾姆驚異萬分的眼神中直直地穿了過去,可從燕塵體內穿過的冰凌卻沒有如同她想象的一般帶起一朵朵血花,而是如同劃破虛無縹緲的空雲霧一般一帶而過。

    “怎麼回事?”蕾姆滿頭霧水的問道。

    “嘻嘻嘻,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操縱身體的密度而已,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可以理解成我把我的身體化作了雲霧一般,所以你的攻擊是沒有效果的…”燕塵嬉笑著說道,操縱身體的密度這是他起源覺醒後某一世賦予他的能力。

    不過這種能力看似很bug,實際上卻只能免疫物理層次的傷害而已,如果是附帶元素的魔力或是精神攻擊還是會起到應有的作用的。不過好在從零世界的魔法或者說蕾姆所掌握的魔法,都傾向于物理層面。

    “我的攻擊無效嗎?還真敢說啊…”蕾姆露出了一個狂氣的笑容,只見她的頭上出現了一只冒著瑩瑩白光的獨角。

    “鬼化嗎?來廝殺吧,藍色的鬼喲…”燕塵也不甘示弱的叫囂著,只見他原本有些虛幻的身體變的異常凝實,充滿了一種異樣的金屬質感。

    “塵、蕾姆你們在做什麼?昴你怎麼趴在地上?”艾米莉亞看著眼前的對立的二人與趴在地上的菜月昴驚愕的叫道。

    “艾米莉亞大人…”蕾姆頭上潔白如玉的獨角消失不見,此時她也冷靜了下來。她很清楚只要艾米莉亞在這里她是沒有機會殺死這兩人了。

    “艾米莉亞醬?似乎你的女僕不是很老實啊…”燕塵身上充滿異常的氣息漸漸退散,如同太陽般耀眼的黃金瞳逐漸暗淡,黑色一點一點的將其覆蓋。

    不過仔細觀察還能發現那漆黑下的一抹金芒,這即是他動用了起源之力的證明。這過程幾乎是不可逆轉的,直至黑瞳徹底變成金色最後失去自我。

    “艾米莉亞醬,這個混蛋女僕可是想要殺掉我們啊…”不知何時已經恢復的菜月昴再次活蹦亂跳了起來。

    “蕾姆想要殺你們?”艾米莉亞驚愕的看著一旁沉默不語的蕾姆。

    “太好了,我就知道不是艾米莉亞你授意的…”菜月昴一臉喜悅的說道,對于他來說只要不是艾米莉亞想要殺他,他就心滿意足了。

    “蕾姆怎麼回事?是羅茲瓦爾授意的嗎?他究竟想要做什麼?”艾米莉亞十分氣憤的對蕾姆問道。

    “不管羅茲瓦爾大人的事,是我自己想做的。”蕾姆低著頭陰沉著臉說道。

    “為什麼?我明明沒有得罪過你啊?”這是菜月昴最想知道的問題。

    “別裝模作樣了!魔女教的混蛋!”蕾姆終于抬起了頭。

    “你的渾身都飄散著魔女教腐朽的惡臭!魔女教徒!”憎惡、憤怒、仇恨…以及數種意義不明的感情在蕾姆的眼瞳盤旋燃燒。

    “你再說什麼啊?我、我不知道啦…我家世世代代都沒過何教派…”菜月昴一臉驚詫的說道。

    “你似乎誤會了什麼啊…蕾姆醬…”燕塵雖然知道蕾姆憎恨魔女教的人,但是菜月昴雖然一身魔女的余香,但確實和魔女教沒什麼聯系。

    “你是不是誤會了昴,蕾姆?”艾米莉亞也一臉驚詫的看著蕾姆,她也十分了解魔女教,可那之中都是些窮凶極惡的家伙,而菜月昴明明只是個普通人。

    “不!不會錯的,只有這個氣味我一直銘記在心,就算姐姐、艾米莉亞大人、羅茲瓦爾大人、客人被你蒙騙了,但雷姆還是發現那臭味了!那股惡臭,罪人留下的氣味。”蕾姆咬牙切齒的叫喊道,她眼中的如同實質般的火焰一般躍動著。

    “看到姐姐和你說話,我就憤怒的不得了。明明是害我和姐姐遭遇那種事的相關者卻大搖大擺的闖進我們重要的居所…殺了你絕對要殺了!只有你是不可原諒的!”菜月昴被那惡毒的憎恨之言壓迫的險些窒息。

    “如果不是羅茲瓦爾大人和艾米莉亞大人說要款待你,你早就被蕾姆殺死了!可是!就算是這樣蕾姆也忍耐不下去了!”蕾姆的情緒十分不穩定,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潔白如玉的角在她的頭上若隱若現,空氣中的魔力不斷向蕾姆的身旁匯聚。

    “喲——似乎——沒想到——這麼晚了——還這麼熱鬧…”宅邸的主人、怪異的小丑貴族、邊境伯爵——羅茲瓦爾于夜晚颯爽登場!

    ps:居然到了三千字!我真是節操滿滿又超級勤奮啊。

    超級勤奮機智無敵可愛的作者菌求推薦、收藏、喵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