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六章 熊熊燃燒的冬木市(七)

第六章 熊熊燃燒的冬木市(七)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最新章節!

    “caster?!為何要幫助這些漂流者?”Lancer揮舞刀斬斷炎彈,看著燕塵問道。

    “你們搞笑的吧?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不幫他們難道還要幫你們嗎?”燕塵不屑的嗤笑一聲。

    “所長?!”×2

    瑪修和藤丸立香一臉驚愕的看著奧爾加瑪麗道,“那個人…不,從者,為什麼會穿著我們迦勒底的制服?難道我們還有其他從者作為援軍嗎?”

    “不可能的,迦勒底召喚從者成功的案例只有三次…第一次是前任所長,具體不詳,第二次是和瑪修融為一體的從者…第三次…那個達芬奇應該還在迦勒底才對…”奧爾加瑪麗懊惱的皺起眉頭,這個家伙究竟是誰?為什麼穿著迦勒底的制服。

    “那邊的小丫頭…”燕塵對著還早苦惱的三人叫道。

    “誒?我嗎?”瑪修愣了愣遲疑的應道。

    “當然,我的來歷你們一會再討論也不遲,現在最重要的是戰斗不是嗎?”燕塵走道瑪修面前道。

    “前輩…”瑪修看著自己的御主等候命令。

    “姑且先相信他吧…”藤丸立香通過從者與御主的鏈接在心中對瑪修道。

    “是,前輩…”瑪修提起大盾與燕塵並肩而立。

    “嘿嘿嘿,那就在這里一並解決你們好了…”assassin握著匕首陰森森的笑道。

    “fire…”燕塵低聲詠誦咒文,隨著他的詠誦,數個如同火焰般燃燒的魔法陣浮現再半空中。他輕輕揮舞戰斧法杖,十數顆炎彈魔法陣中射向Lancer三人。

    “哼…”Lancer冷哼一聲,澎湃的魔力灌注在那把比他還高的刀上,然後他揮刀了。

    “呼——”隨著一聲刺耳的破風聲,炎彈應聲碎裂,大地也被刀揮舞使卷起的狂風撕裂。

    assassin趁著Lancer將炎彈斬斷的空檔,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躍出,化作一道黑影盤旋在戰場周邊,隨時準備給放松警惕的敵人致命一擊。

    燕塵深深地知道assassin的麻煩之處,如果被抓住破綻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于是他下定決心先解決掉assassin。

    “閃現…”隨著一陣近乎微不可察的空間波動,燕塵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assassin的面前。

    “什…”assassin錯愕的看著面前的caster,“他剛剛不是還在那邊的嗎?”帶著這樣的疑惑,assassin化作靈子消散了。

    “第一個…”燕塵看著Lancer和rider挑釁道。

    “可惡…”rider緊咬著牙齒憤憤不平的道。

    “啊,哈…”在Lancer與rider愣神之際,瑪修發動了進攻,接近兩米的大盾被她高高舉起砸向rider。

    “區區一個亞從者…”rider看著襲來的大盾不屑的冷笑道,就在瑪修的盾牌快要命中rider時,她的身影消失了。

    瑪修,背後!”藤丸立香憑借著自己出色的戰斗嗅覺高喊道。

    下一刻,紫色的靈子出現在瑪修的背後,凝聚成rider的模樣。

    “啊哈…”听到master的命令,瑪修強行轉身舉起盾牌。

    “鏗…”隨著一聲鋼鐵交擊的轟鳴,耀眼的火花迸起。

    “唔…”瑪修發出一聲痛呼,對于她這個成為亞從者來說應付來自希臘神話中大名鼎鼎的美杜莎還是太勉強了。

    “哦,看來還是個新手,小丫頭,就讓前輩來教你如何戰斗吧…”rider高高舉起手中的鏈刃,狂暴的魔力與來自怪物特性的怪力灌輸其中。“唳——”隨著一聲刺耳音爆,rider的鏈刃狠狠地抽向瑪修。

    “啊啊啊啊…”瑪修艱難的舉起盾牌,她怒吼著試圖阻擋住這一擊。

    “砰——轟…”隨著一聲如同擊鼓,又如同響雷般的炸響,瑪修被擊飛了出去。

    “唔呃…”瑪修痛苦的發出一聲呻吟,她感覺到自己握盾的雙手仿佛要斷了一般,實力差距太大了,她在心里這樣想著。

    “切…”燕塵看到瑪修受挫,想要脫離Lancer的糾纏前往支援。

    “別想走…”Lancer低吟一聲,手中的刀如同旋轉的風車瘋狂的斬向燕塵。

    “難纏的家伙…”燕塵煩躁的叫嚷一聲,卻只能無可奈何的舉起戰斧法杖迎擊。

    “小丫頭,你只有這點本事嗎…”rider舞動手中的鏈刃再次發動了突襲。

    “唔…”面對rider的連擊,瑪修只能艱難的抵抗著。

    “鏗鏗鏗鏗鏗…”rider手上的鏈刃如同化作了一條毒蛇一般,靈活的探尋著瑪修防守的薄弱點。

    “鐺——”

