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十二章 熊熊燃燒的冬木市(十三)

第十二章 熊熊燃燒的冬木市(十三)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最新章節!

    爆炸的光輝很快就消散了,煙塵與迷霧在岩洞中蔓延。

    感受到迷霧後那愈發高漲的戰意與氣勢,燕塵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絲苦澀,“果然沒那麼容易解決嗎…”

    “踏踏踏…”鋼鐵的戰靴與地面接觸發出響動,一道若隱若現的黑影在迷霧中愈發接近。

    “干的不錯…”黑saber從迷霧中走出對著燕塵與瑪修說道,即使是她在那樣的攻擊下也不免受到了傷害。

    黑色的戰甲裂開數道裂紋,被高溫的烈焰燎傷的疤痕在她嬌小的身軀上清晰可見,但即使是受到了這樣的傷害她依舊面無表情。

    “你還是一如既往地難纏啊,saber…”燕塵看著黑saber身上快速恢復的傷口不由得咂舌道。他沒有打算去阻攔,因為那是徒勞的,對于從者來說,只要沒收到致命傷害其他的傷勢只要有魔力就能輕易回復,雖然看上去黑saber受的傷很嚴重,可實際上她的戰斗力卻沒有絲毫下降,也許因為受傷導致憤怒戰力大增也說不準。

    “還不夠,如果你們只有這些本事的話,caster、不知名的從者你的們會和你們的master一起死在這里…”黑saber面無表情的的說道。

    “嘖…”燕塵咬了咬牙,他處于caster狀態下實力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以往一貫的依仗王之財寶取出少數幾個寶具就是極限了,而作為英靈他又缺少最為重要的屬于自己的寶具。

    但他還有底牌,扭曲靈基,扭曲屬于caster職介的靈基解放真正的自己,但是他卻猶豫了,扭曲靈基最好的結果是砍死黑saber大家皆大歡喜,最壞的結果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魔神王蓋提亞發現他的異常,提前讓主角隊面對蓋提亞。

    提前面對蓋提亞,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提議,要知道如今的藤丸立香可沒有度過八大特異點,與無數英靈結下深厚的羈絆,一旦面對魔神王與七十二魔神柱那絕對是十死無生的下場,除非到時候藤丸立香化身混沌惡手撕蓋提亞,否則就連燕塵恐怕也要一起在一片歡聲笑語中打出gg。

    “caster前輩小心…”瑪修焦急的聲音將燕塵從思考中喚醒,下一刻一股惡寒從心底傳來,強烈的不安促使他立刻使用了閃現。

    “轟…”由無數不詳魔力組成的鐵槌將大地撕裂,只見燕塵剛才所處的地面已經化作了一個如同隕石墜落一般的深坑。

    “在戰斗中居然還敢分神,caster你是在輕視我嗎…”黑saber面無表情的說道,但不難听出她言語中潛藏的憤怒。

    “caster前輩…”瑪修舉起盾牌迅速的擋在了她的身前,雖然不知道這位前輩為何在戰斗中分神,但是她依舊義無反顧的擋在了她的面前。

    “去tmd魔神王…”燕塵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瑪修心中不由得爆了句粗口,“瑪修…給我爭取一點時間…”燕塵對著擋在自己身前的瑪修說道。

    “是,caster前輩…”瑪修堅定的點了點頭,得到瑪修的答復燕塵閉上了眼楮,他相信瑪修一定能做到,這是一種他對她的信任。

    看著閉上眼楮的調動魔力的燕塵,瑪修深吸了一口氣,她下定決心哪怕是一個人面對那個可怕的黑saber也要為身後的caster前輩爭取足夠的時間,她舉起盾牌向亞瑟王沖了過去。

    “勇氣可嘉…”黑saber看著向自己沖來的瑪修心中安安贊許,“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否有資格持有這面盾牌…”黑saber在心中這樣想著。

