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554章 虐妻一時爽

第1554章 虐妻一時爽

    ,最快更新我的神秘老公最新章節!

    秦川知道顧延想說的是,東哥對她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她覺得東哥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

    “畫畫的就我和他兩個人,等以後和公司那邊合作多了,東哥就會開工作室,所以,目前就我一個員工。”秦川說道。

    “反正你以後小心點,一會你出去上班,我就把楊旭帶回去了。”顧延轉移了話題,“你大概幾點回來?”

    “不一定,今天的工作做完吧,我回來的時候給你發消息。”秦川說道。

    “如果太晚,可以叫我去接你。”顧延道。

    秦川感覺到顧延的關心,可是,有些人,對她來說,不過是過客。

    現在因為是鄰居,所以會照顧,可是,上大學後,她肯定會搬走。

    她和顧延也不會是一所大學,到時候,就是陌生人了。

    這種幫助,她還是少接受一點。

    秦川笑了笑,沒有回他的話。

    吃完飯後,她就去東哥那里了。

    她去的時候,東哥在餐廳,看到她來,只是冷淡地說了下,“工作室的電腦隨便用,我這邊先要忙一會。”

    他說完,就去接待客人了。

    好像那客人是他的朋友。

    秦川只能先上了工作室。

    她不知道前面的那頁問題在哪里,所以,不知道怎麼修改,只能先開始設計後面這頁,一直畫到了九點半。

    她看了下時間,平時這個時間改下班了。

    東哥上來,看向秦川設計的,微微擰起眉頭,“上面一頁大多是紅色的基調,紅色雖然強大,但也是暖色,你這一頁直接就用冷色調,轉化的太突兀了。”

    “東哥先說下上一頁的問題吧?”秦川問道。

    “其他沒問題,大教室手中的花,你用的是白色,都是紅的情況下,這種白,就喧賓奪主了,用彩色的吧,綜合了紅,也能夠恰到好處。”東哥說道。

    秦川點了點頭。

    如果,她是一個自由人,要找工作了,有東哥這樣的老板的指點,她肯定在繪畫上面會有很高的提高。

    但是,她是一名高考的學生。

    說實話,沒有那麼多時間,為了賺取這個漫畫的費用,她幾乎沒有時間學習了。

    之前,東哥不刁難,或者是相處愉快的情況下合作,她還有可能一周完成十P,但是如果他刁難下,她可能完不成。

    又疲倦,又不能學習,還完不成任務,壓力巨大,也會失去信心,這份工作,她是不能做了。

    “東哥,現在還需要我下去彈鋼琴嗎?”秦川問道。

    “這個鋼琴師是我以前的鋼琴師,她現在處理好家里的事情了,做的挺好的,暫時不用了。”東哥說道。

    “所以,關于鋼琴這塊的合同應該取消了,對吧?”秦川問道。

    “嗯。”東哥揚起笑容,“我應該沒有欠你工資吧?”

    秦川搖頭,“沒有。謝謝東哥的慷慨,就是,我今年要高考了,我對漫畫這方面因為不熟悉,所以,花費了我大量的精力,但是,因為我平時要上課,即便把其他所有的精力都弄上去,恐怕,這份工作,還是我不能勝任的,如果我畢業了,我肯定虛心學習,也有時間學習,但是,我現在沒有太多的時間。”

    東哥心里閃過酸楚,冷下臉色,“你這是什麼意思?因為這次我對你的畫不滿意,所以,你想辭職不干了?”

    “我知道東哥跟別人簽了協議,這樣,我盡量把這周的工作做完,東哥也有時間去招人。”秦川好聲好氣地說道。

    東哥很生氣,別過臉。

    要是換做平時,一個員工要走,他早就讓她滾了。

    可是,他也明白,秦川一旦走了,他也表明不要她彈鋼琴了,他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我不是覺得你畫得不好,你畫的比一般人好多了,也很有天賦,最近是我的心情不好,所以看什麼都不順眼,對不起。”東哥立馬道歉道。

    “不是,你說的很對,沒有錯,是我的能力不足,我覺得可能來不及完成,我知道你一周要出十P,我算過了,我真的很艱難,不過,這周我會盡力的。”秦川笑著說道。

    “不是,現在你不用彈鋼琴了,每天不就有三個小時,我今天朋友過來,忙了一點,但是平時我會過來和你溝通好,你再上色,三個小時一P很正常的,稍微有點問題,我只要稍微修改一下就行了。”東哥挽留道。

    “那樣對我來說,其實,也很緊張,因為我周日本來就有自己的事情,多謝東哥這麼多天來的照顧。”秦川輕柔地說道。

    “不是,要不這樣,一周你做5P,剛好是周一到周五,這樣你也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情,還可以賺點錢,你不是要讀大學嗎?如果沒有錢,你也上不了學,賺點總是好的,外面可能有比較輕松的打工,但是肯定賺的沒我這邊多,你不是還要養活那個小孩嗎?那個小孩上學也是一大筆費用,對吧?”東哥說道。

    秦川覺得,五頁倒是可以的,“那我試試。”

    東哥揚起了嘴角,松了一口氣,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他總算是體會了,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現在不早了,趕緊回去吧,要不要我送你?”東哥說道。

    “不用了,我先把上一頁的花修改好,這一頁怎麼樣上色,你先跟我說下,我回去後上好給您發過來。”秦川恭敬而又疏離地說道。

    她這樣冷淡的態度,東哥心里很不舒服。

    可,她不是對他一直這麼冷淡嗎?

    “算了,花我來修改吧,我跟你溝通一下,下一頁的上色。”東哥說道。

    “好。”秦川耐心地听著東哥的建議,全部記了下來。

    東哥是老板,他想要的才是最重要的。

    她和東哥溝通完後,已經過了十點了。

    “這麼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我明天可以去接你。”東哥擔心地說道。

    “不用,我的身手,你是知道的,一般幾個大漢都不是我對手,那東哥,我先走了。”秦川疏離地頷首,轉身,從東哥這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