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游戲主角技能系統 > 第五十八章 戰,最後之王

第五十八章 戰,最後之王

    這里是比雲層更高,大氣圈以上的位置,人們稱這里為——宇宙。

    “直面星球時人類簡直太過渺小…”燕塵看著宇宙中或遠或近的巨大星球不禁發出感嘆。

    但是他今天來並不是觀賞宇宙的,而是為了尋找對手,以斬殺弒神的魔王為使命的最後之王。

    “找到了…”在宇宙中漫步了許久後,燕塵的視線前方出現了一個飄浮著的島嶼,這座島嶼有丘陵也有平地,但卻沒有任何植被和生靈,這是一座只有土和岩石構成的島嶼,燕塵降落在浮島上徑直向島嶼的中心走。

    片刻後,一把插在地上的鐵劍出現了,這柄劍,刃長大約有一百公分,有兩刃,劍身厚若柴刀。

    不過這把劍卻殘破不堪,長滿了鐵蛂C如果只是看外表很難想象,這把劍就是號稱足以斬裂星球的救世神刀。

    “也該醒來了吧,你的敵人都來到你的面前,難帶還要沉睡嗎?”燕塵走到救世神刀的面前說道。

    神刀劇烈的震顫著,如同復甦一般,原本袑騑陷釭漱M身閃起了炫目的白金色光芒,隨著神光的閃爍袑騅}始褪去,露出閃耀著神聖光輝的刀身,此時此刻這把刀才不負救世神刀之名。

    一位勇者突兀的顯現在神刀的身旁,那是一位發長而蒼白面容清秀的美男子,不過此時他的臉上卻刻滿了無法掩蓋的疲憊。

    “再度醒來了啊…”最後之王似是厭倦的說到,他看向燕塵。

    “哦,被弒神者主動喚醒,這還是第一次…”最後之王一邊說著,一邊握住了刀柄。在握住刀柄的一剎那,最後之王的表情變了,他原本鐫刻在臉上的疲憊一掃而空,凌冽的氣勢在他的身上浮現。

    “你已經厭倦戰斗了吧…”雖然最後之王擺出了戰斗的姿態,但是燕塵還是能夠感受到對方內心中深深地疲憊感。

    “沒錯,但是我必須戰斗,殲滅魔王就是們給我的使命…”最後之王無奈的說道,歷經久遠的歲月他已經厭倦了不斷的戰斗,否則當這世間出現弒神者的時候他就可以復甦殲滅魔王,可是如今卻硬生生拖到足足有六位。

    “那就讓我來送你解脫好了…”洶涌澎湃的神力在燕塵身上涌動,一時之間浮島上飛沙走石。

    “即便是死亡只要神刀還在我就可以復活,而這把刀是不滅之物…”最後之王說著,強大的咒力波動在他的身上涌動,那咒力如淵似海甚至還要凌駕于燕塵之上。那是名為【古老的盟約】的咒法,這世間每有一位弒神者最後之王的咒力就會翻上一倍,而如今弒神者足有六位。

    “不錯…”燕塵的表情有些興奮,最後之王確實是個好對手,與之前那些不從之神不同,他真的在最後之王身上感受到了足以殺死自己的危機感。

    “那麼醒來吧,救世神刀,向世間展示你的真正面目吧…”隨著最後之王的呼喚,救世神刀爆發出一陣沖天的白金色光輝,白色光輝形成細細的光線構成一道形同曼荼羅方陣的的法陣。

    下一刻,無盡的神具從曼荼羅方陣中飛出。那無盡的神具中有燃著火焰的槍矛,有獵殺龍蛇的刀劍,有滴著劇毒的箭頭,有能射落太陽的神弓…

    “為了斬殺魔王,諸神賜予了我這世界上所有的神具,救世神刀就是所有神具的力量統合在一起的模樣…那麼魔王,你就好好品鑒吧…”最後之王大笑著,無盡的神具轟向燕塵。

    “你似乎高興的太早了啊…”燕塵也笑了起來,比拼武器的話他還沒怕過誰,無論是比拼數量還是質量他都無所畏懼。

    無數如同烈焰般升騰的金色漣漪在他的背後浮現,那漣漪中,探出的正是無數的刀劍。

    從王之財寶中發射出的寶具與曼荼羅方陣射出的神具激烈的踫撞在一起,只見一柄寶具之劍將一把神具長矛擊碎,隨後又被一把神具長刀斬斷,如同折翼的鳥兒一般無數的神具與寶具化作碎片墜落在地。

    這些寶具與神具任何一把放在外界都是足以令無數人瘋狂的東西,可在這里卻被兩人當成了試探彼此力量的消耗品。

    “想不到你也有著這樣多的神具嗎?這可真是一場不錯的戰斗…”最後之王沒有去糾結燕塵的寶具從何而來,因為那毫無意義,質問對手那是勝者才有的余裕,他現在還不是勝者。

    “試探性的攻擊也該結束了吧…”燕塵也笑了起來,王之財寶中的寶具幾乎無窮無盡,但最後之王的曼荼羅方陣也毫不遜色,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也許要打好久的拉鋸戰才會結束。

