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章 與神明的戰斗(一)

第二章 與神明的戰斗(一)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最新章節!

    螺旋的暴風與金色的寶具爭鋒相對,這是暴風與寶具的格斗戰。在暴風與寶具的戰場中即使是人類引以為豪的摩天高樓也會被瞬間粉碎。

    “有幾分本事嘛…”燕塵撇嘴道,在剛才的戰斗中即使是以百來計算的寶具洪流也未能擊穿敵人的暴風,雖然暴風也無法將寶具洪流擊穿就是了。

    “只有這種程度嗎?人子喲,只是這樣的話是沒辦法擊敗吾的,吾乃勝利的化身,長勝不敗之軍神——韋勒斯拉納…”韋勒斯拉納大笑著,金色的劍出現在他的手中。淡淡的光輝浮現再他的身上,由強風之姿態化作手持黃金劍的少年。

    這正是韋勒斯拉納的強大之處,在不同的形態間任意轉換,無論是面對何等對手都能找出最合適的應對方法,這正是長勝之神的奧秘。

    “來吧,在吾面前盡情展現汝之勇武吧…”話落,手持黃金劍的韋勒斯拉納化作一道殘影,無盡的狂風卷積著他向燕塵沖去。

    “……”燕塵打了個響指,無數的防守型寶具阻擋在他的身前,那些防守寶具都是如同熾天覆七重圓環般曾在歷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寶具。在無數寶具的擁護下,燕塵的防守完全可以稱得上滴水不漏的銅牆鐵壁。

    “居然都是神具嗎?有趣的小子…”韋勒斯拉納大笑著,“噗——”黃金劍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劃破空氣毫不留情的斬在那些防守寶具上。

    “砰… 嚓、 嚓…”長勝不敗的軍神之勇武確實非同一般,凶猛的咒力與狂暴的力量從他的黃金劍上傳來,那力量竟是將那些寶具都盡數擊碎。

    強進的勁風從黃金劍上傳來,燕塵黑色的頭發被吹的獵獵作響,那把金色的長劍距離燕塵只有不足一步之遙。

    “閃現…”這一刻,空間輕輕的波動了一下,下一刻燕塵的身影居然出現在了韋勒斯拉納的背後,黃金的戰斧法杖不知何時出現在燕塵的手上,熊熊的烈焰在戰斧法杖上凶猛的燃燒著。這一刻一絲微不可察的魔力潛入地下。

    烈焰與黃金交織的戰斧,帶著撕裂空氣的破風聲,狠狠地砍向韋勒斯拉納俊美的頭顱。

    “砰…”這一刻韋勒斯拉納動了,黃金的長劍以一個人類絕不可能做到的動作詭異的出現在了黃金戰斧法杖面前。只見他的手臂微微彎曲,龐大的咒力卷攜著黃金長劍精準的落在了戰斧法杖的斧刃上。

    “鏗…”強大的力量從黃金劍上傳來,即使是燕塵那妖怪般的力量在這神力面前也顯得微不足道。

    “強化魔術…”燕塵咬緊牙關使用了魔術,澎湃的魔力在他的體內涌動,如同電路板一般的魔術回路在他的手臂上浮現,這一刻燕塵的手臂肌肉猛的漲大一圈。他竭盡全力的抵擋著韋勒斯拉納劍術傳遞來的神力。

    “不錯…但是這樣的小伎倆面對神明還遠遠不夠…”韋勒斯拉納贊許的點了點頭,但手中的黃金長劍確實猛的一泄,燕塵的身體立刻保持不住平衡,不可避免的向前傾斜。雖然燕塵竭力的想要調整平衡,但是在長勝不敗的軍神、戰神面前這樣微弱的失誤卻會被無限的放大。

    燕塵的瞳孔微縮,黃金的長劍攜帶著勁風,破開空氣的阻礙,向燕塵的眼楮刺去。

    “言靈.守…”燕塵怒吼道,一道遍布著神秘莫測符文的淡藍色光罩浮現在燕塵的身前,雖然僅僅是一瞬間倉促召來的言靈.守就破碎了,但其即使被擊碎剩余的傷害也會溢出的特性卻拯救了燕塵。

    “不愧是神明…”借助言靈.守的阻擋,燕塵立刻與韋勒斯拉納拉開了距離,在短暫的戰斗中燕塵終于明白了自己與對方在近戰中的差距。

    雖然自己在經歷了修行後,近戰已經不再是短板,但是對方在武藝一途卻是跨入了神之領域的存在,那劍術即使稱之為神技也絲毫不為過,雖然他如今的武藝放在人類中也算是佼佼者,但是與肩負軍神與戰神神格的神明相比,卻還差的遠呢。

    “人子喲,汝確是一個出色的戰士,但是僅僅是這樣的話想要獻給吾死亡卻還遠遠不夠,那麼——口出狂言的戰士,準備好付出應有的代價了嗎…”韋勒斯拉納一改之前溫和的語氣變的冰冷起來。

    “言靈.縛…”面對韋勒斯拉納的飽含殺氣的話音,燕塵卻不為所動,隨著咒語的念動,閃爍著紫光的五芒星出現在了軍神的腳下,“嘩啦啦…”一陣鎖鏈抖動的聲音,帶著淡藍色玄奧符文的虛幻鎖鏈將韋勒斯拉納束縛。

    “束縛吾嗎?這樣的咒法雖然精妙,但是吾想要掙脫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韋勒斯拉納看著身上虛幻的鎖鏈不屑的說道。

    “這一刻就夠了…”燕塵的嘴角勾勒出一絲狂放的笑意,“擬似展開.羅生門大怨起…”燕塵的戰斧法杖輕擊地面,數十個不知何時被燕塵買入地下的巨大魔法陣鏈接在一起。

    數十只由火焰構成的巨手抓住了韋勒斯拉納與一旁破壞大地的野豬,轟——,先是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光輝,隨後是劇烈的爆炸,這一刻大地被高溫融化成透明的結晶,鋼筋水泥的大樓也被瞬間蒸發。巨大野豬的身影與少年神的身影雙雙消失不見。

    “呼,成功了嗎…”燕塵急促的喘息著,為了完成這個魔術,他用出了渾身近半的魔力。

    “人子喲,汝干的不錯,這樣的咒法,即使是此身身為神明之軀也確實會收到生命的威脅…”

    “但是啊,汝千不該萬不該就是將【野豬】一同攏入其中,在重新找回了吾之化身力量的補充後,吾——再次復甦了,這一次是汝作繭自縛了…”金色的光輝開始凝聚,野豬死後化作無形的咒力與韋勒斯拉納融合。

    少年再次出現在了燕塵的身前,雖然身上有些狼狽,甚至衣服和頭發還有不少燒焦的灼痕,但他身上的咒力卻更為龐大了。

    “人子喲,好好體會吾之化身的力量吧。”

    “汝,違背了契約,為世間帶來罪惡。主曰——罪人必受責罰。將其背脊粉碎,挖出筋骨、頭發、腦髓,將血與泥土一並踐踏。若吾乃銳牙難近身者,便遵從主之言給予違背契約之人破滅鐵槌!”玄奧的言靈從少年嘴里吐出“ggggyayayayayagaygY!”黑色的巨大野豬咆哮著再次出現了,邁開巨大的四足,如同一輛巨型的裝甲坦克一般,攜帶著如同山崩地裂般不可阻擋的氣勢沖向燕塵。

    感謝【EX吉爾伽美什】打賞的100起點幣,感謝【WoundsSoul】【釘宮、】打賞的500起點幣。

    卡文,更新的有點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