    渾濁的不詳魔力在黑色的聖劍上升騰而起,黑saber高高的舉起手中的劍對著瑪修重重的斬去。

    “呀哈…”面對黑saber來勢凶猛的一擊瑪修沒有退縮,她高呼一聲奮起全身的力量,舉起盾牌向黑色的聖劍撞去。

    “砰…轟…”那是如同擊鼓又如同打雷般的轟鳴,美麗而耀眼的火花在劍與盾牌的交接處躍起,但這美麗的場景無論是黑saber還是瑪修都沒有欣賞的意思。

    “啊啊啊啊…”瑪修緊咬牙關將全身的重量與力量都施加在手中的十字盾牌上,她知道黑saber也是這樣做的,因為那把劍上傳來的力量在不斷的增加。

    “   …”大地無法承受住兩人的力量寸寸開裂,即使是拼盡全力瑪修的身體依然在不住的後退著,她的的戰靴在大地上犁出兩道深深的溝壑。

    “caster那家伙究竟在做什麼啊…”藤丸立香看著明顯處于下風的瑪修焦急的說道。

    “不清楚…這不是我們能插手的戰斗…所以相信你的從者吧…相信他們一定能為你帶來勝利…無條件的信任自己的從者這才是一個合格的master該做的事情…”奧爾加瑪麗神色凝重的看著場上的戰斗。

    “天哪…所長,這太不可思議了…”驀然,投影中的羅曼突然驚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羅曼?”奧爾加瑪麗疑惑的看向投影,雖然在她的心中羅曼是個咸魚廢柴,但是在處變不驚這點卻是做的比誰都好,所以如今究竟發生了什麼才能讓這家伙驚叫出聲。

    “根據我們的觀測,caster…caster的靈基在發生變化,不…說變化也不對,caster的靈基正在被扭曲,他的靈基在向一種更高端的形式進化…這太不可思議了…”

    “什麼?!”奧爾加瑪麗大吃一驚,作為一個一流魔術師,迦勒底的繼承人,她從未听說過從者的靈基還能發生變化這種事情。

    “所以…caster的靈基變成了什麼?”處于魔術師的探究之心奧爾加瑪麗問道。

    “還不清楚,變化還在繼續,我想這也是caster讓瑪修為他爭取時間的原因…”羅曼分析道。

    “可是…瑪修她快要頂不住了啊…”藤丸立香焦急的說道。

    “什麼?”奧爾加瑪麗吃驚的叫道,不知何時黑saber已經將瑪修擊飛了出去,而強大的魔力纏繞在黑saber的劍上。

    “觀測到高濃度魔力反應…毫無疑問…是對城寶具…亞瑟王解放了那把聖劍…”羅曼的聲音從投影中傳來。

    “瑪修…”藤丸立香憂慮的看著面對那把聖劍的瑪修。

    “Ex——calibur ——Morgan!”黑saber高高的舉起手中大人聖劍,漆黑的魔力匯聚成光柱沖向瑪修。

    “好可怕…”瑪修看著那奔流的黑色極光心里這樣想道,“但是…不能退…caster前輩、master、所長就在我的身後…一定要…一定要守護住才行!”如同演練了千百遍一般,瑪修舉起手中的的盾牌,淡淡的光在盾牌上閃爍。

    “假想寶具擬似展開/人理之礎…”瑪修高聲呼喚道,她舉起盾牌立在身前,只見以瑪修盾牌的盾牌為中心,一個巨大的如圓桌般的魔力屏障擋在了瑪修的身前。

    試圖吞噬一切的極暗之光與信念的光之屏障相撞,這一刻無比可怕的魔力波動瞬間爆發開來,岩洞劇烈的顫抖著,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交織在一起,強大的光芒瞬間將周圍的一切都摧毀了。

    黑暗的極光與守護的屏障雙雙消失了,在瑪修的守護下無論是燕塵還是藤丸立香與奧爾加瑪麗都沒有收到半點傷害。

    “唔…到極限了…”瑪修仿佛感覺到身體內在哀鳴,亞瑟王的寶具顯然不是那麼好接的,如今她已經沒有了戰斗的力量。

    “抱歉…caster前輩…”瑪修輕聲呢喃道,她的身子一歪失去力量的她就要倒在了地上。

    “……”臆想中的疼痛沒有傳來,一雙熟悉溫暖又堅實的臂膀及時接住了她。

    “好好休息一下吧…瑪修…接下來交給我就好…”溫柔的聲音在瑪修耳邊響起,“是…caster前輩…”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體力與魔力盡數耗盡的瑪修暈了過去。

    感謝【EX吉爾伽美什】【鏡花水月琉璃白】打賞的100起點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