    “遭了…”瑪修心里一驚,她的手中居然無法靈活的運轉了,在剛才的戰斗中她的手已經麻木了。

    “呵…我可不是在隨便攻擊哦…”rider露出一個嗜血的笑容,手中的鏈刃毫不留情的落下。

    “瑪修!”藤丸立香看到瑪修遇到危險,第一時間沖了出去。

    “什麼?!”rider錯愕的發現鏈刃居然落在了空處。

    “前輩…”瑪修也錯愕的看著將自己撲倒的紅發少女。

    “切,小看你了…”rider深深的看了藤丸立香一眼,她沒想到居然會有普通人類試圖查收從者的戰爭,最關鍵的是居然還成功了。

    ——分割——視角轉移到燕塵與Lancer的戰斗——

    “看樣子你的隊友不太給力啊…”燕塵心中也松了一口氣,對著與自己交戰的Lancer調侃道。

    “那我就先解決掉你…”Lancer不為所動的揮舞著刀。

    “無趣的家伙,感受一下我大fff團的力量吧…”燕塵猛然收住戰斧,狂暴的火焰從Lancer腳下升起。

    “什麼時候?”Lancer錯愕的想道,他居然沒有發現對方什麼時候使用的術法。

    “于此迎來你的終結吧Lancer…”燕塵手中的戰斧法杖狠狠地撞在地上,緊接著數個法陣浮現並鏈接在一起。隨著法陣的鏈接數只由火焰組成的巨大手掌抓住了Lancer的身軀。

    “這招叫什麼好呢…”燕塵苦惱的看著被抓住的lancer想道,“就叫——似展開.羅生門大怨起好了…”燕塵想到某茨木童子的寶具,懶與費心思的他就這樣決定道。不過他卻不知道隨口胡謅的技能,卻給迦勒底試圖查詢他真名的工作人員帶來了多大的困難。(反正也是查不到就是了~)

    “嗚啊——”Lancer發出一聲悲鳴,化作靈子消散了。

    ——分割——視角轉移到瑪修的戰斗——

    “那就將你們一並解決好了…”rider看著瑪修與藤丸立香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鏈刃。

    “前輩到我身後去…”瑪修舉起盾牌擋在了藤丸立香面前。

    “擋得住嗎?”rider冷笑一聲,怪力與狂暴的魔力流動在鏈刃上。

    “擋得住嗎…”瑪修心中也這樣問著自己,她的心中給出了答案擋不住,剛才大戰斗也充分的說明了一切。

    “瑪修…加油…”似乎是察覺到了瑪修心中的不安,藤丸立香對自己的從者打氣道。

    “背後就是前輩…擋住…一定要擋住…要保護前輩…”瑪修的心中莫名的燃起這樣的信念。

    “轟…”rider輕輕了揮動了一下鏈刃,發出了如同擊鼓一般的轟鳴。“嘩啦嘩啦嘩啦…”隨著一聲鎖鏈抖動的響聲,灌輸著rider全力的一擊出發了。

    “轟…”耀眼的火花迸發,瑪修的盾牌與ride的鎖鏈撞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瑪修怒吼著試圖阻攔住rider的攻擊,但是瑪修只有c的筋力卻無法阻擋住持有怪力技能且筋力達到b的rider,只能不住的向後倒退著。

    “停下…絕對要保護住前輩…”

    一只手忽然從後方伸出,溫柔,但有力地覆在她持盾的手上。望著驚訝的瑪修,藤丸立香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相信自己瑪修…”

    心中對于戰斗的彷徨與不安在一瞬間碎掉了,簡單的一句話,讓瑪修早已枯竭的身體重新涌出了力量。

    “請注視我吧前輩…”

    “就算只是亞從者…就算無法解放寶具…我也要保護前輩!”瑪修在心里堅定的想著,不知不覺間她持盾的身姿早已與記憶中那個給她力量的從者相同,這一刻耀眼的光輝閃爍在她的盾牌上。

    “什麼?!這是…寶具?”rider驚愕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只見以瑪修盾牌的盾牌為中心,一個巨大的如同圓桌般的魔力屏障出現了。這一刻即使是在怪力強化下足以粉碎鋼鐵的鏈刃也難以前進一步,因為擋在它面前的正是那比堡壘還要堅固,以信念匯聚成的屏障。

    “啊啊啊…”瑪修怒吼著,那道魔力屏障將rider的鏈刃彈飛。下一刻瑪修右手舉起的盾牌豎起,十字盾牌鋒利的刀背如有神助一般貫穿了rider的靈核。

    “呵,挺能干的嗎…”急匆匆趕到的燕塵看著瑪修所散發的光輝笑道。

    Ps:最近我果然很勤勉啊,又一大章。求推薦,收藏,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