    但兩人顯然都不打算繼續拖下去,兩人相視一笑,王之財寶與曼荼羅方陣雙雙消失。

    “邪龍法夫納授予吾不死之命運.權能.鋼之加護,大地之精華鑄就金剛不壞之軀.權能.金剛不壞之軀…”如同金屬顏色的紋路爬滿了燕塵的全身,此時此刻在鋼之加護與金剛不壞之軀疊加下,這身體即使王之財寶中的那些防御形寶具也難以與之相比。

    “閃耀的擁有黃金之角的牛啊,給予吾援助吧…”金色的神牛虛影浮現在燕塵的身後。

    “看拳…”燕塵一躍而起,兩只拳頭與金色神牛的牛角虛影融為一體,足以將山河崩裂的神力加持在他的拳頭上。

    “呵…”最後之王微微一笑,白金色的電弧纏繞在他的救世神刀上,然後刀出。

    纏繞著神雷的救世神刀與加持著鋼之力與神牛之力的拳頭踫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

    明明只是拳頭與刀的踫撞,卻發出了爆炸般的轟鳴,掀起的氣浪竟是將浮島的大地撕裂。

    燕塵的拳頭化作滿天拳影,最後之王的刀如同神雷穿行,僅僅數秒,刀與拳的踫撞就進行了數萬次。

    許久後,燕塵與最後之王雙雙退後了數十步。

    “嘖…”燕塵不滿的咂舌,救世神刀的鋒利度實在出乎他的預料,即使是他如今將鋼之加護的力量與金剛不壞之軀疊加在一起,他的拳頭也險些被救世神刀斬落。

    相較之下,最後之王顯然更為驚訝,“只是憑借身體就擋住了神刀的,即使在千百年以來我所討伐的所有魔王中你也是第一個…”

    最後之王為燕塵的防御力驚嘆著,再過去也有些愚蠢的魔王妄圖以類似鋼之加護的權能抵抗救世神刀,但毫無例外,那些家伙都已經成為了他的刀下之鬼。

    “你之前說那把刀是你所有神具統合在一起的摸樣吧…”燕塵笑了,救世神刀雖然鋒利,但他已經想到了與之對抗的辦法了。如同烈焰般升騰的金色漣漪再次浮現在了他的身後。

    “難道你想…”最後之王似乎明白了什麼。

    “沒錯,于此起誓,這只手握住的一切都將化為吾之利刃,而這利刃正是能將萬物斬開的無敵之刃…”銀色的光輝攀上了燕塵的右手,無數的寶具以乖離劍為主體匯聚在了一起。

    燕塵的右手握住了乖離劍的劍柄,王之財寶中所有的寶具都被扭曲融入了乖離劍之中。

    此時此刻,乖離劍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乖離劍了,而是王之財寶中所有寶具力量的統合體,此時它也是能夠真正與救世神刀相媲美的利刃。

    “真虧你能想出這種辦法啊…”最後之王由衷的發出贊嘆。

    “那麼好好見識一下吧,這王之財寶與乖離劍力量匯聚在一起的光輝…”燕塵大笑著,乖離劍的劍身告訴的旋轉著,赤色的魔力風暴盤旋在乖離劍的劍身上。

    “也許你真的能終結我的使命也說不定…”最後之王發自內心的笑了。

    “與吾性命相連的神刀啊,顯現救世之光,為世間帶來和平吧…”救世神刀劇烈的震顫著,隨著神刀的震顫,如同太陽般的光芒閃耀在救世神刀的刀身上。

    “極限解放,乖離劍,盡情展現你的光輝吧…”乖離劍上纏繞的赤色風暴蛻變成了黑色,那風暴中有著雷電盤旋,有著火焰燃燒,有著能將千山驅趕的力量,有著能夠殺死神明的劇毒…那正是王之財寶中所有寶具的力量,此刻它們與乖離劍的力量匯聚在一起。

    “好好見證吧,這正是——乖離.萬象初開…”

    “救世神光…”

    白金色的救世神光與黑色的萬象初開踫撞在一起,極致璀璨的白與吞噬一切的黑相互交融,在兩者的力量下就連時空也發生了扭曲。

    “啊啊啊啊———”燕塵怒吼著,身體里澎湃的神力灌注在乖離劍上化作無窮無盡的黑色風暴。

    黑與白的交織,白色的救世神光一點一點的被黑所吞噬。

    但這只是一時的,最後之王的咒力在盟約的加持下足足翻了六倍,如果這場拉鋸戰持續下去,那必然是他的勝利。

    “呵——”最後之王卻是滿足的笑了,持著救世神刀的手臂微不可查的向後挪動。

    “ 嚓… 嚓… 嚓…”救世神刀發出脆弱的碎裂聲,即使是歷經無盡歲月,斬落無數弒神者也未曾有真正損傷的救世神刀在這一刻居然開始破碎。

    “ 嚓…轟…”隨著最後一聲脆響,救世神刀化作了滿天的碎片,黑色的魔力風暴將最後之王的身影徹底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