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十三章 往昔

第二十三章 往昔

    “妖怪受死…你這個怪物……去死吧…啊啊啊,妖怪你怎麼不去死啊…”怨毒的詛咒在耳邊盤旋,符咒、法器、式神…被人們尊稱為陰陽師的人們將無數的“垃圾”向“我”丟來,沒錯在“我”看來這些東西就是“垃圾”而已。

    “為什麼要這樣呢?”“我”十分不理解他們的做法,不是因為“他們”為什麼要攻擊我,而是因為明明知道這些是沒有用的為什麼還要掙扎呢?

    果不其然…符咒、法器、式神的攻擊……各種各樣的“垃圾”從“我”的身體里穿過。

    “我”和他們不一樣…”這是“我”很早就知道的事情,我是被稱為“妖怪”的存在,“他們”是陰陽師我們生來就是對立的。

    所以“我”沒有因為“他們”的行為感到憤怒,也沒有因為“他們”的排擠感到悲傷。

    在我看來“他們”只是食物罷了。你會記得你吃過多少片面包嗎?你會因為面包的排擠感到憤怒嗎?

    “我”就這樣淡然的穿過“他們”,白色的“霧”從“我”的身體里涌出使“我”變的有些虛幻,“霧”包裹了“他們”,被稱為“靈力”的能量被“霧”吞噬,只剩下一堆陰慘慘的枯骨在原地悲涼的訴說著什麼。

    “霧隱的大妖怪”,這是人們對我的稱呼。強大的怪物,令人絕望的大妖怪。這是陰陽師們對“我”的描述。

    “我”很少會失敗。上一次失敗是在什麼時候來著?嘛,記不起來了…

    是輸給一個叫做“八雲紫”的妖怪還是“風見幽香”的妖怪來著?還是說干脆都輸過?嘖,記不清了…

    “我”就這樣淡然的行走于世間,直至有一天——“霧你要一起來跟咱參加月面入侵戰爭嗎?”打著陽傘的金發“少女”對我問到。

    “月面戰爭?”“我”疑惑的抬起頭看向處于隙間中的“少女”。

    “有很多食物和強敵哦…”“少女”打開折扇眯起眼輕笑道。

    “我”的眼楮一下子亮了起來,“食物”與“強敵”正是我所追求的,所以“我”選擇了參戰,哪怕得到了“少女”要建立幻想鄉清楚一些“刺頭”妖怪的消息我還是參戰了。

    戰斗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我”一路走來,踏過無數的尸體,有“戰友”的,也有敵人的。

    終于月兔們恐懼了,月人們害怕了。我率領著妖怪們一路殺入了月都。

    直至——一個無法看清的身影出現在了戰場上,“地上的妖怪,你們居然敢踏上月面,那就一起死在這里吧?”那個身影僅僅是站在那里,身上就散發出皎潔的月光。

    月光映射在“我”與我的“同胞(妖怪們)”身上。無數的妖怪在月光下化作灰燼。

    但“我”與那些雜魚不同,僅僅是月光是奈何不了我的,我向那個身影出手了,千年來“我”從未如此認真過。

    那個無法看清的人出手了,“月夜見,你有資格記住我的名字……”身上的霧氣被不斷蒸發,無盡的月華與那清冷自傲的話語成為了“我”記憶中最後的景色。

    “那個家伙好像是叫月夜見吧?真強啊…如果能在與之一戰就更好了…”就這樣“霧隱的大妖怪”死于月面戰爭,“我”的故事也就到此為止了。

    ——分割——分割——分割——

    “唔呃……”躺在床上燕塵捂著頭痛苦的掙扎著,“霧隱的大妖怪…燕塵…唔…呃…我是誰?”兩世的記憶不停的在腦海中回旋。

    “稍微冷靜一下吧…”喀彌的聲音在耳畔傳來,讓人一看到就感覺到安寧的淡藍色光芒在燕塵的身上涌動。

    在光芒的照耀下,燕塵緊鎖的眉頭逐漸被舒緩。

    數分鐘後,“唔…剛才的記憶是怎麼回事,喀彌…”燕塵揉著太陽穴疑惑的問道。

    “起源覺醒即是找回最初的“自我”,你昨夜動用了起源的力量,現在只是覺醒了上一世的力量而已,記憶自然也是附屬品之一…”一片金色的光輝閃過,喀彌浮現在了半空之中。

    “上一世的記憶嗎…”燕塵的眼神有些茫然,屬于“霧”的記憶在他的腦海里依然清晰,那些記憶已經與“燕塵”的記憶融為一體不分彼此,燕塵感覺到自己似乎有什麼變化,但具體有什麼變化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只有眼中一抹更為璀璨的金芒說明了一切。

    “踏上這條路後就沒有辦法回頭了哦,要麼你融合萬世成就自己,要麼你被原初吞噬人格死亡…”喀彌飛了過來,捧住燕塵的臉凝視著他的雙瞳,“可別那麼輕易就輸了哦,我的宿主…”

    “啊…我盡量吧…”燕塵苦笑到,如果說在未經歷過霧的記憶前

    他還有些信心的話,現在他就只剩下恐懼和失落了。

    “咚咚咚…”一陣平緩的敲門聲響起——

    “客人醒了嗎?早飯時間到了還請客人移步到餐廳…”拉姆頗為冷淡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說完後也沒有等待燕塵的答復自顧自的離開了。

    “emmm,昨夜拉姆果然是生氣了呢…”燕塵听到拉姆冷淡的聲音苦笑道,恍惚間他似乎听到了“拉姆好感度-1”的聲音不斷傳來。

    “喀彌,你還加了攻略模塊嗎?”

    “宿主你再說什麼胡話啊?是記憶融合後傻了嗎?完了完了,宿主傻了…這日子怎麼過啊…”喀彌將額頭貼在燕塵的臉上一臉驚慌失措的叫道。

    “emmm,我說你最近很高冷很囂張啊?”燕塵屈起手指狠狠地將飛在半空中的喀彌彈飛了出去,隨後似乎找到了手感一般不斷的彈著。

    “###,混蛋宿主,我和你拼了!”喀彌再也不復之前的高貴冷艷,而是狼狽的撲了過來揪著燕塵的頭發。

    “唔…發型亂了可就麻煩了…”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燕塵卻沒有阻攔。此時此刻只有這樣與喀彌互動他才能找到一點自己還是自己的感覺。

    “在這樣下去我可能會人格分裂吧…”頂著有些蓬亂的頭發燕塵走出來客房。

    “昴,這邊…,快過來搬這些…把這個送到客廳去…你是笨蛋嗎?還不快去給羅茲瓦爾大人送去…”還沒走到客廳,燕塵就能听到拉姆訓斥菜月昴的聲音。

    “喂,你這女人是不是過分了!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明明是你妹妹要殺我被關禁閉,你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公報私仇?”菜月昴不滿的聲音在走廊中激蕩。

    “公報私仇?昴的腦子果然只有這麼一點嗎?這只是僕人正常的工作量而已,只不過蕾姆不在你只能稍微多分擔點了…”這是拉姆既冷淡又毒舌的聲音。

    “一點點?你陽日三點就把我叫起來干活叫做一點點?拜你妹妹所賜,我才剛剛睡下啊!”菜月昴十分夸張的大叫道。

    “這只是僕人的常規工作而已,昴要盡快習慣…”

    “常規工作?鬼才信啦!”

    “我就是鬼族,所以有什麼問題嗎?”

    “我……”

    ……

    “看來這次菜月昴的好感降的也十分厲害呢?”燕塵憐憫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菜月昴,隨後走到了餐廳與艾米莉亞一起享用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