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四十七章 終章

第四十七章 終章

    至此四名大罪司教已經去了兩名,場上的勝負已經很明了了。

    “還要繼續掙扎嗎?乖乖去死如何?那個一開始就在旁邊喋喋不休的家伙?”燕塵將目光投(射sh )到雷古勒斯(身sh n)上。

    “可惡,你這家伙,我可是強(欲y )啊,最強的大罪司教!你這野蠻人給我受死!”強(欲y )司教為自己心中的恐懼而感到惱羞成怒,他用力的跺著自己的雙腳。

    一瞬間,大地撕裂,無數的沙土、石礫濺起又在一瞬間加速到極致向周圍(射sh )去。

    “轟轟轟轟轟轟…”隨著一聲聲如同隕石墜地的轟鳴,周圍的房屋再次被摧毀殆盡,隨後又化作更多的“炮彈”(射sh )向四周,一時之間煙塵四起。

    “將觸踫到的物體瞬間加速到極致,這樣發(射sh )出去的物體威力確實強大,但是你的精準度太差了…”燕塵嘴角輕揚,開啟固有時制御左右躲閃著。

    “喀彌你說過這家伙的能力只能持續五秒,就算是替死只要超過一定距離就可以的吧?”燕塵在心里向喀彌確認道。

    “是,所以你要怎麼做?”喀彌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一口氣把他轟到地底啦…”燕塵隨手拿出一個能夠飛行的寶具飛到半空,背後的王之財寶浮現出一連串的寶具,自上而下對雷古勒斯進行轟炸。

    “雖然這家伙的防御很強,但是“力”的作用依舊會生效,只要一口氣將他轟到地下深處,他的替死也就失效了…”燕塵嘴角微微上揚,他不由得在心里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

    “烏 蘼稹  嚼  北┤車拇笞鎪窘碳尤肓甦驕鄭 齪躋飭系乃揮邢蛑磺暗鈉淥笞鎪窘桃話閌褂萌 埽 怯剿唐鵒四Jㄖ漵鎩br />
    在暴食司教的詠唱下,風刃…冰晶…火焰等魔法轟向燕塵。

    就在暴食的魔法即將擊中燕塵時,一面裝飾華麗的巨大盾牌浮現再了燕塵(身sh n)前,雖然暴食司教的魔法威力不俗,但那面盾牌如同不可撼動的高山一般,穩穩的擋住了暴食的魔法未驚起一絲波瀾。

    “建議你加速進程,抬頭看看吧,這個世界已經瀕臨極限了…”喀彌的提示在燕塵的耳邊響起。

    “哦?”燕塵聞言抬起頭。

    天空之上,耀眼的雷霆與漆黑的影之手不停的踫撞,一滴滴金色的龍血從天空上揮灑,蒼涼的龍吟與魔女的輕笑時不時從天上傳來。

    雖然神龍與魔女的戰斗十分激烈,但是天空中的一個巨大裂縫卻是牢牢的吸引住了燕塵的目光。

    “那是?”燕塵看著裂縫處不明的混沌物質疑惑的問道。

    “世界之外的“壁”,假設一個世界是一個“球”體保護住了球內的生靈,那麼球體之外又是什麼呢?答案就是世界“壁”…”喀彌通俗易懂的解釋道。

    “那麼“壁”外是什麼呢?巨人嗎…那天人們終于回想起了…”燕塵一本正經的開始口胡。

    ““壁”外也許就是另一個世界,世界與世界之間的關系十分近,也十分遙遠,另一個世界與這個世界的距離大概就像是隔著一層名為“壁”的毛玻璃…”

    “通俗易懂,這個解釋我給滿分,接下來就給這家伙最後一擊然後等待世界毀滅時跑路咯…”燕塵再次將目光投向地面上的暴食(身sh n)上。

    “一擊解決你好了…”說著燕塵將手伸進了王之財寶的內部空間中,隨後一把由三段圓柱所構成的奇怪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述說原初,天地乖離,開闢虛無之福音-開闢世界的乃為吾之乖離劍——交織萬象,旋聚眾星…”隨著解放語的詠頌,赤色的魔力風暴在乖離劍的劍(身sh n)上匯聚,足以將世界一角切裂色乖離劍即將展現出它的獠牙。

    “所謂“天堂般的地獄”乃是創世前夜的終焉,沉默接受死亡吧!天地乖離,開闢之星!”構成劍(身sh n)的三段圓柱高速旋轉,赤紅色的劍壓匯聚成風暴涌向四周。乖離劍的攻擊範圍絕非一人,而是整片世界。

    在這強大的劍壓下,無論是周圍的建築還是暴食司教都被卷入其中撕成碎片,自此魔女教縱橫了數百年的大罪司教于此——全滅!

    “呼…終于解決了,多虧了神龍恢復了我的傷,不然我還真拿這幾個大罪司教沒辦法…”燕塵放下乖離劍苦笑著說道。

    “只是你太弱了…”喀彌補了一刀。

    “嘛,說起來也是,我完全不會戰斗啊,遠了丟王財亂懟,近了放技能用寶具瞎砍,最強輸出還是靠乖離劍…仔細一想似乎我的戰斗力都是基于這張卡片上啊…”燕塵將名為“卑劣的智慧”禮裝具現化成卡片放在手上笑道。

    “比起以前似乎一點進步都沒有啊…”燕塵看著手中的卡片感嘆道。

    卡片上的立繪是燕塵與庫丘林、阿塔蘭忒、咒腕哈桑三位從者,吉爾伽美什的尸體倒在一旁,他臉上的不甘憤怒在立繪上可以清楚的看到。

    “真是懷念啊…”燕塵的神色有些恍惚,他追憶起了曾經的(日r )子。

    “ 嚓…”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聲音驚醒可燕塵只見天空中越來越多的裂縫浮現,不知和時劍聖萊茵哈魯特也加入了天空中的戰局。

    “怎麼像個老頭子一樣開始追憶起往昔了…”燕塵沒有理會天上的戰斗,而是盯著卡面自嘲般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