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2章 喝醉了,有我在,

第12章 喝醉了,有我在,

    “喜歡不喜歡我的事,我用不著向你說明。”顧凌擎淡漠的說道。

    甦筱靈犀利的目光憎恨的掃向白雅,咄咄((逼b )b )人,“你是顧凌擎的女朋友嗎?你覺得你配得上嗎?”

    顧凌擎把她護在自己的懷里,低沉道︰“不用理她。”

    甦筱靈被刺激的瘋了,抓在白雅的手,力道很大,握著她的手腕生生的發疼,不淡定道︰ “我問你呢?你是他女朋友嗎?”

    白雅分析出他們之間的關系,沉默著。

    “甦筱靈。”顧凌擎把白雅拉到自己的(身sh n)後,涼薄道︰ “你弄疼我女朋友了。”

    甦筱靈不理會顧凌擎,眼楮腥紅的朝著白雅吼道︰“你是他女朋友嗎?為什麼不肯說,你是啞巴嗎?這個男人不是你的,你怎麼能這麼厚顏無恥呢。”

    “恐怕厚顏無恥的是你。”白雅冷聲道。

    甦筱靈眼中迸(射sh )出殺氣,“你現在在我眼里就是一個小丑,顧凌擎給了你多少錢?我給你十倍,現在給我消失。”

    “不覺得,現在是小丑的是你嗎?愚蠢的女人才祈求(愛 i)(情q ng),聰明的女人留下的是尊嚴。”白雅義正言辭的說道。

    甦筱靈一巴掌朝著白雅的臉上甩上來。

    顧凌擎更快一步的握住了甦筱靈的手臂,黑眸更加蒙上了一層冷光,警告道︰“別過分了。”

    “過分的是我嗎?你是我的未婚夫,卻帶著別的女人來。”甦筱靈氣的渾(身sh n)都在顫抖,“有一個周海蘭已經夠了,你不要((逼b )b )我。”

    “我從來都沒有承認過你是我的未婚妻。”顧凌擎漆黑的瞳仁掠起暗芒,厲聲道︰“如果你像對付佳妮一般對付她,我不會放過你。”

    氣氛瞬間凝結成了零點。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甦暢浩過來做和事老,拉過甦筱靈的手,“別鬧了妹妹,你畢竟還不是他的未婚妻。”

    甦筱靈甩掉甦暢浩的手,眼楮通紅,緊鎖著顧凌擎,“你敢吻她嗎?如果你吻,我就相信她是你的女朋友!”

    顧凌擎沉默著。

    甦筱靈嗤之以鼻,“不敢吧,顧凌擎!這個世界上只有我配得上你,你不要再逃避了。”

    顧凌擎嗤笑一聲,轉(身sh n)朝向白雅。

    他眼中多了一層異樣的光束讓白雅一驚。

    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壓著她的後腦勺,溫(熱r )的唇踫上她的。

    一串電流,閃過嘴唇。

    白雅詫異的撐大了眼眸,一瞬的恍惚。

    他演戲過了。

    她緊抿了嘴唇,不讓他進去。

    他修長的手指穿進發髻之中,壓著她的頸脖,讓她被迫抬頭。

    舌頭撬開她的貝齒,濃重的陽光味道探入她的口腔,鼻尖。

    白雅心胡亂的跳著。

    她不喜歡和一個陌生的,沒有感(情q ng)的男人接吻。

    她手推開他的(胸xi ng)口。

    他抓著她抗拒的手,吻變得霸氣和狂野起來,從輕挑她的香舌變成含著交融。

    呼吸濃重的吹在她的臉龐,越吻越深,越深越纏綿。

    白雅想起三年前那個男人也是同樣霸道的進入。

    一下又一下,撞擊著她的靈魂,直到支離破碎。

    她那里疼了好幾天。

    白雅渾(身sh n)顫抖著,敲著他的後背。

    顧凌擎有些(欲y )罷不能,松開她紅腫的嘴唇。

    白雅防備的看著他,想要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

    可……是她答應假裝的。

    她打他又大不厚道了。

    她的防備讓他的眼眸更深了幾分。

    甦筱靈拳頭緊握,眼楮腥紅,別過臉,走到吧台前,倒上了酒。

    她嫉妒的快要發瘋了。

    甦暢浩嘆了一口氣,寬慰甦筱靈道︰“放棄吧,世上好男人多的事。”

    “但他們都不是顧凌擎。”甦筱靈偏執的,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光了。

    她嫉妒的看向白雅,握著兩瓶酒,喊道︰“喂,那個女人,敢不敢跟我喝酒!”

    白雅睨向甦筱靈。

    “想要怎樣喝,我替她!”顧凌擎厭惡的說道。

    甦筱靈隨手砸了一瓶啤酒,(情q ng)緒失控道︰“憑什麼你來喝,這是女人之間的斗陣,我現在開始像她宣戰,顧凌擎,我再說一遍,你是我的,在這之前,我(允y n)許你傷害。”

    白雅看著她瘋狂的樣子,心里隱隱的痛。

    是不是天下的女人都一樣,得不到(愛 i)人的心便痛苦。

    因為痛苦而寧願傷害自己得到發泄!

    她的心(情q ng)也不好。

    為她的媽媽,為她自己,更因為甦桀然。

    “好啊,我陪你喝。”白雅輕柔的說道,朝著甦筱靈走過去。

    甦筱靈驚訝她敢挑戰,鄙夷一笑,她是千杯不醉,白雅輸定了。

    “如果你輸了,就脫光了在這里跳舞助興,如果不肯,就把我的男人還給我。”甦筱靈恨恨的說道。

    “如果你輸了呢?”白雅輕描淡寫的問道,清雅的眼中流淌出同(情q ng)。

    也許,甦筱靈不懂,當男人不(愛 i),即便結婚了,也是煉獄。

    她是過來人。

    “我不會輸。”甦筱靈自負的說道。

    “如果你輸了,就放過你自己,跑到甲板上大喊,顧凌擎,我不(愛 i)你了!可以嗎?”白雅輕柔的說道,微微揚起苦澀的嘴角。

    如果,她不(愛 i)甦桀然就能漠視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鬼混。

    如果,她不(愛 i)甦桀然就不會受傷傷害。

    希望,這個不(愛 i),能夠早一點來臨,不至于,留了尊嚴還這麼疼痛。

    “好啊,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三瓶啤酒,看誰喝的快。”甦筱靈爽快的說道。

    白雅拿過啤酒,剛舉起來,手被顧凌擎握住。

    他眸中閃過關心,沉聲道︰“別喝!”

    她對他微微一笑,目光波動,有些潮濕的東西在涌動。

    “喝醉了,不還有你嗎?”白雅輕柔的說道。

    她的這種信任讓顧凌擎一怔,

    他的黑眸越發的幽深,凝望著淡雅中又帶著憂傷的她,松開了手。

    “喝醉了,有我。”顧凌擎承諾道。

    白雅舉起了啤酒,往嘴巴里面送。

    一瓶,緊接著一瓶。

    酒來不及咽下去,流到了衣服上。

    可心頭,還是那樣的疼。

    三瓶酒喝完,白雅放下空酒瓶,擦了擦嘴邊的酒跡,看到甦筱靈桌上的三個空瓶,露出一抹感傷的笑容。

    “我輸了。”她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