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仙遙長生 > 第一百零五章 競技場(七)

第一百零五章 競技場(七)

    腦後勁風襲來,龍雲遙一動也不動,程山禾的法寶擦過她的耳邊,朝著她(身sh n)後襲去,一聲慘叫傳來,她這才轉過了(身sh n),(身sh n)後,盧德安被程山木的法寶再次牢牢地釘在了地上,

    台下,端木子墨正憤怒地轟擊著斗台的護罩,害怕得心中直發抖,剛才,小師妹在自己的眼前差一點。只差一點就被那小子的靈氣劍扎了個透心。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許多人,不時有人往這邊趕了過來。

    程山禾見狀,忙撤了護罩,將端木子墨放上台來。

    端木子墨沖上台,急問︰“師妹,傷沒傷到?”

    龍雲遙搖搖頭,示意他別擔心。

    一旁的程山木已經怒斥出聲︰“你這小子,競技已經結束了,為何背後傷人?”

    盧德安朝旁邊吐了一口血沫,狠狠地說︰“你沒看見,是她先傷了我,將我扎在地上?”

    “當時你們是在競技!”程山禾呵斥道︰“你既然敢來競技場,就要做好受傷的覺悟。你問問在場眾人,在競技場上,誰不受過一些小傷?然而,競技結束後,竟然暗箭傷人,可見心思歹毒。”

    圍觀的人听了,皆一臉憤怒地看著盧德安,若競技場的每一個人都像他這樣,輸了就背後傷人,防不勝防之下,他們還不隨時丟了小命?甚至有些脾氣暴躁的直接沖他喊道︰“輸不起就滾tm的。”

    “滾出競技場。”

    “趕他出去。”

    “對,趕他出去、、、”

    一時群(情q ng)洶涌。

    盧德安剛才一時怒火遮眼,現在看見犯了眾怒,心中恐慌,眼見眾人如此,急了︰“我當時只是一時失手,對,一時失手,你們不能趕我出去。”

    段木子墨盯著盧德安,臉上冷靜得可怕︰“一時失手?”

    “就是一時失手。”盧德安(身sh n)子向後縮了縮。

    端木子墨手一揮,一把靈氣小刀直直插進了盧德安的大腿。

    “啊、、、”盧德安慘叫出聲,伸手去捂。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嗖、嗖’兩聲,兩把小刀又扎了過去。

    “子墨!”程山木連忙阻止。

    “師兄,冷靜!”龍雲遙連忙去攔端木子墨,眾目睽睽之下傷了同門,就算是盧德安犯錯在先,對端木子墨的影響也不好。

    “我只是一時失手!”端木子墨冷笑,手上又要動手。

    “師兄!”龍雲遙聲音驀地拔高,伸手去抓端木子墨的手︰“狗咬了我一口,我總不能就那樣咬回去對不對?我嫌髒,師兄,也別髒了你的手。”

    端木子墨這才冷靜下來。

    程山木抹了抹頭上的冷汗,這小祖宗要是鬧起來,今天這件事就沒辦法收拾了。

    “這件事,你們總要給我師妹一個說法。”端木子墨又冷冷地說。

    “當然。”程山木沉吟了一下,對端木子墨,對龍雲遙,也是對在場的眾人說︰“盧德安違反競技場規矩,終生不得再踏入競技場一步。另外他意圖殺害同門,我們會將他押至刑堂,接受懲罰。”

    “你不能這樣做,你憑什麼這樣做?”盧德安朝著程山木叫囂︰“你有這個資格嗎?”

    “呵呵,我沒這個資格?”程山木朝他冷笑,取出了一個鏡形法寶,低聲說了幾句,不一會兒,有幾個(身sh n)著勁裝的男修就來到了現場,朝著程山木行了一禮。

    程山木一指盧德安︰“將他逐出競技場,終生不得再進,並移交至刑堂,你告訴刑堂那老瞎子,這人謀殺同門,讓他好好查查。”

    “是!”那幾人二話不說,駕著盧德安就朝外走去,他(身sh n)上的血在地上拖了一條長長的血道。

    “不,你們不能這樣做、、、”盧德安的叫聲漸漸小了,直至不見。

    “龍姑娘,你受驚了!”程山木轉頭向龍雲遙說。

    “沒事,剛才多謝你救了我。”龍雲遙忙躬(身sh n)向他深深行了一禮,剛才是她大意了,盧德安那突如其來的一擊,她沒信心避開,若不是程山木,她可能已經血濺當場了。

    “客氣了,我們皆是同門,再說了,你們皆是門中的未來與希望,我(身sh n)為競技場的工作人員,有責任保護大家的安全。”程山木大聲地說。

    眾人憤懣的心(情q ng)暫時被他這句話安撫了,慢慢散去。

    程山木輕吁了口氣,伸手擦去頭上的冷汗。

    “子墨!”程山木連忙阻止。

    “師兄,冷靜!”龍雲遙連忙去攔端木子墨,眾目睽睽之下傷了同門,就算是盧德安犯錯在先,對端木子墨的影響也不好。

    “我只是一時失手!”端木子墨冷笑,手上又要動手。

    “師兄!”龍雲遙聲音驀地拔高,伸手去抓端木子墨的手︰“狗咬了我一口,我總不能就那樣咬回去對不對?我嫌髒,師兄,也別髒了你的手。”

    端木子墨這才冷靜下來。

    程山木抹了抹頭上的冷汗,這小祖宗要是鬧起來,今天這件事就沒辦法收拾了。

    “這件事,你們總要給我師妹一個說法。”端木子墨又冷冷地說。

    “當然。”程山木沉吟了一下,對端木子墨,對龍雲遙,也是對在場的眾人說︰“盧德安違反競技場規矩,終生不得再踏入競技場一步。另外他意圖殺害同門,我們會將他押至刑堂,接受懲罰。”

    “你不能這樣做,你憑什麼這樣做?”盧德安朝著程山木叫囂︰“你有這個資格嗎?”

    “呵呵,我沒這個資格?”程山木朝他冷笑,取出了一個鏡形法寶,低聲說了幾句,不一會兒,有幾個(身sh n)著勁裝的男修就來到了現場,朝著程山木行了一禮。

    程山木一指盧德安︰“將他逐出競技場,終生不得再進,並移交至刑堂,你告訴刑堂那老瞎子,這人謀殺同門,讓他好好查查。”

    “是!”那幾人二話不說,駕著盧德安就朝外走去,他(身sh n)上的血在地上拖了一條長長的血道。

    “不,你們不能這樣做、、、”盧德安的叫聲漸漸小了,直至不見。

    “龍姑娘,你受驚了!”程山木轉頭向龍雲遙說。

    “沒事,剛才多謝你救了我。”龍雲遙忙躬(身sh n)向他深深行了一禮,剛才是她大意了,盧德安那突如其來的一擊,她沒信心避開,若不是程山木,她可能已經血濺當場了。

    “客氣了,我們皆是同門,再說了,你們皆是門中的未來與希望,我(身sh n)為競技場的工作人員,有責任保護大家的安全。”程山木大聲地說。

    眾人憤懣的心(情q ng)暫時被他這句話安撫了,慢慢散去。

    程山木輕吁了口氣,伸手擦去頭上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