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二十六章 珀爾修斯,卒

第二十六章 珀爾修斯,卒

    “偉大的冥界之主哈迪斯啊,為了斬殺邪惡的魔王請授予吾隱身的頭盔…”珀爾修斯雙手合十做出祈禱狀,隨著言靈的念出一個古銅色的頭盔出現在了他的頭上,在頭盔出現的那一刻珀爾修斯的身影消失了,甚至連那屬于不從之神與弒神者見的感應也無法發現他。

    “隱身的頭盔嗎?”燕塵的嘴角翹起一絲笑容,一道金色的漣漪出現在他的左手邊。

    燕塵從王之財寶中抽出一柄權杖,權杖的頂端是一只眼楮形狀的雕塑,寶具的真名也不可考據,但是卻有著不需要解放也能看見隱形之物(人)的神奇力量,只見權杖發出淡淡的光輝,燕塵雙瞳亮起藍色的光芒。

    “鏗”,空氣中發出毫無預兆的響聲,金色的神劍突然抬起架住隱身的刀。

    “你…”珀爾修斯的聲音有些驚愕,即使是雅典娜的化身美杜莎也沒有辦法破解的隱身頭盔居然被發現了?

    “如果你想比拼寶物的話?很不巧,我也有不少…”燕塵對著珀爾修斯燦爛的笑道,隨後另一手的權杖毫不留情的打向珀爾修斯的頭。

    “同樣持有著神具嗎?確實是個令人頭疼的對手…”珀爾修斯不閃不避的接了燕塵砸啦的法杖,並不是他不想閃躲只是燕塵的劍牢牢的壓住他的刀,屬于黃金神牛的怪力讓他無力在做其他,如果非要避開權杖的話,那必然是被黃金劍開膛破腹的下場。

    好在權杖除了能夠看破隱身並無其他效果,在隱身頭盔的防具下珀爾修斯只是感覺到有些頭疼罷了。

    “旅行的赫爾墨斯之神啊,為了將邪惡的魔王擊敗,請您授予吾跨過一切艱難險阻的靴子吧…”珀爾修斯念動言靈,一對翅膀出現在了他的戰靴上,他瞬間向後跳躍,速度一瞬間達到極致避開燕塵順勢而來的黃金劍。

    “飛行靴嗎?”燕塵不屑一笑,金色的鎖鏈從王之財寶中探出,那是針對神的兵裝,天之鎖。

    “雖然天之鎖的速度追不上你,但是啊,封鎖這片天地吧,天之鎖!”燕塵高聲呼喚道,他將自己的力量灌輸進天之鎖中,這一刻,如同蜘蛛織網一般,隨著數百個黃金漩渦作為節點,天之鎖如同網一般將燕塵與珀爾修斯包圍住。

    “是上次那個針對神的兵裝嗎……”珀爾修斯凝重的看著這些鎖鏈,上次他的敗北也是拜這些鎖鏈所賜。但是…相較于之前來說,這些鎖鏈給他的感覺更危險了。

    “天之鎖,律神武裝,對手的神性越是強大就越堅固,而對于沒有神性的人來說只是一條堅固一些的鐵鏈罷了…”

    “本來對于你們這些不從之神來說是克星,但是遺憾的是,對于你們這些取回原始之軀的真神來說它並非堅不可摧…”燕塵對著珀爾修斯解說道。

    “我一直在思考解決的辦法,天之鎖並非是無上限的增幅強度,如果是面對那些赫赫有名的創世神它也只能阻擋片刻…”

    “但是如果是對于你們這些主神/神王應該還是夠的,之所以會被你們掙脫也是因為天之鎖在獲得針對主神級別的的神時得到的增強不足以永久鎖住你們…”說道這里燕塵的嘴角微微翹起,他似乎有些得意。

    “既然針對你們身上的神性束縛不夠,那就在加上我的好了…”燕塵笑的愈發燦爛,他的手上亮起金色的神光,隨著神光的注入天之鎖肉眼可見的又粗了一圈。

    “我的力量與一般弒神者不同,即使增幅到弒神者的程度,他們所持有的也不過是咒力罷了,而我的力量在多種力量的融合下在質上比他們更高…”

    “它被我命名為神力,也許是因為確實是從你們不從之神身上掠奪來的緣故,他確實能對天之鎖起到增幅作用,應該說是你們的不幸吧…”燕塵微笑著說道。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珀爾修斯看著燕塵的笑容不由得身體發寒,弒神者…被他們稱為愚者之子。

    即使是他們馭使著諸神的權能,背後有著潘多拉、普羅米修斯等神的身影,但依舊未曾被他們放在眼中,因為有著神力的們與卑劣的盜竊者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即使死亡們也不過是再度回歸神話而已,而駕馭著諸神權柄的弒神者死亡便是死亡了,即使他們可能有著復活的權能,但,終有一死。

