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十章 燕塵vs夜襲全員

第二十章 燕塵vs夜襲全員

    “一起上嗎正合我意…”面對夜襲眾人的進攻燕塵毫無畏懼,手中的大劍架住了布蘭德手中刺來的紅背伯勞槍。

    “葬送…”赤瞳驀然閃到燕塵的背後試圖來一發背刺,“砰…”然而燕塵的背後卻如同長了眼楮一般,避開了赤瞳的攻擊。

    “對不起…”一個飽含歉意的聲音在燕塵的耳邊響起,“鏗…”希爾手中的巨剪張開剪在了燕塵的手臂上。

    “ 嚓… 嚓…”堅硬的護臂開始開裂,一道道裂痕出現在燕塵的臂鎧上。

    “嗯!”燕塵心中微微一驚,立刻一腳踹出踢向希爾。

    “別忽略我啊…交叉之尾防御!”拉伯克怒吼一聲,無數道絲線凝聚在一起構成網狀的盾牌擋在了希爾面前。

    “砰…砰…砰…”絲線盾牌在燕塵強力的踢擊面前也只是堅持了數秒,就寸寸崩裂了,但依靠著拉伯克爭取的這幾秒鐘希爾閃身避開了燕塵的踢擊。

    “百獸王化…”借助這個機會,雷歐奈的拳頭轟在了燕塵的身上。

    “用力點你在給我瘙癢嗎”燕塵不屑的拍了拍胸甲,隨後一拳將雷歐奈打倒在地。

    “你這家伙…”哪怕是雷歐奈的帝具擁有著強大的恢復力,可接了燕塵這一拳依舊只能乖乖躺在地上。

    “理她遠點…”布蘭德怒吼一聲,手中的紅背伯勞化作滿天槍影刺向燕塵。

    “呵…”燕塵不屑一笑,手中的大劍揮出,準確的架在了紅背伯勞的槍尖上,滿天的槍影頓時無影無蹤。

    “什麼”布蘭德驚呼一聲,“這家伙的武藝居然達到了這般地步了嗎…還是我太弱了…”布蘭德看著自己用盡全力的攻擊就被對方這樣輕而易舉的擋下不由得陷入了自我懷疑。

    其實雙方武藝的差距並沒有到達這個地步,甚至布蘭德的武藝還要遠勝于剛剛習武不久的燕塵,但奈何燕塵有未來視這樣的外掛。

    “戰斗時還敢發呆…”燕塵不屑一笑,左手握拳用力的砸在了布蘭德的腹部,“ 嚓… 嚓…”燕塵的力量實在太過巨大,哪怕是惡鬼纏身這樣堅固的鎧甲帝具也出現了裂痕。

    “唔…”布蘭德捂著腹部倒在地上。

    “交叉之尾…束縛…”拉伯克看到布蘭德倒地立刻釋放出大量的絲線將燕塵包裹住。

    “滋…滋…滋…”此刻的燕塵被包裹的如同一個蛹一般,“ 嚓… 嚓…”絲線開始崩裂,“砰…”纏繞住燕塵的絲線被燕塵輕易撕開。

    “什麼…”拉伯克心中大驚,一個覆蓋著鎧甲的拳頭帶著強烈的勁風呼嘯而來。

    來不及多想,拉伯克立刻使用了自己的最強絕技,“界斷線…”隨著拉伯克的呼喚,一根與其他絲線完全不同的金絲構成了一面盾牌擋在了他的面前。

    “砰……”看似脆弱的金絲盾牌居然真的擋住了燕塵的拳頭。

    “這就是交叉之尾中唯一一根用東海雲龍的毛發制作的界斷絲嗎果然不凡…”燕塵點了點頭夸贊道。

    “南瓜炮台…最大功率輸出…”瑪茵看到同伴遇險一時之間有些怒不可遏,手中的南瓜炮台發出熾烈的光輝,“轟…”壓縮到極致的光炮轟出。

    “砰……”一時不察的燕塵被瑪茵的炮擊轟中,被擊飛了出去。“轟轟轟轟轟轟…”一棟棟房屋被熾烈的光炮轟碎,無數的煙塵開始彌漫。

    “干掉了嗎”瑪茵、希爾、拉伯克警惕的看著煙霧彌漫之處。

    “干的不錯…夜襲的諸位…”一個聲音從煙霧中傳來,“踏踏踏…”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身影在煙霧中若隱若現。

    “難道那樣的攻擊也奈何不了他嗎…可是南瓜已經過載了…”瑪茵的心中一緊,南瓜炮台的炮管已經變的滾燙了。

    “我的絲線也不夠了……”拉伯克看著手中的交叉之尾輕聲道。

    “干的不錯…”燕塵的身影終于從煙霧中出現了,黑色鎧甲、黑色的披風、黑色的巨劍…依舊是那幅讓人絕望的身影。

    “不對…他身上的鎧甲破了…”瑪茵的驚呼將夜襲眾人的士氣再次喚醒。

    “沒錯,所以我說你們干的不錯…”燕塵難得的發表了贊揚,隨後一甩手,“ 嚓 嚓…”甲胃的碎片掉落了一地。

    “果然你也並非不可戰勝的啊…”赤瞳有些放松的呢喃道,不知何時那個以一己之力就壓制了夜襲全員的黑色的身影居然成為了他們的夢魘。

    “干的不錯,但是也該到此為止了…”燕塵笑了笑,手中的劍再次舉起。

    “還要再戰嗎”赤瞳凝重的舉起刀,現在雷歐奈倒地不起,布蘭德也被擊倒在地,瑪茵、拉伯克都因為帝具問題不能再戰,現在還能反擊的只有希爾和赤瞳兩人了。

    “不,因為天亮了啊…”燕塵慫了慫肩將劍塞入了王之財寶中。

    “下次再見了,夜襲的諸位…”燕塵摘下頭盔看著赤瞳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呼…”赤瞳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氣,但看著脫離戰斗就變的呆萌的希爾以及被擊倒的夜襲數人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

    感謝【言笑233】打賞的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