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十四章 沃班的敗北(二合一章節)

第二十四章 沃班的敗北(二合一章節)

    “gyaaaaaagagaaaya…”巨大的野豬咆哮著出現在了燕塵的背後,邁開如同石柱一般粗大的腿,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野豬咆哮著沖向沃班,沿途的死之僕從被輕易踏碎撞飛。

    “豬?即使是在巨大的豬終究逃不過被狼捕食的結局…”沃班殘酷的笑著,龐大的咒力纏繞在他的身上,下一刻他的身姿變化了,從人形變成了擁有巨大身姿的銀狼,化身為銀狼姿態的沃邦身體,張開巨大的口,比刀子還要鋒利的牙將野豬咬住。

    “aaaaaaaaa…”野豬發出痛苦的嚎叫,但卻無法反抗,下一刻沃班化身的巨狼輕易的將野豬咬碎。

    “還有什麼手段嗎?小子…”沃班化身的巨狼不屑的看著燕塵,綠色的眼瞳中滿是殘忍的意味。

    “只是擊敗一個權能就得意忘形了嗎?別高興的太早了啊…畏懼著擁有羽翼的人吧,邪惡的人以及強大的人,都畏懼擁有羽翼的我!我的翅膀將帶給你們詛咒!邪惡之人是無法打中我的…”玄奧的言靈被詠誦,神鳳的虛影出現在燕塵的背後,然後…一切開始減速,而燕塵則被加速。

    一切都變慢了,獰笑的巨狼,奔離的人群…流動的風…在燕塵的視角中世界如有停止了一般。

    “雖然用了很多次鳳,但每一次都會被這種景象震撼到啊…”即使是面對強敵,但在鳳的加持下燕塵也能輕松的發表感嘆,因為…他們太慢了。

    下一刻,燕塵化作一道耀眼的金色流光沖向沃班化身的巨狼。

    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轟出,殷紅的血從巨狼身上流出,巨狼咆哮著試圖反擊,但卻全部落在了空處。

    “果然不是錯覺…權能的力量確實加強了…”燕塵看著完全無法擊中自己的沃班確定到,要知道神速的力量雖然強大,但對于同處于這個階段的神或者弒神者以做不到碾壓一般的局勢。

    無論是梅卡爾還是珀爾修斯亦或是雅典娜,雖然他們沒有神速但是卻也能發動強有力的反擊,但是同處這個等級的沃班為什呢做不到呢?答案就是權能的力量變強了。

    這個結論讓燕塵分外驚喜,要知道衡量一個弒神者的實力那就是權能,但是權能是來自于神的力量,能發揮出的最強階段也就是達到原本使用該權能的神能發揮的最大出力。

    而弒神者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熟悉自己的權能和獲得更多的權能這兩條道路,所以實際上弒神者的道路是相當窄的,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的上限取決與神明,而如今燕塵發現自己的權能正在自己加強怎能讓他不感覺到驚喜。

    “小子…”巨狼張開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下一刻他就閉上了嘴,不過是被物理手段強制閉上的。

    “太慢了…”燕塵收回砸在巨狼臉上的拳頭嘲笑道。

    “混賬…”沃班巨大的狼臉猙獰而扭曲,只見他對著天空咆哮一聲,無數的天火自天空而降落,地面上也涌出無數的火焰,大地在融化,天空在燃燒。

    “這就是弒神者啊…這力量實在是太夸張了!”負責疏散人群的艾麗卡看著燃燒的天空與大地無力的發出感嘆,身為赤銅黑十字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她一直認為這個世界上沒什麼能讓她感覺到無能為力,在她看來如果遇上神她未必不能成為弒神者…

    而如今一切的天真幻想都被打破了,在這樣的力量面前她連反抗的心思都無法升起,而那些弒神者確曾以凡人之軀面對這些力量原本的主人,甚至于…殺死了們,奪走了們的力量。

    “弒神者真是一群怪物…”艾麗卡驚嘆道。

    “母狐狸,現在沒時間給你感嘆了,還有很多人還沒撤離呢…”莉莉婭娜經過艾麗卡的身邊卻發現她在發呆沒好氣的說道。

    城市在燃燒著,灼熱的火焰將一切都吞噬殆盡,瀝青馬路被融化,鋼鐵大樓被蒸發,這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為了限制我的速度改造了地形嗎?這火是連神明都能燒死的神火吧?”燕塵解除了神速,再火海之中這種速度已經失去了意義。

    “沒錯,這權能叫做正是來自于東方火神的神火,即使是我想要御使這火焰也要源源不斷的消耗大量的咒力…那麼現在,就是你的死期了…”沃班猙獰的咆哮著,搖曳的火光照射在他的巨大的狼臉上更顯的分外猙獰。

    “東方火神的神火嗎?居然不透露出具體來歷,你作為反派可真是失職…”燕塵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麼見識一下這來自太陽的神火吧,為了勝利,快來到我的身前!不死的太陽啊,請賜予吾閃耀的駿馬。神行靈妙的駿馬喲,將汝主之光輪帶過來吧!”

