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遙長生 > 第六十七章 黃金巨蟒

第六十七章 黃金巨蟒

    時間總在不知不覺中流逝,轉眼間,過去半月有余了。

    這段時間,龍雲遙一門心思撲在了靈田里的止血草上,余下的時間,便用來熟讀玉簡里的各種靈植,用描繪低級符,學習陣法,趙天闕給的兩本《初級制符》、《初級陣法要義》,她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了,不過里面的東西卻是一知半解,去了一次君子峰尋趙天闕,卻被旁人告知,趙天闕出門喝酒去了,不知何時才能回來,無奈,她只能暫且將陣法課擱在一旁。

    再有,就是修煉了。

    龍雲遙對于修煉的熱衷,是她以往前所未有的對一件事的執著。

    夜晚的落霞峰上,忘川樹紅色的葉子迎風搖曳,在天上那一輪血月的照耀下,兩股血色交相輝映,氤氳出一片血色般的浪漫。

    在這月色中,龍雲遙正盤腿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修煉,隨著她捏起的法訣,天地間的木靈氣源源不斷的進入她的身體中。

    這次的修煉與以往的卻又不同,丹田中的靈氣似乎有些浮躁,左沖右突,想找一個突破口卻又不得其法。

    嘗試了幾次,一次比一次痛苦,飽受煎熬,這種感覺是她修煉以來第一嘗試到。

    不得已,龍雲遙被迫停止了修煉,睜開眼,伸手抹去了頭上痛出來的冷汗。

    這是修煉出問題了呀!可她不知道怎麼辦。

    也是奇怪,師傅只見一面,閉關去了,二師兄相處了兩天,轉眼間蹤影全無,大師兄干脆就是傳說中的人物,連名字也是從外人的嘴里得知的。偌大的落霞峰,她想找個人說說話也沒有。

    想想也是心塞。

    第二天,孔立生剛宣布下課,龍雲遙就勿匆走了,她要去找崔玉,這蒼梧,就與她熟悉些。

    現在也只能找她了。

    靈田在蒼梧的南面,而北堂卻位于蒼梧的北面,一來一往,只怕得有五六里地。好在西堂租賃靈獸就是為了方便同門,每隔半里就設有一個獸室,龍雲遙先去租了一頭角牛。

    “你要乖乖的呀!”龍雲遙抖著手,摸了摸角牛的大腦袋。就算知道它是已經被馴化了的靈獸,她對這種大型的生物還是有著天然的畏懼,對著自己做了一陣心里建設後,這才騎上了角牛往北堂方向而去。

    路上,要經過一片梧桐樹林,樹林里偶有陽光透過樹梢,樹影婆娑,斑駁的光點在地上游走,不時還可听到幾聲不知名的鳥叫聲。龍雲遙不禁操縱著角牛放慢了腳步,在蜿蜒的小路上慢慢地走著,享受這難得清閑的時光。

    忽然,角牛‘恕 睪鵒艘簧 O鋁私挪健br />
    龍雲遙疑惑地拉了拉韁繩,只見那角牛的前蹄不停的在地上刨著坑,就是不肯再往前挪動一步。

    它這是在害怕嗎?

    龍雲遙向前望去,好像,太過于安靜了?

    “出來吧!”龍雲遙揚起聲音叫了一嗓子。

    前面一片寂靜,是她猜錯了?

    龍雲遙眯了眯眼楮,輕‘吒’了一聲,手中的韁繩一緊,角牛突然就轉了個身,撒開四蹄往來路奔去。

    突然,身後一陣飛沙走石。

    龍雲遙回頭,這一看,卻嚇得身子一抖,差點從角牛的背上摔了下去︰背後,一條水桶粗的金色巨蟒,張著血盆大口正快速地向她奔襲而來,不過剎那,就已追到了她身後。

    蒼梧里面為什麼會有野生妖獸襲擊人?

