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529章 呃,兄弟,還是穿上衣服比較好

第1529章 呃,兄弟,還是穿上衣服比較好

    ,最快更新我的神秘老公最新章節!

    她把東西拿出來,是一個相冊。

    她翻開來看,大多是我顧延的。

    有顧延滿月的照片,百日的照片,周歲的照片。

    咳咳。

    百日的一些照片,沒有穿褲子。

    她特意的撇開頭,不好意思,很快就翻頁了。

    有顧延在游樂場玩的,有顧延在路上亂跑的,也有顧延玩泥巴的。

    可是,她看顧延好像七歲時候的照片,他就不那麼開心了。

    拍的照片也少了,他總是不笑,有些涼涼地,看著鏡頭。

    後面還有一張他和養父母的合照。

    大家都是一本正經地坐著。

    他的養父母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

    在後面,照片幾乎不怎麼拍了,難得拍一兩張,他也是不怎麼開心的樣子。

    他七歲那邊,發生了什麼變故嗎?

    為什麼原來那麼開朗的性格變得現在這種不愛說話的樣子呢?

    她把相冊放到了書桌上面,一會去學校時候還給顧延。

    她繼續布置著自己的小家。

    她把大盆子放到了浴室,這樣,流下來的水會在盤子里,倒掉就可以。

    外面的那個衣櫃暫時就放在了北邊牆那,也就是沙發的旁邊。

    所有弄好,再吃面,面已經泡的太爛了。

    她放入了半根香腸。

    吃泡面的時候,網上查了下,有種折疊的小方桌,只要99元。

    她需要餐桌的,會讓她更有家的感覺,就買了。

    她其實還想買鍋啊碗啊的之類,但是銀行卡上沒有錢了,身上的現金也剩下不多。

    吃完,看了下時間,還有十分鐘就要上課了,趕緊朝著學校跑去。

    數學老師對她有意見,如果她遲到,肯定要小題大做的。

    剛好,她踏著上課鈴聲走進教室。

    顧延看她一眼,對上她看過來的目光,緩緩地,收回視線。

    秦川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數學老師發試卷。

    秦川拿到試卷就開始答題,老師用兩節課考,但是,秦川一節課就全部做好了,上交了試卷後,回到座位上,繼續做著數學測試卷。

    “哇,她怎麼那麼快就交卷子了?”喬詩莎好奇地低聲嘀咕著。

    “反正不會做,就先交咯,這次的測試卷有些難啊,好多都是沒有做過的題型。”陸如意煩躁,看向喬詩莎的卷子。

    喬詩莎把卷子給陸如意看,低聲道︰“好多我也是不會的。”

    陸如意又看向數學課代表。

    課代表心領神會,把試卷蕩到了課桌下面,給陸如意抄襲。

    一些在陸如意周圍的看到,也開始抄答案。

    最容易抄襲的,就是選擇題。

    顧延也早就做好了,並且驗算了一遍。

    她看秦川交了,也上交了,回到位置上後,也開始做數學測試卷。

    下課後,一群人就開始聚集在數學課代表那里對答案。

    “如意,秦川那麼快交試卷,她會不會是抄襲顧延的啊?”喬詩莎妒忌道。

    “誰知道啊,可能就是不會做,希望我能考到前三十名,要是在三十名後,說不定又要和惡心的秦川一個班,那我要吐死。”陸如意雙手合十道。

    “是啊,是啊,那些在後面的人倒霉了可能和秦川在一個班級,對了,如意,明天周末,你干嘛呢?我們一起出來逛街吧。”喬詩莎邀請道。

    “明天是秦可楚的生日,我被邀請去她家玩。”陸如意得意地說道。

    “哇,校花啊,听說她媽媽是外國人,她是混血,所以長得那麼漂亮,她明天邀請的,應該都是很厲害的人吧。”喬詩莎羨慕道。

    “不知道,我哥回去。”陸如意說道。

    “要是我能去就好了,我听說,秦氏很大啊,生意都做到很多國家,都做的挺大的。”

    陸如意聳肩,“應該吧,秦可楚家里挺有錢的。”

    “這個,你們就不知道了吧。”體育委員轉過身,對著陸如意說道︰“秦氏最大的股東和CEO是秦可楚的奶奶,秦可楚的奶奶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秦可楚的爸爸排行老二,所以,你們猜,秦家這麼大的企業,最後會花落誰家?”

    喬詩莎打了體育委員一下,“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媽是秦可楚姑姑的牌友,知道的八卦更多,秦可楚其實還有一個姐姐的,是秦可楚爸爸前妻的女兒,之前一直跟著前妻,好像是前妻過世了,這個姐姐就被拎回來了,其實拎回來,也不是秦可楚爸爸想要拎,而是秦可楚的奶奶要求,畢竟啊,大公司,這種棄養的緋聞傳出來,也對聲譽不好。”體育委員說道。

    秦川停下了筆,沉默著。

    “啊,那個姐姐現在在秦可楚家里啊,還讀書嗎?漂亮嗎?”喬詩莎好奇道。

    “那我就不知道,我媽也沒有說,不過,陸如意,你明天去秦可楚家里的,應該可以看到她姐姐,你到時候偷偷拍張照片,讓我們看看漂不漂亮。”體育委員說道。

    陸如意揚起嘴角,“肯定沒有秦可楚好看啊,秦可楚可是混血兒。”

    “下個月是不是校花重選了啊,我看這次高一新生中有一個長得不錯的,听說,還兼職做練習生的,到時候,我們秦可楚校花可就不保了啊。”體育委員說道。

    “也不一定,畢竟,她是兩屆校花魁首了。”陸如意說道,視線看向秦川那邊。

    不得不說,昨天在西餐廳看到秦川,她發現,穿上白色長裙的秦川,也特別好看。

    上了鈴聲響了

    秦川緩過神,收起了測試卷,上物理課。

    快放學的時候,顧延發消息給秦川,“今天晚上你還要去上班的吧?”

    秦川看著顧延的短信,之前和東哥簽協議的時候,講好周六周日不用去彈鋼琴的。

    她原本想著周六帶楊旭去B市查他父母的事情。周日可能會回來晚了,可是,她明天答應去保護東哥,今天晚上是有時間的。

    一晚上有三百呢,她缺錢。

    她回顧延道;“又要麻煩你去接楊旭了。”

    “好。”顧延簡單地回了一個字。

    放學鈴聲響起

    秦川一邊朝著外面走去,一邊給東哥打電話過去。

    東哥沒有接。

    她不知道東哥那邊有沒有找到人代替她,如果找到,她去就不合適了。

    突然的,感覺到身後有人,她條件反射的抓住那個人的手臂,來了一個過肩摔。

    看到地上的人,她很震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