    天空中閃爍著極致的光輝,即使是將天空燃燒的也無法遮蔽的光輝,極致的光輝劃破天空,第二輪太陽升起了!

    “唏律律律律律…”白馬的長嘶響徹震天地,面對太陽之火,燃燒城市大地火神之火甚至有熄滅的趨勢。

    可沃班沒有感到絲毫惶恐,反而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太陽之火,搬運太陽,了不起的權能…”沃班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尖銳的狼吻卻掛起一個嘲諷的弧度。

    “但是,很不巧,你踫上了我…”沃班的身姿再次變化,銀色的巨狼直立了起來,狼人形態。

    “嗷嗚嗚嗚…”巨大的銀色狼人肆意的吼叫著,他一躍而起,咬住白馬,然後……吞了下去。

    字面上的意思,巨狼將攜帶著太陽烈焰的白馬完全吞食下去,如同常人吃飯喝水般輕松。

    “搬運太陽,確實是不錯的權能,絕大多數不從之神也無法接下這一擊,但很遺憾我殺死的神中確實有這類權能的克星…”

    “如果我沒猜錯,薩爾瓦托雷那小子就是死在了這一權能下吧?那小子的鋼之化身弱點就是高溫,搬運太陽的權能確實是他的克星…”巨大的狼人悠然的看著燕塵,原本被太陽之火壓制的神火再次肆虐起來。

    “連太陽都能吞噬的狼嗎?考慮到吞噬太陽的狼或者犬科動物,知名度最高的應該就是天狗食日以及芬里爾和他的子女了…”黃金之刃出現在燕塵的手中,但卻毫無反應。

    “…看來你的權能並不是這兩個…那麼是誰呢?”燕塵皺起了眉頭開始思考。

    “哈哈哈,小子,你就慢慢猜吧…”沃班猖獗的笑著,如同西游記中孫悟空一根毫毛化身無數猴兵一般,無數的狼從沃班的體毛中誕生了,新誕生的狼與沃班曾經變身的銀狼如出一轍,不過體型卻變成了跟普通的狼大小。

    “嗷嗚…”

    “嗷嗚…”

    “嗷嗚…”

    狼群嚎叫著奔向燕塵,無數關于神明的知識在燕塵的腦內盤旋,如有著魔了一般,燕塵一動不動的思考整理著腦內的知識。

    “王怎麼了?”艾麗卡看著不動的燕塵疑惑的問道。

    “是戰士的黃金劍…王曾經對我說過,那是從韋勒斯拉納手中奪取的權能,只要有著相應的知識即使是神的權能也能將其封印…看來王是在為沃班侯爵的權能頭疼著…”莉莉婭娜對燕塵更為熟悉一些,她看到燕塵手中的黃金劍就明白他為什麼在苦惱了。

    “嗷嗚…”狼群咆哮著來到燕塵的面前。

    還未待燕塵有所行動,一把銀白色的軍刀就將狼群釘在了地上。

    “莉莉?”燕塵驚愕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少女。

    “戰場上發呆可不是個好習慣哦,吾王…”銀發的少女手持軍刀背對著燕塵,微風吹起她的發絲,在火光的映射下,使她的背影看上去如同戰場上的女武神一般英姿颯爽。

    “呃……人群疏散完畢了?”燕塵粗劣的岔開了話題。

    “這麼大的動靜歐洲魔術議會的人早就發現了,現在是他們在疏散人群…”莉莉婭娜撩了撩發絲說道。

    “我說莉莉、王你們再不來幫忙我真的頂不住了…”艾麗卡大聲的叫道,多虧了艾麗卡擋住了狼群,燕塵能和莉莉婭娜旁若無人的聊天。

    “你就再堅持一會兒好了…”莉莉婭娜的嘴角掛起一絲笑容。

    “莉莉,你的寢室里的某個抽屜內——從上數起第二個的那個,里面那本筆記本啊,還真是不錯唷,抒情的地方跟少女一模一樣…”艾麗卡一遍擋住襲來的狼群,一遍予以回擊。

    “你你你你!”莉莉婭娜震驚的臉話都說不清楚了。

    “如果莉莉快點來幫我的話我就會忘記了…”艾麗卡笑的如同狡詐的狐狸,單純的騎士再次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我干脆連你一起砍死好了…”莉莉婭娜自暴自棄一般的說道,可還是舉起軍刀沖了上去。

    燕塵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旁若無人的思索了起來,“狼群…狼群…”