    “吒、吒、、、”

    她急急催著角牛朝前狂奔,身後的黃金巨蟒越來越近,她已經聞到了它嘴里噴出的腥臭的氣息。忽然,巨蟒的尾巴忽而往前一卷,千斤重的角牛生生地被拉停了,然後,她覺得手中一松,一陣天旋地轉,身子被高速往外拋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龍雲遙馬上一個鯉魚打挺,躍了起來,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身上竟沒有傷到分毫,也顧不得深究,心中苦笑,她是跟蛇犯沖嗎?當初在龍騰山脈給那條玄蛇可是嚇得夠嗆了的。

    還來?

    龍雲遙不敢逃,這樹林里,她靠雙腿,絕對跑不過它,到時候被攆得筋疲力盡,只怕是只能等死了!現在,隨機應變吧,大不了,進魂木空間去,如此一想,龍雲遙心中淡定了些,只戒備地盯著那條黃金巨蟒。

    而那邊,黃金巨蟒卷住了角牛後,角牛渾身抖如篩子,連一絲反抗都沒有,這是不是高階生物對低階生物的等級壓制?

    那巨蟒一卷一縮間,角牛已轟隆一聲,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龍雲遙瞳孔一縮,一把巨大的斧頭心隨念轉,已被緊緊地握在了她手中,橫在胸前,巨蟒張著血盆大口,迅速朝著她游了過來。

    總不能一遇上事就躲進魂木空間吧?龍雲遙咬牙,暗運長生訣,一抹綠色的光芒在高舉著的斧頭上閃過,狠狠地向巨蟒迎了過去,砍在了它的背上,一陣金玉之聲的踫撞色響起,蛇身上一絲傷痕都沒有。而她虎口一震,斧頭差點脫手,整個人隨即往後倒飛而出,堪堪避過了巨蟒的大口一咬。

    境界差得太遠!龍雲遙心生懼意。

    不等她喘過氣來,巨蟒的尾巴隨著呼嘯得風聲又至跟前,龍雲遙往地上一個打滾,恰巧滾到了一棵梧桐樹後面,狼狽地避了開去。

    馬上,梧桐樹就被巨蟒攔腰撞折,木屑朝著四周激射而出。

    “我靠!”

    龍雲遙忍不住爆了個粗口,向最近的梧桐樹背後躥了過去,而巨蟒已經緊接而至。一時間,林中得梧桐樹催枯立朽,倒了一片。

    誰來救命啊啊啊?龍雲遙快崩潰了,這麼大的動靜,蒼梧上下都是死人嗎?

    她想進魂木空間了!

    “主人、、、”腦中傳來一陣模糊的叫喚。

    “你醒了?”龍雲遙淚崩,這醒得太及時了,心念一動,小白落在地上,她不顧形象的大聲尖叫︰“小白,救命呀!”

    “吱!”兩人之間的血契讓小白馬上感應到了危險,身上的毛剎時炸了起來,尖叫一聲,如閃電般朝著巨蟒襲了過去,兩妖獸瞬間纏斗在了一起。

    “呼呼、、、”龍雲遙停了下來,大口喘了兩口,眼晴馬上牢牢看向了戰場中,這一看,立刻就松了口氣︰小白完全把巨蟒壓制住了。

    小白身形小巧靈動,它上下翻飛著,小爪子不時在黃金巨蟒的身上帶起一片片血肉。

    “嘶、、、”黃金巨蟒吃痛,身子胡亂扭動著,卻踫不到小白一根毛發,幾回合後,痛得只能在地上直打滾了,將周圍的梧桐樹撞得東倒西歪,一片狼藉。

    “小白加油!”龍雲遙氣順了,興奮地為小白加油起來。

    “吱、、、”仿佛受到了鼓勵,小白長長地尖叫了一聲,小爪子上泛起了炫目的白光,朝著黃金巨蟒的七寸上扎了進去。

    “住手!”一聲憤怒的吼聲忽而在林中想起。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