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7章 你愛上了白雅

第47章 你愛上了白雅

    顧凌擎登上了島。

    傷員已經撤離。

    島上很多個坑洞,有著黑色殘余的藥灰,空氣十分的混濁。

    顧凌擎鋒銳的掃過現場,凜冽的眼中掠過一道憎恨和殺戮,冷聲命令道︰“在a國賣連環地雷的不多,二十四小時內,我要查到所有的賣家和買家。”

    “是。”尚中校戰戰兢兢的應道。

    甦桀然的別墅。

    白雅站在他的(身sh n)後,淡漠的看著他輸入密碼︰19920316。

    曾經,她還以為他是用她生(日r )做密碼,多少有些感動。

    原來,邢瑾年和她同一天生(日r )。

    “桀然,你回來了。”邢瑾年站在門口,歪著腦袋(嬌ji o)滴滴的喊道。

    白雅冷清的看向邢瑾年。

    她穿著超短的裙子,只要一彎腰,就能看到里面的小褲褲,一個個漏洞的網襪承托出她肌膚的雪白。

    白雅扯了扯嘴角。

    州長的女兒,也出來賣嗎?

    邢瑾年看到跟在甦桀然(身sh n)後的白雅,愣了一下,露出甜美的笑容,“姐,你也來了。”

    白雅沒有理她,走進去。

    桌上放著一瓶紅酒,兩個高腳杯,一份水果沙拉,兩塊牛排,還有精心準備的心形的鵝肝。

    白雅真不知道甦桀然帶她來這里干嘛。

    “我是不是不該來啊?”邢瑾年輕聲問甦桀然道。

    甦桀然邪魅一笑,打量她火爆的(身sh n)材,答非所問,“你這(套t o)衣服不錯,很漂亮。”

    “真的嗎?只要你喜歡就可以了。餓了吧,過來吃飯吧,我今天特意做的。”邢瑾年挽住了甦桀然的手臂。

    白雅朝著房間走去。

    “白雅,一起吃吧,嘗嘗小年手藝,她還(挺t ng)賢惠的。”甦桀然喊住白雅。

    白雅停下了腳步,冷(情q ng)的看著空氣,眼中越來越荒蕪。

    有些痛,不是她不說,就不會覺得不痛了。

    她上周給他來做飯,他是什麼態度!

    人家做飯就是賢惠,她做飯是惡心。

    那她還是不惡心他們了。

    “不了,你們慢用。我不餓。”她頭都沒有回的往前走,推開房間。

    牆上的婚紗照換成了邢瑾年的個人寫真。

    (床chu ng)頭櫃上擺放著邢瑾年和甦桀然的合照。

    更諷刺的是,在她的婚房里,那張婚(床chu ng)上,放著一(套t o)邢瑾年換下來的衣服,以及一盒她買的(套t o)子。

    這個地方,已經沒有她的容(身sh n)之處。

    她不是一個自戀的人。

    她不覺得甦桀然不肯離婚是因為(愛 i)她。

    他帶她來這,不過是為了羞辱她。

    白雅轉過(身sh n),正對著甦桀然,“你們的兩人世界我已經欣賞完畢,可以離開了吧?”

    甦桀然拉開椅子,“過來,坐下,不要我說第二遍,你得罪不起。”

    “甦桀然,你到底還想怎樣?”白雅已經煩躁。

    “我覺得我想怎樣?”甦桀然警告(性x ng)的看著她。“別再忤逆我。”

    白雅耐著(性x ng)子在餐桌前坐下,她就看看他們到底能有多惡心。

    “幸虧我多準備了幾份牛排,姐姐等我三分鐘。”邢瑾年笑著說道,進了廚房。

    她把現成的牛排拌上了一層鹽,一層辣椒,根本就沒有放鍋子上燒,直接放在了盤子中,端到了白雅的面前。

    “姐姐,多吃點,不夠,我還可以再去做。”她甜甜的說道,坐到了甦桀然旁邊,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

    白雅垂下了眼眸,長長的睫毛遮住了心靈的窗口。

    甦桀然審視著白雅的表(情q ng)。

    他想看到她的吃醋,生氣,就算針鋒相對也好。

    但是,沒有。

    不由的有些失落。

    邢瑾年看甦桀然的目光在白雅(身sh n)上。

    她豈會(允y n)許她看上的男人看別的女人。

    她的手伸向甦桀然的膝蓋,慢慢的往上,另一手,插了一片香蕉,“這個我最喜歡吃了。”

    甦桀然縱容了邢瑾年,“喜歡吃,你就多吃一點。”

    邢瑾年越發的(嬌ji o)媚了,“姐,我忘記拿醋了,你幫我看看廚房間有沒有好嗎?”

    白雅面無表(情q ng)的站起來,走進廚房。

    邢瑾年立馬在甦桀然臉上親了一下,“桀然,我想要,趁著姐姐不在”。

    甦桀然對(熱r )(情q ng)的美女一向來者不拒,吻住了她,視線卻一直盯著廚房。

    白雅從窗戶上看到他們在做什麼。

    她的胃有些疼,不知道是餓的,還是被惡心的。

    倒了一些開水,站在窗口,望著外面的風景。

    給他們多一些時間,邢瑾年幫甦桀然解決了生理問題,她也會安全一點。

    甦桀然見她遲遲不回頭,有些煩躁,松開了邢瑾年,對著廚房喊道︰“找不到就算了,我反正也不喜歡吃醋。”

    白雅嘆了一口氣,眼中掠過不耐煩,轉過(身sh n),對上邢瑾年挑釁的眼神。

    “姐,快來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白雅坐下,切了一塊牛(肉r u),看到帶血。

    一股火從心里出發,直到腦際,她還沒有見過這麼惡心的女人,把勺子摔在了盤子上。

    “桀然,我害怕。”邢瑾年鑽到了甦桀然的懷里。

    甦桀然看白雅終于有反應了,笑容擴大,摟住邢瑾年的腰,“你發什麼神經啊,這可是小年辛辛苦苦做的,你看你現在什麼樣。”

    “我什麼樣?”白雅反問,眼中腥紅了幾分,“我是潑婦,妒婦,你和我的生活就是煉獄,我們不結束。”

    甦桀然的臉色冷了下來,(陰y n)森的可怕,“你又吃藥了,我說過,不要再忤逆我。”

    “什麼是忤逆?”濕氣迅速的迷蒙了她的眼眸,“你到底希望你的妻子是怎樣一個女人!”

    白雅別過臉,擦了擦不想流出來的眼淚。

    她(愛 i)著他的時候,他(愛 i)著其他女人。

    她不(愛 i)他了,他還要掌握著她。

    這場婚姻,簡直是煉獄。

    “你哭了?”甦桀然吃了一驚,眼中流淌過異樣的光束。

    以前,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她總是趾高氣揚,飛揚跋扈,除了不給他面子以外,從來不會哭的。

    他有些煩躁,松開邢瑾年的腰,“哭什麼,我把我那份牛排給你,已經切好了。”

    甦桀然把牛排放在了白雅的面前。

    白雅看向他。

    這麼多年來,她從來都沒有對他示過軟。

    她的自尊,她的驕傲不(允y n)許跟做錯了的他低頭。

    可是,她好累。

    什麼自尊,什麼驕傲,她都不要了,她想換解脫。

    “甦桀然,離婚吧,離婚後,你可以和你想要的任何人在一起,我不想再過這樣的(日r )子了。”白雅眼淚唰唰唰的流著。