    駕馭著諸神權柄卻並非神,馭使著人之咒力卻又非人,人與神之間的怪物,愚者之子,們蔑視著他們,從未放入眼中。

    珀爾修斯那屬于密特拉的部分記憶中,他們授予了一位神無數的神具與力量,使即使面對復數的弒神者也能戰而勝之,秋後的螞蚱而已,不從之神從來都是這麼看待弒神者的。

    但是眼前這怪物又是什麼?那與人和弒神者截然不同的力量究竟是什麼?那蘊含部分神之力量但品質卻更為高端的力量究竟來自哪里?珀爾修斯沉浸思考中感到一陣不寒而栗。

    “雖然即使是現在的天之鎖也沒法永久捆住你們,但是根據我的估算,踫到的話差不多能束縛個幾百年吧…”燕塵的戲謔的言論將珀爾修斯拉回了現實。

    珀爾修斯深深地看著燕塵,似乎想要把他從里到外看個透徹一般,那目光令燕塵十分難受。

    “不會是個基佬吧…希臘神…噫真惡心…”想道希臘神話那人畜不忌的交配史,燕塵立刻感覺到一陣惡寒。

    “給我去死吧死基佬…”燕塵先是一陣惡寒隨即一陣惱怒,無數的寶具如同金色的流星砸向珀爾修斯。

    “呃???”珀爾修斯有些驚愕,不過他的反應十分及時,借助飛行靴對我力量避開了無數寶具。

    “哼…”燕塵的背後無數寶具浮現,他有目的性的逼迫著珀爾修斯向天之鎖靠近。

    “呃…”很快珀爾修斯就發現自己退無可退了。

    “為了擊敗邪惡的魔王,智慧與戰爭之女神雅典娜,請授予堅不可摧的盾牌…”千鈞一發之時珀爾修斯念動言靈,一面古銅色的盾牌出現在他的手上,那盾牌上還瓖嵌著一只蛇發女妖的頭顱。

    “我拒絕…”女神有些惱怒的聲音傳來。

    “什麼?”珀爾修斯手中的盾牌瞬間消失,來不及躲避的他被無數寶具釘在地上。

    但是不從之神強大的生命力確使沒有第一時間死亡,他瞪大眼楮像傳來聲音的位置看去。

    看見銀發的女神手持著那面盾牌,如同蛇一般自陰影中顯現,然後眼前一黑再度回歸了神話中。

    燕塵感受到那從珀爾修斯身上掠奪的神力與權能知道,那個英雄神確實死了。

    “我本來以為你會更晚一些偷襲我,沒想到你卻如此沉不住氣,堂堂智慧與戰爭女神居然連這點耐心都沒有嗎…”燕塵看著銀發的女神譏諷道。

    “別提起那個名字,現在的妾身乃是大地與黑暗之神…”雅典娜美麗的臉顯得十分陰沉,她粗暴的將盾牌打碎從盾牌上取下那屬于美杜莎的頭顱。

    “……”燕塵看著懷抱著頭顱的女神有些莫名的不寒而栗,那是曾經一度被日在校園的柴刀支配的恐懼。

    “柴刀和女人真是太可怕了…”雖然眼前的景象和他所想的毫無關聯,但他還是不由自主的聯系到了一起。

    “我應該沒招惹太多女性吧…”燕塵想道這里心中先是一陣放松,然後又是一陣悲涼。

    “你在走神嗎?妾身的宿敵…”抱著頭的雅典娜的臉色莫名的有些陰沉。

    “要打嗎?”雖然剛剛打倒了一位弒神者和不從之神,但燕塵依舊毫無懼色的問道。

    “妾身得承認,我們之間的差距已經不再是智慧能夠彌補的了,即使是取回蛇,我也不認為面對你有勝算…”

    “所以你要投降嗎?如果投降的話我可以考慮優待俘虜哦…?”燕塵笑著說道,想比在獲得新的權能,活著的不從之神想必更有價值。

    “我們之間的命運還遠遠未到終結之刻,雖然十分艱難但殺死你確實是很有挑戰的狩獵…我們還會再見的…提醒你,遠東的島國強大的鋼沉睡與其中,當醒來時那將是所有弒神者的終末…可別死在的塔的手上哦,妾身的宿敵…”雅典娜的身影化作無數的蛇消散了。

    “明明是蛇跑的卻比兔子還快…”燕塵無奈的搖了搖頭。

    “沉睡在日本的最終之王嗎?是時候去去那里看看了…”話音剛落,燕塵的身影化作一陣風…消失了。

    感謝打賞的100起點幣。

    其實我這幾天陪妹子過七夕去了,認真臉(裝作有對象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