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585章 玩玩而已

第1585章 玩玩而已

    ,最快更新我的神秘老公最新章節!

    “秦川,我跟你說,顧延報了,陸翰宇報了,我覺得,七個名額,我們班級就絕對佔了三個了,你們這麼猛,讓高一,高二的學弟學妹們怎麼辦啊,如果連秦可楚也報的話,我們高三年級一下子佔4個,不對,陸如意內定名額,我們高三年級一下就有五個,高一高二的學弟學妹要氣死啊。”陳淋找秦川八卦道。

    “我只是去看看什麼情況,應該不會簽的,我沒有時間去訓練什麼的。”秦川說道。

    “為什麼不去啊,每個月有兩千元補助呢,而且,我听說,這次的選吧是為了9,10月份的選秀,如果被選中,還有獎金的,據說不少呢。”陳淋說道。

    “我覺得,還是以學業為重,這些,會消耗太多精力,去看看玩玩行,真的一本正經地做,太浪費時間了。”秦川說道。

    “好吧,也對,你是憑實力就能考到華清府的,照你這麼說,我估計顧延和陸翰宇和你一樣,也就抱著去玩玩的心思,沒有真的想要簽約,我也是去看看的,估計也選不上我。”陳淋說道。

    秦川的電話響起來。

    她看是秦可楚的,猶豫了下,接听。

    “秦川,你是什麼意思,你是特意針對我家的,對吧?”秦可楚劈頭蓋臉的,就罵道。

    “我不明白你這句話的意思,我怎麼就特意針對你家了。”

    “我媽說,昨天慈善晚會上,你故意刺激她,讓她拍下了半壁人獸。”秦可楚質問道。

    “刺激她?我怎麼刺激她了,我本來就要拍下半壁人獸的,是她一直舉牌,害我沒有拍到。”秦川說道。

    “你有錢買半壁人獸嗎?那個也要五百多萬?”秦可楚不相信。

    秦川揚起笑容。“我有沒有錢,跟你有半毛錢關系,你媽不想要半壁人獸,不舉牌就行了,不想要還舉牌,她居心何在,自己的動機不良,就不要怪別人。”

    “那這次競選呢,我听說你也報了,你是看我報,所以,故意報的吧,你想要證明什麼,證明你比我厲害?憑你,配嗎?”秦可楚生氣地說道。

    “我覺得你真的很好笑,我這里報,跟你有什麼關系,我早就報了,還是你覺得,你報了後,你班級有誰會立馬通知我,讓我也報?我報不報,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倒是你,非要扯上你,正如你說的那句話,讓我關注你,你還不配。”秦川冷聲道。

    “秦川,你不要太囂張,你就算成績再好,爸爸愛的也只有我。”秦可楚提高分貝說道。

    “你覺得我在乎嗎?我根本不在乎,你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要掛電話了,我還有很多試卷沒有做,沒有時間和你廢話。”秦川冷聲道。

    “我這次選拔,肯定會超過你的,我要讓奶奶看看,我比你優秀。”秦可楚挑釁道。

    秦川直接掛上了電話。

    她不小心把筆掉在了地上。

    筆管滾,一直滾到了陸翰宇的腳下。

    陸翰宇撿起了地上的筆,遞給秦川。

    秦川知道他是陸如意的哥哥,雖然是一個班級的,但是並不想和他多交集。

    “謝謝。”她面無表情地拿回自己的筆。

    “秦川。”陸如意瞪大了眼楮進來,怒著,瞪大眼楮,鎖著秦川,“你干嘛,你是不是故意想要勾引我哥啊?”

    秦川︰“……”

    她對陸如意這個白痴,沒有什麼話好說。

    拿著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陸如意盯著過去,指著秦川罵道︰“我告訴你,這次MTH公司是我父親請來的,你參加沒有用,沒有你的名額,我保證,所以,你別做夢了。”

    秦川嫌她嘰嘰歪歪的太吵,而且,懶得解釋,說不通的。

    她把耳機拿出來,塞進了耳朵里。

    “秦川,你這是什麼意思?”陸如意更加生氣了。

    陸翰宇見狀,拉著陸如意出去。

    “你怎麼來了?”陸翰宇問道。

    “哥,你先別問我怎麼來了,那個秦川是不是要勾引你,你可千萬不要被她勾引了,我不喜歡她。”陸如意緊張的說道。

    “你腦子里整天在想什麼,我和她一共沒有說過幾句話,她的筆,剛好掉到了我的腳底下,我就幫她撿了下,她說句謝謝,就這樣而已。”陸翰宇無奈地說道。

    “那為什麼她的筆掉到你的腳下,是不是她故意的?”陸如意懷疑道。

    “不是,我確定,因為筆是自由滾的,不說這個了,你找我有事嗎?”陸翰宇轉移了話題。

    “哥。”陸如意更加激動了,拉住陸翰宇的手臂,“這次選拔,秦川居然也參加了,你跟爸爸說下,讓他取消秦川的名額。”

    “她應該和我一樣,只是去看看熱鬧的,不會真的跟你搶什麼名額的。”陸翰宇說道。

    “要是萬一呢?”陸如意不放心。

    “沒有萬一,我听到她和她同桌的聊天了,說的就是去玩玩的,你既然要報,就好好準備你的節目,你確保你能選上就行了,其他,少關心,然後把精力放在學習上面,好了,我不跟你說了,老師發下來很多試卷,我要去刷題。”陸翰宇說道。

    “要是秦川被選上了,哥,我天天哭給你看。”陸如意說道,不滿意的轉身離開。

    陸翰宇回去班級,看秦川戴著耳機,悶著頭,在做試卷。

    他瞟了一眼她的試卷,她答題速度很快,也很專注。

    他回到了自己位置上面,

    顧延背著書包進來,從她的書桌前面經過的時候,在她的桌子上放了一盒牛奶。

    秦川回頭看他。

    顧延坐到了位置上,沒有看她,而是發消息給她,“我爸爸一下子買了五箱回來,說是搞活動,買兩箱,送三箱,保質期只有一個月,我一個人喝不完。”

    秦川嘴角微微揚起,拿起了牛奶,把吸管的包裝紙扯掉了,一邊喝,一邊做試卷。

    陸翰宇都看到了,視線,緩緩地落在了顧延身上。

    破天荒的,他在這位不苟言笑的學霸臉上,也看到了往上揚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