    沃班看著擋住自己狼群的兩位少女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有資格做我的死之牢籠中的僕從…”,說著巨大的銀狼抬起爪子抓向莉莉婭娜。

    “……”如果說面對弒神者召喚出的神獸莉莉婭娜還有反抗之力的話,那麼面對弒神者本身,莉莉婭娜連招架的余地都沒有,僅僅是沃班爪子上龐大的咒力就迫使她無法行動。

    “原來如此…”燕塵的眼前閃過無數的畫面,線索被穿連在一起,這一刻一切都明晰了。

    “伊利亞特的文庫本開頭就寫到阿波羅的姿態乃是夜之黑暗…”隨著燕塵的詠誦,數道金色的利劍斬斷沃班的巨爪。

    “王?”莉莉婭娜驚喜的看向背後的燕塵,只見無數的金色光劍漂浮在燕塵的背後。

    “莉莉婭娜,艾麗卡…退下吧,僅僅是承受神之火你們就到達極限了吧…接下來交給我就好…”燕塵溫柔的對著莉莉婭娜與艾麗卡說道。

    “這個權能…難道是能斬落神格與權能的戰士嗎?你從韋勒斯拉納身上得到了多少權能?從一個神明身上雖然可以得到全部權能…但必然會有限制…為什麼你的咒力卻如同沒有消耗一般…”沃班死死的盯著燕塵,他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感。

    “你所殺死的那個乖戾神明是像夜晚一樣徘徊,仇恨人類的狼神…舊名為福玻斯有著光明意思的稱號之神。”燕塵沒有理會沃班的問話,自顧自的編纂著言靈之劍。

    “不過,同時也是被贈予酷似夜晚稱呼的矛盾神,那個最古老的名稱為意思就是老鼠,而就是狼的名字,因為黑暗與大地之獸的鼠和狼變成了光之神,所以解讀此神的關鍵就在這里…”

    閃耀黃金的光輝化為無數的利劍切割沃班的身軀,只見變成沃班變成的巨大狼人的身軀被利劍無情的斬開。

    “啊啊啊啊啊啊…”沃班痛苦的慘叫著,但卻沒有放棄抵抗,他試圖接近燕塵,但卻被金色的利刃阻攔,無數的金色利刃構成劍之牢籠將他監禁。

    “擁有老鼠內涵的狼,有著光的同時也擁有夜屬性的神那就是阿波羅,而福玻斯則是他的稱謂之一…”在燕塵的詠唱下,巨狼的體型不住的縮小。

    “月之女神阿耳忒彌斯的孿生弟弟,封鎖黑暗,在地下誕生的太陽神。阿波羅的孿生姐姐阿耳忒彌斯是狩獵女神——本來是強大的地母神中的一尊,這對兄妹的母親是大地女神勒托,而阿波羅原本就是大地神殿所屬的神明。光之阿波羅(phoibos•apollon)、鼠之阿波羅(apollon•sminqeuvv),狼之阿波羅(apollon•lykeios)、災害的阿波羅(apollon•loxias)。”

    接受燕塵言靈力量的黃金之劍縱橫在天空,沃班不住地試圖撕裂這些黃金劍,但卻被斬切的滿身傷痕。

    “象征他的野獸都和大地有著深厚的緣分,鼠、狼和天鵝——還有蛇,也許在黑暗中蠢動的小小老鼠才是阿波羅的原型,妹妹阿耳忒彌斯當成奴僕差遣的狼,就是身為冥府看門狗的阿波羅姿態,天鵝也是當成大地和地底來往的性質象征。然後就是蛇——身為多數地母神最大的象征,表示生與死的連環。沒錯,你殺死的就是阿波羅,也許還是他未成為太陽之神的舊身但毋庸置疑,你殺死的正是阿波羅!”

    數千把黃金劍匯聚成一,漂浮在沃班的頭頂。

    “以我言靈之技,讓世上的正義顯現!此等咒語乃強力且雄辯。是招呼勝利的智慧之劍。墜落吧,斬斷他的力量…”燕塵念出最後的言靈。

    黃金的劍將巨狼一分為二,緊接著,巨狼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瘦小的老人半跪在地上。

    “斬斷權能的權能嗎?真是讓人厭惡的力量…”沃班站起身子,他的身上依舊有著無數的傷痕,顯然剛才的言靈之劍將他傷的不輕。

    燕塵並沒有理會沃班,他抬起頭看向天際,那里有一道銀色的流星正在向這邊墜落。

    “喲,另一個麻煩的家伙來了…”燕塵低聲呢喃道,他並沒有注意到,在燃燒的神之火焰中,一團黑影正在死死的盯著他,那是如同蛇一般冰冷的目光。

    ps:4500字,短小嗎?誰還能說短小?

    感謝打賞的500起點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